不见白昼

出自专栏《情深缘浅:我们糟糕的恋爱》

确诊肺癌晚期这天,我把池昼和他前女友养的猫弄丢了。

他说:「夏稚,如果猫找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

后来,我死在了外面,再也没回我们的家。

1

确诊时,医生一脸严肃地问我:「为什么咳嗽了这么久、也出现了耳鸣的现象,结果现在才来医院?」

「我以为是对猫过敏引起的。」

医生似乎不能理解:「过敏还养猫?」

「嗯。」

我老公和前女友的猫。

走出医院门口的时候,我还很懵。

早上池昼出门的时候没有关好卧室的门,他养的猫又溜进了卧室。

绿茶这个名字,是他前女友起的,因为它很绿茶,总是黏着池昼,除了池昼,它跟谁也不亲。

池昼离开家后,它总会跳到床上,窝在他睡过的地方。

对猫过敏的我就会咳嗽打喷嚏。

这一次,尤其严重。

我被咳醒了,不同于以往,整个肺部都咳得生疼,当看见手中的血丝时,我有点懵。

我从来没想到会因为小小的过敏引起什么大问题。

结果医生告诉我,我的肺癌已经到了晚期……癌细胞甚至转移到了脑部。

原来我这才是我咳嗽和经常听不见声音的真正原因。

离开医院后,我在街上游荡,不知道该干什么。

身体好像变得沉重、无力、虚弱。

明明早上来检查的时候还好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好像觉得自己真的快要死了。

下意识拿出口袋里的烟又放了回去。

浑浑噩噩回到家,走进卧室,吃完药,窝进被子里,脑子持续性一片空白。

窗前的光渐渐消失,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是被池昼叫醒的。

他清冷的眉眼盯着我,在说着什么。

「啊?」我有一瞬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能看见他的嘴张张合合,整个人看起来气压很低。

「而且大门没关好,绿茶丢了,你知道吗?」

我强打起精神:「家里找过了吗?」

绿茶不爱出门,但喜欢躲在暗中观察,多半是藏在了家里某个角落。

「你觉得呢?」池昼反问:「为什么不关好大门?你是故意的吗?」

「什么?」

我怀疑我不仅会耳鸣还会幻听。

哪个神经病会故意不关大门?

我叹了口气,淡淡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都要死了,真的没注意那个门到底关没关上,我也不是故意要弄丢绿茶。

我都忍了七年,又没几天好活的了,难道还忍不下去吗?

可这话我没法对他说。

我怕他难过,更怕他不难过。

池昼对我漠然的态度很生气:「夏稚,它只是一只猫,你非要跟它过不去吗?」

这不是他说过的最难听的话,也不是最伤人的话,但我的心还是被针扎了一下。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道歉,会服软,会哄他。

但我现在好累。

我也想让他哄哄我。

「如果我说是呢?」我抬头看着他,语气平淡:「你明明知道我对猫过敏,把它送给家人或者让朋友来养很难吗?」

他怔了一瞬,然后狭长的眉眼泛起冷意。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既然一开始不能接受绿茶就不要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的。」

我沉默了。

我当然知道。

池昼蹙眉看着我:「夏稚,如果绿茶丢了,你也别回来了。」

说完,他就摔门走了。

我心中的那一丝丝期待瞬间化成泡沫。

我好像大梦初醒,突然明白了。

原来不管我在他身边多少年,都是一个连前女友的猫都不如的人。

2

池昼最讨厌欺骗。

答应他的事情一定要做到,不然他就会很难搞。

大学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有一次我答应陪他过生日,结果在他生日那天,我晚上去等他下课的时候,从阶梯教室外面的窗户看到,有一个女生坐在他旁边,蠢蠢欲动往他身边靠,而他不主动不拒绝,清冷的眉眼透着一股无所谓的渣。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偏过头,透过窗户看到了我。

我转身就走了。

我以为他会跟我道歉,会来哄我,结果第二天一早,我发现他把我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了。

那次他冷了我很长时间,不管我如何道歉,他都不理我。

他的冷漠,让我一度觉得我们的关系要结束了。

直到有一次,我晚上等他下课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

我当时没有带伞,他撑着黑色的雨伞径直走入了雨里,没有看我一眼。

他的背脊很直也很冷漠。

池昼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整栋大楼的灯一盏盏在我身后熄灭。

空荡荡的校园里,只剩下零星披着雨衣拿着手电筒巡逻的保安,催促着我赶紧回宿舍。

我小声对着大雨说道:「池昼,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我一边哭一边走进了雨里。

因为校园几乎没有人,所以我肆无忌惮地哭出了声。

然后就在拐角处,一双冰凉的手突然把我拽进了怀里。

我惊呼出声。

却瞬间被夺走了呼吸。

在保安的手电筒照过来的时候,池昼侧过伞挡住了光来的方向。

我拽着他的衣领,抽抽噎噎地踮起脚尖……

他不耐烦地擦了擦我眼角的水渍:「别哭了。」

「池昼。」我小声叫他名字:「你能不能别生气了?」

他发出戏谑的笑,白皙的面容比月光还疏离冷淡。

「哼。你还会怕我生气?」

我伸手紧紧攥着他的衣角,踮起脚靠近他,他一抬头躲开了,我的鼻尖直接撞到了他的下巴上。

「池昼,以后每个生日我都陪你过,我说话算数。」

他低头,垂眸看着我,眸色很深。

「我发誓!说谎的人吞一千根针!」

后来,他把我背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地上的积水倒映着我们相交的影子。

每次吵架后和好,我们都会比平时更加腻歪,但也只是一阵子。

「池昼,我好喜欢你。」

「嗯。」

「你喜不喜欢我?」

「嗯。」

「那你……为什么不推开她?」

我感觉池昼的脚步顿了一下,他懒懒地说:「你在怀疑什么?你以为我谁都行?」

我冰凉的手触碰到他的脸……

「不是。只是你的选择太多了,我害怕。」

「夏稚,你才是我女朋友,你怂什么?」

我们就这样和好了,这件事之后,我答应池昼的每一件事都做到了。

包括在结婚的时候,我信誓旦旦跟他保证,一定不会让他把猫送走。

我刚刚也不是真的要让他把绿茶送走,我只是……想要他哄哄我。

池昼一定又开始讨厌我了。

3

池昼这么讨厌别人欺骗是有原因的。

他前女友梁晓晓给他戴了绿帽子,骗了他大半年,一直脚踩两只船。

他们是青梅竹马,高中时,一个是理科班第一名,一个是文科班第一名,而且家里门当户对,在他们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所有人就已经默认了,池昼是梁晓晓的。

他们连名字都是如此般配。

梁晓晓在我们隔壁大学。

大一时来过我们班级蹭课,明艳动人的她,眉眼像极了八十年代的港星,别有韵味。

让很多想追池昼的女生都望而却步了。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她会劈腿。

而且尴尬的是,梁晓晓出轨这件事还不是池昼自己发现的,是他们高中校友看见的,还拍下了梁晓晓和别人约会的暧昧照片,在私下里八卦,结果传到了池昼的耳朵里。

池昼本就心高气傲,被人捧着长大,自然容忍不了。

于是他们分得也轰轰烈烈,池昼去隔壁学校把男小三打了。

他不甘心分手,但也只能分手。

因为他太骄傲了。

和前任分手后,池昼就变了。

好像不会认真爱一个人了。

可他又跟我在一起七年。

我曾经不断试探梁晓晓在他心中的地位。

我装作失手,故意把她送给他的杯子打碎。

那次,他也对我发了好大的脾气。

我仍旧记得他当时口不择言的气话:「我都已经娶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或许也不是气话,而是他的真心话。

后来我再也没碰过他前任留下的任何东西,包括她的猫。

我知道,她是他的底线。

我在这间满是我们回忆的屋子里住了七年,却始终像一个格格不入的外人。

我以为我有足够的爱意让他消磨。

我以为我的存在会一点点抹去他心里的那抹白月光。

我以为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

一切都是我以为。

我最终还是下了床,戴着口罩出去找猫了。

这件事我确实有错,癌症不是我开脱的理由。

绿茶不知道跑去了哪里,整个小区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它。

我全身都在疼,持续不断地咳嗽如影随形。

走不动了,我就蹲在楼下的垃圾桶旁。

池昼摔门离开前说了,如果找不到绿茶,我也别回去了。

我就像被他随意丢弃的垃圾一样,说不要就不要了。

楼下的银杏叶落了满地。

没有人在意一片叶子的死活,就像没有人在意我的死活一样。

坏脾气的绿茶都有人爱,可是没有人爱我。

我忍不住想,如果有一天我丢了,池昼会找我吗?

4

我的腿蹲麻了,突然想到之前有住户在停车场看到过流浪猫,于是我就去了地下停车场。

结果没想到,我看见池昼的前任正坐在副驾驶上哭,而他温柔地和她说着什么。

一向清冷不羁的眉眼含着笑意。

那一瞬间,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了我。

我的心已经不会痛了,反而肺疼得很。

拼命捂住了口罩,压制住了剧烈的咳嗽声,躲在了柱子后面。

生理性的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

好狼狈,幸好他没看见我。

此刻比起难过生气,我更觉得累。

想逃……

可无边无际的无形黑影笼罩着我。

又无处可逃。

最后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了。

我不是一个冷血的人,但现在,我真的不关心他的猫到底去哪儿了。

我只想好好休息。

我好累……

我走进客卧,拉开衣柜下面的抽屉,结果发现绿茶正窝在里面睡觉。

一瞬间,我松了一口气。

幸好它没有丢。

那一刻,我意识到,原来,我还是很害怕他生气。

这似乎已经成了我的本能。

刻进了骨子里的本能。

绿茶悠悠转醒。

它一脸无辜地看着我,冲着我喵喵叫,好像在道歉。

我伸手想摸摸它,但还没有碰到的时候,就开始咳嗽,喉咙间一片腥甜。

绿茶叫得更凶了。

我轻轻摸了摸它的头,它罕见地没有躲开,还用头蹭了蹭我的手心。

我把绿茶抱了出来,它很乖,没有挣扎。

它其实不喜欢被人抱,虽然它很黏池昼,但是池昼抱它的时候,它也会反抗。

嗯,是一只傲娇的猫咪呢。

我生怕吓着它,不敢大声咳嗽。

刚落地,它就躲开了,离我很远。

我愣了一下,而后才反应了过来。

它怕我会难受。

确诊癌症晚期的时候我没有哭,池昼凶我的时候我没有哭……但这一刻,我突然哭了。

绿茶都有心,池昼却没有。

它一直盯着我看,垮起的小脸很严肃。

我告诉绿茶:「我没关系,我很好,我只是生病了,不用担心。」

我拿出抽屉里的确诊病例,来到厨房,将它泡进了水池里,然后扔进了垃圾桶,就像我人生最后的结局。

我给绿茶倒完猫粮和水,开始剧烈咳嗽。

甚至吐血,鲜红的液体源源不断地从嘴角流下。

我趴在马桶边,发出惊天动地的哭泣声。

如果这个时候池昼在家,我一定不会那么疼。

我好想抱他一下。

他比止疼药管用。

可是,他不会回来,他正在安慰哭泣的前任。

绿茶一直在洗手间外徘徊,却始终不敢靠近一步。

我冷静下来后,把马桶和自己都清理干净了,才给池昼发了一条消息,告诉他绿茶回家了。

他没有回复我的消息。

我安静地坐在客厅里等。

晚上九点了,他还没有回来。

我今天一天都没有吃饭。

不知道池昼有没有吃?

他有胃病,因为和前任分手,把胃喝坏了。

我们在一起七年,我都没有把他的胃养好。

他不喜欢吃我做的饭,也不喜欢我。

我早就知道。

因为我见过他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

但我还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重新和梁晓晓联系上。

当初他们两个人明明闹得那么难堪,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他明明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竟然也能原谅出轨吗?

他们现在在停车场里干什么?

分开七年,他们一定有很多话想说吧。

我脑子里胡思乱想了很多。

索性去熬粥。

快十点的时候,池昼回来了,他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是不属于他的味道。

绿茶主动跑了过去,在他脚边绕了两圈,又蹭了蹭。

他蹲下身,将它抱进了怀里,温柔地亲了亲它的头。

落地灯的光圈晕染在他身上。

我好羡慕绿茶啊。

它比我有勇气靠近他。

我也好嫉妒绿茶。

它只是走丢了一会儿,就能换来他这么多的关心。

那走丢了七年的梁晓晓,又能换来他的什么呢?

七年日日夜夜的想念与爱意?

三个小时才能说完的情话?

我静静看着这一幕,没有出声打扰。

「过几天,我会把绿茶送走。」他突然开口。

送到梁晓晓那儿吗?

我没有问。

「没关系,不送走也可以。」

不重要了,池昼。

你给我的回答,我不想要了。

5

「我煮了粥,你可以喝一点。」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走近,绿茶突然从池昼的怀里跳开了。

他脸色阴沉地看着我。

我不理解自己哪里惹到他了,想到刚刚绿茶的反应,我明白了,他该不会是怀疑我对绿茶做了什么吧?!

我觉得有点好笑,也真的笑出了声。

「池昼,我们在一起七年,我在你心里只是一个虐猫的变态吗?」

他伸手揉了揉眉心,一副不想交流的样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没有说话。

他转身去厨房盛粥。

我看到他喝了一口就蹙眉放下了勺子,但他什么也没说。

我站在角落里盯着他,像个阴恻恻的游魂一样,鬼使神差地开口了:「池昼,你不喜欢吃我做的饭,可以不吃,没人逼你。」

就像你不爱我,也可以不娶我。

想离婚也可以直接说。

但是……

能不能不要让我觉得,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能不能不要让我觉得,我是一个随时可以被赶走的外来者。

能不能不要让我……这么难过。

比死还要难过。

他给前任擦眼泪的画面,如同迟来的钝痛。

像一把锋利的刀,划破我的心脏、刺穿我的骨骼、凌迟着我的灵魂。

如果真有地狱,那就在楼下地库。

池昼抬起头看向我,他狭长的眼眸带着嘲讽。

勺子扔进了洗碗池,然后把粥倒进了垃圾桶。

我看见他在说话,但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又开始耳鸣了。

我沉默了。

在我快要死之前,我的爱情也死了。

6

晚上,我自己一个人住在客卧。

一整晚,我都在持续地咳嗽。

他家的隔音真好,他完全听不见。

而我短暂恢复的听力,却隐约听到了绿茶挠门的声音。

天将亮时,我才迷迷糊糊睡着。

梦见大学军训,我因为中暑,晕倒时向后砸进了一个人怀里。

好多人在起哄。

我还记得他干燥的嗓音,像风一样滑过我的耳边。

「哥有女朋友了。」

但他还是背着我去了医务室。

我小声地在他背后说:「对不起,我很重吧。」

「一点都不重。」

梦就这样戛然而止。

我哭着睁开了眼。

如果时间就停在那一刻该有多好。

肺好疼,全身都好疼。

清早,我又开始熬粥,就像昨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池昼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出了门。

吃了药之后,我戴着眼罩一动不动地窝在阳台的懒人沙发上。

闺蜜给我打电话,问我池昼和他的前任是这么回事,说池昼今天去他们公司谈生意,把前任带在身边,如果不是生意太大,她差点没忍住上去给他一个大耳刮子。

秋天的风很凉,忽忽地往我肺里刮,我又开始咳嗽。

只听见闺蜜恨铁不成钢:「你能不能赶紧把那只猫送走,再这样咳下去,你迟早咳死。」

我捂住叫嚣的肺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糟糕。

「七七,你放心,我和池昼没有以后了,所以就算他跟前任复合,我也无所谓。你不要找他的麻烦,小心饭碗被他端了,我会过意不去。」

至于绿茶,比池昼可爱,当然不能送走。

「啊?你什么时候脑子清醒的?是被王宝钏挖了十八年的野菜刺激了吗?」

我笑笑:「别胡说八道了,好好上班。」

「好!不过,你们还没离婚呢。这要是让朋友们知道了,肯定会笑话你被那个下头男绿了,要不直接离婚得了。虽然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但今天这婚我毁定了!」

「好。」

7

因为丢猫事件,我和池昼冷战了。

以前我总是会主动哄他,但是现在,我每天身上都有奇奇怪怪的地方在疼,有时候甚至头晕到呕吐,还经常咳出血,耳鸣……所以我是真的顾不上他。

也不想管。

我辞掉了工作,成了无业游民,每天窝在家里晒太阳。

毕竟假装成正常人,已经耗尽了我所有力气。

而池昼对此一无所知。

我的演技有这么好吗?

深夜,池昼打开了客房的门。

他身上的酒气很大,还混合着那股不知名的香。

在他接近的瞬间,没睡着的我便蹙眉咳了起来。

我怕自己会突然吐血,推开了他。

他跌倒在地。

明明是他醉了,却好像是我力气太大。

「夏稚,你能不能不要……」

他在说什么,我听不见。

但是看到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我下意识心软了。

「地上凉。」

我冲着他伸出手。

他的手温暖炙热。

「去洗澡,我给你熬解酒汤。」

他握着我的手不松开。

半晌后,他从口袋拿出了一块糖,轻轻放在了我的手上。

我垂眸看了一眼。

是外国一个牌子的水果糖,巨酸。

也是梁晓晓最喜欢的水果糖。

我窥探她微博的时候看到的。

可是池昼,我牙疼,吃不了酸。

我也最怕吃酸的。

池昼进了浴室后,我将那颗糖扔进了垃圾桶里,连同我们七年的感情。

其实不止七年。

但是不重要了。

池昼,这一次,我不要你了。

我也没想到,压倒我们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竟然是一颗小小的糖果。

池昼洗完澡,好像清醒过来了,他没有再做出格的举动,穿着黑色睡衣安静地坐在餐桌旁。

「喝完早点睡。」我将醒酒汤放在他眼前。

他用勺子喝了一口后,直接吐进了碗里。

「夏稚,你要是不想做可以不做。」他颓然地靠在椅子上,好像失望至极。

我直接端起碗,扔进了水池里,发出巨大的声响。

「那你去找做得好喝的人给你做,别喝我做的。」

池昼冷清的眉眼带着一层怒气:「你什么意思?」

「你带着梁晓晓去七七公司是什么意思?」

通过七七的口来告诉我,你们破镜重圆了?来逼我给梁晓晓腾地方吗?

他愣了一下,而后神情变得有些奇怪,好像没那么生气了。

「她现在是我的助理,我可以」

不等他说完,我便打断了。

「池昼,你可以直接告诉我的,不用这么迂回,我可以成全你们。」

他愣住了,眉眼一点一点变得讽刺。

池昼冷笑:「你可真大度。」

我看着他的脸,突然觉得很陌生。

我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都在一起七年了,为什么我还是一点都不了解池昼。

我不想跟他吵架,于是说道:「池昼,两天后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们去爬山吧,大学时候爬过的那一座。」

似乎是话题转变太快,他有点懵,但还是说道:「随便你。」

爬山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幸好有缆车。

我发消息给池昼,约他在山顶见面。

过了约定的时间很久,他才给我打电话。

「夏稚,公司有事,我去不了了,你早点回家。」

是公司有事还是梁晓晓有事?

「池昼,如果今天你不来,那……就离婚吧。」

「夏稚!」池昼突然怒吼道:「梁晓晓摔了一跤,现在很危险,我真的过不去,至于离婚,别拿这个威胁我。」

说完,他就挂了。

拿离婚威胁他?

也是,这不是我第一次提离婚。

我们在一起七年,结婚了三年,怎么可能没有提过离婚。

我曾经也有过很任性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没那么喜欢我,但也没那么烦我。

池昼刚创业的时候,出去应酬喝酒,西装后面带着明晃晃的红印回来。

我当时看到很生气,尽管知道他不会出轨,这是别人使的小手段,但还是被怒火烧没了理智。

我哭着把他的西装扔到了地上,说如果他再去应酬就离婚。

他当时穿着白衬衫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一丝倦意,眼神很冷地看着我。

「随便你。」

他被我的偏爱惯得有恃无恐。

我甚至从他的眼神里明晃晃地看到了他没有说出口的话。

你舍得吗?

是啊,我舍不得。

我放在心尖上的人,我怎么舍得放弃。

我的沉没成本太高了。

这么多年,他始终没变,肆意挥霍我的爱,但是我变了。

如今,我不是拿离婚威胁他再多在乎我一点,我只是不想死的时候,带着他妻子的身份。

我可以是任何人,唯独不会再是他的爱人。

我宁可去死,也不会再爱他。

8

我第一次拿离婚威胁池昼之后,他又不理我,在家里把我当空气。

我故意弄出声响吸引他的注意,没用。

我走路不小心磕到了桌子角发出惊呼,没用。

我也不想理他了。

直到看见床头柜的红花油。

我对他的爱意值又瞬间达到了顶峰。

我总是会因为他的一点点好就给他加很多很多分。

晚上,池昼一直背对着我。

我小声在他耳边问道:「池昼,你睡了吗?」

「嗯。」他声音清冷,不咸不淡道:「睡了。」

「你别生我气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提离婚了。」

我来到他面前,蹲在床边,可怜兮兮看着他。

「池昼、池昼……」

他冷哼一声。

「别闹了。很累。」

「可我想让你抱着我睡。」

「夏稚,你真的很烦。」

「我才不烦,我只是喜欢你。」我委屈地看着他:「你抱着我睡,我就不烦你了。」

池昼迫于无奈将我揽进了怀里。

「池昼,你是我的。」

所以,推开那些靠近你的人,好不好?

池昼的眼神突然变得炙热。

「既然不困,那就别睡了。」

「池昼,你喜欢我吗?」

「夏稚,你说呢?」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那个时候,梁晓晓没有回来,他偶尔还乐意哄哄我。

我总是沉溺在他心血来潮的温柔中无法自拔,似乎因为这一点糖可以原谅所有的苦。

可是不是的。

那些委屈从来没有消失,它们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直到他给我再多的糖,都掩盖不了我心里的苦了。

就像那晚,我扔掉他的糖之后,发现桌子上放了一大罐五颜六色的糖。

真的很好看,看起来也很甜的样子。

但我不想要了。

池昼啊池昼,你千万不要在失去我之后突然发现你喜欢我。

我会觉得很恶心。

也会觉得很廉价。

回到家之后,我开始收拾行李。

绿茶一直在暗中观察我。

没想到,我竟然比它先离开这里。

「绿茶,你成功上位了。」我逗它。

离开前,我把离婚协议书放在了客厅桌子上,最后又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属于我的东西遗落后,终于离开了。

「绿茶,再见。」

它蹭了蹭我,又喵喵叫了两声。

我不知道我走后,它是不是会想我。

还是更肆无忌惮侵占着我的领地。

最后一次打开池昼的微博,他已经七年没有更新过动态了。

但七年前的内容仍旧保留着。

很少,但全都是关于梁晓晓的。

高中有次考试,他提前交卷后,站在她的考场外等她,吐槽她写字慢。

上午最后一节课,她们班老师拖堂,他在门口等她下课一起去吃午饭,说她像河豚一样,不等她会生气。

晚自习,他偶尔会偷偷溜去打游戏,却会在九点半的时候准时出现在校门口,接她放学。

……

没有热烈相爱的回忆,没有一个字提及爱,却满是爱。

他唯一关注的人也只有梁晓晓。

而在梁晓晓微博里,和我拍婚纱照都没有笑的人,在她的镜头里笑得肆意张扬。

高中毕业照片上,他们两个站在一起,连阳光都偏爱他们。

我的心很空,但却一点也不难受。

我卸载了微博,结束了窥探他们的生活。

9

七七得知我离婚后,为了庆祝我恢复单身,约我去酒吧玩。

晚上,我涂了很艳的口红,穿着黑色的吊带长裙,坐在卡座上抽烟。

反正现在戒烟也晚了,我索性破罐子破摔。

七七本来想拉我去跳舞,但我实在没有力气,就拒绝了。

一根烟快要燃尽的时候。

有人走到了我面前,然后弯腰问我:「姐姐,能借个火吗?」

我抬头,撞进了少年漆黑的眼眸里。

他头顶的灯光很亮。

我有一瞬间的迷离。

然后嘴里的烟变成最后的猩红,仿佛生命消失的前夕。

恍惚间,我想起了我是怎么跟池昼在一起的画面。

也是关于一根烟。

那天,他照旧泡在酒吧里。

跟梁晓晓分手后,他晚上经常去酒吧喝酒,白天不是旷课就是在课堂上光明正大地睡觉。

因为他是我们班里的专业第一,所以辅导员睁只眼闭只眼,没给他大处分。

池昼喝得眼睛通红,还在和朋友玩真心话大冒险。

他输了后,选择大冒险。

有人起哄,让他和酒吧里的一位异性告白。

他走向了正在抽烟的我。

可能我看起来像那种很爱玩,被辜负了也不会在意的海王。

我的长相带有一点攻击性,尤其是冷漠的时候,会显得很刻薄。

跟他喜欢的梁晓晓一点也不一样,或许这也是他选我的理由。

他拿过我的烟,放在嘴里吸了一口,然后将白雾吐在了我的脸上。

「要试试和我谈恋爱吗?」

「嗯?」

我当时头昏脑胀,感觉好像醉烟了。

我问:「为什么?」

他单薄的眉眼被酒精晕开了一点红,漫不经心看着我:「不喜欢我?」

「喜欢。」

我点了点头。

然后,他俯身靠近。

那是一个带着薄荷烟味的吻。

在氤氲的烟雾中,我看到了站在一片废墟里的男人。

那个女人在他的世界里放了一把大火。

他没有家了,所以跟谁在一起都无所谓了。

我以为那个夜晚,只是醉酒的一场梦,但是我们真的在一起了。

他只向我走了一步,而后我就心甘情愿地朝他走了九十九步。

10

上课的时候,他会坐在我旁边,偶尔早课的时候给我带早饭。

他也会在朋友面前,主动说我是他的女朋友。

朋友圈也会发我的照片。

可是,他能给我的,也只有这些了。

我甚至隐约猜到了,他只是把我当成了气梁晓晓的工具。

因为他从未给过我真正的爱。

由于计算机专业对我而言确实很吃力,于是大二的时候我转了广告专业。

有一次我们约好了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饭,但是老师那节课随堂测验,要做一个关于 p 图的考试。

我当时 ps 不熟练,耽误了二十分钟的下课时间。

我以为他会等我,但走出教室后,空荡荡的走廊没有一个人。

我发消息问他在哪儿,他说在食堂。

那是我第一次冲他发脾气。

「为什么连二十分钟都不能等我?」

其实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他可以等另一个人那么久,却连二十分钟都不能给我。

「在食堂等不一样吗?」他漫不经心回答。

「不一样,我想让你等我。」

他直接挂了我的电话,三天没有理我。

最后,是我主动去等他下课,我想上前跟他道歉。

他却躲开了我。

我至今仍记得他的动作眼神。

我跟在他的身后,一直跟到他宿舍楼下,又站在楼下等了很久,他才下来。

但他不是来找我的。

他和室友拿着篮球去了操场。

有人颇为同情地看了我一眼。

可我当时真的很爱他。

所以我放下了原则,一退再退。

我拿着买好的一箱饮料来到操场,坐在一边静静地看他打球。

明明是盛夏,别人都黑了一度,可他白得晃眼。

如果以后有了孩子,希望他可以跟池昼一样白。

池昼穿着黑色的短袖,用衣服下摆擦汗时,里面的光景若隐若现。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于是冲上前拽下了他的衣服,小声说道:「不准给别人看。」

他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弧度。

「又是等你下课,又是不准给别人看,跟你谈个恋爱事儿这么多。」

好像嫌弃,又好像调侃。

我以为他的潜台词是要跟我分手,没忍住红了眼眶。

刚要松开手的时候,他突然一把将我揽进了怀里,伸手拍开冲我飞来的篮球。

他回头,冷冷道:「找死?」

他的朋友嘻嘻哈哈:「池哥,别生气,这不是给你助攻吗?不用谢哈,兄弟们撤了。」

偌大的操场很快变得安静下来。

池昼没有松手,于是我慢慢地环住了他的腰。

「池昼,对不起,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后来,道歉就成了我的常态。

可是,我明明也没有做错什么。

有一次,他带我去爬山。

他不知道我恐高,我们从山上坐缆车下去的时候,我紧紧握着他的胳膊。

他以为我是在他前任面前宣示主权,所以对我很不耐烦。

没错,那天梁晓晓也在缆车里。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是梁晓晓的生日。

他们不约而同去了那座山。

不是偶然。

因为那座山上有一个寺庙,他们曾经在那里求过姻缘。

他全程没有搭理她,但是余光一直在看她。

缆车滑到中间的时候,突然剧烈晃动了一下。

池昼直接推开了我,去抱住了受惊的梁晓晓。

我一直都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他的例外和偏爱。

其实那天,我就应该放手的。

是我太蠢了,真的太蠢了。

在一起七年,我一开始就在他的冷战中一点一点让步,直到最后迷失了自我。

「姐姐?」面前的少年又叫了我一声。

我回过神,冲着他抬了抬下巴。

他会意。

少年低下头,用嘴里含着的烟,触碰我的烟火。

下一秒,少年被人揪住了衣领,打倒在地。

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池昼。

更没想到池昼会动手打人,我冷眼看着他。

少年起身要回击,我上前握住了他的胳膊,跟他道歉:「对不起,我前夫。」

他转过头,嘴角破了,渗出丝丝血迹。

「姐姐,我疼。」

少年嗓音干净又带着委屈。

我伸手碰了碰他的嘴角,在他耳边低声道:「一会儿就带你去医院。现在,带我走。」

池昼怒气冲冲地看着我:「夏稚,我们还没离婚!你恶心谁呢?」

幸好那一刻灯光很亮,可以掩盖我苍白的脸色。

我面无表情看着他。

「离婚协议只差你的名字了,你要是觉得恶心,就赶紧签了吧。签好后,快递给七七就可以了。」

11

少年拉着我离开酒吧的时候,池昼握住了我另一只手的手腕。

「夏稚,你说过,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银针。」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我却听明白了。

他最讨厌欺骗,他要我履行我对他做出的每一个承诺。

「可我说了太多谎,比如我说过我会陪你过每一个生日,比如我说过我不会跟你离婚……」

我们无声地看着对方。

「还有一个最大的谎言,我说我会一直喜欢你。原来我做不到。池昼,我说的谎真的太多了,一千根银针根本不够。」

然后他说什么,我听不见。

也幸好听不见。

我已经厌烦了关于他的一切。

喧嚣吵闹的世界在我的耳朵里一片寂静。

我的耳朵像坏了的收音机。

池昼的眼尾晕染了一抹玫红,他用力拽着我的手,神情茫然无措。

我不相信他爱我,大概只是人对失去的本能难过吧。

我坚定地抽出了手。

「池昼,我们就到这里吧,好聚好散。」

他咬牙看着我,透着一股脆弱的倔强:「你别后悔。」

我异常清晰地感知到,我真的不爱眼前这个人了。

不是因为绝症,是因为他永远站在高塔上,俯视践踏别人的爱。

他明明知道我有多喜欢他。

但是一直以来却选择漠视我的委屈疼痛,看着我难过。他通过伤害我,一遍遍来证明我对他的爱,证明无论他是什么样子,证明无论他如何恶劣,我都不会离开他。

可是池昼,你在上一段感情里受的伤,我用了七年去给你疗伤,还不够吗?

你还要试探我多久。

我祝他的高塔,永不坠落。

祝他永远高高在上,千万别爱上我。

当他爱上我的那一刻,他就永远失去我了。

因为我的爱早就结束了。

我坚定地告诉他:「池昼,做错事情的人是你,该道歉的也是你,从来不说对不起的还是你,所以,是你千万不要后悔。」

千万不要在失去之后后悔,因为你早就没有了回头的路。

12

离开酒吧后,我在少年的口袋里塞了几张钞票。

「医药费。」

「姐姐,你刚刚绝情的样子真好看。」少年银色的头发在黑夜里划过一抹张扬的弧度,他嘴角噙着笑意:「考虑一下我吗?都说第一眼喜欢的人会喜欢很久,姐姐,你就是我第一眼就喜欢的人。不管怎么样,我都比里面那个强吧,看他那副样子,以后肯定会后悔,如果他来纠缠你,我可以给姐姐当挡箭牌。」

我看着少年未经世事的纯净眼眸,缓缓开口:「对不起。」

他蓦地笑了:「姐姐,别道歉,你没做错任何事。如果后悔了,可以找我,我带你走。」

少年离开前,把手机号留在了我的备忘录里。

我慢慢删除了这串数字。

回到家,我将所有的药冲进了马桶,然后拿出一瓶红酒。

打开后,不等醒酒,我就直接拿过酒瓶喝了起来。

冰凉的酒滑进肺管,我被呛得剧烈咳嗽。

大口的红酒被我吐了出来。

我吐着吐着才反应过来,我没喝这么多红酒。

我正在吐的是血……

大片大片的血……源源不断的血……

池昼,我对你说谎了,所以我吞下了一千根银针。

这也算答应你的事情,我都做到了吧。

我再也不欠你了。

后来,窗边的天色再也没有亮起。

13

我想不出跟这个世界温和道别的方式。

死亡是它给我的最后温柔。

在我闭上眼睛前,似乎看到了少年时的池昼。

少年干净的眉眼,漆黑的眼眸。

他是我第一眼就喜欢的人。

我喜欢了整整十三年的人。

我父亲很早就因为癌症去世了,我母亲带着我改嫁了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男人。

他只要一醉酒,就会打我和我妈。

我想让我妈离开他,可是她却说,他不醉酒的时候对她们很好,是一个好人。

我妈让我忍一忍,长大了就好了。

我明白,她没有生存的能力。

她只能依附他,没有离开的勇气。

可她不知道,我太害怕了。

他不醉酒的时候,我也提心吊胆,那种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喝醉,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动手的恐惧日夜折磨着我。

有一次,他又喝醉了。

我因为顶撞他,差点被他打死。

在我妈再次拒绝了离婚后,我在夜里离家出走了。

我当时还发着烧,最后实在走不动了,就钻进了街边的垃圾桶里,想着就这么死了算了。

天光大亮的时候。

垃圾桶盖被掀开的瞬间,看清他的第一眼,我从黑夜坠入了白昼。

从此不可自拔爱上他。

池昼是破开我黑暗人生的一道光,是我的救赎,也是深渊。

我们四目相对。

他好看得像个天使。

他把我从垃圾桶里抱了出来,带我回了家,给了我一颗很甜很甜的糖果。

后来我一直在想,如果池昼没有给我第一颗糖,或许我就不会贪心地想要第二颗。

我妈怀孕后,那个男人不再频繁地家暴。

我住校后就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家。

凌晨四点在便利店打工的时候,老板故意克扣工钱的时候,拖欠学费被老师点名的时候……很多很多个艰难的瞬间,我都想放弃摆烂的时候,只要看见池昼,我就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哪怕他不属于我。

哪怕他不认识我。

哪怕他已经忘记了我。

高中三年,在他等别人下课的时候,我也一直在等他。

其实喜欢他真的很辛苦,但是不喜欢他,我会过得更辛苦。

高考后,我去了他所在的大学。

我那时候想着,喜欢的人,每多看一眼,都是赚到。

可后来……

我竟然想要他全部的爱。

我错了。

我应该永远暗恋。

不应该让这段感情窥见天光。

池昼,结婚纪念日那天,我去爬了山,去了你和梁晓晓一起去过的寺庙。

我上了三炷香,求了神明一件事。

我求神明,下辈子不要再遇见。

14 番外:迟昼视

我最近觉得夏稚好像变了,她总是很敷衍我。

以前我回到家,她总是一瞬间就会出现在我面前。

可是最近,她好像没听见我回来了,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视看。

电视明明没有声音,她肯定知道我回来了,我很不高兴,于是故意不理她。

她做的饭也越来越敷衍,味道真的很奇怪,难道她都不尝一口的吗?

她以前煮的粥可香了,现在齁咸。

就算是敷衍,也不必如此吧。

我见过她爱我的样子,所以她大概是不爱我了。

绿茶走丢的那一天,她竟然在卧室里睡觉。

我真的很生气。

我问她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她怎么能不关大门呢?

可她一脸无动于衷地看着我,好像对我的关心很烦躁,她的脸色很不好看。

连日来的怒气积攒到一定程度,终于爆发了,于是我说了很难听的话。

其实说完我就后悔了。

我知道我该道歉,可是我说不出口。

我好像从来没有跟她道过歉。

好像我不管怎么对她,她都不会离开我。

我在外面找猫的时候,梁晓晓突然给我打了电话,说她在地下停车场,想见我,说实话,我有点烦。

但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哪怕我不爱她了,也没法做到对她视而不见。

她哭着跟我说,果然出轨的人没有好下场,说她老公把她绿了,我很想笑,忍住了,大概是心虚,我下意识给她擦了擦眼泪。

她没好气道:「我知道你想笑。」

然后我说:「活该。」

她问我能不能去我公司工作,她要离婚给肚子里的孩子赚奶粉钱。

我答应了。

我知道她想坑我的钱。

我也想利用她。

于是我们一拍即合。

她离开后,我一个人在车里坐了很久。

我不太敢回家。

我有点害怕。

回家后,我本来想好好跟夏稚说话的。

我都为了她决定把绿茶送人了,她应该不会生我的气了吧。

可她竟然根本不在意,甚至一点也不开心。

我脸色很不好看,她却误会我怀疑她虐猫,我很生气,懒得解释。

她把粥做得很难喝,还说话阴阳怪气。

我觉得她真的变了。

她不在意我了。

晚上,她没有回主卧睡,我失眠了一整晚。

不抱着她,我很不习惯。

尽管胳膊很麻,但她睡得很香。

她真的很喜欢亲亲抱抱举高高,其实我也很喜欢。

尤其是她眼睛很亮地看着我,过来黏黏糊糊让我抱着她的时候,比绿茶可爱一百倍。

我想要和以前一样的夏稚,而不是现在冷冰冰的夏稚。

我故意带着梁晓晓去了她闺蜜的公司。

她的闺蜜向来看我不顺眼,果然在茶水间就忍不住向她打小报告了。

她一边冲咖啡,一边把电话按了免提。

于是我清楚地听见了,她说跟我没有以后了。

我很生气,又很难过。

我不相信她真的不爱我了。

我故意跟她冷战,天不亮就去公司了,等她睡了才回家。

可她什么也没有说。

她的眼睛里好像没有光也没有我了。

那晚,我忍不住进了客房,跟她说了对不起,我不该在绿茶丢了之后凶她,我问她能不能不要生气了。

可她没有说话,神情也没有丝毫波动。

她是真的不在乎,我害怕了。

我想吻她,她把我推开了,还一副想吐的样子。

我很震惊,甚至不敢相信。

她怎么会推开我呢?

她从来没有推开过我。

15

回家前,我去了父母家一趟,小侄子问我为什么不开心。

我说我做错了事情,他婶婶现在很生气。

于是他给了我一颗糖,让我去道歉。

他说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为什么我不明白。

我没有道歉,因为我很生气她推开了我,但我把糖送给了她。

可是她扔进了垃圾桶。

她的解酒汤做得太难喝了,我没忍住吐了,也有可能是因为还在生气她竟然会推开我。

巨大的落差让我难以忍受。

可她终于提到梁晓晓了,我刚想说可以把她赶走。

她却说要成全我们。

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怎么能这么说。

她应该发脾气,或者霸道地说她喜欢我,说我是她一个人的,让我离梁晓晓远一点。

于是我又跟她吵架了。

她好像根本就不明白,我不喜欢梁晓晓,也不喜欢别人,我只喜欢她。

跟她在一起后,我也从来没有跟其他人暧昧。

我很生气,所以我不想解释。

我讨厌她的怀疑以及不信任,好像在她心里,我来者不拒。

我更讨厌,她不爱我了。

结婚纪念日那天早上,她很早就出门了,于是我看见了她放在抽屉里的离婚协议书。

我突然明白了她为什么要约我去爬山。

因为我曾经做错事了,她一定是想翻旧账,然后趁机跟我提离婚。

所以我没去,还冲她发了脾气。

不过我也没有说谎,那天梁晓晓摔了一跤,差点流产。

我拿着梁晓晓的检测报告准备回家好好跟她道歉解释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桌子上放着离婚协议书。

她不需要我的解释了。

她不是威胁我,是真的要跟我离婚。

我慌乱地定位了她的手机,在酒吧找到了她。

她正在跟别人暧昧。

我打了那个男人,却输了她。

她站在对方的身边,站在我的对立面,冷眼看着我。

我从那双冷冽的眸中再也看不到一点爱意。

我好像真的把她弄丢了。

可她明明说过会一直爱我。

她说过,就算我们吵架,她也会一直爱我。

只要我站在原地,她就会爱我。

她是个骗子。

只要一想到她不爱了,我就失控了。

本该道歉的话又变成了伤人的话。

我说:「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银针。」

欺骗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她说她说过的谎太多,一千根银针不够。

她亲口承认她不喜欢我了。

我知道,她不会撒谎。

我觉得那一刻,她好像杀死了我的灵魂。

我这一生,始终相信的一件事,只有夏稚喜欢池昼。

夏稚会一直喜欢池昼。

她离开后,我想过去找她,挽回她,可是她不爱我了。

我不想犯贱。

她不在的日子,比我想得还要煎熬。

对她的爱意如同潮汐般在日夜将我淹没。

也是夏稚离开后,我才知道,爱是有延迟性的。

我的报应来了。

终于在我决定放下一切脸面去找她的时候,她就像凭空消失了。

我找不到她了。

再也找不到了。

手机定位失效很久了……

她不要我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她能残忍到这个地步,之前无数次争吵时都没有离开的人,现在彻底消失不见了。

我甚至开始怀疑,她有没有爱过我。

我承认当初被梁晓晓绿了之后,一直很不甘心。

但是我想告诉她,我早就不喜欢梁晓晓了。

我还想告诉她,我之所以会跟她在一起,是因为她的眼睛很好看。

她看向我的时候,眼里仿佛含着光,我总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爱意。

从高中到大学。

她的目光总是追随着我。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因为我见过太多那样的眼神了。

她的喜欢,藏不住。

16

我怀疑七七把夏稚藏起来了,于是我经常去七七家楼下等。

寒冬,她端着一盆水下来,泼在了我脸上,让我滚。

她哭着说我活该。

她让我别来恶心人,有多远死多远。

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于是我再也没有去过。

因为夏稚会不高兴。

我煮了很咸的粥,全部吃光了。

她也没有回来。

绿茶不久也离开了我。

它去世的那天,窝在她睡过的枕头上,一直在喵喵叫。

我突然明白了。

它其实也很喜欢她,之所以躲开她,是因为知道它靠近她,她会过敏会难受。

逃开,是为了避免伤害。

可我明白得太晚。

我还记得我们某次吵架,她说:「跟我说对不起。」

我没有说。

她哭着说:「你连对不起都不说,我怎么原谅你。」

可她还是原谅我了。

我又梦到她了。

我在教室外面等她下课。

她冲着我跑了过来,说:「我等了你这么多次,终于换你等我了。」

「傻瓜,我会一直等你。」

然后我哭着醒来了。

因为我从来没有等过她。

她每次生气的时候,动作很大,声音却很小。

而她真正离开的时候,悄无声息。

我把大门换成了密码锁,密码是她的生日。

可她一直不回家。

垃圾桶里那颗糖很酸,所以活该被她扔掉,我也活该。

绿茶没有走丢,粥很咸,解酒汤很苦,电视没有声音的真相,在后来一点一点被揭开。

而我不知道的真相又有多少?

我才知道,我以为自己只是犯了一个错,可原来早就在不经意的时候犯下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错。

可我却只跟她说过一次对不起。

我知道她再也不会原谅我了,因为我欠下的对不起太多了。

我习惯了被人喜欢,习惯了不珍惜别人的爱意。

我站在她用爱垒砌的高塔之上,感觉良好。

最终,墙壁坍塌。

我与爱情皆亡于高塔。

那些我犯下的错,化成一千根银针,根根刺骨。

其实我知道,我的夏稚死在了秋天。

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全文完) 

 作者:沈星枕

备案号:YXX1RQoe05nF4LP2GgS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