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风轻松欢脱的沙雕文吗?

我的斯文败类

出自专栏《爱你如一:四季不灭的爱恋》

男朋友背叛了我。

我是不信的。

他看着那么内敛,稍微多看两眼都容易害羞的一个人,就那么轻易背叛了我,我怎么都不会相信。

但当他拉着那姑娘的手出现在我面前时,我觉得世界观都崩塌了。

1.

我真是千算万算没算到,他喜欢的对象就是他的发小沈婷,那个看着大大咧咧男孩子气,口口声声喊我嫂子的姑娘。

周安和我道歉,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关心他们青梅竹马终成眷属,还是该难过我这段无疾而终的爱情。

果然,烈女怕缠郎,这句话放在男人身上也同样适用。

不管多么害羞的男孩子,一碰到热情似火的女生就迷糊,而且早说你俩有感情,我何必插一脚?

沈婷委屈巴巴和我道歉,说什么情非得已,姐姐别怪哥哥,都是我不好。

听得我直犯恶心。

别说我小心眼,要知道,当初因为沈婷我和周安可没少吵架。

她还劝我来着,说:「我俩就是好兄弟,要有什么,早就在一起了。」

对了,沈婷为了和我展示两人关系,天天说什么兄弟如手足。

怪我没听懂她的言下之意,就是说,女人如衣服,我这件衣服想扔就扔呗?

真不是我小心眼,古有四大仇不得不报,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亡国之奴、灭门之仇。光夺妻之恨这一条,我就和沈婷有这不共戴天之仇。

为了报复室友夺妻之恨,我决定去勾引她的舅舅。

2.

沈婷的小舅是政法系教授,不说别的,光她知三当三这一条足够我鄙视了,可谁让我将来会是她的小舅妈。

我学建筑的,八竿子打不着,但是为了报仇,我特地带着我那懵懂不清的脑子去蹭课。

我室友学法的,曾经也深深痴迷过沈婷的小舅,可那种爱意只存在了一堂课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因为论文还没有结束,被留在学校,而室友则是因为沈喻桑给她挂科了,在重修才被迫留在学校。

当我央着她带我一起去蹭课,她用不可思议,看着智障的眼神刺伤了我。

「林悄悄,你是不是有病?是我吐槽的不够多还是你脑子进的水不够你晃的,还想再加一瓢?」

我心很累,疲惫的看着她:「你听我解释,沈婷的小舅是你们教授。」

她嫌弃的将我上下扫视一番,狠狠的嘲讽我:「那我还是劝你放弃。你想当沈婷的小舅妈,还不如想想办法让周安对你爱而不得。」

成为周安的白月光和当三儿的小舅妈,我果断选择后者,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不会吃含羞草。

「不,我坚定不移的拒绝你的建议。你想想和我谈恋爱手都不给牵,就和沈婷睡了,这证明什么?」

她撇了我一眼:「你魅力不够。」

我……好吧,我承认,但是这无疑是在我本就难以愈合的伤口上猛撒一把盐,还加了辣椒面。

我继续狡辩:「那不应该是他们俩早就暗结珠胎!」

最后在我的死乞白赖下她终于答应带着我去蹭课。

出门前还不忘吐槽:「你要真把那人五人六的沈喻桑拿下,虽然机会渺茫,但是万一呢,万一有机会,求求你,看在室友一场的面子上,让他别点我名了。」

我听着她口中的沈喻桑,人五人六,这让人耳目一新的形容词。

3.

一想到能报复沈婷我就高兴,兴冲冲的拉着室友选了一个天定的好位置。

室友看着正对讲台,我口中天时地利人和的好位置,退避三舍:「那位置好,你去,你还不快去,就别拉着我了,我就一电灯泡,不能妨碍你。」

「可我一个人,我怕啊!你坐过来帮我壮个胆!」第一次干这种事虽然有点小兴奋,但是我这个人还是怂。

室友很支持我,但还是严词拒绝了「王者的路就是那么孤独,别怕,冲!我相信你。」

我知道她就是被沈喻桑折磨怕了,也不强求。

我支着脑袋等着沈喻桑,旁边的同学因为来迟了,只能和我坐一块,脸上表情一言难尽。

他皱着眉看着我准备让室友坐的天选之位,叫苦连天:「睡迟了睡迟了,没抢到好位置啊!」

「不至于吧同学,这不挺好的?」在我们建筑系来的迟都抢不到的。

人五人六沈喻桑进来了,教室瞬间鸦雀无声。

那位同学留下那句「同学好魄力。」就低着头看书,恨不得把头埋在课本里。

我盯着沈喻桑,他像是感觉到我炙热的眼光,朝我看过来,所有人都在我为暗自祈祷的时候,我心里只冒出四个字:斯文败类。

3.

沈喻桑在讲台上站了两小时,我就趴在桌子上支着头看了他两小时。

教室里因为他的点名回答,都被吓得瑟瑟发抖,我一直盯着他看,看到他注意到我为止。

果然,效果显著,他没有点我的名,毕竟我也不是他们班的,想点也没办法。

所以,他把所有人都点了一遍,最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旁边那个同学小声问我:「不是吧,同学,你竟然蹭他的课?」

他那个眼神,那个语气,让我在心里质疑了一下我的决定。

「我……我好学。」

「勇气可嘉!」

嗯,他也很勇气可嘉,勇气可嘉的和我说话被沈喻桑注意到了。

只一眼看过去,我都害怕,我突然怂了,这不是个理智的选择。

同学缩着脖子,动都不敢动,生怕呼吸都会惊动沈喻桑。

「这位同学。」沈喻桑薄唇轻启,清越的嗓音变成他们耳中的夺命刀,最忐忑不安的大概就是我身边的那个,他缩的像只鹌鹑,我差点笑出了声。

这让本就安静的教室更加鸦雀无声。

「第二排第三个低着头的男同学。」

同学认命一样,生无可恋的站了起来。

沈喻桑看着我,话却是对他说的:「请你分析一下这条案例。」

我不敢看他,假装看投影仪,看的我头都大了。

「19 岁的大学生张某多次趁室友王某不注意时,使用对方的小灵通拨打电话。王某察觉话费异常后,打算查询话费清单。张某当心事情败露,于~年~月~日,携带事先准备好的尼龙绳,菜刀,水果刀,将王某骗至其居住寝室的楼顶,趁其不备持菜刀朝王某的头,颈,肩部,双手等部位连砍数十刀,直到自己认为已将王某砍死后才逃离现场。事后,倒在血泊中的王某被同学发现后送到医院抢救。经法医鉴定,王某已构成重伤并 6 级伤残。」

同学磕磕巴巴的回答道:「案例中张某已经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符合刑法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并且没有正当防卫等违法阻却事由,故构成故意杀人罪。」

沈喻桑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又问:「还有吗?」

同学大概也不太会,磕巴了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

沈喻桑补充:「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对于犯罪行为引起的被害人损失,应负民事赔偿责任。可以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是这个吗?」

「大…大概是吧。」

沈喻桑微微一笑,看着春风和沐,说出的话却却像是电闪雷鸣:「很好,这位同学下课后把《刑法》抄一份给我,下周五交给我。」

果然毒蝎美人,长得越好看心越狠,抄一份《刑法》,那么厚一本,我已经开始后怕了。

我再去看同学时,他面如死灰,但还是不敢说什么。

下课后,那位同学瘫在桌子上,我有点对不起他,要不是我,也不会被沈喻桑盯上。

我拍了拍同学肩膀:「同学,要不我帮你抄一半吧!」

他气若游丝的朝我摆了摆手:「同学你还觉得他好看吗?」

我实话实说:「还是挺好看的。」

「那你好自为之吧!」

这话说的,我又想起他刚刚看我的眼神,一阵后怕,我觉得我确实有点冲动了,还是得好好考虑一下。

4.

我好像明白室友的心情了,沈喻桑好看吗?好看,但是真的有点受不住。

「我觉得,我确实有点过分冲动了,我真的好怕我去追他,他让我抄一份《刑法》。」

室友幸灾乐祸的看着我:「哟,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我狡辩:「主要是我觉得人不能过分怀恋过去,小仇小仇。」

她直勾勾的看着走廊前面:「林悄悄,你看看那是不是你的前妻?」

我朝着她的方向看,别说,还真是。

两个人亲密无间的并肩而行,不知道的真看着和好兄弟一样。

呸!狗男女!我在心里默默鄙视他们。

室友却在一旁怂恿:「林悄悄,夺妻之恨啊!」

我一想起刚刚沈喻桑让那个同学抄《刑法》就后怕,干笑两声:「哈哈,小仇小仇,你就不能像我一样,心胸宽广一点?」

周安和沈婷朝着我们的方向走过来,沈婷很体贴的将他的书拿在手上。

室友体贴的提醒:「要不,换条路?」

迎面对上前任和他的现任,输了男人也不能输了气势,我毅然决然的拒绝了:「还能怕他?」

我面无表情将两人视做空气,沈婷就像怕我跟他抢周安一样,将周安挡的严严实实。不仅如此,她就像是宣示主权一般,紧紧的把周安挡住,防贼似的看着我。

「林悄悄,这还能忍?小三这么挑衅你都能忍?去追沈喻桑!给她当小舅妈,让三儿以后看着你都得绕道走!」

我被她的话鼓舞了,重燃士气:「夺妻之仇不共戴天!沈喻桑办公室几楼!走!上啊!」

「四楼第三个,冲!林悄悄别怂,怕什么,你又不是他学生,他还能让你抄《刑法》?去吧林师母!」

这句师母取悦了我,我就带着那股士气,雄赳赳气昂昂一路杀到四楼。

真正走到沈喻桑办公室门口,我怂了。

5.

看到沈婷和周安时的冲动,在我站在沈喻桑的办公室面前被来往的同学异样且同情的眼光扑灭了许多。

我站在他办公室门口徘徊,踌躇,那种眼光好像每个人看到我都会投一次一样。

我觉得我好像是门口的乞丐,等待着行人的施舍。

说起来,我确实是在等沈喻桑的施舍,但是我理不直气也壮,我被你外甥女绿了,株连你也是应该的!

都到了,成不成都试试,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搏一搏好歹还有个变摩托的机会,不搏,连轱辘都看不见。

我抱着壮士断腕的心,摸上了门把手。

我没动,它先动了。

门从里打开,我慌了,不会是沈喻桑吧?我从未想到这种尴尬的事会发生在我……

不对,出来的不是他,是一个从没见过的同学,大概也是政法系的,不过他的表情一言难尽。

我觉得霸总眼中的扇形图第一次离我这么近。

三分不甘,两份落寞,四分庆幸,还有两分大概是对我的同情和幸灾乐祸吧!

我:「……」

别这样,你这样我更怂了。

沈喻桑除了能让人抄《刑法》还能干嘛?区区一本《刑法》能阻挡我的爱情吗?

主要是,我也不是政法系,想让我抄也抄不到,对吧!

我深呼一口气,推开了那扇决定我能否从辈分上碾压那对狗男女的。

6.

我还没想好开场白,怎样让沈喻桑对我印象深刻。

推开门,沈喻桑正在桌前办公,带了副金丝眼镜,遮住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白衬衫的袖子卷起,看着人模狗样的。

对不起,我的错,是斯文俊美。

他头都不抬:「干嘛?」

「我……」我还在想怎么说才能合情合理,总不能告诉他,沈喻桑,老娘是来睡你的吧!

「哦,是你。」沈喻桑盯着我,意味深长,就好像我从山海经走出来的一样。

「对,对,是我,沈教授,您的课太好了!」

沈喻桑上下打量了一下我:「所以一堂课都盯着我而不是我的黑板?」

我:「……」我可以狡辩。

算了,事实胜于雄辩,当场被戳穿,我再狡辩就是不懂事了。

我走近他的办公桌,双手支在桌子上,和他对视:「沈教授,这不怪我,美色当头,我总不能放这个大美人不看去学《刑法》吧?」

沈喻桑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所以,你是想让我帮你补习《刑法》的?」

我疯了?沈喻桑怎么回事,脑子里只有《刑法》??

「不,」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的提议:「我是来和沈教授要个联系方式,以后常来蹭课!」

沈喻桑就是有病,怪不得二十七八没对象,他指着桌子上贴的课表,让我抄一份?

我:「????」

沈喻桑还一个劲:「抄吧!」

我找你谈恋爱的,不是来让你给我上刑的。

「沈喻桑。」我觉得一定是我的称呼出了问题,沈教授沈教授的,搞得真的和我爱学习一样。

他也答应:「嗯。」

「我想和你谈恋爱做沈婷小舅妈!」

7.

「抱歉,我不谈恋爱。」沈喻桑拒绝了我。

还没等我难过,他又补了一句:「而且,我觉得你主要目的不是和我谈恋爱。」

「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想和你谈恋爱。」我真诚的看着他,就差没跪下来求他了。

沈喻桑站起身,他比我高许多,可能离得近,我觉得他和沈婷差不多高,极具压迫力:「你是想和我谈恋爱还是想做沈婷小舅妈?」

「和你谈恋爱不就是沈婷小舅妈了?」这两者不是因果关系吗?

「沈婷怎么得罪你了?」

「……」

所以做老师的敏锐力都这么强吗?

室友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所以你实话实说了?」

我有点麻木,点了点头:「哦,我为了和他套近乎,让他指导我修改论文来着。」

「……改好没?」

我搓了搓脸:「还不如我自己改的,完全听不明白啊!」

「林悄悄,你没救了,你就看着那对狗男女在你面前耀武扬威吧!」

「你告诉,我怎么做,你是不知道,那沈喻桑上来就说自己不谈恋爱,把我路都封死了。你说他是不是也有什么心理疾病?沈婷是他外甥女,所以这是家族遗传?」我好像打开了新思路。

室友背过身,看都不看我:「有可能。」

「混蛋啊!」我锤了一下桌子,这就根本不给我路啊!

室友转过身,颇为八卦:「不然你去问问?」

「你是想让我敲开他办公室,然后义正言辞的问他,沈喻桑,你是不是有病?」

「你可以试试。」我总觉得室友的脑子被刑法阉了,半句人话都不说。

「不是,烈女怕缠郎,那沈婷虽然做三,但是你不觉得这一条很值得你学习吗?」

好像有点道理。

确实,再难搞的男人都怕生扑的。

8.

我有点惆怅,每个礼拜天最惆怅的就是我。

整个宿舍,就我一个人!

她们都有对象,当然我和周安在一起的时候也只有我一个人。

我的脑回路大概和别人不一样,和周安谈恋爱就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不说实质性关系,就连小手都没牵到,就被沈婷睡了?

越想越气,本来没人的时候我就容易瞎想,不好意思,你们中奖了。

对不起,今天晚上,新仇旧恨,一起报!

你能把周安扑倒,我就能把你小舅拿下,过年小舅妈的红包,你就算是哭也得给我收下去!

雄赳赳,气昂昂,我打听好沈喻桑的车位,准备蹲在停车场等他。

室友可能是给对象的迷魂汤灌糊涂了,半天才打电话告诉我:「林悄悄,今天沈喻桑没来。」

「所以我冻了半天,蹲的和乞丐一样,就差没拿个破碗了,你现在才想起来?」谢谢,有被气到。

「哎呀,我这不是为了补偿你,帮你打听了他家地址,你要去吗?」

「真是辛苦你了。」我伸手挂掉电话。

都到这了,还能不去?

我现在回去,宿舍高峰期,宿舍门口都是激情拥吻的小情侣。

人有多大胆,猪有多大产,与其被别人秀死,倒不如铤而走险,成了长辈分,不成就抄刑法。

去!

9.

我们学校和别的学校不一样,采取半封闭式管理,半封闭式管理就代表着有些时候,有些方式可以出门。

时间,是保安大爷打盹的时候。

方式,是从学校围墙一跃而下。

当然,这些诀窍是我的室友口传身教的,特别叮嘱我,翻墙的时候小心一点,别卡在上面了。

我当时特别不屑一顾,轻松翻上墙头,当我准备下去时,那和我刚刚翻上时的意气风发大不一样,看着对我来说略高的墙,我慌了。

这大概就是她们说的,卡在墙头了。

我坐在墙头惆怅,又怕呆久了被保安大爷发现给我送走,心一横,跳!

我闭着眼,小心翼翼往下探,直到放到我的极限。

心一横,这还能多高,摔不死,但是我怕,还是紧紧闭着眼。

果然,踩空了,往后踉跄了两步,一双有力的手接住了,可能是后坐力,也可能是体重问题,往后跄了两步,然后稳稳的摔在人家怀里了。

「谢谢啊!」很尴尬,但是礼貌还是得有的。

「那你可以自己站起来吗?」

「好好,等等,我好像不太行……」我费力的想要从他怀里自己站起来,但是估计是卡在上面有点腿软,半天站不起来,于是他直接给我架起来了。

羞愤而死。

翻墙卡在墙头,下墙差点跌倒人怀里。

我转身想和接住我的好心人道歉,看到他的脸,我人傻了。

「沈…沈教授?」

「还挺沉。」

「……」

10.

为了缓解尴尬,但是我又想,我翻墙就是为了找他,已经准备好不要脸了,还尴尬个锤子?

我主动问候他:「教授是要回家吗?」

沈喻桑出了校门看着就和在里面不一样,但是被他抓包,我得考虑一下要不要给他灭口。

沈喻桑穿着骆色大衣,双手插在口袋:「嗯,怎么,想来?」

我上前主动挽着他的手:「走吧!」

沈喻桑愣了愣,他假客气,我真老实。

「一个女大学生大半夜去一个陌生男人的家,你确定?」

「确定啊!我都准备好了。」我拿出口袋里的家伙事,呵,我当然知道他不会有,所以我自己准备好了,有备无患。

沈喻桑看着我从口袋拎出来的一串家伙事,深吸一口气:「同学……」

我打断他:「叫什么同学,你连未来老婆名字都不知道,记好了,我叫林悄悄,悄悄咪咪的悄悄。」

沈喻桑可能第一次遇到我这种,颇为无奈,感觉自己对牛弹琴。

「我说过,我不谈恋爱。」

「你……不会和沈婷一样吧?」不会吧,送上门的都不要?不会真是吧?

「什么?」

「有一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

11.

「沈婷怎么得罪你了?」

「等等,沈教授,换个地方聊,我真怕保安大爷出来逮我。」我拉着沈喻桑,朝他示意小点声,我翻墙给逮到是要记过的。

「行,去哪?」

「你家。」我想都没有就回答了他,就等你这句话了。

沈喻桑深吸一口气:「确定了?」

「走吧,沈教授,我滴滴都打好了。」我样了样手机,都说了,有备而来。

沈喻桑看着我:「你不怕发生什么?」

我拉着他上约好的滴滴:「我怕什么都发生不了。走走走,冻死我了。」

一路上,沈喻桑都没有说话,我支着脑袋看他,侧脸很好看,下颚线条干净流畅,沈喻桑平时不戴眼镜,近距离看睫毛很长,打出一片小阴影。

沈喻桑挑了挑眉:「看我干嘛?」

「我还是觉得,你戴眼镜好看。」

「为什么?」

「更像斯文败类。」

沈喻桑像是被逗笑了:「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败类?」

「我说的是像,一会试试就知道了。」

「……」

12.

沈喻桑用指纹打开了门,我看着指纹锁,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早上我就能录指纹了。

沈喻桑拿出一双新拖鞋给我,灰色的,和他同款。

「我喜欢粉色。」

沈喻桑靠在墙上,和他平时斯文败类的样子不一样,看着懒散随意多了:「所以,沈婷怎么得罪你了?」

我越过他,自顾自的走到沙发上坐下,不太软,不知道一会做舒不舒服。

我拍了拍旁边的位置,比主人更像主人:「过来坐!」

沈喻桑坐下点了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将烟雾呼出:「嗯?」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不谈恋爱?」

沈喻桑挑了挑眉:「我只结婚。」

我拍了拍心口:「那我就放心了。」

「嗯?所以林悄悄同学,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不行!」

沈喻桑掐灭了烟:「说个原因。」

「我说了,别管你以后老婆叫同学,我不是你的学生,不接受抄刑法!」

沈喻桑笑了声:「你还挺自信。」

我靠近他耳边,小声告诉他:「因为今晚过后我就是了呀!」

「嗯,所以林悄悄,回答我的问题。」

「……」

13.

过不去了是吧?我一字一顿告诉他:「因为你的好外甥女抢了我的男朋友,绿了我。」

沈喻桑了然:「所以你为了报复他,准备实锤了他小舅?」

我摇了摇头:「你就不能自信一点,我对你是真爱!」

「我说过,我不谈恋爱。」

我把包倒给他看:「对啊,所以我还带了身份证,户口本,明天一早就去领证!」

沈喻桑翻了翻我的户口本,确定这是货真价实的:「你这报复代价有点大啊!」

我从包里掏出给沈婷准备的红包:「我红包都准备好了,就准备今年过年给沈婷发一份小舅妈的关照!」

沈喻桑将红包里二百五十块钱拿出来:「小舅妈还挺大方。」

「所以,先上车后补票?」

沈喻桑看着跃跃欲试的我:「先去洗澡。」

14.

浴室内沈喻桑在洗澡,淋浴声隔着热雾熏红了我的脸,我蹲在浴室外思考。

虽说家伙事,心里建设都准备好了,但是我还是有点紧张。

我要不要进去也洗一把澡,刚刚爬墙出汗了,有点影响体验感受。

「林悄悄。」沈喻桑隔着门喊我。

弓在线上,我又怂了,他是想和我一起吗?这不太好吧,我揉了揉肚子上的肉,我今天晚饭吃的有点多,有点吸不住。

沈喻桑见我半天没回答,推开了浴室门,刚洗头的,空气里弥漫着洗发露的味道,头发还没擦干,水珠顺着锁骨流进衣领……

我:「????」

他穿着衣服?

「你干嘛穿衣服?」脱口而出的话愣住的不止沈喻桑,还有脑子晃水的我。

沈喻桑低头靠近我:「冷。」

「对不起,我的错,我没搞清楚季节。」

他搂着我的腰,低头在我耳边轻声道:「去洗洗。」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耳畔,烫的通红。

我拽着他衣领:「沈教授帮我。」

沈喻桑眉眼低垂,伸手挑起我羽绒服的拉链轻轻往下拽。

拉链一点点向下拉开,露出里面的黑色打底衫。

我意识到问题不对,推开他:「别,这就不劳烦沈教授了,我自己来,你先躺着,我洗干净就来。」

沈喻桑靠在墙边看着我轻笑:「刚刚不是说要我帮你,怎么现在反悔了?」

我极力阻止他,并不是害怕会发生什么关系,相反,我还怕发生不了关系。

我怕发生的是一会脱了打底衫露出我的红秋衣。

别问我为什么穿红秋衣,当代女大学生,寒冬腊月的,大半夜出门不穿秋衣秋裤不冻傻了。

至于秋衣为什么是红色,单纯因为那是我妈泛滥的母爱。

我抱着胸往门后躲:「你要真想,等我洗完澡。」

沈喻桑拽着我,打横抱着我往卧室里面走,一阵天旋地转,沈喻桑将我扔到床上。

这就要开始了吗?我有点期待。

沈喻桑低头慢慢朝我靠近。

沈喻桑的脸离我极近,甚至能看见纤长的睫毛,我紧张的闭上眼,这是要接吻了吧?

沈喻桑慢条斯理的拉了拉我的衣角:「悄悄不让我脱,是因为穿了秋衣吗?」

羞愤欲死,所以刚刚不是为了吻我,就是为了欣赏我的红秋衣?

15.

我准备好了所有,里里外外,连内衣都穿的一套,独独忘了红秋衣。

沈喻桑将我压在床上,只为了挑开打底衫看我红秋衣的时候,我已经丧失了所有的紧张。

我咬牙切齿的盯着他:「沈喻桑,你就为了看我红秋衣?」

沈喻桑垂眸,给我独独留下一套大红秋衣。

更加确定他是故意的了。

气得我坐起身:「老子不玩了,沈喻桑你活该单身!」

沈喻桑一把将我扑倒在床,将我的话都堵在嘴中,柔软的唇触碰到我的唇时,脑子嗡的一下,瞬间空白……

16.

事后,沈喻桑点了支烟,我有些馋,凑到他手边要抢。

沈喻桑吐了口烟,他的表情在白烟缭绕间明暗不清:「你还抽烟?」

「常听人说事后一支烟。」我盯着他夹着烟的手指,他将点燃的烟放在嘴边深深吸了一口,再吐了出来。

「想试试?」

我盯着他手中的烟点了点头。

沈喻桑掐灭了烟,将烟头扔到垃圾桶,带着烟草的气息将我湮灭在他的吻中。

「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我被他吻的七荤八素:「两个月前……」那时候,我刚与周安分手,压力极大,不知觉已经染上烟瘾了。

为了追他,我已经很久没有抽了,生怕他不喜欢这个味道。

沈喻桑狠狠将我压在身下:「两个月啊……那就再来吧!」

容不得我拒绝,如孤舟入沧海,漂泊不定。

17.

第二天早上,我拿着盖了戳的红本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沈喻桑朝我伸出手:「回家了,沈夫人。」

我还是有点发懵,我成功了?

睡了沈婷的小舅,成功变成他的小舅妈,等我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沈喻桑带到他家。

我有点不可置信的问他:「今年过年我可以给沈婷发 250 的红包了?」

沈喻桑将我拉在怀里:「小舅妈的红包比小舅本人更诱人?」

我亲了亲他的脸:「自信点,我对你是见色起意!」

沈喻桑自从昨夜后,总能说出那种让人浮想翩翩的话:「那就请小舅妈再起次意,满足一下小舅。」

我推开他,沈喻桑像是想起了什么,凑近我:「小舅妈打算什么时候和丈母娘说说?」

对啊,我和沈喻桑不明不白的闪婚,我从头到尾都没和我妈说,给她知道,还不得直接给我送出去。

「我……问问?」我有点心虚,我妈要知道估计能把我骂死。

电话一拨通,我就能猜到我妈现在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剧,顺便应付她流落在外的女儿。

「喂,妈。」

「你要干嘛?我没钱了,找你爸去。」

「……」对不起,我的错,每次找我妈都是说生活费,多说一句废话她都嫌我吵到她。

「妈,就是那个我谈恋爱了。」

「嗯,谈多久了,多大年纪?就你也能找到对象?男的女的啊?」来自亲妈的嘲讽以及看不起。

「男的,27 了……」

「那还行,我就怕你找个七十二的。小伙子叫啥,学校的吗?」

「嗯……叫沈喻桑,学校的。」

沈喻桑直勾勾的盯着我,玩弄着我的耳垂,弄的我毛骨悚然。

「研究生啊?那还不错。」我妈明显松了口气。

「不是。」我有点心虚,小声反驳。

「还能是老师?」我妈不以为意。

「嗯……」

「林悄悄?你出息了啊!还把老师搞上手了?」我妈大着嗓门喊,沈喻桑就在我身旁,我没开扩音器他也听得见。

「妈……我还有更出息的,我早上和他领证了。」

「林悄悄!你真是好大的出息啊……」

为了避免她骂我,我提前摁断了电话。

但这种大事,我妈怎么可能让我糊弄过去,连给我打了十多通电话,我装死,愣是不接。

沈喻桑瞥着亮起的屏幕:「接啊。」

我蹭了蹭他:「沈教授~人家不敢~」

「接,我帮你说。」就等他这句话了,我接通了电话,恭恭敬敬的递给他。

「林悄悄!你怎么回事?赶紧和妈说说,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阿姨您好,我是沈喻桑……」

沈喻桑带着手机去了阳台,再回来的时候他将手机甩给我:「解决了。」

「果然,丈母娘看女婿。」我朝他点了点头,我妈给他哄的服服帖帖的,还给我发微信。

妈:「悄悄啊,喻桑这孩子真不错,你可要对人家好点哈!」

妈:「悄悄啊,你对人家喻桑好点,给人家做点饭,别天天好吃懒动的!」

妈:「悄悄啊,把喻桑照片发给我,我还没看过这孩子呢!」

「……」

18.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我妈就看个照片,还没看到真人就喜欢的不得了。

天天和我寒嘘问暖,让我对沈喻桑好点。

我:「????」

沈喻桑凑到我耳边,问我:「小舅妈肯不肯赏脸和我一起回家吃顿便饭?」

「是要带我回家正明身份吗?」

沈喻桑将我搂在怀里:「到也不是,主要是我妈和你妈一样,想看看真人。」

我有点诧异:「你什么时候和你妈说了?」

沈喻桑调整了一下姿势,让我更舒服的窝在他怀里,在我耳边轻轻道:「大概……很早以前吧。」

我不是最近才勾搭到他吗?怎么就很早以前,他说的我一脸懵。

我伸手去抢他手机:「你发了哪张照片?快给我看看!」

沈喻桑人高手长,把手机放的高高的等着我去够,我抱着他的脸亲了一口,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去抢他手上的手机。

「林悄悄,你这是在犯规哦!」

随即摁住我的头吻了上去,可能是年纪大了,沈喻桑不是那种青涩的小孩子,反而很会,总能让人面红耳赤,招架不住。

我总会酥软着身子窝在他怀里,我捏着他的手玩,他的手比我大好多,节骨分明,食指有薄薄的笔茧,每次弄的人痒痒的。

沈喻桑总喜欢捏着我的小肚子,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喜欢摸我肚子,我偏不喜欢他摸。

沈喻桑身材很好,腰上面没有一点赘肉,相反,我肚子上的肉养的就和我儿子一样肥。

天冷他把我手塞进他怀里捂,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展示腹肌。

19.

我问他是不是谈过很多女朋友,沈喻桑像是在思考自己有过几个,我一下子就生气了,从他腿上下来。

「你还真有好多?」

沈喻桑翻身将我困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了翻:「我也不知道,林悄悄你这么大个人能被瓷砖缝跘跌倒。」

我:「????」

他怎么知道的?

这种丢脸的事,他怎么知道的?

说来尴尬,我一向走路不会看地上,学校有一片小瓷砖贴的地,缝比较大,大概……一根手指那么宽吧。

我和室友走那,我拉着她边说边笑,然后就被跘跌倒了,室友为了嘲笑我还拍了精彩照片。

沈喻桑点开一张照片,隔的很远,也能看到我跌倒在瓷砖上并且露出了红秋衣。

我抢他手机,这种丑照怎么能被他留着。

「沈喻桑,你什么时候拍的?所以你一直想看我红秋衣对不对?」

沈喻桑大概是看我真生气了,挑了挑眉,将照片删除。

「还有最近删除!」

沈喻桑摸了摸我的头发,就像是在给小狗顺毛:「好好好,我们悄悄的丑照,一张都不能留。」

「你说你一个大学教授,拍什么新生丑照?」那年,我大一。

「你还记得你当时说了什么吗?」沈喻桑无辜的朝我笑了笑。

「我……好像,是在讨论那有个帅哥来着。」

「林悄悄,你看你那是垂涎我美色才跌倒的。」沈喻桑死不要脸。

我的错,我没理,对不起!

「那你也不能拍。」我还是觉得他拍我是不对的,更何况,还留了这么久。

沈喻桑盯着我看:「没这张照片,我还怎么找媳妇?」

「你暗恋我!」哦~蓄谋已久:「那你还说什么不谈恋爱?」

沈喻桑点了点头:「不谈恋爱,只想和悄悄领证。」

沈喻桑会哄人,给我迷的五迷三道的,差点就给他糊弄过去了。

「沈喻桑。」突然,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是不是把那张照片发给你妈了?」

沈喻桑:「……」

我:「……」

你好歹选张正常的吧?这在干嘛?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20.

为了保住脸面,我觉得,暂时还是不能去见他爸妈。

沈喻桑特别会忽悠人:「小舅妈不想去给沈婷发个长辈红包?」

那……还是想。

自从和沈喻桑领了证,我就直接从学校搬出来,临走前,我抱着室友哭唧唧。

室友和看怪物一样看着我:「林悄悄,可以啊,沈喻桑都能被拿下?就他那人五人六的样子,也能被你这种脑子装大海的扑了?」

我朝她娇羞一笑:「你们沈教授暗恋人家啦~」

她搓了搓胳膊:「你别吓人,好好说话。」

「上次我被瓷砖缝跘跌倒,你在拍我,他也在。」

「所以他也看到你了的红秋衣?」

我:「……」这种事能不能别一遍又一遍强调,直接给我拉出来鞭尸。

室友恍然大悟:「所以他在报复我?所以点我名?林悄悄,你的锅!」

我看了看门外,沈喻桑在等我,别问我为什么他能上女生宿舍,问就是他以权谋私。

室友捂上了嘴:「你怎么不提醒我?」

沈喻桑靠在门外:「为了悄悄,以后不让你抄整本。」

我拍了拍室友的肩膀:「好姐妹,这是师母能给你争取的最大福利了,师母走了,照顾好自己。」

室友面无表情的将我的行李扔出去,顺手将我推出去,关门前赏了我一个「滚」字。

21.

去见家长,我站在柜子前就和换装游戏一样,选了无数套,都没找到合适的。

沈喻桑站在旁边敷衍我:「悄悄穿什么都好看!」

我瞪他,他就认真给我出主意:「穿厚点,别感冒了。」

也不知从哪拿出件红棉袄,应该不是我的,看着就暖和。

「穿这个,喜庆。」

我:「……」喜庆?又不是结婚,喜庆个锤子。

但沈喻桑眼光不错,款式很好看,可可爱爱的,帽子上还有一圈软和和的白毛,我虽然喜欢,还是装作不情不愿的穿上了。

下意识揣兜,却摸到一个小盒子。

沈喻桑单膝下跪:「想着还没正式和你求婚,知道我们悄悄不喜欢被人围观,所以,悄悄愿意老了和我一起跳广场舞吗?」

我觉得又好笑又感动:「哪有人这么求婚的?你好歹说点好听的,什么你是我的唯一,白头偕老,说什么广场舞!」

「我爱你,林悄悄。」他突兀的一句话愣得我半天没回神,他是第一次和我说我爱你,也是第一个和我说我爱你的。

我将手伸过去:「沈喻桑,以后一起穿红秋裤吧!」

沈喻桑帮我戴上戒指,眉眼温柔:「好。」

22.

很多人不理解,觉得我不过一时冲动才会和沈喻桑领证,不理智。

但我觉得,我的冲动大概是我最理智的选择。

沈喻桑带我回家见家长,他父母挺满意的,就连他的姐姐,沈婷的妈妈都挺欢喜。

拉着我的手直说:「喻桑这孩子不会说话,说了什么不好听的,悄悄别介意,我们都站在你这边呢!」

我内心想的是:他骚话连篇,还不会?

沈喻桑只看着我,眼睛的温柔好似二月春水,叫人溺死过去。

全家都喜笑颜开,只有沈婷不开心,她小舅孤寡多年,最后娶了他男朋友的前女友,脸都绿了。

那句小舅妈就像卡在嗓子里,怎么也喊不出来,我心里乐的不了开支,面上温柔的说:「我们都差不多大,小婷不喊也行。」

沈喻桑却板着脸,就和在上课一样严肃,好像这是天大的事一样:「悄悄是我法律上的妻子,你的长辈。」

沈婷从小就害怕这个严肃的小舅,不情不愿的喊了声:「小…小舅妈。」那心情就好比吞了苍蝇,让人好不痛快。

太痛快了!看她吃瘪真比中了彩票还快乐,我把红包塞到他手里:「乖,小舅妈给的。」

她张了张口大概是想说,我靠近沈喻桑是带有目的性,但我一直盯着她,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只要你敢说,我也敢把你破事抖出来。

在所有亲戚慈祥的眼神里,沈婷不情不愿的收下了我的二百五。

当然,光是这样我还不够,我主动在他们面前提起周安,娇柔做作的对着她说:「我记得,周安不是有女朋友了吗?真没想到,分手没多久你俩就在一起了,啧啧,看来人不可貌相啊!」给大家都上了眼药,虽然没明说,但就算下次沈婷想大大方方介绍周安,怕是不能像她预想的那样和谐了。

大仇以报,痛快!

23.

吃过饭,沈喻桑非要带我去看电影,我问他为什么,他只是牵着我的手说:「先婚后爱,已经结婚了,所以现在我们开始谈恋爱,悄悄想看什么?」

我从没和男朋友单独去看电影,从前和周安在一起,我们看电影从来都是三人行,周安坐中间,我和沈婷坐他两边。

每次都是陪他们去看漫威电影,我看着直打瞌睡,和周安说,他每次都说,可是他和沈婷都想看。

和沈喻桑一起,他愿意陪我去看烂俗的爱情电影,虽然也没我想象中那么好看,我直打瞌睡。

沈喻桑却在电影主人公接吻时,吻上我的唇,几近缠绵,然后喘着粗气在我耳边说:「悄悄,我们回家吧。」

沈喻桑小心的把我抱到床上:「好像,谈恋爱都是盖着被子纯聊天吧!」

我勾着他的脖子,吻上觊觎已久的唇:「可我们是合法夫妻。」

沈喻桑是我最大的冲动,也是我最不后悔的冲动。

「沈喻桑,其实,我是见色起意。」

「我知道。」

一吻缠绵,悱恻成瘾。

沈喻桑,我们先婚后爱吧!

————————全文完——————————

备案号:YXA1LoG8KRGTdLrgPd6TRg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