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贷骗局

出自专栏《完美犯罪》

我在一段裸贷视频中看到了乖巧正在上大学的妹妹。

一个星期后,我以转校生的身份出现在了妹妹的学校。

1

我抬着尿囊素的袋子艰难的爬着楼梯。

一路上不知道收获了多少怪异目光。

终于到了四楼,我将袋子放好,站定在 413 门口。

刚想敲门,门便被打开。

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走了出来,看到我时像是愣了一下。

「你是新来的室友吗?」

「你好我叫沈如。」我点头开口打着招呼。

「我叫温甜甜。」

名字如同长相一般,只是好像不太欢迎我。

「进来吧。」温甜甜给我让开了道。

走进寝室我看着四个床位,没有一个空床位。

「我在几号床?」

「4 号。」温甜甜回应着。

「哦,那里不住人了,你把她东西收拾完扔了就行。」像是看出我所想,温甜甜开口不在意的说着。

随后便出了门。

我走到四号床前,看着上面熟悉的物品,还有妹妹最喜欢的二次元人物海报。

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最后将东西收拾好放进床底。

傍晚,温甜甜与其他两人回来时,我正在收拾着行李。

我故意将尿囊素袋子摆在显眼位置。

「哦,这是新来的室友。」

温甜甜开口,语气中能听出不情愿。

「你们好,我叫沈如。」我打着招呼。

「我叫付佳佳。」

「你好,我叫白雨。」

我将目光落在进来的两个人身上。

左边身材苗条的,画着浓妆,穿着性感的叫付佳佳。

而另一位穿着朴素的叫白雨。

我在心底暗暗盘算着,妹妹的失踪到底跟他们有没有关系。

2

几天接触下来,我发现他们虽然都是大学生但他们并不缺钱,身上穿的名牌,用的也是高档品

「沈如,你这用的是雅诗兰黛?」

抬头我看着付佳佳朝我走了过来,心虚的赶紧将化妆品藏到身后。

「是…是啊。」

我有些底气不足的回应着。

付佳佳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走到柜子前,拿出一套衣服,毫不避讳的在我面前换上。

像是故意一般,又拿出一个奢侈品名牌包跨在身上。

「今天我不回来了,帮我应付一下。」

付佳佳说完后,也不管回应,随后走了出去。

我余光看了一眼在寝室的白雨和温甜甜,两人像是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后又各自避开。

付佳佳走后,我抱着书也出了门。

校门口,我看着付佳佳上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

我刚想跟过去,身后便传来了声音。

「沈如,你去哪?」

我转身看见白雨站在我身后。

「哦,我去图书馆。」我反应过来,装作不在意的回答着。

「那一起吧,我正好也去。」白雨看着我,一眼看了许久后开口。

「我刚刚看到了佳佳坐上了一辆车,那可是豪车啊,她家可真有钱,我可真羡慕。」路上我满是羡慕的开口说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看到了白雨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嘲讽。

「别管了,她有钱是她的事情,跟你无关。」

想从白雨嘴里套出什么是不太可能的了,白雨看着好相处,但接触下来,心思却比其他人缜密许多。

3

跟随付佳佳三周,每周都是这辆黑色的商务车定时定点停在门口接付佳佳上车。

只是最近这几天,付佳佳早出晚归越来越频繁,电话也不断。

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周末

我将一条消息发送后,没过两分钟手机便传来了电话声。

「妈,你别急,需要多少。」

我蹭的一下站起来,语气焦急的开口。

「这么多钱,我会想办法的。」

我卖力的表演着,余光观察着付佳佳的表情。

果然,在听到我说完这句话,付佳佳表情出现了一丝细微的变化。

挂断电话,我看着上面上面发来的文字,眸子闪了闪。

好戏要开始了,接下来就是要等鱼上钩了。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付佳佳没有来找我,最先来的是白雨。

角落里,我拿着假货 LOGO 水杯,白雨将我拉到一边。

「你需要多少钱?」

听着白雨的话我挑了挑眉,倒是有些意外。

难不成方向错了。

但这不影响,若是白雨,只是需要更换战略罢了。

我按下心中想法开了口。

「我……我家出了事,可能需要很多钱,你知道哪里能够做兼职吗?来钱快的,我真的很需要。」我挤出了几滴眼泪,试探性的开口,看着白雨的反应。

半晌,白雨盯着我得眼睛开口「多少?」

「我母亲需要做手术,大概二十万。」

然而白雨给我的回应只是沉默。

4

一连几天,白雨似乎当做这件事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这令我更加好奇,白雨在这其中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

只是我没给我细想的机会,我再一次在裸贷视频中看到了妹妹的身影。

这段视频与上一段视频好像除了延长了几秒好像并无差别。

只有几秒也是线索。

在将视频来回看了几遍,企图能够寻找到蛛丝马迹,但我失望了。

我将手机暂停,揉了揉脑袋。

距离妹妹失踪已经过去三个半月了,我无法想象妹妹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或者说根本不敢想。

低头,当我再次拿起手机来回看了几个小时后,最终目光定格在一处细小的细节方面。

这是酒店。

我将那一小处放大。

半个小时后,我在地图上,找到了这家酒店。

只是却不在这所城市。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突破性线索。

我发送了一条消息。

5

周末,我出现在了那家酒店。

只是我没想到在这家酒店我看到了付佳佳。

我压低帽子,站在不远处看着付佳佳一身红色长裙,裙子开叉到大腿根处,胸前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这样的长相,这一身穿着站在酒店门口,无疑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想要跃跃欲试,有几位西装革履的男人上前,无一例外全部都被拒绝了回来。

没过几分钟,肥胖的身体大肚子秃顶男人朝着付佳佳走过去。

令我惊掉眼球的是,付佳佳不仅没拒绝,脸上还带着谄媚的笑意。

转身进酒店之际,那肥胖男人还在付佳佳腰上掐了一把。

我赶紧跟在后面。

进了酒店后,两人拿了一张房卡便上了楼。

我余光看到电梯上的数字。

十八楼。

「请问小姐有预定吗?」

一道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

「我看到门口这里招聘客房打扫人员,我是来应聘的。」

五分钟应聘,一分钟上岗。

想着来这的目的,我推着工具车开始一层又一层的找。

希望能够找到与视频里面一样的楼层。

但我失败了,这里的每一层装修都是一模一样的,想要找到几乎不可能。

我上了十八楼,想要看看能不能从付佳佳这里找到蛛丝马迹。

意外的是,十八楼与之前的楼层无论是装修风格还是其他都不一样。

虽然不一样,但房间一样的多,并且都是总统套房。

我只知道付佳佳上了十八楼,却不知道她在哪间房间。

「哪里来的打扫工,这么不懂规矩。」

抬头一位年纪五十岁左右的大妈站在我面前。

「我是新来的客房打扫。」我不急不慢的开口回应着。

「清洁工这么不懂规矩,你知道不知道只有等客人走后,安排你,你才能够上来打扫,这些没人和你说吗?况且十八楼都是 vip 套房,用的都是有经验的人,你一个新来的小姑娘上来干什么?」

说到这,大妈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半晌后略带嘲讽的开口:

「该不会是想要攀高枝吧。」

听到这话,我装出一副被戳破心思的窘态,低下了头。

「快下去,等什么呢。」

听到催促,我转身走向电梯。

只是还没走到电梯口,经过 18363 门口时,我撞上了付佳佳。

她刚走出来,正在整理衣服,我向付佳佳身后看过去。

凌乱的大床上,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付佳佳在看到我时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佳佳?你怎么在这?」

没等付佳佳开口,我先开了口,装出一副震惊的模样。

付佳佳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我一眼。

随后眸子里闪过一丝了然,像是看穿了一样,鄙夷般的开口:

「来做清洁工啊,能赚几个钱。」

付佳佳一副高傲模样说出的话让我觉得刺耳。

出卖身体换来的钱就干净吗?

「佳佳这是?介绍一下。」

没等我开口,房间里面的肥胖男人系着扣子走了出来。

和付佳佳说话,眼睛却色眯眯的打量着我。

我一阵反胃。

「黄哥,你知道的,我同学。」

见男人走出来,付佳佳那张脸立马换了一副模样娇滴滴的开口。

那声音甜得发腻。

「哦,同学啊,最近可是没有,记得办事啊。」

我看见男人拍了拍付佳佳的手,使了一个眼色。

随后离开。

「沈如,我这有一个能够赚钱的,你要不要来。」

就在我刚要进房间打扫时,侧身之际付佳佳的话落入了我耳中。

我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终于上钩了。

「这种方式吗?不需要。」

我目光直视付佳佳,我知道她在试探我。

在付佳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拯救不了她。

既然她选择同流合污,那我就获得她的信任。

果然下一刻付佳佳笑了。

「沈如,你有选择吗?你不是缺钱吗? 你还有其他办法吗?」

是啊,没有。

但线还要再放一放,大鱼才会上钩。

顾虑打消的也会快。

几秒钟后,一道电话铃声打破了安静。

我接起电话。

故意将音量放大。

「怎么了?妈,你慢慢说。」我语气带着焦急。

「好,我知道,你别担心。」

挂断电话,付佳佳再次出声。

「怎么样,我这个提议不错吧」

我目光微微一动,脸上露出一副心动又为难的模样。

「沈如,你好好考虑一下,况且我还有一个不用出卖身体的。」

看着付佳佳步步诱哄的模样,我勾唇,最后咬牙开口。

「我答应你,只要不出卖身体都行。」

听到我说这话,付佳佳脸上露出一副笑容。

付佳佳给我买了很多衣服,化妆品,首饰。

傍晚,我和付佳佳一同回到了寝室时。

一道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我知道那是白雨的目光。

果然,在我出来上厕所时,白雨将我拦在走廊内。

「你今天出去干什么了?」白雨说这句话时模样变得严肃又凝重。

「没……没,就去做兼职了。」

我开口,虚假的谎言加上拙劣的演技,自然骗不过白雨。

当然,我并不想骗过她。

只是白雨给我的反应却如同上一次一样,不再逼问,沉默的走开。

而这一周过得也快。

转眼到了周末。

付佳佳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在这个地方等我。

我看着她给我发过来的地址,坐上了车。

半个小时后,我来到了咖啡厅。

只是,我见到的却不是付佳佳,是温甜甜。

桌子旁坐在椅子上的温甜甜摆弄着指甲,我摸了摸手腕上的手表,随后走了过去。

「甜甜,你怎么在这?你有看到佳佳吗?」

我有些惊讶的开口。

「坐这吧,付佳佳都跟我说了,我来接你。」

说这话时温甜甜连头都没抬,只顾摆弄着手上的指甲。

「可是……」

我有些欲言又止。

「你不是缺钱吗?哪来的那么可是。」

温甜甜这才抬头看了我一眼,语气中有些不耐烦。

「走吧,那边还等着呢。」

说完温甜甜站起身往外走。

我跟在身后。

温甜甜上了黑色的商务车,与之前付佳佳的是同一辆。

包括下来的男人,只是却与之前对付佳佳的态度不同,这个男人对温甜甜的态度称得上毕恭毕敬。

看着下车的男人朝我走过来。

我往后退了半步,见状,温甜甜开了口。

「还愣着干什么啊,上车。」

「我……这车是接我们的吗?」我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也许是我这副没见过大世面的样子,让温甜甜的心里得到了满足,温甜甜笑着开口。

「别搜了,她这副土包子模样还用搜什么,再说她是自愿的,赶紧上车。」

看着转身回主驾驶的男人,我低下头勾了勾唇。

坐上车不久后,温甜甜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对面说了什么我并不知道,但温甜甜看上去是很高兴的模样。

时不时的目光放在我身上打量着。

四十五分钟后,车子稳稳地停了下来。

透过车镜,外面天色近黑。

我跟着温甜甜下了车。

温甜甜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一样,一路上畅通无阻的到了五楼。

最终停留在一处金色门前。

「行了,她会告诉你怎么做的,我走了。」

说完温甜甜踩着高跟鞋离开。

温甜甜走后,从门里出来了一位中年女人画着浓妆。

「跟我进来吧。」

跟着女人走了进去后,我被里面的场景震惊到了。

十几个女孩,赤身裸体的在换衣服,以此同时旁边还站着两个男人。

然而他们却毫不在意。

「别看了,跟我过来。」

听到催促,我收回视线。

跟着中年女人走到后面,随后递给我一个蓝色的牌子。

「你跟他们一样叫我玲姐就行,干好了以后钱少不了。」

我低下头,不动声色的转了转手腕上的手表。

「露露过来。」

抬头,一个女人站在我旁边,很好看,即使化了浓妆也能够看出来年龄不大,应该还是学生。

「以后你带她。」说完中年女人离开。

「刚做。」虽然是问话,但语气却是笃定。

我点了点头。

「别想了,好好赚钱尽快离开吧。」

又安慰了我几句,她拿出一套衣服让我换上。

「旁边有换衣间,我们都习惯了。」

似乎看着我心中所想,她开了口。

换好衣服后,我跟着露露来到了一间包厢口走了进去。

她跟我说,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卖酒。

酒卖的越多,钱就越多。

6

接连两周,每周都有车来定时接我,只是我依旧没有找到妹妹的踪迹。

直到我站在门口听到玲姐与露露的对话,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再给我几天时间行吗?」这是露露的声音。

我侧了侧身站在门口。

转动了一下手表。

「金哥说了,给你的时间够多了,但你现在根本还不上钱,听我的,拿着这张卡,很快你就可以还上了。」

门内玲姐劝着露露。

「我知道玲姐,可是我不想,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多卖酒,一定可以还上。」

「哼,你自己考虑清楚,再给你一天时间,还不上你就等着你的照片满天飞吧。」

我往后退了几步,装出一副刚到的样子。

「玲姐。」我笑着打着招呼。

「落落啊。」落落是我在这里的名字。

「这几天干得不错。」

听到夸奖,我勾唇,那当然,不枉费我找人花了钱。

「玲姐……我欠的钱有点多,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多赚点钱。」演戏我最擅长了。

「哎呦,这最缺你这种开窍的人。」

看着玲姐眉开眼笑的模样我就知道计划成功了一大半。

「我跟你说啊,有个地方赚的钱可多了呢。」玲姐拉着我走到一边。

她的注意力都在她那张嘴上,卖力的跟我说着赚多少钱。

我不动声色的转动了一下手表。

听完玲姐的话,我一双眼睛满是心动。

「真的吗玲姐,太好了,这样我欠的钱就有望了,谢谢你玲姐。」我故作感激的样子开口。

「要是露露那丫头像你一样开窍就好了,她那个榆木脑袋。」

听着玲姐的抱怨,我勾了勾唇。

「玲姐,我帮你劝一劝吧。」

「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玲姐高兴的拍了拍大腿。

「玲姐,我要是劝好了可得有奖励啊。」我眼底划过一抹算计。

「当然。」玲姐一口答应。

得到回应,我朝着那扇门走过去。

露露看我走进来擦了擦眼泪。

今天倒是没有化妆,这副素颜的模样倒是跟大学生不差分毫。

若是没有这一切,她应该在快快乐乐的上大学吧。

「落落,我……」

「你欠了很多钱吗?」我缓缓问出声。

没想到露露接下来的话让我吃了一惊。

「五千块。」

「五千块?」我惊呼出声。

「只是最开始的五千块,到现在已经欠了三十多万。」露露擦了擦眼泪继续说着。

「我以为我努努力多卖卖酒总有一天终会还上的,可是,它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到现在我要拿着这张卡去靠身体卖钱才能还上。」

从露露口中我了解到,这里面的女孩大多数都是大学生,像露露家庭贫困的,像付佳佳有爱慕虚荣的,每一种都有,但却无一例外,都是被骗进来的。

从最开始只是裸贷,裸贷还不上开始循环贷,最后靠卖酒,再到陪睡,一环扣一环,一步又一步被逼着往前走,所有的一切像是精心设计好的,一旦走上无法回头。

「落落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想走上这条路,可是只要我还不上钱,他们就会把我照片发到我亲人同学的手机里面,会贴到我们学校上,到那时,我不敢想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看着露露痛苦的样子,我微微攥紧手指,眸子里闪过不忍。

是啊,这样的打击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他们不得不去做。

我妹妹呢,她现在正在遭受什么样的痛苦,我不敢想象。

除此之外,我不相信她是为了钱而裸贷,所以我要弄清楚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露露,或许你有另一种选择。」我看着露露一字一句的开口。

7

玲姐在得知了我成功劝了露露后,脸上的喜色顿时浮现出来。

我勾了勾唇,计划终于要开始了。

只是我没想到进展远比我计划的要快。

周末的傍晚玲姐叫住了我。

「玲姐,怎么了?」我看着喜笑颜开站在我面前的玲姐问出声。

「落落啊,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听到这话,我眸子闪了闪,而后试探性的开口。

「玲姐,有钱吗?」

「你这丫头,有钱,你只要做好了就有钱。」

显然,这话成功的打消了玲姐的顾虑,也让玲姐脸上喜色更甚。

8

我跟着玲姐坐上车。

车子开了很远。

「玲姐这是要去哪啊?」我好奇的开口。

「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没有再问,目光看向窗外。

两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处郊外。

一处很偏僻的郊外。

我看了一眼四周,手指摸了摸空荡荡的手腕,

「玲姐,这是?」

「放心吧,绝对是好事,你这丫头的脑袋可比她们聪明多了,事成了给你这个数。」

我看着玲姐比划着的数字,脸上顿时露出笑容。

穿过林子,玲姐停了下来,我抬头看着面前的豪华别墅。

随后跟着玲姐进入了别墅。

一进门,玲姐便拽住我的手往前走。

抬头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

「金哥,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丫头。」

听到玲姐的话,我才知道原来他就是金哥,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很快就能够见到妹妹了。

我敛下眸子,遮住了眼中的思绪。

而此时,身上有一道目光在打量着。

「阿玲啊,这就是你跟我夸的人。」

「玲姐说跟着金哥能够赚大钱。」我抬起头,开了口。

似乎是被我的话取悦,沙发上的金哥笑了起来。

「哈哈哈,果然是个好苗子。」

「金哥,我寻思让她来劝一劝那个丫头,那丫头苦头吃的够多了,还没松口,我带她来劝一劝说不定就开窍了。」见状,旁边的玲姐像是邀功一般开了口。

有玲姐在一旁助攻,倒是不用我多说。

「行,劝好了,好处少不了。」称作金哥的人一挥手,玲姐便眉开眼笑的带着我往里面走。

我与玲姐来到了一处地下室,只是当我见到地下室里面被锁着的人时,我整个人都止不住的颤抖。

是妹妹。

整个人头发乱糟糟的披散着,衣服堪堪能遮住身体,手脚被链子被锁住。

「落落啊,可得帮我好好劝一劝这个丫头,这丫头可真是太倔了,你要是劝好了以后好处少不了你的。」

玲姐的话在我耳边回荡,我攥紧手指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

只是身体却像是不听使唤一般,止不住的颤抖。

「落落?」

「知道了,玲姐,我会的。」

我强迫自己定下心来,让自己语气尽量变得平静。

「好,落落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玲姐走了出去,我往前走了一步。

地上的人却忍不住蜷缩着后退。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蹲下来开口「别怕。」

只是这话似乎没起作用。

心脏处隐隐作痛。

我抬眸看了看四周,不远处的摄像头很明显。

我凑近,在耳边开口。

终于,地上的人眼里堪堪有了一点神色。

抬头看着我。

似乎是心有灵犀一般,我们都没说话。

临走时,我侧了侧身,用口型开口。

我知道她看得懂。

8

下了楼,金哥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看着我。

从楼梯口到客厅沙发处,仅仅只有几步,我却觉得异常艰难。

攥紧拳头的手,握紧又放开,放开又握紧,重复了几次,走到他面前时,我深吸一口气。

脸上硬是扯出一丝笑意。

「金哥,那丫头确实有点难弄。」

听到我说话,金哥弹了弹烟灰。

「所以你也没有办法?」

「有。」我勾了勾唇。

「我不仅能够让她听话,还能让那些不愿意的人也听话,让金哥赚大钱。」

「说来听听。」果然,金哥对我说的话眼神一亮,顿时来了兴趣。

「金哥你想想,他们是因为缺钱才借钱的,这行赚钱,他们不做这行,无疑就是心里上的坎过不去,心里的坎过去了,到最后也就那么回事。」

金哥听完我的话点了点头。

「所以,金哥你得让他们见识到赚钱,赚多钱,这样他们才能够自愿做。」演戏忽悠人我可是最擅长的。

我将自己的话编了一圈又一圈。

一个小时后,地下室的妹妹被接出来,住上了楼上的房间。

为了让金哥相信,我上了楼。

楼上,我看着妹妹那张脸上总算有了表情。

我只能小心谨慎,装作劝导一般开口劝着。

临走时,妹妹拉住我用口型开了口。

我相信你。

四个字。

我攥了攥手指,掩饰住眼中的思绪,我不能将一切和盘托出,但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

一下楼,金哥看见我时脸上带着笑意。

「落落,你还真是跟别人不一样,下周你来,金哥这还有一批人,你再帮我劝一劝。」

「好啊。」我笑着一口应下。

眼底却没半分笑意,没有下周了,下周你们这帮人渣都会获得应有的惩罚。

金哥给了我五万块。

比原定的三万还多了两万。

7

回到学校,寝室内只有白雨一个人。

对于白雨我更多的是警惕。

付佳佳与温甜甜已经弄清楚了,他们在这其中一定脱不了干系。

那白雨呢,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到底是另有所图还是只是单纯的大学生呢。

比起后者,我更倾向于前者。

只是白雨除了我回来时有些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在接下来的一周并没有任何举动。

就在我以为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交集,而我的所有计划在这周可以启动时。

白雨叫住了我。

「沈如。」

「怎么了白雨?」我转过身。

「你……要去哪里?」

「去……做兼职。」我停顿了一下,说出后半句。

「……没事了。」白雨欲言又止后摇了摇头。

我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白雨,却也没有放在心上。

我摸了摸手腕上的手表,如果计划顺利的话今晚一切就都结束了。

只是……傍晚,付佳佳却给我打来电话。

「沈如,今晚不去了,白雨要请我们吃饭。」

听到付佳佳的话我心里咯噔一声。

吃饭?

白雨请付佳佳与温甜甜吃饭?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后开口。

「在哪里?」

「什么?白雨没有请你吗?」电话那边,付佳佳的语气中有一丝得意。

「没有,你们在哪里?」

付佳佳给我发来了地址。

我低头看了看手表,还有两个小时计划实施,偏偏白雨这里出了差错。

温甜甜与付佳佳,要不是他们在其中做局,我妹妹根本不会被骗过去,我希望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沉默半晌,我做出了一个决定,低头发送了一条消息。

半个小时后,我出现在了那家餐厅,很奢华,但地理位置有些偏,。

见到我到来白雨脸上带着惊讶,一闪而过,我却没有错过。

「坐吧。」白雨开了口。

我坐在餐桌旁,而旁边付佳佳与温甜甜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我在等,也在猜,白雨做这一切的目的。

而几分钟后,这一切仿佛是在正常不过的吃饭。

直到我醒过来,出现在一间房间里面,手脚被绑上,而白雨手里拿着刀,我才知道白雨要做什么。

我看着白雨朝着温甜甜走过去,温甜甜的手脚都被绑上,在看到白雨走过来,忍不住的后退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心中一紧,出了声「白雨!」

「沈如,我不会伤害你,这一切跟你没有关系,一会做完一切后我会放你走。」

白雨似乎是在以为我在害怕,开了口。

我看着白雨拿着刀比划着。

「白雨,我收集了证据,她们的犯罪过程,录音以及录像我已经交给了警方,自会有法律处理他们的。」我急切的开了口。

似乎是没有想到我说的话,白雨脸上带着震惊。

而一旁的付佳佳与温甜甜脸上也同样带着震惊。

「白雨,人不是只有一条选择。」我继续出声。

话落,手机亮了起来。

成功了,三个字同时映入我和白雨眼中。

我平静的开口。

「白雨,他们太脏了,因为她们不值得。」

漫长的十几分钟,空气很安静。

刀子应声落地。

我身上的绳子被解开。

一切都结束了……

9

最终

以裸贷为首的集团被一网打尽,至于他们的下场法律自会公正判决。

善与恶,是与非,都是自己选择的。

10

我叫贝落,是职业打裸人,三个月前我妹妹失踪了,我报了警,而后我又在裸贷视频中看到了自己妹妹。

这个犯罪团伙警方早就已经盯上,只是苦于没有证据。

作为职业打裸人,我应该去拯救那些陷入迷途的人,成为她们光明的指引人。

与此同时为了救出妹妹,我有了新身份。

12

白雨受了伤,住了院。

那一刀是替我挨的,温甜甜解开了绳子,情绪激动疯了似的捡起地上的刀朝我冲了过来。

后来我才知道,金哥与温甜甜同样姓温,是温甜甜的父亲。

一个星期后,白雨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办理了出院手续后,我与白雨告别。

临走时白雨叫住了我。

「沈如。」

我转过身,白雨看着我开了口。

「谢谢你。」

「你很勇敢。」声音顿了顿,我说「我叫贝落。」

「其实也没那么勇敢」白雨的声音有一丝颤意。

「你不好奇吗?」

听到这话,我摇了摇头开口。

「出发点与目的不重要,没有做错事就好。」

「贝落,」

白雨停顿了一下,我静静的等待着。

半晌,白雨声音再次落进我的耳朵里。

「跟我去一个地方好吗?」

我点头。

11

我跟着白雨来到了一处墓碑前。

而上面的的照片与白雨一模一样,就连名字也是白雨。

我惊讶的看了白雨一眼。

「其实我不叫白雨,我叫白娜,墓碑上的是我的双胞胎姐姐。」

「我们姐妹俩相依为命,只是我天性爱玩,不好好学习,姐姐省吃俭用,让我做一切我想做的事情,直到有天那间出租屋内,我姐姐她在卧室里自杀了,我从她的笔记本上得知了这一切,你知道天塌下来是什么感觉吗?」

听到白雨的话,我开了口。

「白雨,那间寝室,我住的那张床是我妹妹贝薇的,我们的父母在一场意外中去世,而我的妹妹失踪了,而我在裸贷视频中见到了妹妹,所以我出现在了学校,我见到我妹妹时她整个人精神状态很不好,被人用铁链锁着,我甚至都认不出来她了。」我闭了闭眼,声音有些颤抖,那一幕挥之不去。

「贝落,你与我见过的人都不同,你是坚持心中正义的,即使遇到突发事情也能冷静的处理,而我……我跟你不一样,我计划了所有,我那天的计划是要……」

「白雨,最终的选择才是最重要的。」我打断她的话。

「可他们都不得好死,他们都不配活着……」白娜情绪激动的开口。

「我姐姐到死都在为我考虑,可我……」

白娜缓缓蹲下痛苦的抱着头。

「他们做的那些事自有法律会惩罚他们,不要脏了你自己,你做的已经够好了。」

我临走时我听到了。

「贝落谢谢你。」

12

我叫贝薇。

几个月前,我不小心划破了温甜甜的包。

温甜甜告诉我,这是她最喜欢的包。

当温甜甜告诉我价格时,我整个人怔住在原地。

我没想到一个包竟然要十几万。

我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我和温甜甜说会给她打一张欠条,一定会努力做兼职还上的。

温甜甜告诉我,这款包是限量版售完就没了,她好不容易抢到的。

不过她有一个朋友,手里还剩下最后一个,要是现在有钱可以直接拿。

我拿不出来那么多钱。

温甜甜说给我两天时间,若是还不上钱,她要把这件事告到学校,说我故意损坏她的物品,一旦学校知道会有很严重的后果,学业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这样的时间我根本凑不出这么多钱。

直到付佳佳找到我,她说她有办法可以帮我。

我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付佳佳跟我说可以裸贷,很安全,并且可以慢慢还。

我犹豫了。

但眼看时间一点点到,加上温甜甜的催促。

我同意了。

付佳佳再三跟我保证很安全。

我看着付佳佳的样子我相信了。

如果不是那天我听到付佳佳与温甜甜的对话,我还会一直信任付佳佳。

裸贷以后,我发现那笔钱像一个无底洞一般,根本还不上。

催债的人不停的打电话,威胁我,如果不还钱我的裸照会贴满学校。

我害怕的求助付佳佳,付佳佳跟我说只要拿着这张房卡去酒店,能换来一大笔钱。

我摇头,我不知道那张房卡意味着什么,但却有些恐惧。

付佳佳安慰我说她会和我一起去,不用害怕。

有付佳佳陪伴,我安心了很多。

可我不知道,狼群在等着我。

周末晚上,我跟着付佳佳做了很久的车,到了酒店。

刚到房间门口,付佳佳说她有事,让我先进去。

说完便离开了。

我看着手中的房卡久久没动,最终去找了付佳佳。

刚走到拐角处,耳边便落入了付佳佳的声音。

付佳佳口中叫着温甜甜的名字,嘴里说着他们设计的一切,在嘲笑我蠢,嘲笑我笨,连假包都看不出来。

就连假包上面的坏的口子,也是他们事先弄上去的,目的就是来骗我裸贷卖身,给他们赚钱,直到付佳佳电话挂断,我知道了全部的真相。

我想要逃走,却被身后出来的付佳佳发现。

付佳佳距离我确有一段距离,我跑着,想要出去报警。

只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在我的前面还有两个男人堵住了我。

我看看付佳佳一步步朝我走来,仿佛在嘲笑着我的自不量力。

我的嘴被强迫掰开,我不知道付佳佳让人给我灌了什么,只觉得脑袋很晕很晕。

再次醒来时,我被囚禁在那间漆黑的房间里,手脚都被锁住。

来给我送饭的是一个女人,她说只要我乖乖听话就放开我。

我不肯,似乎是我这话惹怒了她,她带进来两个男人教我听话。

从那以后,我开始每天承受着折磨,我觉得自己要疯了,坚持不下去了。

直到,我看到了姐姐,最初我以为是幻觉,直到真真切切的声音落入我耳中时,我知道我的救赎来了。

13

「贝小姐,能采访一下你吗?有没有什么话要说一下?」

我希望所有的女孩都不要去触碰裸贷,裸贷对于你们来说是最后一步,但对于犯罪分子来说仅仅只是第一步,往后的每一步,都是圈套,步步是深渊,像沼泽一般,一旦陷进想要全身而退很难,希望你们永远都不要去触碰。

 

备案号:YXX1PZeNpjzCJNAKEe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