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里的烟花

出自专栏《轻吻玫瑰,沉溺于他》

烟花晚会那天,我男朋友抱着一个女孩吻得难舍难分。

旁边一个男人问:「那是你男朋友?真巧,他搂着那个是我女朋友。」

我昂头一笑:「要不你娶我吧,我温柔又可爱,像小猫咪哦……」

 

01

烟花「砰」的一声在夜空中绽放。

我摸了摸自己冰凉又湿润的脸,木然地转过头

眼前的男人,俊逸的脸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眼尾微微泛红,好像也并不比我好太多。

他轻哼了一声,冷眼看着那对狗男女,冷笑道:「回去吧,这种人看多了长针眼。」

我偏过脸,吸着鼻子,压住咽哽声,「真好笑。」

怎么看,男人都比周杰帅气。

而我,也比对面那个女人好看。

怎么就,还是路边的野花香呢?

转过脸,互相苦笑了一下,强撑着脸面转身离去。

我把眼泪擦干,裹紧身子一步一步往前走。

看着一对一对的恋人,想到人群中也有个像我一样难受的人。

我好像就没那么难受了。

人总是这样。

快乐可以不共享。

但是悲伤,有人同享,就突然觉得没那么难过了。

抬头看天。

烟花在夜空中一次又一次绽放。

璀璨无比,格外刺眼。

我抱紧自己说了一句,「陈安喜,新年快乐!」

 

02

回到我跟周杰的家,想起昨晚他满脸歉意抱了抱我说:「宝贝,对不起,不能陪你跨年了。」

当时我一边给他整理行李,一边装做无所谓的样子答:「没关系呀,我们还有好多好多年,来日方长嘛。」

他在一旁打着游戏,并没有接我的话。

我怕他路上饿,钻进厨房还给他包了饺子。

怕他渴,又给他鲜榨了橙汁,小心翼翼地装进瓶子里。

在一起三年了,我总是这样。

卑微又小心翼翼地维持这一段感情。

可是如今,这段感情好像刚才的烟花,璀璨过后灰飞烟灭了。

我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承载了我三年感情的屋子。

拉着行李箱关上了门,恶心的人永远也不要再见了吧。

这仿佛是我,唯一能让自己体面离开的方式。

 

03

找了个酒店,却又碰上了刚才那个男人。

两个人,拉着行李箱,面面相觑。

半响,他绽放开眉头,弯了弯嘴角:「这么巧。」

我:「……」

见我尴尬地挤出一丝笑意,他摊了摊手又说了一句,「我家不在这个城市,只能住酒店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哦。」

男人冲我扬了扬下巴,「相见不如偶遇,我请你吃饭呀。」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自己饭都没吃。

想了想,我点头应允。

一起戴了绿帽子,也算是一种缘分。

 

04

饭桌上,他正式介绍了自己。

「你好,我叫苏璟,很高兴认识你。」

几秒后,他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好像也不太高兴。」

我抿唇一笑:「认识你很高兴,我叫陈安喜。」

我拿起酒杯伸过去和他碰了一下,「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他压低了酒杯,冲我礼貌一笑。

我是酒量不好的人,一杯酒下肚,原形毕露。

憋了一晚上的委屈,眼泪全都发泄了出来。

哭着,喊着,骂着,跳着。

喝到最后,我揪着他大骂渣男,一拳又一拳地打在他身上。

酒醉的那一瞬间,看见男人都觉得是渣男。

苏璟也不躲,甚至还带着笑意说:「打得好,太恶心了,狗男女!」

一瓶酒下肚,我开始抱头痛哭。

或许是男人跟女人发泄的方式不一样,苏璟好像并没有太伤心。

见我骂得激动,他拽着领带扯:「现在是我们不要他们了!」

「对,不要了!呜呜呜……我是腿不够她长吗,他要这么对我!」

说着,我就要撩起裙摆,露出大长腿。

微醉的苏璟愣了一下,过来扯下我的裙摆,带着酒意说:「大长腿,以后不给他看!」

「对……不给他看!」

三瓶酒下肚,我彻底断片了……

05

酒醒,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我抬手揉着剧疼的脑袋,想了很久,才想起昨晚的事情。

努力回忆了一下,前面的都记得,可是大长腿之后的事,我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晃了晃脑袋,我掀开被子,还好,苏璟也没有趁人之危。

偏过脸,发现床头边放了一杯水,压着一张小纸条,

「渣男渣女不值得,让他们滚一边去吧,下一个会更好!」

苏璟的字跟他的人一样好看。

刚劲有力,骨气劲峭。

我弯了弯嘴角,下床看了看,许是怕彼此尴尬,苏璟并不在房间里。

一份来自算是陌生人的温暖,让我突然就觉得不那么难受了。

摸过手机,几十个周杰的未接来电和微信。

点开一条 60 秒的语音,周杰带着恼怒的声音传来,

「陈安喜,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电话不接信息不回,你不要总是没事找事行不行,你到底想怎样,我对你已经够好的了,你知点足行不行……」

呵。

我有病。

我要知足。

每次都是这样。

不管发生什么事,最后都是我的错,每一次都是我先低的头。

他连哄我,都带着 PUA 的意思。

语音没听完,我就把他拉黑了。

拉黑他那一瞬间,我突然就释然了。

苏璟说得对,有些人多看一眼都会污了眼。

06

年假过完,我回归工作。

周杰却追到公司来了。

十天没见,他倒意气风发了不少,还是那一副救世主模样。

他把外套往后一拨,双手扶着腰,不耐烦地问,「你闹够了没有,你是不是有病?」

我冷眼一笑:「和你有关系?滚,以后别来打扰我!」

他稍愣了一下,双手抱在胸前,又开始了那一副占理的样子。

「陈安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发什么神经!」

我翻开相册,把那天他抱着女孩吻得难舍难分的照片怼在他面前。

周杰眼底掠过一丝慌张,却很快又理直气壮了起来。

他叉着腰,摸了摸鼻尖,「玩玩而已,男人都会的啦,你有必要这么计较吗?!」

语气中没有一丝丝的愧疚,他甚至觉得是我在无理取闹。

那一瞬间,眼前这个男人陌生又恶心。

忍住干呕,我转身离去。

他却在后面跺着脚吼:「陈安喜,你别哭着回来求我!」

我扯了扯唇角,抬头迎上那抹傲阳。

阳光灿烂,生活明朗。

我对自己说了一句:「远离渣男,日日皆好日。」

07

我自己租了个小房子,养了一只小猫咪。

一人一猫,日子惬意又温暖。

工作也慢慢有了起色。

从前我下班就赶着回去给周杰买菜做饭,从不加班。

现在没了牵绊,全身心投入,我连升了两级。

工资也比以前涨了两倍。

工作,果然是比男人靠谱。

我以为我跟周杰就算翻篇了,可是没想到他给我妈打了电话。

那天我刚开完会,我妈的连环追问就来了。

「你凭什么跟周杰分手,人家条件那么好,能看上你都是祖坟冒青烟了!」

「我警告你,陈安喜,你赶紧回去认个错好好过日子!」

「还有一件事,之前我问周杰借了十万块,我可没钱还,你得赶紧回去!」

……

声音不大,却句句插入心肺。

我恍惚了许久。

想起从小到大,家里的爱与温暖我也从未曾拥有过。

也就捂着心口一笑而过了。

08

周杰兴许是见我妈的话不起作用,又来找了我一次。

这次,他眼底的骄纵沉了下去。

看我的眼神也不再理直气壮。

他说:「安喜,对不起,我错了,你原谅我一次,我是爱你的。」

「是她勾引的我,不是我主动的。」

「安喜,咱们结婚吧。」

呵呵。

他是不是以为,他低头一次,就能抹掉一切?

我提着口气,昂了昂下巴,「周杰,听好了,我不要你了,滚!」

一瞬,他面色难堪。

眉毛越拧越紧,难以言喻的愤怒稍上眉头。

「陈安喜,你别给脸不要脸!」

我冷哼一声:「你别给脸不要脸!」

一听这话,周杰全然不顾这是在我公司门口,开始破口大骂,把所有的脏水都忘我身上泼,

「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爹不疼妈不爱的女人而已,我肯给你一点爱是你的福气!」

「这三年你吃我的,喝我的,还有你妈要的彩礼,你等着还吧,一分我都不会少算,烂女人了,恶心死了!」

……

我从来没想过,我爱了三年的男人,会有一天这么羞辱我。

也从来没想过,我们会分崩离析走到这个地步。

一丝丝的体面都没留下。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冲着我指指点点。

我羞红了脸,局促地站在人群里。

一时间,成为了焦点。

「啪……啪!」

清脆巴掌声,让周杰瞬间住了嘴。

抬眼望去,我有点惊喜。

是苏璟。

没等周杰反应过来,苏璟就冲上去揪着他的衣领大声骂,

「你跟我女朋友搞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烂人!」

「你他么给我戴绿帽子的时候,想过有今天没,艹!」

「你还好意思来跟一个为你付出三年感情的女人斤斤计较?!」

「啪啪!」又是两巴掌。

周杰被打的眼冒金星,恶狠狠地指着苏璟:「你谁啊,关你屁事!」

「刘菲菲你认识吧……」

听到这个名字,周杰眼神闪缩了一下。

或许是自知理亏,丢下一句「你给我等着」便悻悻离去。

人群中发出唏嘘声,同情地看了我跟苏璟一眼也散了。

周杰走远,苏璟眉眼绽开,冲我咧咧嘴角:「你没事吧。」

我深吸几口气,平复了下情绪,摇摇头问:「你怎么在这?」

「我调回总公司上班,今天刚好是第一天过来上班。」

他指了指公司大门又冲我略一挑眉:「你也在这里上班?」

见我点头,他扯了扯刚才歪掉的领带,「那真是太有缘分了。」

我抿了抿唇,想起还没道谢,「谢谢你啊。」

他收起刚才凶狠的模样,转头冲我痞痞一笑:「举手之劳。」

我弯弯嘴角,微微一笑,「谢谢你用你的脸面换回了我的脸面。」

他扬起笑容,摆摆手说道:「没事,男人嘛,脸皮厚。」

09

苏璟成了我的顶头上司。

他的出现引起了不少的议论。

帅气逼人的外表加上刚才那一出被戴了绿帽子的戏,让他成了办公室女性又同情又暗藏喜欢的对象。

不过苏璟倒挺淡定,丝毫不在乎别人看他的眼光。

为了感谢他,我给他发了微信,「晚上请你吃饭啊。」

他回「应该的,哈哈」后面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我不禁笑了一下。

还没来得及放下手机,我妈的电话就来了。

想了想,我还是按了接听键。

「你这个不要脸,你怎么能背叛周杰呢……」

一句话,让我跌入冰点。

她从来都是这样,只要别人说我错,她就认定是我的错。

小时候,同学拿铅笔扎我,我回家跟她说,她总是头也不回地骂一句,

「你是不是傻,你不会躲啊。」

心凉得很彻底。

之后我就挂断了电话,

偏过脸,偷偷擦了擦眼角。

转过脸,发现苏璟偷眼往这边看,我迅速低下了头。

过了一会,手机响起。

苏璟的信息:「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一丝暖意,沁入心肺。

10

苏璟订的餐厅,很安静。

点菜时,他跟服务员叮嘱了好多次,菜里不要放葱。

我以为他跟我一样,不爱吃葱。

他却朝我略一挑眉:「第一次跟你吃饭时,看你把葱挑出来,我就知道你不吃葱。」

我突然有些感动。

他醉了都还能记得我这个习惯。

我跟周杰在一起三年,他从来不知道我不爱吃葱。

就是他爱吃,所以我每次做饭都会习惯地在菜里放葱。

习惯地迁就他的一切,时间长了,就成自然而然了。

好像,还从来没有人迁就过我。

「你下午怎么了?」他抬眼看我,眸色乌黑深邃。

我抬眼看他,浅笑了一下,「没事,家庭琐事而已。」

他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说了一句:「你还挺倔,不过真有事真可以和我说。」

「好。」我低头应了一声,眼尾有些泛酸。

他见我低着头接着又说了一句,

「分手就分手了,下一个会更乖,别想了!」

我昂了昂了下巴:「过去了!」

他弯起嘴角一笑:「来,为丢掉不值得的人干杯!」

「Cheese!」

「Cheese!」

一顿饭下来,话不多,却不尴尬。

聊起那次醉酒,他意味深长地问我还记不记得后面说过的事。

我心里一紧。

耳根肉眼可见地变红了。

后面的事,我忘得一干二净,可是肯定不是好事。

见我不语,苏璟眸色微动,眼神微醺,轻声说,

「不记得就算了,不过,你喝醉酒的样子还挺可爱。」

我稍稍一愣。

想起自己撩起裙摆的样子,尴尬得开始抠手。

……

这顿饭,还是苏璟请的。

他拦住了我递过去的手机,唇角勾笑:「下次吧,下次你请。」

 

11

出了门,天空下起小雨。

站在路边等代驾的时候,苏璟伸手握住我的手臂,把我往里面拉了拉。

这个微小又暖心的动作,他做的自然而然。

隔着衣服,我都能感受到他指腹的温热。

代驾还没来的时候,对面一个女人举着伞径直走了过来。

苏璟看着前面的女人低声喊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抬眼望去。

是那个那天跟周杰吻在一起的女人,刘菲菲。

她看我的眼神,充满敌意。

瞪了我一眼转而又可怜巴巴地看着苏璟,「我找了你一个晚上。」

「咱们以后别再联系了。」苏璟甩过脸,半分柔情都没有。

刘菲菲带着哭腔,伸手拉住了苏璟的衣服,「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我们不可能了,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以后看见我麻烦你绕路走。」

苏璟绝决又冷漠。

刘菲菲一下就不淡定了。

扔掉手里的伞,发疯般冲我走了过来:「是不是你勾引的他,他那么爱我,怎么可能会不要我!」

抬手想打,我抬起手握住了她的手往旁边一甩,

「你搞搞清楚,是你对不起他在先!」

看着发疯的刘菲菲,苏璟把我护在了身后,

「我再说一次,我们不可能了,不要再让我看见你,恶心!」

刚好,代驾到了。

苏璟拉着我的手钻进了车里,拿出纸巾递给我,

想了想,觉得好笑。

是啊,他替我赶走了周杰,我也替他断了刘菲菲的念想。

我笑了笑,接过纸巾擦了擦脸上的雨水,说了一句,

「不过他们还真配!」

苏璟眼尾微微上扬,冲我挑了一下眉,「那我们呢?」

我微微一愣,瞬间红了脸。

他伸手过来触了触我的脸颊,捻下一片纸碎。

炽热的呼吸带着薄薄的酒意,轻轻喷在我脸上。

又痒又酥。

见我羞红了脸,他接着又说了一句:「开玩笑的啦。」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却轻皱眉头,偏过脸去,手指不停地在下巴处磨蹭。

昏黄的路灯时不时晃在他脸上。

侧脸好看到过分。

想起他刚才的话,我心跳的厉害。

……

12

日子平静了两天,周杰又来找我了。

这次,带着一摞账单。

嚣张地站在我对面,细细数着这三年我花的钱。

大到他送我项链,小到一瓶矿泉水。

他全部列出来甩在我面前,斥责我三年吃他的喝他的。

我强忍着恶心,翻开一看。

越看越好笑。

不是他算账,我至今都不知道他送我那些原来全是 A 货。

三年,加一起,他为我花的钱,不到两万。

他是哪里来的脸说我吃他的喝他的?

不过既然要算,就算彻底算清楚。

包括我送他的!

我指了指他腰上的皮带,手里的最新款手机。

「我送你的是正品,支持验货,加一起,这么多。」

我递过手机里显示的数字,他一看脸都绿了。

这么一算下来,我确实还欠他的。

还欠他整整八毛钱!

我冷哼了一声,摸出一个一块钱的钢镚扔了过去,「别客气,不用找。」

转身想离开,他却挡住了我,「你妈还欠我十万块!」

我一声冷笑,推开他,「谁借的你找谁要去!」

说完,我挺直腰身抬脚就走。

苏璟在前面冲我竖起大拇指。

我笑得灿烂。

我再也不是那个在周杰面前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女人了。

现在我就是我,不卑不亢,不依附任何人的我。

我仅仅是我。

等我走近,苏璟嘴角含了一丝浅笑,「厉害了,这种人就得这样对待!」

我弯了弯唇:「当然,他不值得。」

「走,回去上班,干事业!」

 

13

我与苏璟成了工作中最好的搭档。

认真起来的苏璟,总会透着一股沉稳的劲。

多难的项目,到他这里都能轻而易举地拿下。

面对刁钻的客人,他永远都是一副从容淡定,波澜不惊的模样。

仿佛有他在,什么大事都能化小事。

或许是同病相怜,他对我,总是格外的关心。

我一心扑在工作中,也回馈了他很好的成绩。

我的生活,开始有了期待,有了方向。

中秋的时候,苏璟约我一起去看烟花。

回到那个当初我们最尴尬的地方,我们都笑了。

原来有些事情过去了,就会烟消云散了。

那晚的烟花特别美,各种颜色交织,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璀璨无比。

那晚的星星也特别美,月亮越特别圆。

我们两个人并排走了很久。

月光如水,洒了下来。

我们的身影交织在一起,拉得很长很长。

苏璟看着身影,时不时往我这边凑一下。

我偷眼看他。

他却狡黠地笑了笑。

「你很喜欢看烟花?」他突然偏过头问我。

我笑了笑:「当然,这么美的东西,很多人应该都会喜欢吧。」

他弯了弯唇角,目光肆意地洒在我身上,「嗯,倒也是。」

14

后来苏璟每次约我吃饭的措辞都是,「上次说好了,下次你请吃饭的。」

可是每一次他都先我一步买了单。

这种饭局就开始没完没了了。

他总是偷偷看我,被我发现又低下头一副正经的样子。

……

这天本来跟苏璟约好吃饭的,可是临近下班,我妈扯着嗓子闯了进来。

「刘安喜,你给我出来还钱!」

声音大到,在办公室里回荡了好几圈。

我心一紧,局促地走过去拉着她,「妈,回去我再和你说。」

我妈却一屁股坐在地上,「今天你不给我二十万,我就不走了!」

这下,我更尴尬了。

所有人眼神复杂地看着我。

正当我不知怎么缓解这种尴尬时,苏璟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冲旁边的同事摆了摆手,

「你们先下班吧。」

打发走同事苏璟又走到我妈旁边,「阿姨,我是安喜领导,你有事可以跟我说。」

一听苏璟是领导,我妈抓住他的手就开始大骂我不孝,言语是越骂越难听。

我涨红了脸,气到心口疼。

想开口辩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从小到大我受的委屈,真要说,能说个三天三夜。

爱情我可以轻易摆脱,可是亲情是我永远也甩不掉的牵绊。

苏璟握住我手,捏了捏我手心,语气低软:「你先回去吧,我来解决。」

我看了他一眼,再看看那个视我为提款机的妈,拎起包就冲了出去。

跑了一路。

风都像刀子般,打在我脸上。

我哭了一路。

在江边吹了几个小时的风,苏璟的电话来了,「在哪,我来找你。」

言语中带着焦急。

 

15

苏璟到的时候,我已经擦干眼泪,补了个口红。

我不愿意自己丧到极点的样子被他看到。

他拧着眉,拖下外套轻轻给我披上,「你妈已经走了,放心吧,她不会再来找你了。」

我稍稍一愣。

以我妈的性格,不像那么容易打发的人。

见我疑惑,苏璟拍了拍我的肩膀,

「咳,老太太嘛,吓唬两句就不敢再闹了。」

他摸出一支烟,慢慢点燃,靠着栏杆偏过头看我,

「哭了?」

我局促地撩了撩刘海,「没有,习惯了。」

他停顿了一下,才缓缓吐出烟雾,「以后我帮你处理一切。」

我喉头一紧,差点没忍住,稍平复了一下回他:「不用,这次谢谢你,这种事不能麻烦你了。」

他摁灭手里的烟,眸色柔和地看了我一眼:「我没机会?」

气氛有一瞬间的死寂。

心里说不出来的复杂。

这段时间,苏璟的心思其实我知道。

可是想到前一段感情的牵扯,家庭的牵绊。

我心里还没做好足够的准备。

再把苏璟牵扯进来,对他是不公平的。

我微微扯了扯唇角:「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沉默几秒,他开口:「好,我送你回去吧。」

苏璟的嘴角始终噙着一丝淡淡的笑。

我有些局促地跟在他身后。

在落日的余晖里,他干净修长的背影带着暖意落在我身上。

走到一半,他猛地偏过头垂眸看我,「我等你!」

我愣了愣,张了张嘴,却又没说出话来。

他没等我说话,大步跨过水沟冲我伸出手:「把手给我,我拉你。」

我伸出手去,指腹相碰,浑身暖意。

……

16

第二天,苏璟没有来上班。

我往他的办公室装做不经意的样子路过了数十次。

微信里他的对话框我打开又退出,退出又打开。

一整天,我被开水烫了手,打好的文档忘记了保存。

心里总是隐隐不安。

第三天,第四天……

一个星期过去了,苏璟还是没有来上班。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给他发了一条微信,「你怎么了?」

五秒后,那头回:「想看看你第几天会找我。」

一瞬,我就笑了。

这句带着孩子气的话,让我松了一口气。

他没事就好。

我回了一个笑哭的表情。

他回:「其实也是有些事要处理。」

我嘴角含笑,收起手机,不用自主地哼了一句曲。

这下,工作吃饭都是香的了。

……

下午我弟莫名其妙给我转了五万块钱。

正想打电话问个清楚的时候,我弟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姐,上次妈从你那拿了二十万,我先给你还五万,剩下的我慢慢还,你别跟妈说啊。」

我心里蓦地一颤。

二十万!

苏璟那个傻瓜给了我妈二十万才打发走她!

他偷偷背着我,帮我处理掉了最麻烦的事。

可是二十万,他却只字未提。

我眼角一下子就酸了。

心口好像被一颗糖堵上了。

我用微微颤抖的双手给苏璟发了一条信息:「你在哪?我去找你。」

苏璟回了一个「嗯」然后给我发了一个定位。

我夺门而出。

……

坐在车里,我不挺地翻看跟苏璟的聊天的记录。

好像这还是我第一次主动找他。

除了这一个星期,以前的他每天都会给我晚安,早上好。

每次一起吃饭,都是我爱吃的菜系,连汤都是我爱喝的。

他好像把我的喜好当成了他的喜好。

翻着翻着,工作群里跳出了一条信息。

「快看,苏璟竟然是苏氏集团的接班人!」

底下附了一条新闻链接。

点开,大大的标题格外醒目。

「苏氏接班人苏璟将于沈氏千金订婚。」

下图是苏璟那张极好看的脸。

我心脏一窒,手机瞬间掉落。

原来这就是他说的要处理的事啊。

我的心突然就空了。

我木然地捡起手机,打开车窗,装着迷了眼。

吸了吸鼻子跟司机说:「师傅,掉头吧。」

现在掉头,还来得及。

……

17

回到家,往沙发上一躺,我的心像打翻了柠檬水,又酸又涩。

想了想,拿起手机给苏璟发了一条微信,「我突然有点急事。」

他回了一个「好。」

我怔怔地盯着那个字,许久许久……

苏璟,你不是说等我的吗?

我算了算手里的余额,刚好够二十万。

我把二十万给苏璟转了过去。

不管是哪种关系,这二十万都不能要。

半响,他电话打了过来,嗓音沙哑:「你都知道了?」

「嗯。」

「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我知道,不过谢谢你啊。」

「其实,你不用急着还。」

「你收了吧,下次请你吃饭。」

沉默了几秒,那头传来一声低吟的「行,等我空了去找你。」

「那,再见。」

「再见。」

……

第二天,我争取了公司安排去外国工作的机会。

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上个星期我一直犹豫,这下,可以了无牵挂了。

出发的日子是周三。

审批需要苏璟签名,他大概是知道了,约我见一面。

他订婚,我晋升,怎么都是好事。

就当互相祝福一下,好好告个别吧。

周二那天,我化了个淡妆,扎了个高高的马尾。

这样看,精神又自信。

下楼,却看见了苏璟。

他蹲在台阶上,埋着头,手里夹着一支烟,发丝柔顺地趴在头顶。

这个人看起来又丧又颓废。

「苏璟?」我轻轻叫了一声。

他抬头看我。

眼眸猩红,胡子拉碴,两边脸挂着清晰红肿的巴掌印。

我心一梗,酸胀感满溢而出,蹲下身子想问他。

他却扔掉香烟狠狠抱住了我。

伏在我肩头上,浑身颤抖,哭出了声。

我心里发涩,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时语噻。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我拉起他肩膀,「先上楼吧。」

他缓缓起身,像个迷了路的孩子一样耷拉着脑袋跟在我后面。

……

一进屋,他一把拽过我,红着眼眸说:「你是不是看到报道了?」

我看了他一眼,继而转过头去,「嗯,祝福你啊。」

他一把把我拽进怀里,压在墙边,「我不要你的祝福。」

他双眼通红,唇色发白,双唇微微发抖。

「我爷爷走了……」

我眼睫颤了颤,仰头看他,「你没事吧?」

「我爷爷很爱我。」

「他唯一的心愿是看到我结婚,可是上次我问你我有没有机会,你转移了话题,我不想逼你……」

「所以我家里人瞒着我发了新闻,好让我爷爷安息……」

「安喜,我怕你误会,好怕好怕……」

一瞬间,我眼睛泛红,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伸手触了触他脸上的伤,他滑上我的手轻轻捏了捏。

「我没事,我坚决要解除婚约,跟我爸吵了两句,不疼。」

我的心却疼得要死。

我一下又一下地摸着他的脸,踮起脚尖环住他的脖子,轻轻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一瞬间,他抓着我的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贴上了我的唇。

吻得霸道又炽热。

温热的呼吸喷在我脸上,酥酥麻麻的。

我贴上他的身子,任由他把我揉进怀里……

身体触碰,如火似漆。

他抱起我往房间里走去。

 

18

后来,两个人相拥依偎,聊了很久很久……

我说,「要不我不走了吧。」

苏璟反而有些急了,皱着眉头,揉着我的发丝,「那也不行, 你不出去看看,怎么会知道我是最好的。」

我羞着脸,钻进了他怀里。

……

第二天一早,苏璟送我去了机场。

互相道别,他轻轻地吻了我一下,「好好照顾自己,我等你。」

……

在国外,我白天工作,晚上跟苏璟视频。

不管多晚,他都会准时准点地跟我视频。

聊我的工作,聊我的生活。

我过得也越来越好,越来越淡然。

原生家庭带给我焦虑,我也能淡然面对了。

妈还是那个妈,可是弟弟懂事了。

他会体谅我,会关心我。

生活,会慢慢好起来的。

离我回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也越来越期待。

那天他突然问我,想不想知道第一次见面我喝醉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点了点头。

挂掉视频后,他给我发来了一个视频。

点开一看,我瞬间就尴尬了。

视频里,我挂在拿着手机的苏璟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蹭着他。

骂骂咧咧地咬他抓他。

他的脸上被我挠得满是红印子,手臂上好几个渗出血的牙印……

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后面我又抱着他,哭着喊着说,

「我嫁给你吧,咱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你娶我吧,我温柔又可爱,像小猫咪哦……」

「我们生两个孩子吧,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好好教他们不能像那对狗男女那样,你说好不好……」

……

视频里的苏璟,有些醉,脸上染着红晕,看我的眼神微醺。

看完视频,尴尬到咬手指……

19

我回国那天,苏璟来接我。

可是因为我要隔离,我们只能隔着玻璃相见。

想拥不能拥,互相红了眼眶。

苏璟示意我接电话。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他哽咽的声音:「安喜,你终于回来了。」

我冲他点了点,眼泪低落在手背,「苏璟,我好想你。」

走到玻璃前,他贴着玻璃说:「那视频里的话,你可抵赖不了了。」

我脸微微泛红:「那你得配合呀。」

互相看了一眼,红着眼眶相视一笑。

两个人隔着玻璃贴了许久。

明明隔着玻璃,却好像又感受到了彼此的体温。

仿佛许久没见,又仿佛日日相见。

「安喜,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一辈子那种......」

苏璟红着眼眶一直看着我。

「安喜,我给你放个烟花吧,全世界最美的烟花。」苏璟用手叩了叩玻璃。

我惊讶地抬起头看了看,这哪里能放烟花?

他却冲着我张开了手掌。

一张一合……

烟花在他手心里绽放开。

五颜六色,娇艳又灿烂。

我笑红了眼,泪水慢慢模糊了双眼。

这个傻瓜。

他在手心里纹了一朵璀璨的烟花……

苏璟在那边举着鲜花,张开手掌说,

「以后,我每摊开一次手掌就是给你放一次烟花。」

我猛点头,眼泪湿了口罩。

苏璟摸着玻璃,手停在我的脸颊处,眼底泛着水光 ,「来,你对着烟花许个愿,等你出来说不定就实现了呢。」

我想了想,伸出手对着他的手掌,十指贴合,

「那就希望天下有情人,相见相拥,再也不用戴口罩吧。」

(全文完)

作者署名:苏小小

备案号:YXX1j1YYMa3CaX3ZvaGu9d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