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非一日之寒

出自专栏《玫瑰永不落俗》

我偷偷订好结婚钻戒,准备在 7 周年那天主动求婚。

小我 12 岁的男友却在社交平台问:「在一起 7 年,腻了,你们是怎么跟老女人说分手的?」

01

周皓白想跟我分手。

我是在练普拉提的时候得知这个消息的。

当时,我的教练把他发在某社交平台上的内容当乐子一样拿给我看。

她用一种近乎鄙夷和恶心的口吻对我说:「天啊,这个男人是突然知道他女朋友比他大 12 岁的吗?他 7 年前就知道这件事,现在反倒嫌弃别人老了?」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只瞥了一眼就看出,这是我小男友的账号。

我的小男友在上面说:「没有出轨,只是单纯地不爱了。我不爱她了,我会关心她安不安全,健不健康,但是我不会担心她几点回家,不会在乎她身边有没有别的追求者。

「她最近想跟我结婚,但是我想跟她分手了。

「她老了我 12 岁,整整一轮,你们懂这个意思吗?」

我的教练气得连课都不上了。

她在评论区重拳出击,骂了 10 多条内容。

周皓白还在评论区回了她:「我觉得腻了行不行?」

教练气得直接翻白眼:「7 年前,她 20 多岁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腻?贱就贱!还要给自己找这么多借口,你这种渣男,我见一次吐一次口水!」

周皓白没有再回她,她骂完了气不过,还怒气冲冲地问我怎么看这件事。

我喝了口水,看完了他们的骂战,脑子里有些混沌,但是意外地平淡。

「他不爱那个女的了。」

我用一种极为冷静的语气阐述着这个该死的事实。

「就算骂得再多,不爱就是不爱了,这有什么办法呢?」

很奇怪,在我听到周皓白想跟我分手的这个消息时,我原以为自己会很悲伤,会痛哭甚至会情绪崩溃。

但是我竟然意外地平静,内心毫无波澜。

我甚至能深吸一口气,缩紧核心,继续普拉提。

我练完普拉提礼貌地跟教练再见,打开手机,上面有两条消息,是周皓白发的。

他问我:「我今晚有事跟你聊,我去接你。

「你几点练完啊?地址发我一下啊!」

我合上手机,并没有回复周皓白。

他可能忘记了,我在报课之后,就在第一时间把课表还有地址都发给他了。

周皓白没有留意,所以他不记得我做过这种报备行程的事情。

不过没关系,我现在不在乎了。

 

02

回家路上,我翻看了下周皓白在社交平台上对我的描述。

周皓白在上面说:「其实我很想跟她说,你出门不用跟我报备,我真的不想知道你每天去了哪里,跟谁一起去,准备干什么,预估几点回家,我真的一点都不关心。」

评论里骂他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这种好姑娘不懂得珍惜,等以后没了就哭去吧。

他却回复道:「我很烦,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她是 30 多岁,不是 20 来岁,每天去的地方基本一样还要天天跟我说,我每天工作很累,下班回家只想躺在床上,不想跟她再聊一些有的没的。」

他脾气一如既往地暴躁,很快在评论区又挑起新一轮的骂战。

我总感觉,他好像把我描绘成了一个怨妇,还是一个恋爱脑怨妇。

或许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他忘记了很多事情。

所以他不记得,当初其实是他哭着让我跟他报备行程的。

刚在一起时,有次我坐飞机去外地出差,没有提前跟他说。

周皓白找不到我,急得跳脚,甚至报了警。

后来他联系上我后,在视频那头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以后你去哪里都跟我说一声好不好?

「你不知道我有多着急,打你电话不接,去你家敲门没人。

「我真的好害怕,害怕你突然不见了,如果你抛下了我,以后我要怎么活啊?」

我至今都记得当时 18 岁的周皓白哭得脸皱巴巴的样子。

我还笑他:「你哭得好可爱,我好想录下来。」

周皓白红着眼睛瞪了我一眼,用袖子胡乱把脸上的眼泪抹掉。

「不准笑你男朋友。」他满脸稚嫩却又努力装得成熟。

下一秒,他就可怜兮兮地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想你。」

明明昨天才见过面,可周皓白就是说他想我了。

7 年前,只分开了不到 10 个小时,他就说想我想得要发疯了。

7 年后,我和他说要出差一星期,他却只会回一句:「知道了。」

时光真的很不是东西,它用 7 年的时间,把当年爱我爱得炙热且真诚的周皓白,变成了如今这个看我一眼都觉得烦的男人。

 

03

他在公共社交平台上肆意宣泄着自己对我的不满。

直到司机停在我家楼下,我都还没有读完里面的全部内容。

我下车后,看到楼道口有个橘色的小光点。

没一会儿,周皓白从阴影中走出来,漫不经心地摁掉了手里的烟。

「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他走过来,从我手里把包包接了过去。

「我给你发了消息你怎么没回。」他自顾自地问着。

我看着他俊俏的侧脸,恍惚间似乎看到了 7 年前的他。

「忘记回了。」我耸了耸肩膀,他也没深究。

周皓白走在我前面,我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

突然草丛中蹿出来一只小橘猫冲我喵喵叫。

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要往周皓白的身后躲去。

可他没有停留,甚至没有回头,而是一边玩手机一边往前走。

那只猫已经靠近了我的脚边,它乖巧地想来蹭我,我却被吓得浑身僵硬,冒冷汗。

我很怕猫,因为我小时候被猫抓过眼睛,差点失明。

所以我一旦碰到猫就会吓得六神无主,根本不敢动弹。

「皓白!」我满头大汗,期望周皓白能回头看我一眼,能回来解救我。

奈何他低头看着手机,面无表情地走进了电梯里。

我颤抖着从兜里掏出手机,想给他打个电话。

可下一秒,小猫扒拉住了我的裤腿,吓得我一个哆嗦手机掉在了地上,被小猫屁股稳稳地压住。

四周空空荡荡,没有人能来救我。

我很想呕吐,但是胃里空空荡荡,吐不出东西来。

我在原地一直煎熬着,直到我快要因为呼吸不过来晕倒在地时,小橘猫才玩累了自己往旁边跑,那一刻,我才如释重负,手忙脚乱地捡起手机跑向电梯。

一直到家门口,我的手都还是在抖。

我知道我此时的脸色肯定很难看,满头大汗,嘴唇都在发白。

我打开门,正好碰到抱着电脑从我旁边过的周皓白。

他急匆匆地走进书房又走出来,然后问我:「你看到我的 U 盘了吗?」

周皓白没等到我的回复,在桌子上看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又匆匆跑回了书房。

我扶着门框,慢慢挪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热水。

手机叮的一声响了,我教练发消息问我:「宝,到家了吗?

「你今天练的量比以前大,记得多喝水哟!」

我瘫坐在沙发上,捂着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想哭。

我在沙发上缓了很久,等身子慢慢暖和过来,我就去了书房。

周皓白戴上了眼镜,他应该是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整个人认真且严肃。

我敲了敲门,他抬了下眼镜看了我一眼问:「怎么了?」

「我们分手吧。」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意外地平静。

周皓白反倒愣住了,良久,他问我:「为什么?」

「毕竟我比你大了 12 岁,整整一轮。」

我说完这句话,看到周皓白的脸色骤然一白。

 

04

「你看到了?」周皓白把眼镜摘下来,有些疲惫地摁了摁鼻梁。

他合上电脑,抬头对上我的视线,停顿了好半响才说:「抱歉,我本意不是要伤害你。

「只是你知道的,我们相处得太久了,久到我分不清对你是爱情还是亲情。」

周皓白抬起头直直地看向我:「程姐,我们还是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我神情有些恍惚,不是因为周皓白说的分手,而是因为他叫我程姐。

依稀记得很久以前,我去郊外视察场地,那个 18 岁的少年敲响了我的车窗。

我把车窗摇下来,他嚼了嚼嘴巴里的口香糖,边吹泡泡边对我说:「姐姐,有没有兴趣做个好人好事送我一程?

「你把我送到能打到车的地方就行。」

少年挠了挠头,看我淡然的模样怕我不载他又往上加注:「我给钱的。」

那时候的周皓白还是个玩得很疯的大一学生。

他跟人打赌,被丢在了郊外,打不到车,又找不到人帮忙,看到我的那一刻就像是看到了救星。

「姐姐,漂亮姐姐帮帮我吧!」周皓白看我面色平静有点急了,嘴甜得不像话,一口一个「漂亮姐姐」,着实是让我有点顶不住。

我叹了口气,开了车门让他进来。

周皓白立刻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谢谢姐姐!」

18 岁的男孩子青春洋溢,嘴很甜,笑起来很阳光,撩妹的时候也很大胆。

我问他去哪儿,他说:「姐姐你专心开车,我帮你开导航。」

然后他十分自然地拿起我的手机,给我设置了大学城的地址。

一路上,周皓白倒是没怎么说话,只是用手撑着脸在刷手机。

这跟他刚才的表现不太一样,我还以为他是那种很聒噪的男孩子。

也许是我的目光太直接,周皓白抬眸对上了我的视线,笑得眉眼弯弯:「姐姐是在偷看我吗?」

「不是。」我有点头疼,「我姓程,年纪比你大个几岁。

「你叫我程姐吧,别叫姐姐了,叫姐姐听得我很别扭。」

周皓白点点头,对此表示明白,然后他说:「好的姐姐。」

我沉默了一阵,有点头痛,放弃跟他再较真下去了。

一个小时后,我把他送到大学城,周皓白礼貌道了谢就往学校里跑。

我刚感叹一句「年轻真好」,关掉导航打开聊天软件后,突然发现我多了一个叫周皓白的好友。

「嗨,姐姐!」周皓白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连带着一个两百块钱标注着车费的红包。

我没收,有点无奈地对他讲:「小子,叫程姐。」

「你年纪又不大,干嘛要叫这么老气横秋的称呼。」

周皓白发一串文字过来,总是要配一个狗头表情包。

「你今年几岁?」我问他。

「报告,我这个月初就 18 了,能喝酒了。」

「我比你大 12 岁。」

我发完这个消息,周皓白突然沉默了下来。

「小屁孩。」我有点好笑地关掉手机。

下一秒却又收到了他给我发的消息:

「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九样样有,女大十二人长久听过没?

「我叫你姐姐没毛病吧?」

当年死都不肯改口的周皓白,现如今也会拉下脸来开始叫我程姐了。

我没由来地笑了一下,周皓白却皱了皱眉。

 

 

05

我决定和周皓白和平分手。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那些撕心裂肺和痛哭流涕的剧情一样都没有发生。

我们很平淡,平淡到周皓白甚至能坐在地板上,边帮我收拾我要带走的衣服,边问我:「你回御水湾那套房子住吗?」

「可能吧。」我还没想好,御水湾是我前两年买的一套房产,没别的优点,就是离周皓白近。

只是现在,这个优点好像变成了一个尴尬的存在。

我默不作声地将周皓白递给我的衣服装进箱子里。

周皓白看了我好几眼,忍不住拧着眉头问我:「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耸了耸肩膀,打开手机准备叫车。

周皓白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整个人散发着一股不爽的气息。

明明都 25 岁了,怎么还这么小孩子脾气?

我幽幽叹了口气,将手张开落到他的发间,像是摸小猫一样,顺着他黑亮的头发走向慢慢往下滑。

周皓白也顺势仰起了头,露出舒服餍足的表情。

片刻后,他回过神来,身子微僵,胡乱找了个借口逃去了书房。

直到我叫的车来了,搬家人员上来搬东西,他也没有出来。

只是在手机上给我发了条消息:「到家跟我说一声。」

我低头看了一眼,没回他。

既然已经分手了,那我其实也没必要再跟他报备什么行程了。

我搬去了市中心的那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这套坐北朝南有两个大露台,坐在客厅能看到广州塔的房子。

原本是我准备用来当做以后跟周皓白的婚房的。

可惜了,我推开书房旁边的电竞房,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杂物丢了进去。

我原以为我会和周皓白一起幸福地住进来。

没想到,最后住进来的只有我自己。

凌晨 1 点多,我躺在床上,感觉有一点不真实。

我睡不着,打开周皓白的某社交软件,看到他新发了一个内容:「已和平分手,祝安好。」

评论区足足有 3w 多条评论区都在骂他,换着花样地骂他。

周皓白还是一如既往地沉不住气,他直接下场去评论区对骂。

「我和她怎么样关你屁事?我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我爱分手就分手,瞧你们那德行!」

毫不意外,他又把评论区的骂战点燃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眼看着骂他的评论已经要飙升到 5w 条的时候,他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有点不爽。」周皓白这样跟我说。

他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来找我求安慰。

这是他不为人知的小习惯之一。

可是,现在的我能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安慰他呢?

我不知道,所以我对他说:「早点睡吧。」

电话那头的周皓白沉默了良久。

然后他挂断了电话。

以前我不理他的时候,他会哭。

现在他应该不会了吧。

我打开手机的飞行模式,闭上了眼睛。

 

06

距离我和周皓白分手,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

我们有将近半个多月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或许就是分手后最好的状态。

原以为我们两个就此桥归桥路归路,再也不会碰面。

可偏偏,在我和别人吃午饭的时候,周皓白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有份合同落家里指纹锁的那个保险柜里了,你有空帮我去拿一下吗?」

我用纸巾擦了擦嘴:「我有点事。」

「你别跟我闹脾气了,这份合同我真的很重要!」

周皓白语气很急,「我两点钟要用那个合同,你快着点!」

说完,他不等我说话就挂了电话。

我有些无奈地看着黑下去的屏幕。

「你待会有事?」桌子对面那西装革履的男人笑着问我。

他叫沈淮安,是我大学的学长,也是我今天的相亲对象。

我微微颔首,他有些遗憾:「好不容易等到你有空,我还订了待会的电影票,可惜了。」

我看着他做出了个略微夸张的失望表情,被他逗笑了。

我双手交握放在了下巴处,笑着问他:「沈学长,我今天没开车,可以麻烦你送我一趟吗?」

「求之不得。」沈淮安扬起一抹笑容,做了个请的姿势。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体贴,即便是我提出了要求,也都是笑着应允。

上车前,沈淮安贴心地替我开了车门。

我看着他的动作,内心微微叹了口气。

在一起 7 年,周皓白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

他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总是需要我来照顾。

而我,也好像早就习惯站在他身后替他擦屁股。

周皓白的家离我们吃饭的地方不远。

20 分钟左右我就到了他家门口。

沈淮安在楼下等我,我正在思考等会拿到合同怎么给他送过去。

结果刚一推开门,迎面就撞上了一个穿着职业短裙,打扮得干净利落的阳光女孩。

「周总对不起!我没打开保险柜还劳烦你跑一趟。」

女孩满脸失落,一抬头对上我的视线,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声音也有些尖厉:「你哪位?」

我扫了她一眼,毫不意外地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敌意。

作为一个女人,我对这种目光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看情敌的眼神。

只不过,鉴于现在的我和周皓白已经和平分手了。

所以,我垂下眼眸平静地告诉她:「周皓白是我弟弟。」

女孩的表情顿时从戒备转化为吃惊和讨好:「姐姐您好!我是周总的秘书,你可以叫我小何!」

「嗯。」我应了一声,快步走到保险柜,用指纹打开,从里面拿出周皓白要的合同递给那女孩。

「他不是很着急吗,快送过去给他吧。」我关上保险柜对她说。

何秘书抱着合同对我千恩万谢,我只是笑笑没说话。

出了门后,我打开手机用微信语音对周皓白说:「你要的东西,我交给你秘书了。」

周皓白回得出乎我意料地快,他问:「你不过来?」

没等我回复,周皓白的电话就这么打了过来。

我本来不想接,但是手一滑摁到了接听键。

「喂,你不来吗?」周皓白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来。

我琢磨着措辞准备婉拒,一旁的沈淮安却突然凑过来问了一句:「谁呀?」

「一个认识的弟弟。」我这么对沈淮安说。

周皓白那头骤然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我以为他已经挂了电话,却听到周皓白咬牙切齿地问:「你在哪?

「你跟谁在一起?

「你说谁是弟弟?」

 

07

当天晚上,周皓白就找到了我家,他用力且急促地敲着门。

「程颖,我知道你在家!给我开门!」 周皓白的声音压抑着怒气。

我站在门口,手放在门把上,轻轻打开,对上了周皓白铁青的脸。

他瞪了我一眼,快步走进来,环顾四周,视线很快就定格在阳台。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周皓白已经推开了阳台门。

阳台空空如也,除了被风吹动的纱帘之外再无其他。

周皓白抿了抿唇,又转头去了厕所。

他像是头巡视自己领地的狼,把我家里里外外都翻了一遍。

当他打开电竞房的门时,略微停顿了一下。

「你还记得啊。」 周皓白扭头,神色复杂地问我。

记得什么?我皱了皱眉,看见他打开了电竞房的灯,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

电竞房里放了很多周皓白喜欢的角色手办。

那是我之前想给他的惊喜。

不过现在这堆东西好像没有了它们的价值。

我得找个时间把这些没用的东西丢掉比较好。

留在家里有点浪费空间了。

「那些手办,你喜欢就带走吧。」 我对周皓白提议道。

「反正留在我这也占地方,没什么用,我准备把这间房空出来做健身房。」 

也不知道我这句话是戳到周皓白的什么点,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他大步走到我面前,拧着眉问我:「你就这么想把跟我有关的东西清掉?这半个月你忍着不找我,就是想让另外一个男人来替代我?

「他比我好吗?他比我年轻吗?他体力比我好吗?他赚的钱有我多吗?」 

周皓白气得眼眶通红,他每说一句话就向前一步,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把我逼到了角落。

「你就这么缺男人?」 周皓白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的。

他很不高兴,大概是觉得我离开他后,肯定忘不了他。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才半个月的时间,我不仅完全把他丢到了脑后,竟然还有闲心跟别的男人相约出去吃饭。

「你跟我说有事,就是为了跟那个男的在一起?」 周皓白又咬着牙问。

他今天像个问号娃娃一样,满肚子的问号,非要逼问个所以然来。

我叹了口气,看着周皓白凶狠的质问模样,有点无奈。

「你是以什么身份来问我这些话的呢?」 我平静地推开他。

周皓白愣了一下:「我是以你……朋友的身份。」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停顿了好半响。

他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质问我的权利。

但是他偏要嘴硬,跟 7 年前的他一模一样。

「我关心你,怕你被别人骗了,问一句不可以吗?」 

周皓白的怒气没发出来,整个人憋着一口气,跟着我坐到了沙发上。

他这个人啊,以前争强好胜,脾气也很大。

近两年开了自己的工作室之后,脾气收敛了一些,懂了点喜怒不形于色。

可是一遇到事情,还是把我曾经教他的那些东西都忘光光了。

这也不能全怪他,毕竟他才 25 岁,还很年轻。

我给他倒了杯茶,他冷着脸接了。

一杯茶毕,我看周皓白的情绪逐渐平稳下来,才慢慢开口道:「我很缺男人。」 

周皓白脸色霎时间又变得难看起来。

我却不管他,继续道:「我今年 39 岁了。

「我想在 40 岁之前结婚,生个孩子。」 

我每说一句话,周皓白的脸色就黑一点。

「所以,你说对了,我真的真的很缺男人。」 

当我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周皓白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那你也不能随便找个男人就这样凑合。」 

周皓白攥着手,气得浑身发热,用力扯了下自己的扣子。

衬衫最上方的白色扣子被他用力拽了下来,掉在地上滚了两圈,最后滚到了我的脚边。

我下意识伸手去捡,周皓白也抿着唇低头去拿。

两人的手在扣子上方相遇,他像是触了电一样飞快收回,而我则慢悠悠地捡起了那枚扣子。

我把扣子在指尖转了一圈,送还到周皓白的面前。

我朝他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我们已经分手了,于情于理你都不应该再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

「我就算找男人,就算第二天领证结婚,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懂我的意思吗?」 

周皓白接过那颗扣子,愣在了原地:「你说什么?」 

「我说,你可以出去了。」 我坐得端正,双手放在膝前,「我就不送你了。」 

「程颖你认真的?」 周皓白不知是气得还是怎么的,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子气。

他猛地站起身来,冷着脸往外走,边走边说:「好,程颖你好得很!」

「行,以后我们就桥归桥路归路,你玩你的,我也不管你了!」 

他放完狠话,闷头往外冲,把门摔得很响。

 

08

周皓白觉得我在故意刺激他,所以他也要搞出点动静来刺激我。

最开始他是在朋友圈发一些跟女生较为暧昧亲密的照片和视频。

然后是在我们共同的好友群里问,女孩子生日他送什么礼物比较好。

他在群里甩出一些暧昧期的聊天截图,和群里的朋友说:「20 来岁的女生也太黏人了吧。 

「才一个小时没跟她说话就哭唧唧地说不理我了,真可爱,还好我说这周末带她去迪士尼才哄回来,你们是怎么哄对象的啊,教教我呗。」 

周皓白的兄弟们在群里嘻嘻哈哈地起哄,夸那女生长得好看。

「身材也很正点!」 周皓白发了条带着笑的语音,顿时让群内的气氛又达到一个高潮。

我没说话,静静退了这个群。

下一秒我的电话就响了,是周皓白打来的。

他难掩兴奋问我:「你是不是生气了?」 

「我们在一起 7 年,你还在意我,你根本放不下我对不对?!」 

周皓白像是已经证实了这句话的真实性,声音中带着点兴奋和安心。

半个月前,说不爱我了,要跟我分手的是他。

半个月后,变着法子来试探我,想确定我是不是还爱他的人也是他。

我不打算再陪他玩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了。

我对他说:「你还记不记得,在一起那天我对你说过的话。」 

周皓白愣了一下,我知道,他没有想起来。

我们 7 年前在一起的那天,是圣诞节,我在北京谈生意。

周皓白给我打电话,问我天安门下雪了没,漂不漂亮。

他央着我去给他拍一张照片。

我拗不过他,特意绕路过去给他拍照。

就在我拍照的那个时候,他不知道从哪里捧着一束玫瑰花冒了出来。

那个 18 岁的周皓白应该是在这里等了很久,身上落了一层白色的雪。

但是他的眼睛很亮,像是圣诞树上面最独特的星星。

周皓白乐呵呵地把手里的玫瑰花递给我,趁我不注意,猛地冲上前亲了我一口。

「姐姐!圣诞节快乐!」 周皓白嘻嘻哈哈地笑着,顺带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怎么来了?」 我很诧异,这个小子每次都能给我不一样的惊喜。

周皓白咧开嘴笑了起来:「我很想你,就用打工赚的钱买了机票过来了。」 

他嘴上说得很轻松,可我的内心却格外震惊。

因为我知道周皓白打工是为了给自己重新配一台高配版的电脑。

「那你的电脑呢?」 他想要的电脑和配件,对于 18 岁的他来说可都不便宜。

「再慢慢攒钱咯。」 周皓白红着脸说,「姐姐你比较重要啊!」 

在 18 岁周皓白的心里,我是最重要的。

被一个人这么热烈且真切地爱着,那种感觉很奇妙。

街边有小孩在玩仙女棒,明亮璀璨的烟花在小棍子的顶端绽放,格外好看。

周皓白看见我看了两眼,搓着手过去,厚着脸皮跟那几个孩子买了几根。

他点了火,把仙女棒递到了我的手里。

「我这年纪,早就不玩这些东西了。」 我有些尴尬地把东西塞回给他。

周皓白却嘻嘻笑着说:「姐姐,玩这个还要看年龄啊?」 

我没由来地红了脸,攥着仙女棒有点不知所措。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周皓白替我拍了一张我捧着花,抓着仙女棒无助地朝他看过去的照片。

然后他放下手机,看着我咽了下口水,鬼斧神差地说了一句:「姐姐,我可不可以做你的对象。」 

「我跟你相差了 12 岁。」 我捏紧了手里已经燃尽的仙女棒,脸上的表情肯定比哭还难看。

我和周皓白的年纪是一把不可逾越的巨山,将我的心动压得严严实实的。

当时周皓白是怎么说的?

他握住我的手,郑重地对我说:「我最不在意的就是跟姐姐的年龄差了!

「差 12 岁又怎么样?我就是控制不住爱你啊!除了你,其他人我都不要!」 

当时我看着面前这个青春洋溢又满眼认真的男孩子,拒绝的话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我答应他了,我把手放到他的掌心对他说:「如果以后,我是说如果,你不想再跟我继续走下去了,那你记得要跟我说,我会识趣地离开的。」 

「离开之后呢?」 周皓白挑眉笑着问我。

我也看着他真挚的眼神一字一句地对他说:「小朋友,我离开之后就不会回头了哦。」 

周皓白也笑了:「那你千万不要回头,我肯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把你抛下。」 

当时的爱很热烈也很纯粹,我们在天安门前相拥接吻,说着一辈子在一起。

7 年后,周皓白却在社交平台问,该怎么跟老女人分手。

他决定抛下我了,而我也决定往前走,不会回头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不爱我了?」 

周皓白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传来,带着点颤音,有点失真:

「你怎么能不爱我?姐姐,你怎么能突然就不爱我了?」

「你在骗我,对不对?」 

 

09

凌晨一点,我家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打开门,看见头发凌乱,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的周皓白。

「我能进去吗?」 周皓白的嘴唇微微干涩发白,还起了皮,看上去既疲惫又可怜。

我抵着门沉默了良久,周皓白眼中的光芒慢慢地黯淡下去。

他扯了个难看的笑容问:「怎么,现在给弟弟喝杯水也不行?」 

我和周皓白对视了良久。

他梗着脖子,就是不愿意离开。

我叹了口气,对屋子里面喊道:「沈学长,麻烦你倒杯水来。」 

周皓白身体一僵,他定定地看着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端了杯水走过来,脑子里的那根弦突然断了。

我以为周皓白会冲进来,拽着沈淮安的衣领,往他的脸上狠狠来上一拳。

可我没想到,周皓白只是沉沉地盯着沈淮安,用力地攥着那杯水,一言未发。

5 分钟后,他手里的水只少了一点点。

但是周皓白为了不让我关门,就这么用脚抵着门,把水放到唇边就是不喝。

10 分钟后,我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

我要关门,沈淮安却突然笑着对我说:「让我跟他聊聊吧。」 

「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马上回来。」 

说话间,沈淮安在我的头顶落下一个似有似无的吻。

我抬头看了眼沈淮安,用眼角的余光瞄见周皓白通红的双眼。

沈淮安走到门外,贴心地为我关上了门。

我原以为他们两个人的交谈会很久,可没想到,我只不过是从门口走到厨房的这点时间,沈淮安就推门进来了。

沈淮安手里捧着刚刚周皓白带来的玫瑰花,笑着对我说:「花很香,有花瓶吗?我帮你插上去。」 

我轻眨了下眼睛,在他笑意盈盈的视线下,把花瓶给他拿了过去。

「怎么这么快?」 周皓白很固执,我对上他都有点头疼,很难想象沈淮安这么快就把他搞定。

「你跟他说什么了?」 我有些好奇。

沈淮安垂着眸斜着切掉了玫瑰花的根部:「也没什么。

「我就问了他一句,敢不敢娶你。」 

我愣了愣,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沈淮安就抬起头来笑着对我说:「他刚刚的表情跟你现在一模一样。」 

沈淮安将手里的花放进花瓶里:「我想娶你。 

「我对他说,我要娶你。

「如果我们两个公平竞争的话,说不准我会输给他。 

「可是我没想到,他连跟我公平竞争的勇气都没有。 

「小橙子,他不值得。」 

沈淮安将手覆在了我的手背上:「7 年前我就告诉过你,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他太稚嫩,太青涩,他会让你伤心难过,可是你不听我的劝,现在吃到苦头了吧。」 

沈淮安看着我幽幽地叹了口气,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颗糖,拨开糖纸塞进我的嘴里。

然后他抽出纸巾,给我擦拭眼泪:「别哭了。」 

「我没哭。」 我用力地扯了个笑脸,可是怎么都笑不出来。

我的鼻子越来越酸,豆大的泪珠从眼眶往下落,一颗两颗,模糊了我的视线,打湿了我的心。

「我为什么这么老了呢?」 我哭着问沈淮安。

我正一步步地进入衰老,而周皓白就像初升的太阳,年轻,朝气十足。

我承认我曾经有一瞬间很贪心。我想牵着他的手,看着他步入成熟期,在周皓白发梢悄悄变白的时候抱着他,偷偷在他的发梢上落下一个吻。

可是我没有机会了,周皓白要跟我分手的时候,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该走了。

周皓白他才 25 岁,他还很年轻,他还有很多时间去试错。

他后悔了,可以重新回头来追。

而我已经等不起了。

我不敢再和他赌下去。

我怕我再老一点,周皓白就会觉得我这个巴着他不放的老太太很恶心了。

我坐在沙发上,告诉自己不能哭了,可泪水却依旧忍不住往下掉。

沈淮安抿着唇,温柔地拍着我的后背。

沈淮安没怎么说话,他只是静静地待在我的旁边,陪伴了我一整晚。

 

10

我决定结婚了。

那是我和周皓白分开的第二个月,一个很平常的日子。

我和沈淮安吃完午饭后散步消食,看到草地上有一对情侣在拍婚纱照。

沈淮安突然问我:「下午要不要去领个证?」 

我愣了一下,张了张嘴,好半响不知道说什么。

而沈淮安却握住了我的手,装作不经意地说:「我得快点把你给套牢了。

「7 年前,一个不经意你就被那个小子骗走了,我现在可是很有危机感的。」 

说话时,他朝我眨了下眼睛,笑意盈盈的。

我看了他好久,然后应了声好。

12 月 25 号,我和沈淮安注册结婚了。

拍结婚证照片的时候,我接到了周皓白的电话。

他在电话那头说:「你有个快递,寄到我这里来了,好像是一对戒指。」 

我后知后觉才想起来,那是我之前订的求婚戒指。

因为周皓白一直没提过结婚这回事,我猜他可能工作忙一直没想到这一茬。

所以我偷偷订好结婚钻戒,特意交代品牌要在 12 月 25 号前把戒指送到我家,因为我准备在 7 周年纪念日那天主动求婚。

后来,我跟周皓白的感情出现了问题。

我就把这件事忘记得一干二净。

周皓白问我:「要我给你送过去吗?」 

我说:「不用了,你丢掉吧。

「我结婚了,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说完这句话,我把周皓白拉黑删除了。

第二年的六月,我跟沈淮安举办了一场小而精致的婚礼。

我没有邀请周皓白,但是送礼金的记录表上却写了他的名字。

他送了很厚重的礼金还有小孩用的小金锁和金手镯。

我看了眼四周,没有看到周皓白的身影。

「在找什么?」 沈淮安穿着白色的西服走过来。

我笑了笑:「我在帮宝宝找你。」 

沈淮安也笑弯了双眼,小心过来搀扶着我。

我依偎在他的怀里,突然释怀了。

 

11

番外-周皓白

 

我以前不懂,为什么大家都说年轻时不该遇见太惊艳的人,否则会遗憾终身。

我倒认为遇见即是上上签,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留遗憾就行。

后来,我遇到了程颖。

一个很漂亮、很有气质,还很优雅的女人。

初次见面,她把车厢玻璃摇下来,把墨镜往下一拉,视线和我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我的心脏不受控制地加快了跳动,怦怦怦怦的很大声,好像在我耳边打鼓。

她比我大一些,我为了拉近距离,厚着脸皮喊她姐姐。

程颖没忍住笑着对我说:「小子,我比你大 12 岁,你叫我阿姨还差不多。」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眉眼带笑,看我就像是看孩子一样。

我有点不服气,所以我对她说:「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九样样有,女大十二人长久听过没?」

她被我逗笑,摸我的脑袋,像摸小狗。

我不想做她眼里的小孩,我也不想做小奶狗。

我想站在程颖的身边,做她的男人。

于是我开始主动出击,频繁地聊天,借用年龄小做借口,惹得程颖一次次的怜惜。

我承认,我是有点卑鄙。

可是当你面对你喜欢的人时,你总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她留在你身边的。

圣诞节那天,我跑去北京找她。

那天下着雪,我抱着花守在天安门前的一个角落里,站了足足 1 个多小时。

她看到我的时候,满眼的心疼,我没忍住抱住了她,问她:「姐姐,我可不可以做你的对象。」 

程颖先是震惊,而后是慌张中夹杂着一丝难过,她说,我会后悔的。

我怎么可能会后悔?我明确地知道,我爱她。

我抱着她,在天安门前对她发誓:「我绝对不会后悔!我这辈子都不会后悔!」 

那一年,我刚满 18 岁,而程颖大了我 12 岁。

18 岁的年纪,天不怕地不怕。

12 岁的年龄差在我眼里就是一道小坎,我跳一下,就过去了。

可程颖到底是大了我 12 岁,她是一个事业有成的成熟女性。

我铆足了劲去追赶她,想变得跟她一样成熟稳重。

她也一直在我身边支持我,支持我脑子里稀奇古怪的想法,支持我去找大厂的工作,也支持我跳出来自己开公司创业。

我越来越忙,我的阅历也越来越广。

终日在工作和酒桌中游走,那些刚出大学的女学生对我阿谀奉承,甜甜地叫我周总,满目钦佩地向我敬酒,我渐渐忘记了自己的初心。

等我某一天睁开眼睛,看到枕边睡着的程颖时,我觉得,她好像变老了。

毕竟她大了我 12 岁,大了我整整一轮。

昨天酒局上新加的几个女孩子给我发消息。

她们都很敬仰我,有个姓何的小学妹更是说我是她的偶像。

我躺在床上笑着回她们的消息。

直到那个何学妹问我:「学长,你有女朋友吗?」 

我的手瞬间一顿,侧头看了眼睡在身侧的程颖,抿了抿唇。

于是我回道:「没有。」 

当天晚上,我就在社交平台上发:「在一起 7 年,腻了,你们是怎么跟老女人说分手的?」

我发出去之后,其实是有那么一丝丝后悔的,可紧接着评论区那些人的咒骂让我火气飙升。

我直接反骂回去,心里对程颖的不满也飙升到了极致。

我给她发消息,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她没回我。

那天晚上我是有点生气的,我在楼下等她,看到程颖下车过来,我又黑这个脸不想跟她多说什么。

我想,我其实是需要时间好好理一理自己的想法。

可是我忘记了,程颖是那么地聪明果断。

她看到了我的话,也明白了我的心,所以她对我说:「分手吧。」 

我一方面庆幸是她提出来的分手,一方面又有点不得劲。

她为什么能这么轻松就提分手?

我憋着一口气,冷声同意了她的想法。

可等她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又后悔了。

我试探性地问她接下来要住哪里,程颖没回答我。

她走得干脆果断,半个月都没有跟我说一句话。

我有点着急,故意落下了一份合同,让她去帮我拿。

这些小动作里藏了我的小心思。

我想让她来见我。

只要她来,我就当她低了头,我可以重新考虑跟她在一起。

但是我没想到,她不仅不来,还跟别的男人说我是她的弟弟。

那个男人我认识,是她以前的学长,也是以前一起工作的上下级同事。

我见过他两回,这个男人的目光告诉我,他喜欢程颖。

只不过当时的程颖和我在一起,他一直隐忍着没表现出来。

现在我跟程颖分手了,他就迫不及待地冲了上来。

这我怎么能忍?我事情办完立刻冲过去找程颖。

我承认我有点问题。

我急切地想让程颖告诉我,他们没有关系。

可程颖却对我说,她很缺男人。

她想要结婚了,她不想做高龄产妇。

她说,她就算找男人,就算第二天领证结婚,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不相信她的话,她在骗我。

我们七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这么半个月不到她就能忘得干干净净?

她还爱我,只是她不肯承认。

为了让她认清自己,我开始做一些小动作,发和女孩子出去的合照,在群里发其他女孩子的信息刺激她,她果然受不了,退了群。

我很兴奋地过去问她。

程颖却对我说:「小朋友,我离开之后就不会回头了哦。」 

我愣在原地,我去找她想问清楚。

而那天,沈淮安从她的房间里走出来。

他只问了我一句话,就让我满腔的怒火化为了不知所措。

「你想好了吗,你会娶她吗?」 

我不知道,我脑子很乱,一会是程颖朝我笑的模样,一会是她大我 12 岁的事实摆在了眼前。

我恍惚地将花交给沈淮安,回到家在沙发上缩成了一团。

半夜,我惊醒,下意识叫了声:「姐姐,给我倒杯水。」 

床侧空空如也,没有人回应,也没有那人递过来的水。

她大了我十二岁,整整一轮。

所以,我刻意不去想我们的未来。

我浑浑噩噩过了两个多月,直到收到了那份快递。

那是程颖很喜欢的一家戒指品牌。

她订了一对求婚戒指,一枚刻了她的名字缩写,一枚刻了我的名字缩写。

那一刻,我终于看明白了自己的心。

我颤抖着打电话过去找她,发了疯一样想去抱住她,想把戒指戴到她手上。

可程颖却说:「我结婚了,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我瘫坐在地上,抓着那对戒指,久久不能回神。

……

她结婚那天,我去了。

我站在很远的地方,在司仪问新郎愿不愿意的时候,我把手指上那枚戒指微微转动了一下,强忍着疼痛无比的心脏,轻声说了句:「我愿意。」 

可惜,她的视线不会再落到我的身上了。

她也不会再笑着摸我的头说,她也愿意了。

 

备案号:YXX1vrkpowh8A1PQ0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