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易,男寝卖艺

出自专栏《等你下课,等你长大》

我刷到了男寝变装视频:高大男生肩上坐着一个长腿娇小的男生,文案是「生活不易,男寝卖艺」。

家人们,磕到了磕到了!!!

我打开评论就噼里啪啦地打字:「有人澄清吗?没有人澄清,我就开始造谣了。」

还没有发出去,我忽然看见了作者的置顶评论:「下面的帅哥是@泛彼柏舟」

我脸瞬间绿了。

踏马,他艾特的是我男朋友!

1.

最近很流行男寝变装视频,我刚好还刷到了一个我们学校的男寝视频。

站着的男子身材高大,宽肩窄臀,一举一动都富有力量感。

坐在肩膀上的男生,腿又细又长,我死了三天都没有他那么白。

这搭配一看就是彩虹圈的猛 1 和娇 0!

我内心尖叫,疯狂地打字:「有人澄清吗?没有澄清,我就开始造谣了。」

我忽然看见了作者的置顶评论:「下面的帅哥是@泛彼柏舟」

好巧哦,我的名字是在彼中禾,和这个帅哥刚好是情侣名。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我连忙点开这个帅哥的主页,那里赫然写着互相关注。

我脸瞬间绿了,这他妈艾特的是我男朋友!

难怪,我感觉这帅哥身材很眼熟。

2.

「你们男寝玩得还挺花。」

我把视频发给了男朋友,他给我回了个:「?」

跟姐装高冷是吧?

我也给他回了个:「。」

下一秒他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你在哪儿呢?」

我给他报了地址后就挂了电话。

又继续翻起了评论,有一个上万的赞被顶到了顶楼。

「好家伙,不否认是吧?那猛 1 和小 0 我祝你们锁死,钥匙我吞了。」

救命!这看见别人磕自己男朋友 x 别人的 CP 多多少少有点儿奇怪。

视频底下还有千千万万的评论,我等着男朋友过来澄清下,装彩虹博取眼球不得行。

眼前坐下一个人,他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太子妃,等着我给你喂饭呢。」

我瞪了眼他,接过饭盘,一看全是我喜欢的菜,好吧原谅他拍我头了。

「当时寝室只有我和元子,他要拍这个视频就找了我。」见我张嘴显然要开口,他连忙说,「我当时问了信息问你,你可是说行的。」

我狐疑地瞅了眼他,然后开始找我们的聊天记录,的确有这码事。

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好吧,当时我好像在打王者,没仔细地看就同意了。

想到这里,我稍显心虚地咳了咳,转移话题:「元子腿真的有那么白吗?」

男朋友:「……」

我也无语,我这问的是什么问题啊!!

我和男朋友深情(划掉)地对视了几秒,他突然说道:「白斩鸡不好看。」

我「哦」了一声,低头开始吃饭。

刚塞没几口,我扑「的」一下笑出声,口中的菜差点儿喷到男朋友衣服上。

「哈哈哈哈哈,我就问问你还吃别人的醋!评论下好多说你和他是一对儿,我都还没有说什么呢。」

男朋友擦着桌子的手一顿,脸直接黑了。

「我和他一对儿?这些人在胡说八道的。」

他嫌弃地皱起眉,连忙打开手机在视频下评论。

我凑过去看,他不仅在置顶下评论了,还自己单独地发了一条。

3.

「泛彼柏舟:已有女友,视频拍摄仅兄弟关系。」

我偷笑说他小醋坛子。

他直接把鸡腿塞我嘴里,我反手就是把我自己盘里的鸡腿追着他嘴塞。

「你给我吃,你瞧你个细狗!」

说起这个我就气,这个狗男人身高一米九,腿又细又长。

不是骨感的细,而是那种充满力量,感觉一脚就能把我踹飞,活动之间你还能看见他腿上结实的肌肉。

但这也不妨碍我嘴硬地喊他细狗:)

男朋友握住我的手,凑到我耳边:「你很懂?教教我。」

嗓音低沉,我脸「噌」的一下就红了,白了他一眼,「想得美。」

手机响了几声,是元子发来的信息。

「舟哥,是不是中禾学姐看见视频生气了?」

「我要不要和学姐解释一下呀?」

我怎么感觉这人说的话这么怪呢?

什么叫作我生气了?

我故意装出一副我生气了的模样,男朋友瞥了眼我轻笑了一声,低头回复。

「她脾气好,是我怕她误会。」

我悄悄地偷看,刚想笑,他看过来我马上又绷住脸。

「学姐还偷看我呢?侵犯隐私权哦!」

他故意压低声音在我面前说话,我有点儿羞涩,还嘴硬:「看了又怎么样?有本事,你告我呀。」

男朋友搂过我的腰。

「不告你,我只是单纯地想看回来。」

4.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结果我又刷到了一个我们学校的视频。

阳光打在男生秀气的脸,落下了一片片阴影,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视频的左下角还露出一只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我一眼就看出这只手的主人是我男朋友,再看一眼作者:元子。

翻评论果然都是夸作者和这只手好看。

往下看,还有人评论说这绝对是作者老公的手,磕死了。

最主要的是作者还回复了这个评论一个羞涩的表情。

看得我眼皮一跳,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幸好还有看过他上个视频的观众认出了这手,评论说这只手的主人已经有女朋友了,别乱磕。

这条评论很快地就被冲了下去。

我直接开始翻他的视频,一直看到了历史最前的视频。

文案是「难求#0#」

我顿时有了危机感,这兄弟还真的是个 0。

不,应该叫姐妹了。

该说不说,这姐妹挺有眼光的,看上了我男朋友。

可是,他最不该的就是试图勾搭别人的男朋友,而且掰弯直男,天打雷劈。

他的意图又挺隐蔽的,我一时之间抓不住他的狐狸尾巴。

5.

我真想大吼一声,这年头谈恋爱真累,不仅要防女,还得防男。

恋爱警惕准则应该加一条:防火防盗防小三,闺蜜兄弟都得拦。

我给闺蜜说了这件事,闺蜜马上就回复我了。

「卧槽,你这日子过得真狗血呀,兄弟成情敌,666!」

我无奈了,什么兄弟,又不是我的兄弟!

「要不是看他之前视频,我可能还察觉不到呢。」

男朋友和我都比较喜欢二人世界,所以我们和彼此的的寝友一起出去搭伙玩,频率很少。

更何况这个元子还是今年刚转进他们寝的新生,碰面就更少了。

「666 啊,高级茶,这社会绿茶原来不限男女啊。来,小禾子,回寝咱们细谈下!」

6.

晚上和男朋友视频,他破天荒地戴了个眼镜,金丝框架在高挺的鼻子上。

我对着屏幕对面的脸咽了咽口水,这张脸我真的是爱死了。

低声冲我笑的时候就像个狼狗,现在这浓浓的禁欲风,我恨不得上去把他衬衫上的扣子一个个地扣上,再一个个地解开。

「在干吗呢?」

我清了清嗓子,不自觉地夹着声音说话。

他笑了,有种衣冠禽兽的感觉。

「姐姐,我在写政协提案。」

低音炮喊我姐姐,我心中的小鹿都要撞开花了。

啊啊啊!阿伟死了!

这狗男人又故意学我夹子音,虽然我很满意,但是也不能让他得意。

「好啊,你参加活动不带我组队,」我伸出手指装作用力地戳了戳屏幕,「虽然我也参加了。」

「哪能不带你啊?姐姐可是掌管着我经济大权的女人。」

我撑着下巴十分愉悦,他之前就给了我一张亲情卡,无限额的。

我们要是闹脾气了,我就把他卡里的钱全部转走,让他喝西北风去。

当然啦,每次这个时候他就会用我给他的亲情卡,成功让地我享受一把包养男大学生的快乐。

7.

「V 我 50 元,我帮你看下你的提案。」我眯着眼睛,享受着眼前的盛世美颜,「我还是给你打了学生价的,很实惠。」

我一脸「良心商人,在线亏本」的模样,他居然还跟我砍价。

「9.9 元行不行?拼夕夕都是 9.9 元包邮。」

好机会,别人砍价都是对半砍,他砍价是直接把人成本对半削。

我佯装不乐意:「小伙子,你这样不道德啊——」

「啊」字还没有说出口,他身体靠前,放低声量:「V 我 50 元给你看看腹肌。」

我瞬间精神了。

「这样呗,我免费帮你看提案,你给我看……」我左顾右盼,看见身边没有寝友,也学着他身体靠前悄悄地说:「咳咳,拒绝不好交易,从你我做起!」

一本正经的我。

他忍俊不禁:「对,先把你口水擦一下,我们要洁身自好。」

我理直气壮地说:「我平时就那么点儿爱好,沾点颜色也没关系,我们是清白的。」

他笑着点了点头,显然是同意了我的说法。

我先把我的提案发了过去,这次的活动是全国举办的大学生活动,不允许跨班组队,因此我和男朋友只能分开弄。

我们一向都会做完后互相评价对方的作品,然后再进行修改。

这也避免不了一些言语尖锐的情况,比如现在。

「你们组这里语句重复啰嗦,这里主观色彩太浓了……」他嘴不停地动,说了一堆提案的问题。

我认真地听着,都一一地记了下来。

等他说完了,我面色真挚地问:「说完了吗?」

他点了点头。

那接下来就轮到我发挥了!

我仔细地看了他的提案:「你们这段写得牛头不对马嘴,这里的『我认为』这三个字是不是有点儿搞笑啊?还有口语化用词也得改。」

我小嘴「巴拉巴拉」地讲了一堆,他认同地点了点头。

这种情况并不可怕,我和男朋友都是对待问题很严肃、认真的那种人,所以大多数时候都不会在意对方评价不讲情面。

再说了,反正他讲我我同样也会讲回去,评价直接客观,反而能促进我们彼此的进步。

8.

「学姐,晚上好!」

我修改提案的手一顿,看向屏幕。

男生一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他和男朋友靠着很近,和我打着招呼。

男朋友打字的手停下来,直接推开了他的脑袋:「水都要溅到我身上了,离我远点儿擦。」

我能听出男朋友是在和他开玩笑。

「唐兴元,我们都叫他元子。」

见男朋友介绍,元子腼腆地笑了笑:「学姐,我们学院宿舍不够,所以这个学期我就被安排到舟哥这个宿舍了,谢谢舟哥和学姐的关照。」

我礼貌地回他:「也谢谢你对柏舟的照顾。」

柏舟是我男朋友的名字,全名是李柏舟,我通常都会喊他「柏柏」,或者干脆喊「男朋友」。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像不在意我对男朋友的亲密称呼,俨然一副乖乖学弟的模样。

我忽然都有点怀疑我的第六感是不是错误的,有可能别人是 0 也没有看中我的男朋友,视频的事情只是单纯的兄弟情,或是想炒炒热度。

事实证明,女人的第六感不会出错。

「舟哥,你要喝水吗?」

他的询问从远处传来,男朋友应了声。

很快地,一杯水就放在了桌面上。

元子提醒小心烫,男朋友道了谢,俨然把元子当成了兄弟。

我看着屏幕前的他们不禁感叹,这姐妹的手段高了。

要不是我知道他是 0,我都要为男朋友有个这么好的兄弟开心了。

「钟钟,明天一起去奶茶店吗?」男朋友询问我。

他喜欢喊我「钟钟」和「女朋友」。

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不是没喊过我「禾禾」,但是听起来太像是「呵呵」了,被我严肃地拒绝了这个称呼。

我回过神答应了,明天一起去奶茶店学习,学完之后肯定是去约会啦~

「舟哥,你们是要去讨论提案的事情吗,我能去吗?」元子弱弱地发问。

男朋友看向了我,我一脸温和:「能去啊,明天是我和元子第一次见面呢。」

元子走开了,男朋友一直在用电脑打字,我见他不搭理我,也不想打扰到他,准备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你喊他元子。」

电脑上我的微信有头像在闪。

9.

我瞅了瞅男朋友面无表情的脸,低头看向微信聊天框那醋意满满的话。

天知道我忍得多辛苦才没笑出声的。

这个醋坛子。

「你们都喊他元子,我不喊这个岂不是显得很生疏?」

「……嗯,十一点了记得早点儿睡。」

我连忙打字提醒他:「秃头小宝贝发出请求。」

屏幕里他的笑声传来:「小宝贝,瑟瑟哒咩。」

我对他 Wink:「明天?现在我睡觉了,立志做不秃头星人。」

他思考了一会儿:「好!」

好耶~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洗了个头。

洗头是对男朋友最大的尊重。

随便擦了个素颜霜,涂了个口红,我准备走人的时候被闺蜜喊住了。

「姐啊!你就打算这样去见你的情敌?」

糟糕,差点儿忘记了这码事。

我又画了个姐系清冷妆,上衣穿了个黑白条纹毛衣,短裤配长靴。

「哇,禾崽,贴贴。」

我看着闺蜜的眼睛仿佛要冒出绿光了,她直接一把搂住我。

「崽啊,你怎么这么欲啊!钓系美人非你莫属。」

我一脸淡定地扯下她冲我胸口跃跃欲试的手:「晴宝,冷静,想看看美女你就照照镜子。」

「哎哟,死鬼!」闺蜜一脸造作地打了我一下,我深受「重击」。

我们提前了十分钟到达了奶茶店,远远地就看见他们两个人。

男朋友认真地看着电脑,元子在旁边坐着,时不时地和男朋友低语几句。

我笑着走了过去,脑子里忽然响起了一句话——好戏才刚刚开始。

10.

「Hello,各位中午好呀!」

我直接坐在男朋友对面,和闺蜜一起和他们打招呼。

元子连忙回应:「学姐们好,学姐真的很漂亮!」

他夸得我和闺蜜不好意思地相互对视了一眼,我手肘碰了碰闺蜜。

闺蜜立即懂了,她开朗地笑着伸出手,元子连忙和她握手。

「你好啊,我是中禾的闺蜜楚晴。」

「原来是学姐的闺蜜啊,美女都是和美女一起玩的。」

我趁着他们聊天间隙开口:「元子,还是喊我嫂子吧,学姐太生疏了。」

令我意外的是他没有一丝犹豫地就改了口:「嫂子。」

我面上的笑容更深了一点,不愧是高手,难怪男朋友没有发现还把他当兄弟。

「钟钟,」男朋友把电脑屏幕转过来对向我,「应该没问题了。」

我惊讶地瞪大眼睛:「你改完了?」

得到肯定之后,我幽怨地看着他:「我还没有改完,你这个卷王会显得我很摆诶。」

男朋友轻笑,用手指贴了贴我的脸颊,也不敢用力,生怕把我的妆容擦了。

「没事,我帮你改。」

我余光瞥见他这个动作一出,元子原本搭在桌子上的手放了下去,然后表情无异地和闺蜜聊天。

11.

我和男朋友讨论了会儿,把两份提案都交到了负责人处。

「元子,你的 X 音名是元子对吧?」闺蜜拿出手机指着上面的视频说。

元子带着满满的敬慕看了眼男朋友说:「是的,那个视频是和我舟哥拍的。」

「我直呼 666,」她眼珠子一转又看向我,挑了挑眉打趣道,「要不,你和他也拍一个呗?」

「他」指的是我男朋友。

「这也得某人愿意吧,」我懂闺蜜在想什么,转头看向男朋友,「Bro,拍不拍?」

男朋友盯了盯被我紧紧地拽住的手,在「你不答应,我就掰断你」的气势下被迫(划掉)答应了。

「如果舟哥和嫂子拍了,我肯定第一个点赞。」

我对元子从容一笑:「谢谢捧场。」

闺蜜也来凑热闹,要争第一个评论,说着说着她和元子又聊了起来。

我看着他们,嘴角一直勾着一个弧度,手心忽然一痒。

男朋友身体前倾询问我:「真拍?」

我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这件事可不是随便地说说的。

我忽然拉近了和男朋友的距离,余光瞥见元子在桌下的手紧紧地抓着裤子,注意力明显地在这边。

「你可别想反悔,」我心里暗笑,轻声地对他比了个口型,「别忘了你昨天晚上答应我的。」

他嘴边笑意渐深,我有种不好的直觉,总感觉他要搞事。

「涨价了,V 我 99 元。」

不是,这还带过夜涨价的。

比我还奸商!

我半晌吐了一句话:「你真狗。」

他不要脸地已经把微信收款码摆在我的面前。

我慢吞吞地拿出手机,他还催我快点儿别赖账,我的天,哪来的赖账呀,我又还没有看到我要看的……

「扫过去了,」我扬了扬手机,上面写了支付 99 元。

同时,男朋友的手机屏幕顶部也跳出来一条信息。

亲属卡扣款凭证:「已支付 99 元。」

男朋友看见了:「6。」

13.

我跟他去了他家,元子和闺蜜已经回寝了。

「叔叔阿姨不在家吧?」

我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上,总感觉我和男朋友在做什么交易。

「他们去外婆家了,」他倒了两杯水递给我一杯,看我这怂样儿毫不留情地笑了。

「怕什么,你又不是没见过你公公婆婆。」

我皮笑肉不笑地给他胸口来了一拳。

男朋友「啊」了一下,那声音弄得我脸一下子就红了。

「不是你叫那么……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在做坏事。」

男朋友一把搂过我,我坐在他腿上,他头埋在我的脖颈里。

「思想龌龊的人想什么都龌龊。」

我:……

我对着他的大腿就是用力地一掐:「喜欢贴贴的一米九的男人也很龌龊。」

他直接和我脸贴脸,呼吸都混在一起:「女朋友贴贴。」

我们亲了几口,然后他去拿手机支架。

14.

我绕着男朋友走了一圈,思索了半刻,让他把上衣脱了。

男朋友盯了我一秒,忽然笑了。

他随手就把上衣脱了,里面还有一件内搭背心。

「这个要吗?」男朋友手搭在背心衣角,眼神勾着我,我眼睛都移不开了,有点儿迷糊地说:「不用了吧……」

他老老实实地蹲下,我调好拍摄时间后过去坐在他的肩膀上,然后一阵失重,男朋友载着我直接站了起来。

拍好了,我看着放我大腿上的咸猪手:「你再不把我放下来,我就帮你冲个单身狗 VIP。」

一只手滑到我腰间,他双手箍住我的腰一提,稳稳地把我放在了地上。

我还有点儿晕乎乎,这「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捏了捏他的肌肉,有点儿软,他一发力就会绷紧,荷尔蒙爆棚。

「男朋友,没白练啊!」我深深地感叹。

「要不要摸摸?」

他单手撩起了背心,这是我能看的吗???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女朋友的专属福利,我爱了。

15.

我剪好视频了,用男朋友号发的。

男朋友强烈要求的,这他是想秀身材呢还是想秀身材呢?

咱也不敢问,但人就是要胆大!

我问了,然后嘴差点儿被亲报废了。

他发了之后,我才知道他是来秀自己有女朋友。

呵,男人!

视频配的文案是「分享我的心动女孩@在彼中禾」。

我自恋地欣赏了几遍自己剪的视频,视频开头就是一个女生走向男生,男生轻轻松松地把她载了起来,男友力爆棚。

刚发的视频没半小时就过万赞了,我有点儿怀疑地看向男朋友:「你是不是买流量了?」

「我哪敢花你的钱呀。」

那就是没买喽,我在他肩膀上找个舒服的位置靠着,点开评论开始看。

第一楼就是元子发的:「舟哥和嫂子真的很配呢。」

评论茶里茶气的,奈何男朋友一根筋,还真以为他在祝福我们。

男朋友回了他:「会说话。」

「吸溜吸溜,姐姐身材超好,这个男人嫁得真好。」

男朋友回复:「谢谢,她看见了很开心。」

「这个男人是谁啊?我都不认识,姐姐为什么要亲他,不应该亲我吗?(哭泣 jpg)」

男朋友回复:「我是姐姐包养的男大学生。」

但凡关于女朋友的热评,我男朋友都一一地回复了。

我看到一楼评论因此皱起的眉头,又轻轻地舒展开,手伸到男朋友眼前。

「金主姐姐想查你的手机,你给不给?」

男朋友调整了下姿势让我靠得更舒服,我顺势接过他的手机,我的手机也借给他刷视频。

打开微信,我心里舒坦极了,我是唯一的置顶。

他给我的备注是「女朋友钟钟」,我给他的备注是「男朋友柏柏」。

有几条未读信息,通通都是来自一个人的。

「我看见那个视频了。」

「舟哥身材真的好,我身材就不行,有点儿自卑了(哭泣 jpg)。」

「我记得舟哥之前说过周末经常去健身房,能带我一个吗?」

我挑了挑眉,手指在屏幕上跳动着。

「女朋友挺黏我的,周末会和我一起去。」

对方很快地就回复了:「嫂子看起来不是黏人的类型,刚开始我还以为嫂子很高冷呢。」

瞧瞧这说话的艺术,潜意识就是说第一眼见我感觉我很凶、不近人情了。

「柏柏,你的手机和我换着用一阵子呗。」

我用脸蹭了蹭男朋友的脸,他没问什么,欣然同意了。

我和男朋友的手机款式和手机壳都是一模一样的,不怕被别人发现。

有什么重要的信息,也能及时地通知彼此。

我笑嘻嘻地开口:「你不怕被我发现手机里藏了个小情人吗?」

他还真一本正经说:「还真有。」

虽然明白他在开玩笑,但是我的心还是提了起来。

「我手机里有个备注为『女朋友钟钟』的小情人,你去抓她吧。」

下一秒,他就被我的「小拳拳」打了。

16.

「不得不说,这元子是真的高端绿茶玩家。」闺蜜兴致勃勃地和我分析,「要不是我时时地盯着他不敢露一丝细节,看见了他偶尔会装作不经意地看向你男朋友的方向,我还真会把他当成单纯的直男兄弟。」

我拿出男朋友的手机给她看两个人的聊天记录,闺蜜一直发出「啧啧」声:「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来攻略一个人,此乃高手。」

「如果他看中的不是有家室的人,我可能真的会钦佩他。」

「谁知道这种人怎么想的。」

我和闺蜜相视一眼,无奈地耸了耸肩。

「所以周末,他会去吗?」一个寝友在一旁提问。

我和闺蜜异口同声地说:「会!」

17.

在用男朋友手机的这段时间,我发现这个元子真的很会找话题和人聊天,距离死死地卡在兄弟这里。

「舟哥,你吃饭了吗?要不要我帮你带饭,我刚好在食堂。」

「舟哥,感觉这件衣服和你很搭诶,超帅的!」

「舟哥,听说我们提案进了决赛,我就说嘛,舟哥一出马绝对行。」

……

我看着这一条条的信息,说实话很反感,因为在他认为他都是在和我男朋友交流。

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末,刚好收到了元子发来的信息。

「舟哥,今天去哪儿健身房啊?」

「中心路 11 号,三楼。」回完他后,我又给男朋友发信息,「元子说一起去,我在健身房等你们。」

男朋友:「嗯,帮你买了个小礼物。」

我下雨的内心立刻放晴了,嘿嘿嘿,等男朋友的礼物去啦~

等他们到健身房的时候,我直接扑了男朋友怀里蹭了蹭:「柏柏,我好想你呀~」

「嗯我也想你,」他用力地搂了下我又松开,摸了摸我的脸哄道,「怎么了?」

我已经缓过来了,面对刚才自己发出那嗲嗲的声音有点儿羞耻:「没事,就忙着好几天没见,有点儿想你了。」

我是学风建设办的部长,男朋友是德育工作部部长,平常时间其实都很忙的,三四天不见面是经常的事,但是我俩晚上会打视频。

「舟哥,我们先进去吧。」元子面色不变地提议,我眼尖地发现他的双手紧紧地握着,好像在压抑着什么。

「元子,你先进去吧,我哄哄你嫂子。」说完,男朋友就把我揽了出去,我余光看见当男朋友转身的那一刻,元子的脸色瞬间黑了。

我不由得一爽。

「给,礼物。」男朋友从口袋中拿出一个花苞似的瓷器,小小的,顶端还是粉粉的,中央延伸着淡淡的翡翠绿。

我一整个就爱住了,连忙接过来激动地说:「你从哪里发现这个的?我真的很喜欢,超级好看!!!」

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小巧精美的瓷器,家里还专门有个放这些的架子。

「有个软件正好有人再出,我就买了。」男朋友宠溺地看着我,「这下开心了吧。」

我不停地点头,何止开心呀,这简直就是幸福!

「好喽,太子妃我们进去吧。」

「我的太子给我带路吧,」我抱住他的胳膊,他笑得无奈,「这就给我升职了?」

我理直气壮地说:「对呀!」

18.

元子坐上台盯着锻炼机器观察了一会儿,迷茫地问我们:「舟哥,这个怎么用啊?」

「这样的,」男朋友揽着我过去,指导兄弟应该怎么使用这个机器,「你上去试试。」

元子又小心翼翼地跨上去,左脚踩在踏板上一不小心失去平衡,身子向后仰去。

「啊——」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男朋友眼疾手快地接住了。

两个人难免有了肢体接触,我不吃醋,毕竟是关系到人的生命安全。

元子白净的脸上有点儿发红,站稳后他向男朋友道谢。

「兄弟,下次小心点。」男朋友没察觉到什么,为兄弟着想的模样刺得元子脸上迅速地恢复原样。

「对呀,不是每次你舟哥都能照顾到你的,以后小心点。」我在一旁开口「关心」他。他对我歉意地笑了笑:「舟哥很细心,我尽量不给他添麻烦。」

表面上风平浪静,我知道战争背地里已经吹响了号角。

锻炼到中途,男朋友去外面接电话了。

我顺势拿出男朋友送的瓷器在手中把玩,元子好奇地问:「学姐,这是舟哥送你的礼物吗?」

学姐?

我直接回他:「按身份来说,我是李柏舟的女朋友,你应该叫我嫂子!」

「但是我觉得喊学姐更显学姐年轻些。」

我被气笑了,这句话有两个意思:一代表他不改口,二说我年纪大。

「很多话我都不想摆在明面上说,你要知道兄弟之间也是有距离,兄弟不是最亲密的人,我才是李柏舟未来身边最亲密的人。」

「学姐说的是未来,未来是可以改变的。」

元子笑得一脸温和,像是刚才那些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呼!我要被气炸了,这人怎么就说不听了,白瞎那张脸和耳朵了。

男朋友正好回来就看见我红了一张脸,在我和元子之间看了看:「钟钟,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嫂子的提案没进决赛心情有点儿不好。」说着元子装作隐蔽地看了我一眼,生怕我发脾气。

你个小绿茶,我差点儿想骂出声。

对于提案没过,我有点儿意外,但是也不至于伤心。

学校人才济济,我要是那么容易伤心,早就哭晕在厕所里了。

男朋友意外地看了我一眼,我立刻装作很生气地拿起东西就走:「对啊,我心情不好,你就很好吗!」

男朋友连忙握住我的手:「去哪儿?我陪你。」

我一把甩开冲他吼道:「你烦死了,天天跟着我你不烦?我都要窒息了,上次就和你说过我不喜欢这个花里胡哨的瓶子,一看就是假的。」

男朋友单手接住我扔过来的瓷器,我趁机挣脱跑走了。

隐约地还听见了元子安慰男朋友的声音。

Woc,这小绿茶给我等着。

刚出门就收到男朋友给我发的信息:「不喜欢这个瓷器?那我扔了。」

不要啊,我的小花苞。

我连忙回他,:「扔家里,还有!我们吵架了!」

「好吧,太子妃又把我打入冷宫了。」

19.

自从上周末我和男朋友在他面前吵了架之后,元子一直给我发一堆调节人情绪的话,表面上是劝我俩好好地谈一下,话语中暗喻女生这种生物就是脾气大。

我有一次装作开玩笑地去撩他之后,我和元子之间的聊天气氛慢慢地变了,语气也更加亲昵。

「舟哥,你觉得这个外套好看吗?」

我瞅了眼衣服的确蛮好看的,一看链接名字:「情侣装。」

「蛮好看的。」

「那我们一起买可以吗?」他试探地问。

我看着手机眯起眼睛,哦豁,鱼上钩了。

「兄弟款可以啊。」我和他装傻。

「好的,」他还发了个可爱的猫猫表情包,上面写着「嗯嗯」。

「中禾学姐,你要的提案。」部门的人把手机打开文件档给我看,前面内容正常,中间的内容写得语句不顺,乱七八糟得让我瞬间皱起了眉。

「这不是我提交的提案。」

我直截了当地和她说,这里面的内容很明显地就是被人篡改过的。

「好的,我去查查。」

过了一会儿,她跟我说的确发现了文档的 WPS 编辑记录,她帮我复原了原文档然后已经上交给学校重审了。

校团委那边也在开始调查这件事情,因为团委办公室没有安装监控,监控在大厅过道才有。

大厅一天的人流量很高,一时之间也查不出来是谁弄的。

我胸口不断地起伏,突然想到一个人。

20.

「你看了这个视频吗?」闺蜜发过来一个链接,里面是一段对话,配的文案是「和嫂子一起聊天很开心」。

我听见了自己和他的声音,对话内容并不完整,都是一些听上去有歧义的话,显然是经过剪辑的。

「我真无语,这个 SB 看上去什么都没干,背地里煽风点火,别拦我,我今天就要撕了这个绿茶!」闺蜜为我愤愤不平。

评论区里乌烟瘴气,大部分都是骂我妒妇还限制男朋友和兄弟交流,一些人还在云里雾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有一部分说了解了全部再评价,不能听信一面之词。

我出奇地镇定,给元子发信息:「第一次发现她是这样的女人,我和她说了,她会和你道歉。」

「舟哥不用了,嫂子也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很开心地想分享我和嫂子的聊天,没想到大家会误会。」

瞧,这迎面而来的绿茶气息。

我和他约好了在学校的小湖边见面。

「学姐,」见我过来他稍显慌乱,立刻站起来和我打招呼。

我看得出来他精心地打扮过,为了维持自己的好形象,身上还喷了点儿淡淡的男士香水。

我也懒得和他继续虚与委蛇:「提案和视频是你故意弄的吧?」

「学姐,你在说什么啊?」他迷茫地看着我,还有点儿警惕心。

我直接笑出声:「别装了,你这演技奥斯卡都要来请你去领奖。」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觊觎别人的男朋友,你可真不错。」

「我真想不通,你哪来的脸觉得你能抢走我男朋友的?」

「凭你一张小白脸,还是那细狗腿,又或者凭你那户口本上写着的『男』字?」

一连串骂得元子脸色瞬间变了,他紧握着双手,义正词言:「他喜欢的是我,和你在一起只不过是因为世俗的眼光而已。」

我被这些话整无语了,他哪只眼睛看见男朋友喜欢他的?

「你在搞笑吧?」

他细数我男朋友为他做的事:「我过生日他都会精挑细选地送我礼物。」

哦,我该不该告诉他那礼物是我选的。

「我一发烧他都会非常关心我,送我去医务室,买药。」

嗯,不送医务室难不成看着人死在寝室?

「平常我起不来,他都会喊我起床,也会帮我带早餐。」

额,这是他的热心性格,举手之劳而已。

他还在继续说下去,我听得不耐烦直接打断了:「所以你就恩将仇报?你知道吗?掰弯直男,天打雷劈,更何况他有女朋友!如果他喜欢你,根本不会在意世俗的眼光。」

我盯着他的眼睛慢慢地说:「他喜欢的人是我。」

元子的脸色瞬间惨白,嘴巴又想说什么被我抢先开口:「你所说的他为你做的事情只不过是他对每个兄弟都会做的,你在他眼里只是兄弟,别痴心妄想了。」

「那又如何!」元子撇了撇嘴,像是对这件事已经无所谓了,他迷之自信,「反正他迟早会喜欢上我,只要你离开他,我成为他男朋友不就好了吗?」

???我谢谢你啊。

确诊了,这绿茶就是个傻得儿。

「你没事吧?没事就吃溜溜梅。」

我真是懒得和这智障废话了,直接拿出学校刚发的通知,告知他:你完了。

通知里黑字白纸地写着某某学院某某班唐兴元同学涉及擅自修改参赛选手的提案、在网上传播污蔑同学,已造成重大负面影响,学校对此做出记大过处分。

「你——」元子愤怒地指着我,「你」了半天也说出什么来。

我直接对他做了个鬼脸:「跟学校解释去吧,小绿茶。」

刚想潇洒走人,就听见身后传来了男朋友的声音。

21.

「钟钟。」

我直接僵住在原地,他走过来搂住我,随意地瞟了眼元子。

态度疏离,像是和元子不熟。

落差感一下子就涌进唐行元的心头,他激动地喊:「舟哥,你要和我分开吗?」

我和男朋友对视了一眼,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无语。

男朋友握住我肩膀的手紧了紧,转身冷漠地问:「我认识你吗?」

元子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那小模样整一梨花带雨。

「你明明说和我一起买情侣装,我们之间的事情你都忘记了吗?!」

「不知道,」男朋友毫不留情地说完就带我走了。

元子一个人在原地,孤独寂寞冷。

我回头一笑,面色真诚地告诉他:「其实最近一直和你聊天的舟哥是我。」

22.

惊喜吗?

他应该是惊,我反正是喜。

「你不问点儿我什么吗?」

一路上男朋友都没说话,我有点儿心虚。

他低头看了我一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事?」

「嗷~」我眼珠子一转,好吧什么都瞒不过男朋友。

我跳起来拉下他脖子对着他的嘴就亲了几口:「奖励你无条件地信任我。」

男朋友弯下腰,我们四目相对,我几乎要沉沦在他眼中。

他郑重地对我说:「也谢谢女朋友无条件地信任我。」

我们在银杏树下倾诉爱意。

23.

唐兴元被记大过,在学校没待过一周就转学了。

我在 App 上回复他那个污蔑我视频,他的号也被封了。

纵使我们不可能相见,但是这个污点会伴随他的一生。

我和男朋友的提案都获得了省级一等奖。

大四的时候男朋友向我求婚了,他好俗,送的玫瑰花。

还有一束瓷器花,成为我们家里的镇家之宝 2 号。

1 号是谁?

我问了他,他说是我。

一毕业我们就结婚了,工作原因偶尔会异地,但是我们的感情依旧甜蜜。

或许是换手机上瘾了,我经常和他换着手机用。

我们之间不存在秘密,不,还是有的,比如我把我的浏览器开了无痕。

士可杀亦可辱,但是不能社死。

对了,结婚第二年我们有宝宝啦~

是个小女孩,名字就不说了,不用猜大家也知道。

我和男朋友,哈哈,不好意思,还是比较喜欢喊他男朋友。

因为称呼问题,我们还经常被别人问是不是还在刚刚交往,嘿嘿嘿,我每次都要解释我们都已经结婚了。

话题又说回来哈,我和男朋友还经常拍 X 音视频,大家的评论真的让我感觉大家很可爱,超级超级可爱!!!

不瞒你们说,你们的每条评论我都有认真地看哦,哈哈男朋友甚至还和你们吃醋~啊,我不说了,再说等会儿他要打我了。

就讲到这里了,但我和男朋友的故事还在继续。

有缘再见。

备案号:YXX1RZ50DJOTOZzy0ONU3BL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