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你

出自专栏《喜欢你时,世界好甜》

男朋友的小青梅发照片给我,

「昨晚在你们家睡觉,被蚊子咬了个包。」

那哪儿是什么蚊子包,分明是红色的吻痕。

小青梅又问:

「嫂子,附近有卖花露水的地方吗?」

我气不过,把他男神搞到手了。

他男神搂着我,给她发微信,

「谢谢你啊,林同学,帮我追妻成功。」

1

广州的晌午又热又闷。

发消息给季淮,让他来接我。

一直没回。

汗涔涔地赶到家,沙发上竟然坐着一个人。

陌生的,年轻的,女人。

齐刘海,百褶裙,身材很好,是男人最喜欢的「纯欲风」。

莫名觉得这人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女生听到动静,抬头扫了我一眼,连声招呼也不打,低头剥着手里的枇杷皮。

季淮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盘冰鲜的荔枝,径直朝那女生走过去。

他从我面前路过,像瞎了一样,愣是没有看到我。

倒是那女生抬头冲我挥手,笑容灿烂,「嫂子,怎么不过来坐?」

我抿了抿唇,没说话,心里说不出来的怪异。

……房租我出一半,怎么反倒我成了外人?

我看向季淮,「你妹妹?」

「我发小,林朝。」

林朝直起身,瞥了眼四周,像是在找什么。

季淮会意地伸出手,下一秒,枇杷核落入他掌心。

我看着这一幕,胸口像堵了块石头,喘不过气。

季淮绕过茶几去丢核,林朝侧眸朝我看过来,那眼神,带着挑衅和得意,还有隐隐的示威,

仿佛在说:「看,我和你男朋友多默契……」

我沉默地坐到沙发上,林朝往我身边挪了挪,了然地拍拍我的手,

「嫂子,我和季淮从小一起长大,有些事情习惯成自然,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我不介意……我不介意把你面前的橙汁,扣到你脑袋上!

见我没搭理她,她仰脸看着季淮,一脸清纯无辜,「嫂子是不是被我惹生气了?」

季淮剥了颗荔枝递过来,眼神宠溺,「你以为你嫂子跟你似的,小家子气。」

林朝端起茶几上的可乐,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嗔怒道,「你说谁小气?」

季淮语气里带着一丝玩味,「是谁鬼哭狼嚎要喝橙汁,现在抢我的可乐做什么?」

我看着那只剩半杯的可乐,显然是季淮喝过的,一下就被呛到,偏头咳了两声。

下一秒,耳边传来林朝关切的声音,

「你这男朋友怎么当的,嫂子都呛住了,也不知道给人倒杯水?」

季淮看了我一眼,脸色微变,就要起身去倒水。

我暗暗咬牙,按住他的手,皮笑肉不笑,「你是客人,我们季淮当然多照顾你一点。」

林朝喝了一小口可乐,「嫂子真是懂事,难怪季淮喜欢。」

我心里划过一丝异样,还没来得及深究,就听见季淮开口,「是比你讨人喜欢。」

他垂眸看着我,眼神很温柔。

林朝脸色有些难看,「当年跟我表白的人不是你?」

我的心猛地一缩,下意识看向季淮。

他弯了弯唇,语气轻松,「那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是时候向前看了,林同学。」

林朝看了我一眼,迅速移开视线,不知有意还是无意,

「都说男人忘不了初恋,你可真是薄情。」

2

季淮笑了笑,没说话。

林朝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去洗澡,晚上请我吃大餐,记得准备好票子!」

季淮弯唇,「我请我女朋友,勉强让你蹭一蹭。」

林朝转身,还不忘轻轻踹他一脚。

我看着她款款离开的背影,没有说话。

脸上多了一只手,季淮轻轻摩挲着我的脸颊,「吃醋了?」

我转头,「前女友?」

季淮靠进沙发里,若有所思,「怎么可能?我们没在一起。」

我的心一坠。

那就是表白被拒了吧。

心底的危机感如潮水般蔓延。

毕竟,当初是我追的季淮。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场老乡活动上。

他低着头在包厢里打游戏,看不清五官,只露出两弯英挺利落的浓眉,一道清晰漂亮的下颚线。

我远远看着他,心里默默赞叹,「怎么有人……连眉毛都可以长得那么好?」

我对天发誓,最初的心思只是欣赏美色,没有一点旖旎的念头。

直到季淮毫无预兆地抬头,猝不及防,四目相对。

那长达几秒钟的对视,对季淮来说,只是个意外,对我来说,却非同凡响。

那一晚,我情窦初开了。

我追着季淮跑,从初秋到热夏,他的态度始终暧昧模糊。

直到大一期末的老乡聚会。

我旁侧敲击,得知他喜欢清纯类型的女孩。

在女神室友的助攻下,破天荒穿白裙,化淡妆,扎精致公主头,打算等聚餐结束,偷偷跟他表白。

只可惜,那一晚季淮心情郁郁,整个人异常沉默,一杯接一杯喝酒。

我局促地坐在他身边,手指紧紧捏着玻璃杯,一边犹豫要不要劝他少喝点,一边哀叹告白计划泡汤了……

我怔怔地发着呆,低沉声线忽然窜入耳膜,「今晚真可爱。」

是季淮。

他贴着我的耳朵呢喃。

我身体蓦地紧绷,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却忽地垂下脑袋,靠在我的肩头,呼呼地睡了过去。

潮热的呼吸伴着醉人的酒气,轻轻扫过我的脖颈,激起一阵阵酥麻。

我听见自己胸腔里的心跳,像烟花一样炸开。

老乡们兴致勃勃地起哄,我怕吵到季淮,比了个「嘘」的手势,众人眼神更加暧昧。

第二天,大家排队在群里刷屏,甩出我俩「亲密照」,让季淮一定要对我「负责」。

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我诚惶诚恐,「季淮,你要是不愿意的话……」

「我……我……」

「你什么?」

我想说,「我就不要你对我负责了。」

可话到嘴边,又忍不住咽了下去,我实在担心,他会顺着应声「好」。

「季淮,我的衣服不小心弄湿了,拿件衣服给我。」

浴室传来林朝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

3

季淮很快从卧室走出来,手里拎着一件 T 恤。

大概是听见脚步声,林朝伸出一只白皙的手臂,肩膀也露出大半截。

季淮将 T 恤递过去,朝我的方向走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耳根……微微有些发红。

季淮坐到沙发上,和我隔着一段距离。

气氛一时有些沉默。

林朝穿着他的 T 恤走出来,头发湿漉漉地滴着水,「吹风机在哪儿?」

季淮回房取吹风机,林朝走到镜子前站定,仔细打量着自己,似乎是在问我,「男友风,合身吗?」

声音不大不小,我听得清清楚楚。

季淮从房间走出来,林朝侧了侧身,看向他,

「好看吗?」

季淮避开她的视线,「还成。」

午休的时候,我背对着季淮,没有说话。

他轻轻揽住我的腰,「睡着了?」

我斟酌半晌,还是开口,「季淮,你不觉得你们太亲密了吗?」

季淮脑袋搭在我的肩窝,朝我耳朵吹着气,「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只拿她当妹妹。」

他轻轻摩挲着我的腰,声音暧昧,「妹妹和女朋友怎么能比?」

4

一觉醒来,林朝已经在软件上挑好餐厅,季淮开车载我们过去。

车门打开,她半边屁股已经沾上副座,忽然想到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地站到门外,

「嫂子,我有些晕车,你不介意我坐副驾吧?」

你比林黛玉还柔弱,我怎么能跟你计较呢?

我微微一笑,「我坐后面吧。」

上路没多久,林朝忽然开口,「嘉行哥的学校就在餐厅附近,叫上他一起吧?」

季淮目视前方,下颚线紧绷,半天才憋出一个字「行」。

我直觉气氛有些不对劲。

电话好一会儿才接通,和季淮说话时的任性霸道不同,林朝的声音不自觉带上几分忸怩,

「嘉行哥,是我。」

「嗯……刚高考完,跑来广州玩了。」

「你这个东道主,抽空陪陪我行吗?」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林朝嗔道,

「人家季淮有女朋友的人,都不耽误他给我接风洗尘,你……」

话没有说完,应该是被对面打断了。

林朝很快又开口,「对啊,他和嫂子一起请我吃饭。」

「我待会儿给你发个定位。」

电话被挂断了。

我忽然想到什么,看向林朝,「李嘉行?」

「你们……认识?」

没想到,还真是他。

5

李嘉行到的时候,菜已经上得差不多了。

「嘉行哥。」

林朝甜甜地唤了一声,季淮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季淮和林朝坐在对面,李嘉行在我身边的空位坐下,

「好久不见。」

我点头。

我们是高中同学,因为关系不熟,确实也好多年没见了。

「嘉行哥,你怎么一直不交女朋友呀?」

林朝一边说话一边伸筷子,刚要夹起一撮小炒牛肉丝,盘子就被季淮挪开。

「吃一点点,不会过敏的。」林朝握着筷子,对着季淮撒娇。

季淮夹起一只虾放进她碗里,「你不是最爱吃虾吗?」

林朝瞪了他一眼,嗔怒道,「那必须你帮我剥。」

我攥着筷子的手猛地收紧,看向季淮。

他知道我对海鲜过敏,我们外出吃饭,他从来不点海鲜,就是怕委屈我。

现在……

他这是为了林朝特意点的吗?

他低着头剥虾,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林朝的目光直直地落在李嘉行脸上,固执地等一个答案。

李嘉行笑笑,轻描淡写,「学业太忙,没顾得上。」

季淮将虾扔进林朝碗里,没好气地说,「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我看着季淮,忽然想明白什么,心脏像被棒槌重重敲了一下。

我总觉得,季淮对林朝的态度很奇怪。

骄傲又卑微,亲近又疏离。

原来,她是他爱而不得的白月光呀。

林朝今天把李嘉行叫来,又是为了刺激谁呢?

「在想什么?」李嘉行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

我转头,对上他含笑的眼睛,听见他轻声开口,

「我吃不了辣,可以把椒麻排骨挪到你那边吗?」

我点头,他很快将排骨和白灼虾调换位置。

「谢谢你啊,这下夹起来可费劲多了。」

他的笑容温暖和煦,心里那团郁结不由散开,

「没关系,我对虾过敏,我们其实是互相成全。」

李嘉行还在说着什么,我只注意到林朝投向我的眼神。

她的眼底划过一丝讶异,又带着些居高临下的怜悯和嘲讽。

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猛地攥住,突然有些呼吸不过来。

我深吸口气,慢慢平复着情绪,加入桌上的话题。

林朝站起身,说是去洗手间,半晌拎回来四杯奶茶。

「嘉行哥,我绕了一圈才找到它,口味没变吧?」

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去,竟然是我最喜欢的青柠茶。

林朝又掏出一杯递给我,笑容纯真,「嫂子,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买了店里最火的新品。」

要不是看到剩下那两杯同款,我真的要相信她是好心了……

我盯着她手里的杨枝甘露,脸白了又白,实在不好发作。

旁边的李嘉行忽然笑了,「人家才是一对儿,你整什么情侣款?」

林朝轻轻「啊」了一声,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欣喜,「我没注意,以前我和季淮逛……」

她及时打住,一脸诚恳,「我这是习惯了,绝对不是有意的,嫂子你别介意。」

说完,她递过来自己那杯,李嘉行拦住她,声音很淡,

「她不喜欢杨枝甘露,她只喜欢我的。」

6

我一愣,转头看着李嘉行。

季淮和林朝的目光也聚拢过去。

李嘉行面不改色,递过来那杯青柠茶,嗓音温柔,「高中的时候,你一直喝这一款。」

我微微一愣,过了这么久,他竟然记得我的口味?

很快又明白过来。

当年,他坐在我的斜后方,注意到我喜欢喝什么,也挺正常。

手还没来得及伸过去,李嘉行的手机就响了。

「记得喝。」

他撂下这句话,转身出去接电话。

林朝目送他离开,忽然收回视线,冲我眨了眨眼,

「嫂子,你瞒着我们做什么?」

「什么?」

我微微蹙眉,莫名觉得这语气很熟悉。

见林朝第一眼起,一直捕捉不到的记忆碎片,忽然拼凑成一段完整的片段。

高中的某个午休,我埋头做物理卷,两道声音传进耳朵里。

「朝朝,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男生有些无奈。

女生声音娇得能滴出水,「可我不觉得浪费呀。」

男生沉默很久,忽然开口,「我有女朋友了。」

他的口吻很认真,女生不为所动,「哪儿呢?哪儿呢?我怎么那么不信呀。」

「喏。」

听见一道小声的气音,我鬼使神差地转头,与李嘉行目光交接的一瞬,迅速撤回视线。

我一脸迷茫,下意识想逃,抄起手上的卷子,头也不回地离开教室,往宿舍楼的方向走去。

身后传来女孩的娇笑,「嘉行哥,你这随便捡的女朋友,被你吓跑了呀。」

我当时有些慌乱,借着余光匆匆一瞥,印象并不清晰。

现在想想,应该是她。

无论是脸皮厚度,还是茶艺水平,都能对得上。

「你和嘉行哥……」林朝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

她话还没说完,季淮的脸色已经变了。

他死死盯着我,眼底情绪翻涌。

他可真行啊。

自己和林朝暧昧不清,反倒一副我给他戴绿帽的样子?

我忽然有些赌气,不闪不避地迎上他的视线,

「全世界只有你们的兄妹情最纯洁。」

「你有妹妹,我就不能有哥哥?」

季淮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声音变得很冷,

「朝朝大老远跑来,我照顾照顾她,你怎么这么计较?」

「黎瑾,你以前不这样啊。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刚想说什么,就见林朝拽了拽季淮的衣角,「别那么凶嘛,嫂子那是在意你。」

「呵。」季淮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笑,「这都上赶着喊别人哥哥了……」

我气得不行,余光却瞥见李嘉行的身影。

已经很近了,忽然有些尴尬。

好在他神色正常,仿佛什么也没听见,我不由得松了口气。

对面林朝的脸色却变了。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李嘉行手里握着一杯青柠茶。

「刚好路过。」

他晃了晃手里的茶,语气漫不经心,

「好像也是同款。」

目光扫过俩人面前的杨枝甘露,

「你们……应该不会介意吧?」

林朝脸色有些难看,很快恢复自若,笑起来,

「怎么会呢?嘉行哥,你只是喜欢青柠茶,又不是喜欢嫂子……」

话还没有说完,空气就安静下来,只剩下林朝「呵呵呵」的笑声。

季淮目光沉沉地看了我半晌,又被林朝缠着去给她剥虾。

我低头默默扒着饭,心里五味杂陈。

眼前忽然伸来一只手,握着那杯新品奶茶,我抬眸看过去,对上李嘉行含笑的眼睛,

「试试吗?我觉得还不错。」

他看了眼季淮,语气莫名认真,

「有些东西,没必要那么长情。」

「偶尔更换一下,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

好像意有所指,又仿佛别无他意。

7

回去的车上,我在后座闭目养神。

睁开眼,林朝正一脸兴味地盯着我。

后背忽然有股凉意窜上来,「怎么了?」

没有回应。

过了好一会儿,她忽然「哦」了一声,

「嫂子,你是嘉行哥的那个女朋友?」

我瞬间明白她问的是什么。

只是,她为什么非要提一嘴呢?

后视镜里,季淮神色猛地一变,朝我看过来。

这个林朝……

她是故意的。

我看着她,声音很冷,「当年,你对李嘉行穷追猛打,他随口胡诌了一个女朋友,你不知道?」

林朝转回去,声音低了几分,听起来有点委屈,「我怎么知道真的假的?」

「……」

一路上三个人都很沉默。

进门后,我直接回卧室。

季淮很快推门进来,第一句话就是质问,

「你和李嘉行,怎么回事儿?」

我胸口狠狠起伏两下,忽然不想再忍,

「季淮,你不觉得你很双标吗?」

「我和李嘉行什么关系?我和他还一点影儿没有,你和林朝呢?」

我逼近他,

「你敢说,她这么送上门来,你一点念头都没有?」

「你敢说,她这么勾你,你一点都不心痒?」

季淮脸色僵硬,竟然说不出话。

我冷笑,「不是没人追我,你一向自信,为什么到了李嘉行,就那么生气?」

季淮沉默地盯着我,没有说话。

我想到什么,忽然笑了,「是因为林朝吧?」

我听见自己带着颤意的声音,「她当初选择了他,而不是你。」

季淮像被踩到痛脚一样,猛地出声,「你胡说什么?」

我太了解季淮了。

我曾经满心满眼都是他,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察觉他所有情绪波澜。

他对林朝,除了求而不得的不甘心,还有潜藏在暗处的胜负欲。

他太骄傲,不愿承认。

门忽然响了两声。

林朝扒着门缝,探了个脑袋进来,

「嫂子,你们别因为我吵架了。」

「你别胡说,和你没关系。」季淮很快出声。

「我已经定好酒店,马上就走了,你们别因为我影响感情。」

……

我走的时候,林朝还没走。

说好的马上就走呢??

8

我和季淮提出冷静一段时间,他没说什么。

林朝的突然出现,让我身心疲惫。

不止因为她的小心机,更因为季淮暧昧模糊的态度。

他不是不懂,只是装作不懂而已。

不是有句话吗。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他在意林朝,所以选择忽略我的感受。

一阵晚风吹过来,我拉着行李箱,手指不停划拉着 app 里的酒店信息。

临近暑假,学校又是个不大不小的景点,附近合适的酒店几乎被抢光。

屏幕上弹出一条微信消息,我的心微微一跳。

还以为是季淮。

结果是李嘉行。

他一直躺在我的列表里,聊天的次数屈指可数。

我疑惑地点进去,

「你和季淮吵架了?」

「……你怎么知道?」

「林朝和我说的,不好意思啊,今晚给你们添堵了。」

「是我把你扯进来的,我当时……只是想气气季淮。」

「我不介意。」

我只当他是客套,还忙着解决今晚的去处,刚想熄灭手机屏幕,又一条消息跳出来,

「真的不介意。」

……为什么要强调两遍?

我微微一愣,还没来得及深思,又一条消息进来,

「我对面的房子空着,离你学校近,还可以短租,要不要考虑一下?」

我顿时眼前一亮。

这个月提前交了房租,生活费所剩无几,酒店的费用太高,短租又很难找。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李嘉行把地址发给我,「到了告诉我,我去接你。」

小区的路灯下,李嘉行身形颀长地站着,五官深邃立体,轮廓清晰漂亮。

果真长了一副好皮囊。

难怪林朝惦记他这么多年。

他接过行李,我们并肩走在路上。

我踌躇了一下,还是开口,「林朝怎么和你说的?」

「她说,你们因为我吵架了,你气得离家出走。」

「……」

大概是见我没说话,李嘉行偏头看过来,声音温柔,「怎么了?」

我看着他,抿了抿唇,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眉眼间染着笑意,「不喜欢林朝?」

我轻轻「嗯」了一声。

「这么巧啊……」

我步伐一顿,看向他。

他也停下来,眼神很认真,「我刚好和你一样。」

「可她喜欢你。」

夜色下,他眸子里的笑意缓缓漾开,「是啊,你的情敌好像对我有意思。」

他开口唤着我的名字,「黎瑾——」

「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找我。」

他像是接着上面的话,又像是岔开了话题。

我没有多问。

9

一整晚,我抱着手机,可压根没等到季淮的消息。

第二天是周末,我瘫在沙发上,门铃忽然响了。

李嘉行站在门口,短发湿漉漉的。

他没有穿上衣,胸膛上还挂着水珠,水滴顺着胸肌划过腹肌,又顺着人鱼线隐没进暗处。

我直愣愣地盯了几秒,反应过来后,迅速移开视线,脸上莫名有些发烫。

他挠挠头,「洗到一半停水了,能借你的卫生间用用吗?」

我看着他,犹豫道,「你……要不要回去穿件衣服?」

他微微一愣,视线垂了垂,耳尖迅速泛红。

下一秒,李嘉行消失在门外。

速度之快,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几分钟后,李嘉行在浴室洗头,微信多了一条好友申请。

是林朝。

我同意后,她很快发来消息,

「嫂子~」

我盯着屏幕,没回。

紧接着,两条消息跳出来,

「附近哪儿有卖花露水?」

「昨晚在你们家睡觉,不小心被蚊子咬了个大包。」

她发来一张图片,我点开,整个人愣在原地。

那哪是什么蚊子包,分明是一个吻痕。

鲜红,突兀,刺眼。

「你什么意思?」

林朝没回。

我胸口一堵,把图片甩给季淮,「妹妹?」

真是好笑,我前脚收拾行李滚蛋,他们后脚就搞在一起了?

季淮很快拨了个电话过来,声音有些哑,像是刚睡醒,「小瑾,我昨晚喝醉了……」

我的心瞬间坠入冰窖,凉得彻底。

挂断电话,季淮的话在脑海里反复回荡。

「我和朝朝没睡。」

「她说想替我试试,看看你会不会吃醋。我喝了很多酒,脑子迷迷糊糊,只是亲了她,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你信我。」

我攥着手机的手止不住颤抖。

真可笑,这段感情的冷静期只有一晚,前男友就和白月光亲在一起了……

「我……」

听到声音,我抬起头,李嘉行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他刚吐出一个字,看见我通红的双眼,忽然卡了一下,「怎么了?」

我蹙了蹙眉,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没事。」

李嘉行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手指动了动,似乎在犹豫,然后伸手在我发顶揉了揉。

那只手宽厚有力,掌骨分明,带着微热的温度,

「我说过了,有事可以和我说。」

真挚的眼神,低柔的语气,像是压垮我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把所有的委屈和不甘一股脑倾倒出来。

我不明白,我全心全意对待季淮,我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哭了一通,声音有些颤抖,「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觉得,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别把我和季淮归为一类,我会伤心的。」

我被逗笑了……

忍不住低声附和,「季淮确实不算男人。」

「别因为他,就不相信爱情了。」

他看着我,语气很认真,「黎瑾,这不值得。」

我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

蓦地瞥见他 T 恤上一大片鼻涕眼泪,吸了吸鼻子,「你把衣服脱下来吧。」

说完,我愣了一下。

他也愣住。

我连忙补充,「都被我蹭脏了……你待会儿拿给我,我洗干净还你。」

他看着我,目光浓烈,没有说话。

「怎么了?你是不是有洁癖,不习惯别人碰你的东西?」

「不是。」他顿了顿,「我一直觉得,洗衣服……是另一半才会做的事。」

「啊。」我一愣,「那你还是自己洗吧。」

「我待会儿拿给你。」

「……」

10

一小时后,李嘉行左手拿着衣服,右手拎着一大袋食材,敲响了我家的门。

「中午吃火锅吧,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

高中时,我经常约上小姐妹,去学校附近的小火锅店觅食。

没想到他还记得,学霸的记忆力果然好啊……

「麻辣还是清汤?」

我微微一怔,「你不是吃不了辣吗?」

他忽然笑起来,「要比比吗?」

窗外下起暴雨,哗啦啦的雨滴砸着窗户,红艳艳的火锅蒸腾着热气。

我吃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觉得五脏六腑都通畅了许多,之前积攒的郁气一扫而空。

李嘉行面不改色,慢条斯理地烫着菜,「早餐想吃土豆饼还是南瓜蒸蛋?」

我辣得吐舌头,「啊?」

「我每天都会做早餐,顺带捎上你一份。」

我怔了怔,没说话。

他弯了弯唇,「放心,不收钱。」

「啊……不是。」

他脸上的笑意更深,「也不用洗碗。」

我捂脸,「那岂不是……白白占你便宜了?」

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奇怪。

李嘉行看了我一会儿,忽然弯起眉眼,「你知道就好。」

他的眼睛里闪烁着笑意,让我微微有些恍惚。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就算好了吗?」他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静静地注视着我,「看来,你前男友确实不行……」

我噎了噎,心里腹诽,「他确实哪哪儿都不行。」

这场大雨一连下了几天,撑着伞走在路上,裤腿都能被打湿半截。

我只好蹭李嘉行的车去学校,再蹭他的车回家。

他很喜欢做饭,又觉得一个人吃太无聊,我的生活质量跟着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11

又一个周末,天终于放晴。

李嘉行发来微信,让我把那件 T 恤还给他。

我有些疑惑,「晚上不一起吃饭吗?待会儿顺道拿过去。」

他很快回复,

「今天有惊喜,快过来。」

「密码还记得吧?」

我解开密码锁,就看到林朝坐在沙发上,纯白色连衣裙,同色系帆布鞋,粉色嘟嘟唇,一看就是盛装赴会。

她转头看过来,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我冲她微微一笑,一下就明白李嘉行说的惊喜是什么……

他今天穿了件衬衫,衬得整个人宽肩窄腰,身形修长。

我把 T 恤递过去,没有立刻坐下来,而是微微俯身,当着林朝的面,帮他理了理肩部的褶皱。

李嘉行抬眸,「朝朝……」

话音未落,察觉林朝的视线还锁在我脸上,眼里的怒火几乎要喷出来。

我慢条斯理地伸出手,把李嘉行领口敞开的那颗纽扣系上。

他喉咙里的话瞬间咽下去,喉结上下滚动,身体蓦然紧绷。

等我系好,他才开口,耳尖泛着潮红,

「朝……林朝约我吃饭,一起吗?」

我看着林朝发白的脸,笑得比外面天气还灿烂,「好啊。」

出门前,我悄咪咪给李嘉行发了一条微信,「待会儿能不能借你的手一用?」

「什么?」

「想牵。」

「又想白占我便宜?」

「那算了。」

「有利息的话,可以考虑。」

「没有……」

「好吧,我可以倒贴。」

电梯里,林朝和李嘉行说着话,他缓缓伸出手,轻轻握住我的掌心。

我甩过去一记眼神。

他凑过来,小声道,「我错了,以后我的便宜你随便占……」

林朝身形猛地僵住,红唇抿得发白。

到了停车场,李嘉行替我打开副驾驶的门,微微俯身,伸手挡了挡车沿,语气很温柔,「小心。」

我看了眼林朝,她的脸色惨不忍睹,我都有点不忍心了……

但李嘉行似乎还没过瘾,他侧头看过来,「明天想吃什么?」

「想吃什么,你都做吗?」

「也就你了,别人可没有这个待遇。」

林朝一张脸憋得通红,「你们……」

她吐出两个字,忽然有些说不下去。

空气寂静几秒,李嘉行缓缓开口,「我在追她。」

他淡淡往后扫了一眼,「有什么问题吗?」

12

林朝垂了垂视线,没有说话。

李嘉行收回视线,拿出一瓶饮料,喝了一口,递给我。

我微微一愣,没有接。

「对了,你怎么会是那种随便喝男人饮料的人?」

「这种举动,还真是有点轻浮。」

后视镜里,林朝眼眶蓦地一红,抿紧了唇。

似乎快哭了。

李嘉行不为所动,又拿出一瓶新的,拧开,递给我。

所以,他刚刚是故意的?

一路上,我和李嘉行聊得热火朝天。

林朝沉默得有些反常。

「嘉行哥……」她忽然开口,声音带着些颤意。

李嘉行似乎没听见,继续和我说话。

「嘉行哥……」她又叫了一声。

我扯扯他的衣角,「叫你呢。」

李嘉行从后视镜里看向她,「怎么了?」

「我有些不舒服,就不和你们一起吃了。」

李嘉行语气随意,「那行,把你送回季淮那儿?」

林朝脸色蓦地一僵,「我住酒店,没和他住在一起,他毕竟是男生。」

……

你还知道孤男寡女的,不方便啊?

林朝下了车,我看向李嘉行,竖起大拇指,「演技不错。」

他笑了笑,「你也不赖。」

我心情大好,「所以,我们这算是同仇敌忾吗?」

他捶了一下方向盘,叹了口气,

「我妈说她想报考广州的大学,她高三我才消停会儿,这要是追到大学来……我还活不活啦?」

我抿嘴笑,没说话。

李嘉行忽然转头,眉眼认真,「黎瑾——」

「嗯?」

「如果……你能让林朝对我死心,我可以考虑以身相许。」

夕阳的余晖照在他的脸上,将原本坚硬的轮廓,勾勒得无比温柔。

我微微有些恍神,刚想说什么,手机突兀地响起来。

是季淮。

分手后,他就没联系过我,现在打来做什么?

我直接把手机调成静音。

李嘉行瞥了一眼屏幕,蹙了蹙眉,下颚线蓦地紧绷,「你和季淮……」

「他都劈腿了,我怎么可能回头。」

他背脊一震,狠踩了下油门,朝烤肉店奔去。

店里人很多,李嘉行烤着肉,忽然抬头,视线久久凝在我脸上。

我脸微微一热,「怎么了?」

他勾唇,「原以为你是只绵羊,结果是只小猫。」

我微微张唇,「啊?」

他眼睛里藏着笑意,「生气了,也是要亮出小爪子挠人的。」

「还挺可爱。」

他脸有些红,支着下巴看着我,眼睛亮晶晶的,五个手指在空气中抓了抓。

他这副样子,也很可爱。

我不自然地挪开视线,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好僵硬地转移话题,「暑假打算做什么?」

「接了个项目,有得折腾了……」

13

吃完饭,我看了一眼手机,一共 28 个未接来电。

犹豫间,屏幕上又跳出季淮的名字。

一接通,声音立马传过来,「你和李嘉行在一起了?」

我一噎,「关你什么事?」

「黎瑾,我们才分手多久,你就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

「还是李嘉行,你是不是故意气我?」

我气得说不出话,撂下一句,「你确实比不上李嘉行!」

直接挂了电话。

李嘉行饶有兴致地盯着我,我气鼓鼓地瞪回去,「看什么?」

他笑了笑,扯扯我的衣领,「走了。」

过了几天,我忽然收到林朝的消息。

是一张照片。

绿茵茵的草地上,她穿着白裙,扎着公主头,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花,笑得格外娇俏。

季淮微微侧目,视线凝在她的脸上,眼神里全是宠溺。

「他说,他只是把你当成了我……」

「他说,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我真是可怜你啊,两年真心喂了狗。」

我以为自己至少会走个过场,难过那么一下下。

结果我内心毫无波澜,淡定地甩了一个「哦」字回去。

她似乎不太满意,「你离开李嘉行,我可以把季淮还给你,并且保证再也不会和你抢。」

原来,这才是她的目的啊。

我忍不住笑了,「你觉得李嘉行能同意吗?」

她气急败坏,骂骂咧咧,「你这个心机女,怎么那么会勾引男人?」

「你对李嘉行有真心吗?你只是利用他做你报复的工具,恶心!」

我想了想,决定帮她面对现实,

「抱歉啊,李嘉行也在利用我,你不知道他有多想甩掉你?」

「我们是同仇敌忾、合作共赢的关系,懂了吗?」

对面没有回复了。

我乘胜追击,「要不要下次给你录个音?」

「你男神声音还挺好听的……」

暑假快结束了,李嘉行发来消息,说他和别人搭档的项目成了,要约我吃饭,庆祝庆祝。

想想自己蹭了他那么多餐饭,我一口就答应了。

刚找到位置坐下来,我视线一转,竟然在隔壁排最后一桌看到季淮和林朝。

我不想扫兴,微微探身,和李嘉行商量换家店。

结果我们刚站起来,季淮突然大步走到我面前。

「心虚了?」

「你劈腿,我心虚什么?」

李嘉行挡在我面前,「你是不是有病?」

季淮冷冷盯着我,「当初追着我跑了一年,殷勤得什么似的,我还以为多真心呢。」

「这才几个月,你就这么着急给别的男人投怀送抱?」

「砰——」

我还没反应过来,李嘉行已经一拳砸过去。

季淮踉跄两步,扶住旁边的桌子。

李嘉行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她是喜欢过你,这份喜欢不是用来被你糟蹋的。」

「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样儿?不行的话,就别怪别人出手了……」

季淮直起身,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渍,「我不行?你 TM 才不行!」

我忍不住呛回去,「你行什么?劈腿行,还是出轨行?」

季淮眼睛泛着血丝,「你 TM 别胡说,我和林朝这么多年,一直干干净净。」

我笑了,「你让她喝你的饮料,穿你的衣服,在她脖子上种草莓,还是清清白白兄妹情。」

「我真没见过你这么纯情的大男孩啊……」

旁边的林朝忽然开口了,声音轻柔低缓,

「嫂子,你别误会。你离开的那么绝情,季淮伤心买醉,我们就是想激激你……」

「别叫我嫂子,我嫌恶心。」

季淮像是抓住了什么把柄,声音拔高了几度,「你不提出冷静,我能醉酒犯错?」

我冷笑,「你不把女人带家里来,我能提出冷静?」

他语气有些不耐烦,

「那就是个意外,你老揪着不放干什么?老子特么一直等你回头。你倒好,直接扑别的男人怀里了!」

「季淮,你装什么深情啊。你最纯洁的妹妹亲口说的,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还可怜我两年真心喂了……狗。」

我刻意咬重最后一个字。

然后无辜地笑了笑,

「她还真是了解你的本质啊,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哪天结婚了,记得请我去喝酒……」

季淮侧头看着林朝,两人面面相觑,脸色惨白。

我趁机扯了扯李嘉行,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刚走了两步,李嘉行忽然回头,「我喜欢她,是我自己的事儿。你 TM 嘴巴再不干净,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专门打脸,反正你那玩意儿也没法见人了!」

14

我拉着李嘉行跑了一段,忽然俯身笑起来。

一抬眸,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弯下身,离着很近的距离看我。

我心一跳,「怎么了?」

「看你。」

我的脸立刻开始发烫,抬腿就往前走。

「黎瑾——」

我回头。

他眉眼弯起,语气坦荡,「我刚刚说的是真的。」

脑子好像卡了一下,心跳不自觉加快,「哪句?」

他上前两步,揉揉我的脑袋,「追你真的好辛苦啊……」

我的心跳,好像乱了。

还没来得及蹦出胸口,又听见李嘉行的声音,「因为你实在太笨了……」

我反应了一秒,立马跳起来打他!

他反手扣住我的手腕,我没有挣脱。

他掌心滚烫,炙热的温度灼烧着我的皮肤。

我平复着心跳,听见他缓缓开口,

「高中那会儿,你是不是一点没发现?」

我点点头,当时真的毫无所觉。

「你怎么这么笨?」他捏了捏我的脸,「还记得那些龙猫吗?」

我反应了一阵儿,忽然睁大眼睛,「你那是……特意送我……」

「那时候,你很喜欢宫崎骏的电影,我看到好看的龙猫周边,就会忍不住买下来,就是不知道怎么送给你……」

「直到你让我写同学录,我想着浑水摸鱼,一起交给你。」

「我放下东西,转身走了没两步,你忽然叫住我。」

「我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不知道你会说什么。」

「哪成想,你一脸真诚地拿起那几个摆件,冲我晃了晃,『李嘉行,你东西忘拿了』……」

我捂脸,努力憋着笑。

忽然想到什么,我犹豫道,「你来广州,也是因为我吗?」

我记得高考结束,他打听过我的志愿。

他轻轻「嗯」了一声,捏捏我的手心,「只是没想到,季淮那孙子,比我更快跑进你心里。」

他顿了顿,

「他虽然速度快,耐力却不行,命运兜兜转转,月老的红绳绕了一圈,你还是落进了我手里。」

我笑,「明明是你,栽在我手里。」

15

开学前,我和李嘉行一起返校。

车上,我刷着手机,手指猛地顿住。

那天,我和季淮在餐馆理论的片段。

不知道被哪个路人拍下来,传到网上。

更没想到的是,视频热度持续高涨,评论区全是金句摘录。

舆论持续发酵,甚至到了不可控的地步。

季淮去哪儿都不敢摘下口罩,直接从各类集体活动中消失了。

林朝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她的父母折腾了很久,才成功把她送出国。

「我现在走到哪儿,都感觉有人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

「你满意了?」

收到林朝信息的时候,我和李嘉行躺在垫子上,我整个人都被他裹进怀里。

他脑袋搁在我的肩窝,瞅了两眼聊天记录,直接抽走手机,给林朝发语音,

「林同学,谢谢你啊,帮我追妻成功。」

「哪天回国,我和我女朋友一起请你吃饭。」

「不过,视频这事儿怪不得人。传视频的,是路人。审判你的,是网友。自己种下的因,自己收获的果,你说对吗?」

「你要骚扰她,我不会客气。我的女朋友,我自己护着。」

他顿了顿,「我一向说到做到。」

像是想起什么,有些咬牙切齿,

「高中就说过,我有女朋友,你打死不信。」

「看看,没骗你吧?现在人在我怀里呢。」

尾声 1

发完一长串语音,李嘉行把手机丢到一边。

「你干吗?」我起身要去抽手机,李嘉行一个翻身,把我压住。

他定定地看着我,目光灼热,「之前占了我那么多便宜,想好怎么还了吗?」

他吻上我的唇,「肉偿行不行?」

尾声 2

我窝在他怀里笑,「那时候才高二,那么早就盯上我了啊?」

「嗯……」他扣在我腰上的手猛地收紧,温热的唇抵在耳畔,「那一年,你十七岁,我准备一直盯到七十岁。」

「那你可得好好锻炼了……」

「我身体好着呢,要不要试试?」

(全文完)

备案号:YXX1PLdlkm0ijLydwj3Frv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