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嘴能预测未来

出自专栏《江湖庙堂与市井,都是不省油的灯》

我得了一种只能说真话的病。

老爸:「今天涨幅最大的股票是……」

我的嘴:「比拉迪。」

果然,这只股票在收盘前直接涨停。

新闻直播里报道:「鹰国在本次军事演习里将出动四艘核动力航母……」

我的嘴:「十分钟后会炸毁三艘。」

电视里,一声响亮的爆炸声响起,鹰国的三艘航母直接报废。

我爸妈惊了,连夜把我上交国家。

女儿有这本事,得报效国家!

1

我得了一种只能说真话的病,俗称嘴开光。

第一次犯病是在大一期末时候。

舍友随口问:「毛概老师划的重点有点少,也不知道还会考什么内容?」

我的嘴:「第 20 页、38 页、61 页、107 页的内容也会考。」

舍友虽然狐疑,但背了。

考完试,舍友感激涕零地要请我吃饭。

说,要不是因为我提供的那些重点,她毛概肯定挂了。

第二次是大二时候的学校文艺表演晚会。

老师:「咱们选的这个舞蹈节目太难了,在文艺表演晚会之前肯定完不成。」

我的嘴:「晚会会因为台风推迟。」

第二天,晚会就因为台风推迟了。

大家都不可思议地看我,问我嘴是在哪里开的光。

第三次是大三后半学期,学校让我们提前联系企业单位,为实习做好准备。

某不知名校花学姐来班里宣传:「来我们公司吧,包吃包住月薪过万。」

我的嘴:「她们那里涉嫌传销。」

学姐被同学们问得下不了台,走之前威胁着要打我。

没过几天,她们公司就因为涉嫌传销被警方一锅端了。

从此,我这只会说真话的嘴就在学校传开了,只不过被传成了神婆嘴。

见过这么漂酿的神婆吗?

真是!

我无奈的同时,犯病的频率也是越来越高了。

2

大三结课后,我回了家。

我很顺利地进入一家公司开始了我的实习生涯。

结果实习第一天,我就把领导得罪了。

其实我很努力地保持克制来着。

可我的这张嘴它有自己的想法,压根就不听我指挥。

为了鼓舞我们组的士气,组领导专门跟我们开了个小会。

领导前一秒激情澎湃道:「你们放心,有我带领你们,这半年销售业绩第一名一定是咱们组的。」

我的嘴后一秒:「你的个人业绩已经倒数了十个月了。」

静!

死一般的静!

办公室里除了呼吸声,没有人出声。

我知道,我的嘴又闯祸了!

可是我对天发誓,我刚才真的有使劲憋着,尽量不让我的嘴出声来着。

可实在没管住它。

领导黑着脸说散会,我绿着脸回到了自己的工位。

几个小组同事对我暗暗竖起大拇指。

「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看来你们 00 后来整顿职场不是说说而已的!」

我哭丧着脸勉强收下他们的赞扬,心想不过就在这里待半年,夹着尾巴做人应该不影响实习证明吧。

可我的这张嘴啊,它就是不能如我所愿。

得罪了领导就算了,这次直接把老板给得罪了。

老板下午请全公司的员工喝咖啡。

「大家工作辛苦了,来喝杯咖啡放松一下吧。」

老板笑着说完,周围就响起了一阵阵拍马屁的声音。

可就在这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喝咖啡算怎么放松啊,真想让我们放松就带我们好好团建一下。」

没错!

是我的嘴它自己说的!

我发四,真不关我的事。

老板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我,说等这个项目做完就带大家出去。

我拿着咖啡灰溜溜地回到座位上。

同事都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说她成为社畜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这么牛的社畜。

还说有我是他们的福气。

我欲哭无泪,有这张嘴我也是有点服气。

这张嘴我是真的管不住它啊!

3

回了家,我坐在沙发上愣神,爸爸看我心情不太美丽,过来询问我。

「馨馨,你是工作不顺利吗?怎么看着不太高兴的样子。」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老爸,你不也不太开心吗?」

老爸叹口气:「我买的股票又跌停了。」

我完全理解他的心情,身为一个老股民,在股票市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能时不时买到跌停的股票。

「也不知道明天会是哪只股票涨幅最大?」

老爸刚说完,我的嘴就说话了:「比拉迪。」

「你怎么知道?」

面对老爸的询问,我只好把我的情况告诉他,包括我这几天在公司闹的那些糗事。

爸妈听完笑得前仰后合,虽然不太相信世界上竟有这么荒诞的病,但还是听我的买进了比拉迪的股票。

果然,第二天,在股票收盘前,这只股票就涨停了。

我爸老股民的尊严一下就找回来了,把我都快夸上天了。

晚上,新闻直播里报道:「鹰国在本次军事演习里将出动四艘核动力航母……」

我的嘴:「十分钟后会炸毁三艘。」

没一会儿。

电视里一声响亮的爆炸声响起,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鹰国的三艘航母直接报废。

爸妈一脸诧异地盯着我。

「女儿,你这只会说真话的病是真的啊?」

我啃着西瓜点点头:「是啊,已经验证过很多次了,绝对童叟无欺。」

他们的亲闺女他们了解,我爸妈当然是选择相信我。

于是,我们家赶紧开了个紧急会议。

会议表示,我有这样的本事当一个打工仔太浪费,还是上交国家来的好。

于是乎,我就被爸爸引荐给了他的老同学,本市组织部的陈副部长。

4

我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冷清的环境让我不由得紧张。

软绵绵的沙发让我如坐针毡。

因为对面正有一个面相威严的长辈看着我,也就是陈副部长。

他听我爸说了我的那些事迹之后,很显然是不信的。

但看我爸说得那么真切,想着也不会拿这种事来找他寻开心,就很勉强地把我留下了。

我知道,他是想验证一下我说的是真是假。

「世界上真有这种病?」

我弱弱答道:「陈部,这句话你已经问了好几遍了。」

陈副部皱着眉头点点头没再说话,而是低头沉思去了。

很显然,我这个病对他的冲击很大。

也不怪他,是个人一开始都会是这样的状态。

「陈部,我知道我这个病很离谱,但它确实是真的。」

我打破良久的寂静,坚定说道。

陈副部长眉头紧蹙看了我一眼,站起身在办公室里踱步:「我得验证一下。」

我说:「尽管验证。」

这份自信我的嘴早就给了,要不然我爸妈也不会把我连夜上交到这里。

「我有几个兄弟姐妹?」

我的嘴:「加上夭折的总共五个,你是老二,在你前面有一个还没出生就夭折的姐姐,你的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分别是银行主任、大学教授和私企高管。」

陈副部长的眼珠子蹭地瞪大了。

想来,我的嘴说的这些信息跟他家的实际情况完全一样!

从他震惊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些信任,但还不足以让他完全信任我。

半晌,陈副部长弱弱问道:「你学过算命?」

我:「……」

陈副部长啊,你现在心里是不是在寻思,我还调查过你的家庭背景呢?

不过没关系,这么扯淡的事情一次性怎么可能证明呢。

「陈部,我生在春风里,长在国旗下,不搞封建迷信,你可以再问我一些问题验证一下。」

陈副部长抿着嘴点头。

「我大学毕业之前读过多少所学校?」

我的嘴:「小学三所,初中一所,高中两所,大学一所,参加工作后,还去一所大学进修过一年。」

完全正确!

要是我不说,陈副部长都快忘了自己小学竟然辗转过三所学校。

他诧异的目光中多了一份信任。

我的嘴正在慢慢折服他。

「我昨天晚上睡觉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是什么?」

我的嘴没有一丝犹豫:「擦眼镜,发生在晚上十点零三分二十九秒。」

陈副部长的眼睛里,信任的比重又大了一些。

如果说前两个问题还能通过调查知道的话,那这个问题肯定不行。

因为昨天晚上他睡觉前擦眼镜的这个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而且确实也是我说的这个时间。

只是没有精确到秒。

5

「陈部,你也可以问一些未来的事情,比如几分钟后……」

陈副部长惊诧得差点忘了,他的办公室还坐着一个我。

他看向我:「我接下来会收到哪份文件?」

我的嘴:「关于福安区人事部主任任命的文件。」

很明显地,陈副部长的眼睛里闪烁了一下期待。

他也不知道会是哪个文件。

为了节约时间,他又问了我几个问题。

「CCTV12 十分钟之后会播出什么新闻?」

「鹰国正在召开的会议中,确定了哪些事情?」

「我的儿子今天晚上会吃什么晚饭?」

「你爸一个小时以后在做什么?」

「……」

我的嘴都一一做了回答。

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的回答一一应验。

我人就在陈副部长的眼皮子底下待着,是不可能作弊的。

陈副部长的眼睛都亮了。

一个小时以前的不信任现在基本一点都没有了。

他现在很激动。

这么一位大佬在我面前表现得这么激动,我倒是有点不知所措了。

「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件事情没验证了。」

就是问我爸爸在做什么。

他给我爸打通电话,很自然地问他在干什么。

我爸说在买鱼竿。

然后,陈副部长对着我爸一顿夸,说他真是给国家生了个好闺女。

并说一定要把我往上推荐,有这种本事就应该获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最后两人以周末约钓鱼结束了通话。

挂了电话的陈副部长笑眯眯地看着我。

「馨馨啊,你很好!」

陈副部长只说了这几个字,然后就打电话去了。

字虽少,但感情却浓。

我知道了,我爸妈的第一步成功了。

我已经取得了革命的初步胜利。

没一会儿,敲门声响起。

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男生走了进来。

「馨馨,给你介绍一下,他叫陈翊,以后就是他带着你。」

这名叫陈翊的男生对着我微微一笑,伸出手:「新同事,欢迎你。」

我同样报以微笑:「谢谢。」

6

我正式上岗了,虽然是以实习生的名义入职的。

但好歹成为了为人民服务中的一员。

来这里可不止是我爸妈的意思,我自己更想来。

身为一名长的国企下的新青年,我发誓要为祖国奉献我的一生。

以前是这样,现在有了这个奇怪的说真话病,更是这样!

报效祖国让我快乐!

「嘿,小乔同志!」

我刚进办公室大门,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转身,陈翊笑意盈盈地看着我。

清爽的少年穿上成熟的工作服,浑身散发着局里局气的气质。

我真想给我的怨种闺蜜拍张照片。

因为她每天的口头禅就是找一个帅气且局里局气的男朋友。

陈翊恰好符合。

不过,我就是想想,现在可是工作时间,我不能摸鱼。

再者,随便拍人家也不太好。

「早啊。」

「还没吃早饭吧,我带你去咱们单位食堂。」

ennnn……

怎么说呢?

就……陈翊也太贴心了,一下子就知道我这个干饭人想要干什么了。

不行,这么优秀的男孩子我不能介绍给我那怨种闺蜜……

嗯,就这么定了!

在跟陈翊去食堂的路上,他给我详细介绍起了这里的每个地方。

7

饭后,他带着我来到我所在的办公室,跟他一间。

「还给你配警卫员啊?」

进门后我惊讶地问道。

因为门口板板正正地站着两位穿着警服的长腿兵哥哥。

陈翊摇摇头:「那是给你配的。」

!!!

我大受震惊!

我……才刚入职第一天,就配警卫员了?!

据我观察,部长办公室门口都没有啊。

我……这……

「你别有心理压力,这是部长吩咐的,一会儿你还要跟我去见一见他。」

听着他轻松的安慰声,我只能点头。

十一点的时候,我跟着陈翊来到了部长办公室。

这里的气氛要比陈副部长那里更庄严一些。

毕竟是大领导,确实威严逼人。

「小乔同志,坐。」

我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随着部长的指示坐在了沙发上。

他先是盯着我看看,然后就开始问我一些问题。

问的也是跟陈副部长差不多的问题。

虽说陈副部长已经把我的情况上报了。

但这种大领导在完全相信之前,肯定是要自己亲自验证一番的。

一个小时后,部长打消了他最后一点疑虑。

我完全取得了组织的信任。

出门前,部长特意嘱咐陈翊,一定要保证好我的安全。

被两个长腿兵哥哥保护着,再加上陈翊这个人形挂件,我当然很安全。

8

半个月时间过去了,我每天的工作基本都在摸鱼中度过。

拿着国家发的工资,享受着连部长都没有的安全待遇,我感觉十分的心虚。

我凑到陈翊办公桌前:「真的没什么事情让我做吗?我闲得心虚。」

陈翊依旧露着暖暖的笑:「还没到你出马的,你先玩会儿,有事一定叫你。」

这样的话我已经听了无数遍了。

终于,第二天,我来活儿了。

福安区的一座商业楼里,有歹徒劫持了几个人质,还给大楼的几个地方放了炸药包,情况十分危急。

现在特警已经包围了整座楼,各个方位的狙击手也已经准备就绪了。

谈判专家跟歹徒谈判失败了。

人质随时面临危险,但警方又不敢轻举妄动。

一旦激怒歹徒,人质可能随时会殒命。

我跟陈翊接到命令,立马往现场赶去。

等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大楼四周已经被警戒线围了起来,谈判专家还在跟歹徒谈判,但效果依旧不理想。

本市的总负责人此时已经着急得浑身冒汗了。

这事情要是处理不好,那他的乌纱帽也就该摘了。

看见我们来了,市负责人才算稍微松口气,毕竟上级说给他派一个很厉害的专家过来。

可看见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他愣住了。

「只有你们两个?专家呢?」

陈翊把我往前一推:「就是小乔同志。」

我努力露出一个成熟的笑容:「是我。」

然后,我很明显地看到了市负责人眼里的不信任,但眼下这种情况,他没有拒绝的余地。

我立马投入了工作当中。

两个长腿兵哥哥在不远处等着我,他们的主要职责就是护卫我的安全。

陈翊跟着过来的主要职责,也有保护我的原因,但最主要是跟我配合。

「小乔同志,歹徒把炸药包放在这所大楼哪几个位置了?」

陈翊见识过我嘴的厉害,直接问道。

我的嘴:「那是他吓唬人的,根本就没有放炸药包。」

旁边的市负责人立马惊呆。

这位小乔同志是有透视眼吗?

没有借助任何外部力量,只是对着大楼看了几眼就能知道?

这未免太过于离谱。

市负责人很显然是不信的,万一判断不准,那将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现在情况这么危急,他断然是不能放松警惕的。

「小乔专家,你是怎么得出结论的呢?」

这我倒是被问住了,可我的嘴立马替我作了回答。

「这不是有眼就行。」

额……

我的嘴它又调皮了,这话说得让人家市负责人怎么接?

我尴尬得脚指头都快抠破地壳了。

偷偷看去,市负责人正在低头摸鼻子,很显然,我这个回答完全不在他的认知范围里。

陈翊赶紧跟市负责人解释:「这个事情暂时还没法跟你解释,但相信小乔同志,绝对没错。」

陈翊除了是个组织部的小组长,还是个正经二代。

再加上他很有能力,在本市的一些大佬面前说话还是有一点分量的。

他这么说了,市负责人也没说什么,而是转头打电话去了。

没错,他打给了他的上级。

然后,他得到的回答是:务必要全力配合小乔同志,一定要相信她。

时间紧任务重,市负责人也没时间多问,只是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

他的心随着我跟陈翊的话七上八下的。

陈翊:「你能不能准确报出狙击手的位置?」

我的嘴:「能,但歹徒现在处于隐蔽状态,并不在狙击手的射击范围内。」

现在最重要的是谈判专家跟歹徒谈判,把他从隐蔽的角落里引出来。

然后我给狙击手报准确位置,一枪就能击毙。

「谈判失败了?现在应该说什么才能让歹徒放松警惕呢?」

在我们来之前,歹徒已经处于一种十分激昂的状态了。

要是现在说一句让他们不高兴的话,可能里面的人质就得死一个了。

所以市负责人跟几个谈判专家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但我的嘴知道啊。

「里面有三个歹徒,他们一个受冤坐过牢,一个刚知道上大学的名额被人顶替了,还有一个被村支书欺凌数年,他们不求钱财,只想讨要说法。」

所以刚才谈判专家们才会谈判失败。

知道了歹徒的作案动机,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方向对了,那谈判工作展开得就十分顺利了。

几个谈判专家很快就说动了歹徒。

答应只要他们愿意束手就擒,就会帮他们做主。

最后,这起劫持人质案,在没废一颗子弹的前提下,顺利结束了。

被劫持的人质也毫发无损地跟他们的亲人团聚了。

市负责人悬着的心终于完全落地了。

紧张的情绪也转变成了不好意思。

「小乔专家,你确实很厉害,刚才不好意思……」

我的嘴:「没关系,咱都是为了大家嘛。」

9

这件事后,市负责人就求贤若渴地跟上级完完整整地了解了我的事迹。

同样地,他也是大受震惊,但不忘把我要到他的手底下。

有这位小乔专家在,那警局里那些难以攻破的案子岂不是会变得十分简单吗!

上级很不愿意把我借给他,但架不住他三番五次地央求。

最后,同意我过去帮他们一段时间。

有了我的加入,警局的那些陈年旧案很快都破了。

那些逍遥法外好几年、甚至二十来年的凶手都被缉拿归案了。

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杀人案,那个人奸杀了一个女生之后,便逃到外地去了。

在警察敲响他家别墅门的时候,他正在跟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饭。

原来,他逃亡几年后,就改了姓做起了生意,现在是个身家几十亿的大老板。

正是因为有我这张说真话的嘴在,让他在有生之年得到法律的制裁,还女生家人一个公道。

短短一个月,警局里的锦旗就已经多得挂不下了。

福安区的警察局也成了百姓口中狄仁杰般的存在。

这引得别的警察局眼红不已,纷纷争着抢着要我。

可福安区的警察局就是不放人。

上级正在为这事儿头疼的时候,更上一级的文件下来了。

要把我直接要到省级警察厅去。

这下,几个区的警察局都傻眼了。

好嘛!

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顶头上司要人,哪有不给的道理啊!

福安区警察局只好把我给出去了。

一警察局的人看着我依依不舍,搞得我社恐症都要犯了。

在我坐上车要离开的前一刻,市负责人还满脸不舍地让我多回家看看。

我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把警察局当家?

我做不到啊!

于是,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的办公桌就从本市的警察局搬到了省厅。

我身边的大长腿兵哥哥也从两个变成了四个。

陈翊也一起来了。

我问他怎么也调动了?

他说这是上级的指令,他也没办法。

10

今天是我在省厅上班的第一天,我坐在我足足有三十平的办公室里发呆。

我好像是在上一种很新的班……

一个月前,我还在为实习证明发愁。

现在居然转正了,成了有编制的公务员。

这晋升速度堪比坐火箭啊!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陈翊端着杯咖啡笑着走了进来。

「小乔专家,感觉咋样?」

我刚想说两句稳重的话,我的嘴就抢先了。

「感觉很冷清。」

陈翊笑了:「确实冷清,你这间办公室堪比咱省厅主任的了,完了我给你置办点花草就不冷清了,对了,老大要见你。」

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

这一个多月以来,我已经见过太多大佬了。

一进老大办公室,就见好几个面相威严的人看向了我。

很显然,他们都在等我。

老大站起来朝着我走过来,笑着伸出手道:「小乔专家,欢迎你加入这里。」

我多少是有些受宠若惊的,在这些天的熏陶下,我还是知道老大的级别有多大的。

好在我的心理素质已经锻炼出来了。

心里有点方,但表面还是能云淡风轻的。

跟这帮大佬开了一个小时候的会后,我终于回到了我的办公室。

省公安厅抓捕一伙毒贩很久了,一直没有抓到他们的头目。

这帮毒贩太狡猾,别说是他们的老窝了,连大一点的转运点都没有找到。

厅里能用的人才都用了,可依旧没什么大的突破。

这也让这帮毒贩越来越嚣猖獗,要是再抓不到,那省厅的脸就要被丢光了。

而且,距离上面给的期限也越来越近,这让省厅上下都十分头疼。

「小乔专家,这伙毒贩的老窝在哪里?他们经常做交易的窝点有哪些?」

「他们有多少人?有多少武器?」

「窝点的地形是怎么样的?他们有几条逃跑的暗道?分别在哪里?」

「用什么样的措施抓捕最精准?」

「……」

省厅行动队队长围在我身边问个不停。

我的嘴一一给出了回答。

而且我顺带把毒贩窝点的地形图也画了出来。

包括哪里是制毒点,哪里是团伙头目的房间,哪里是他们交易的地点……

根据我提供的这些信息,行动队的抓捕行动非常顺利。

只用了一个星期,就把这帮团伙的老巢捣了。

省公安厅在全国出名了,我在省公安厅出名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我的办公室每天门庭若市。

庆功宴上,老大举杯敬我。

「小乔专家是这次行动的大功臣。」

我的嘴:「要是食堂的饭花样多点就好了。」

额……

嘴在前面跑,脑子后面追。

老大哈哈大笑:「小乔专家还真是幽默。」

第二天,食堂饭菜的种类就多了一倍,其中包括好几道我最爱吃的家乡菜。

11

在省厅待的这段时间是我最充实的一段时间。

我帮着破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案,捣毁了一个又一个的犯罪团伙。

我们省厅被各个电视台争相报道。

还因此成了厅级的全国模范单位。

全厅上下职员,每天都是精神抖擞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光荣过。

这天,省厅刚抓捕了一个大的人口贩卖团伙,中枢那边来文件了。

【关于乔馨同志调往特科的决定通知书】

没错!

我又要被要走了。

这次被要的对象是省厅。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老大苦涩的笑容都掩饰不住了。

可没办法。

官大一级压死人。

当天,中枢就派车来省厅了。

总共来了三辆。

陈翊身为我的贴身……额……男秘,跟着我一起坐上了中枢派来的车。

我俩坐在了最中间的那辆,外面看不见里面的黝黑玻璃看着格外的严肃。

我敲了敲车窗玻璃,干净利落的声音让我忍不住出声:「这玻璃还防弹?」

我的嘴立马替我回答了:「是,你的命现在值钱。」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噢……老大也这么说过。

「小乔专家,请把防弹衣穿上吧。」

一个特警给我和陈翊一人递过来一件防弹衣。

咱就是说,我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个东西呢。

沉甸甸的穿在身上格外地有安全感。

车开动了,老大依依惜别地跟我摆手告别,也说让我有空多回来看看。

难道单位一把手都喜欢说这样的话?

前后两辆里面坐的都是保护我们平安的特警,他们个个腰间都别着枪。

这阵仗,我只在电视里见过。

我跟这位交集还不算深的老大同志挥手道别。

想要表现出一点依依不舍的感觉。

可我的嘴却是没这个打算的。

直接就是一句:「没那些闲空了。」

我只能是露出了一个略带歉意的微笑。

老大的笑尬在嘴边,慢慢看着我远去。

前往机场的路上。

「小乔同志,不要紧脏,咱们也就是换个地方工作罢惹,不会有太大区别的。」

陈翊就坐在我的身边,用他那温暖且紧张的笑容,试图把我给安抚了。

但我可没觉得我需要安抚。

很明显紧张的人是他啊。

连说话都捋不直舌头了。

「都是为国家做贡献,不紧张的,倒是你,腿别抖。」

我的嘴又一次替我做出了回应。

果然,真话就是藏不住的。

陈翊对我投来了一种复杂的目光。

我能看得出来,那其中的八成含义都是欣赏……

12

到了机场。

上了专机。

只用了一个小时我就来到了京城。

这一次倒是没有什么欢迎仪式了。

我和陈翊被带到了特科秘密基地里。

在这里,我发现了好多神奇的同事。

有过目不忘的最强大脑同志。

有白发苍苍的风水大师同志。

甚至还有会变声几十种的小朋友同志。

还有……

中枢特科就是这种网罗天下奇人异士的部门。

全国的顶级特殊人才就都在这里了。

他们各有各的作用。

在中枢特科内受到了最好的保护。在需要他们出手的时候,才会派来最可靠的安保人员,带他们外出执行任务。

而只要是需要用到他们的任务,那就肯定是常人难以处理的了。

其实我也没有跟这些同事交流过。

但我就是知道了这么多。

因为这是陈翊挨个问我,我回答给他的内容。

那位白发苍苍的风水大师有些惊讶地看向了我。

「你这是……读心术?!」

我的嘴马上就给这位老先生做出了回答:

「不,我只是得了一种只会说真话的病,且无药可救!」

其他的同事们也都很是好奇地看向了我。

才知道原来上头说的那位厉害专家就是我。

但……这个超凡能力很厉害吗?

只有那位小朋友,一脸天真地来到了我的身边。

「姐姐,你来了,咱们中午能吃到海鲜吗?」

「抱歉,小朋友,我们中午确实有海鲜吃,但你是体寒上火了的,只能吃食补药粥。」

我这嘴就是这么地毫不留情。

给了小朋友一个冰冷的答案。

小朋友稚嫩的脸一僵,低头不说话了。

别的同事趁机开始问我问题:

「小乔专家,我们科研室最新的研究成果是什么呢?」

「我最新设备参数是什么?」

「咱们京城最好的龙兴之地是哪里?」

「我刚才出门开的是辆什么车?」

「……」

我一一给出了答案。

分毫不差!

硕大的地下基地瞬间没了声音。

在场的同事们个个都面色惊讶地看着我。

在他们的眼神中,我已经看到了一种叫佩服的意思了。

这哪里还是读心术啊?

这分明是毒舌预言家呀!

13

来到中枢特科的第一天,很轻松,一整天了都没人来找过我们。

我坐在办公间,给我爸妈打了个视频电话。

爸妈在看到我的那一刻,激动地眼泪都流出来了。

「馨馨你看着憔悴了一些,休息不够吗?」

「女儿你真是出息了,都去特科工作了!」

「忙不忙?累不累啊?有空了一定要多休息啊!」

「好好为咱们国家做贡献,爸妈为你骄傲!」

「……」

因为我最近跟他们的交流很少,爸妈一下子说了很多话。

最后在陈翊的敲门声中,我挂断了视频。

这里是保密单位,跟爸妈在我的办公间里打打视频还行,去了外面就不行了。

「小乔同志,咱们多会才会去执行任务啊?」

陈翊很显然也是待得有点闷了,还以为来到这里就能立马投入工作呢。

我的嘴:「五分钟后,第一个任务就要开始了。」

果然,五分钟后,一队共计十人的保镖队伍就来到了中枢特科的秘密基地之中。

很显然,他们就是为我而来的。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我的调动,我爸妈也从原先的三居房搬进了国家奖励的独栋别墅里。

他们的津贴补助直接按照高级干部发放,以后的退休金也一样。

甚至就连我的那些表弟表妹们,也都因为我直接保研保博了。

14

这一次,来找我的是水利部的大佬。

询问我,未来几年,有没有水域会泛滥之类的。

我如实作答,将未来几年水域会泛滥的,或者可能的突发事情,都告知了大佬。

很快,我的头上又多出了一个「当代大禹」的头衔了。

紧接着又是国务院文化和旅游部的领导找上了我。

他们的问题是如何未来西部哪些旅游景点,更容易享誉全世界,推动整体旅游文化事业的发展。

我的嘴:「疆省的沙漠、藏省的高原都是很罕见的特殊气候区域,比起外国的景色要美丽很多,两年后这里就会成为很多外国人趋之若鹜的地方,所以我建议在这里多邀请别国的媒体来关注我们的运动会!」

很快,文化和旅游部的大佬们在严肃套路之后,实行了我的计划。

这几年来一直不景气的第三产业,终于开始了报复性的超大幅度增长。

举办了高原奥运和沙漠奥运的疆省和藏省,也都迅速发展成闻名全球的旅游胜地。

那些在自己国家闷坏了的西方民众,成为了疆、藏的忠实粉丝。

我也头衔又新增了两个:「当代张骞」、「当代班超」!

很快,在我的嘴的建议下,积攒的大难题,都变得那么简单易解。

甚至一直跟在我身边的陈翊,都增添了「最强师爷」、「最佳男秘书」的名头。

平时闲下来,大家就会调侃我俩。

对此我都一笑而过了,身为当代新青年,我是不可能把情爱放在前面的。

我的目标一直都是为我国的不断富强作出贡献。

这天,在我回办公间的路上,陈翊突然叫住了我。

「馨馨,我有话跟你说。」

我打个哈欠:「陈秘请讲。」

他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掏出一束根上还挂着泥土的向日葵:「我喜欢你……」

经过这么久的并肩作战,我俩其实早就心意相通了。

还没来得及害羞一下,我的嘴就打破了这暧昧的气氛:

「你是偷摘的刘博士的向日葵新品种吧?」

陈翊:「……」

我鬼使神差地从这束向日葵上掰下来两颗瓜子。

「嗯,新品种确实更好吃了些!」

陈翊摸摸头笑道:「馨馨你喜欢吃的话,我多去给你偷……啊呸,掰一些回来。」

两分钟后,实验室里响起了刘博士的叫喊声。

「谁偷摘了我的向日葵!」

15

就在国内一片欣欣向荣之时。

爱搞事的鹰酱还是出手了。

驴党为了能推翻执政的象党,爆出了许多的丑闻。

一时间鹰国执政党象党成为了众矢之的。

几乎所有的主权国家都在指责它的阴损,要求它为之前的所作所为负责任。

鹰国国内也是一片骂声。

所剩无几的红州也都纷纷变蓝了。

民众们不断地抗议游行,要求执政的象党下台。

象党一时间难以反击,只能退而求其次,先寻找起了自己的盟友。

但是很可惜。

主权国家是真的没人愿意支持这么一个鼓破众人捶的政党了。

眼见着战争即将爆发,我的嘴直接建议,主动出击。

我:「福特号航母,因为象党军方的第一人已经秘密来到了战场前线,他就在福特号航母之上。」

中心内,所有人都惊讶地看向了我。

有了我的这句话,这一战就要好打太多了啊!

指挥中心马上向前线的指挥官下达了命令。

「轰!」

立刻,舰队与岸上部队通力合作,全都将武器对准了地方的福特号航母。

火力全开,目标直指象党军方第一人。

象党军方第一人是很惜命的。

他没有向除了自己心腹之外的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行踪。

他想要在前线监军,让鹰国的军队取得一次足以让国内民众逆转倾向的大胜。

这也是他们象党可以稳固住执政党位置的最佳办法。

但是很可惜,有我在,他的行踪就绝对是保密不起来的。

顷刻之间,所有火力全部轰向了福特号航母,这艘鹰国最大最先进的航母。

福特号及其周边舰队用出了所有的武器拦截装置。

但还是无济于事!

福特号上的观察舱还是被其中一发高爆火箭弹给轰炸到了。

一枚高爆火箭弹,其实并不能对排水量十一万吨的巨型核动力航母产生什么威胁。

炸过之后,航母依然完好无损。

但它爆炸的位置太要命了。

象党的军方第一人因此丧命。

鹰国象党的内部瞬间打乱。

没有了这位,象党在鹰国的军方影响力爆减。

驴党趁势而起,想要将鹰国全面翻蓝了!

与此同时,指挥中心内。

所有人都兴奋地欢呼了起来!

「老鹰国不行了,咱们统一大业不会再有人阻止了!」

「当了五十年兵,总算没有对不起前辈们啊!」

听着诸位大佬的感慨,我的内心也是格外澎湃。

 

16

几年时光匆匆而逝,就在象党即将倒下,驴党自以为能够执掌鹰国大权的时候。

一抹新鲜的红色在北美绽放了!

真正的公平和自由,只有红旗之下的民众,才能拥有。

我的嘴,再加上情报人员的努力。

资本之源鹰利坚,也终于变成了红色天堂了!

既然鹰利坚已经染红了。

那剩下的固执资本也就更是纸老虎了。

我们发扬了曾经伟大领袖的精神。

把剩余的反动资本,全都当做了纸老虎去打。

在全球民众的疯狂拥戴下。

资本的力量变得越来越脆弱。

 

18

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在我的建议下,很多药物成功突破瓶颈。

创造出了新的医药监督体系。

在药物研发不再是困难之后,

高价药也就彻底成为了过去式了。

不论什么药物,都可以由国家负担成本。

「当代李时珍」成为了我的新头衔。

在那之后,农业农村部的领导们,也光顾起了我的办公间。

伟大的平老已经离我们远去了。

但他的遗志我们还是要去实现的。

盐碱地上的水稻已经能顺利成熟了,但是平老离开之前,是希望它们也能成为高产水稻的。

我的嘴马上回应了农业农村部的工作人员。

帮他们填补上了,平老没有来得及留在人间的解法。

很快,第一茬盐碱地上的高产水稻也就顺利成熟了。

高原山地上的高产小麦也取代了产量可怜的青稞。

甚至浅海区的水稻种植也成为了可能。

最后,科技部的领导们,又成为了我办公间的常客。

他们只要有了什么科技研发中难以突破的困难。

我的预测总是给他们以最大的参考。

我们的飞船前往了太阳系之外。

我们的潜水舱潜入了海底深渊。

我们的历史探索到了大禹年间。

我们的世界通用了我们的语言。

在我嘴的帮助下,我国的科技实力率先实现了革命级别的突破。

人类的第五次科技革命开始了!

我也多了一个新的头衔——「现代科技之母」。

一个又一个的科技奖被我抱回家。

荣誉塞满了我的两面书架。

我有些发愁,因为那些奖杯我家仓库快放不下了。

紧接着,以我的名字命名的科技奖的批示也下来了。

经过各方的权威认证,这将会是全世界最权威的科技奖项!

诺某某奖项已经是过去式了。

19

这几年我没有之前那么忙碌了。

我跟陈翊的女儿马上就要大班毕业了。

搞搞科研之余,就陪陪她。

或者跟特科的同事们喝喝茶聊聊天。

我的女儿倒是没有遗传我这个只会说真话的病。

但她得了一个说反话的病。

我的嘴告诉我这是基因突变的结果。

好在,在我的悉心培养下,我的女儿从小就有大局观,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妈妈,爸爸今天的工作很顺利,咱们可以提前吃晚饭了。」

下午,陈翊就哭丧着脸回了家。

「老婆,我今天的工作很不顺利,需要你的帮助。」

好在,我有一张只会说真话的嘴。

两句话就解决了他的困境。

我对着女儿挤挤眼睛:「以后少折腾你爸。」

女儿吐吐舌头,低头吃饭去了。

我笑着摇摇头,转头对陈翊道:「咱们女儿说反话,肯定是你的基因在作祟。」

陈翊哭唧唧抱着我的胳膊:「老婆我也是没办法的。」

备案号:YXX1RZ50XXDcOZzy0ONU3BL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