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房被盗风波

出自专栏《向阳而生的她:反杀不难,逆风翻盘》

准婆婆偷偷将我婚房写到小叔子名下。

被我发现,她理直气壮地说:

「这个家我做主,不答应就滚出去。」

我直接把她告上法庭。

以为订个婚就能拿捏我,做梦!

1

我办居住证需要提供房产证的照片,我给男友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接。

我便直接来到他住的地方,自己翻找起来。

打开房产证我愣住了。

怎么上面是男友弟弟的名字?

我仔细核对了房产信息,这就是我新买的婚房。

现在上面只写了他弟一人的名字。

办房产证的时候我恰好出差,便将 40 万的首付款给了男友,让他去办证。

没想到,他居然背着我来这一手。

愤怒瞬间冲昏了我的头脑,我正准备冲去找男友质问,他的电话恰好就进来。

「熙熙,你找我?」

我怒道:「林煜,房产证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林煜急切地说道:「我现在马上回来,等我回来给你解释。」

我气得火冒三丈,坐在客厅等着林煜回来。

我倒要听听,他要怎么解释这事情。

2

听到开门声,我从房间走到客厅。

令我意外的是,回来的人并不是林煜,而是他的妈妈。

「阿姨,你怎么来了?」

他妈笑眯眯地望着我:「小煜跟我说你们吵架了,他赶着加班没空。又怕你生气,就叫我过来哄哄你。」

我心里堵得慌,林煜哪里是赶着加班,分明就是心虚。

我将房产证摆在他妈的面前说道:「阿姨,这房子首付一共 60 万,我们家掏了 40 万。

「现在林煜却将这房子的名字写成林杰的,你说有这个道理吗?」

他妈全程带着笑脸开口:

「悦熙,你俩订了婚,也领了证。虽然这酒席还没办,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们林家的儿媳。」

若不是因为订婚,我父母也不可能给我首付的钱。

原本上周我们是要领证的,可我的身份证丢了,重新补办需要一周的时间。

事发突然,便没告诉他妈。

不过这事情跟房产证有什么关系?

「阿姨,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房子的事情。」

他妈对着我说道:「是,既然你已经是我儿媳妇了,那这就是家事。」

我问她:「家事又如何?」

他妈突然就端起了架子,语气极为傲慢:

「林家的事情我说了算,这房子我愿意给谁就给谁。你若不高兴,那就从我家滚出去。」

我蒙了,三观彻底被震碎。

他妈多大脸呀?

怎么能理直气壮地说出这种话,把我的房子当成她的东西?

3

我回去之后就接到了男友的电话:

「熙熙,那是我妈的主意。你也知道,我向来孝顺,我能怎么办?」

我被他这话气笑了,反过来质问他:「你孝顺,你自己尽孝,你搭上我做什么?」

林煜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我孝顺我妈,将来也会孝顺你爸妈,多好!」

我不想再听他的洗脑。

「我就问你,确定不把房子拿回来吗?」

林煜说:「你这个当大嫂的,怎么这么小气?」

他居然还有脸说我小气。

他那么大方怎么不把他家的房子,转移到我爸妈名下孝敬一下未来的岳父岳母?

今天他妈那副以为能将我彻底拿捏的恶心嘴脸,已经彻底让我看清他们家人的嘴脸。

还没进门就这样的态度,未来我将面临什么生活,我已经不敢想象了。

从林煜刚才的话里面,我已经确定了他的态度。

我认真地说道:「我们分手吧。」

电话那头的林煜愣了一下,随后愤怒地说道:「周悦熙,我妈说得没错。我就是太惯着你了,才让你这么蹬鼻子上脸。

「就你这样的,跟我分手,谁要你?」

我没理会林煜的暴怒,直接将电话挂断。

4

刚开始林煜还以为我只是闹别扭,他跟周边的朋友说:

「我打赌,不用一周她就会乖乖地回来跟我认错。」

可惜我没能让林煜如愿。

我当天就取消了预订好的婚庆和婚纱摄影,连酒店我都直接给退掉。

顺便通知了亲友和老同学婚礼取消。

我跟林煜是大学同学,有不少共同好友。

很快,林煜就收到了消息,主动给我打来电话:

「周悦熙,你又发什么疯?」

面对气急败坏的林煜,我的口气就平静许多,或许是已经过了最生气的时间。

「我们已经分手了,那些预订的东西我退掉有问题吗?你找个时间把 40 万还我,剩下的我们就两清了。」

林煜怒吼着说道:「周悦熙,你有种。要我还钱,做梦去!」

他这副理直气壮的态度,跟他妈还真是如出一辙。

既然撕破脸,那剩下的就没什么好说的。

只要他把钱还给我,过往我就不追究。

5

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公司,刚进门就被经理叫到了办公室。

没等我了解情况,便看到端坐在经理办公室内的林煜妈妈还有他弟弟林杰。

他妈见我进门,鼻子出气冷哼了一声。

我将目光落在两人身上:「你们来做什么?」

林煜他妈冷冷地瞥了我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我来看看我的好儿媳,到底是仗了谁的势力,敢这么欺负我儿子。」

我克制情绪,尽量不在办公室里面跟他们吵。

「谁是你儿媳妇,我跟你儿子分手了。请你们出去,不要打扰我工作。」

他妈噌的一下就站起来,怒视着我:

「那有怎样?还不是被我儿子给睡烂了的贱货。我今天就是来问你一句,这婚你还想不想结了?」

我强忍怒气坚定道:「你爱找谁当你家便宜儿媳,你就找谁去。」

我话音落下,坐在一旁的林杰冷言冷语道:「周悦熙,为了一套房你至于吗?小气成这样,你也不担心生儿子没屁眼?」

林家母子丑恶粗鄙的嘴脸彻底激怒了我,我再也没办法控制情绪,指着林杰就大骂道:

「我小气?那你呢?一把年纪还啃老。有本事别一天到晚游手好闲,跟你哥要钱,拿你哥的房子,你又算什么玩意儿?」

见我骂她儿子,林煜他妈不淡定了,冲上来要打我:

「死丫头,我撕烂你这张臭嘴。」

眼见场面控制不住,经理叫来了保安将我们拉开。

他妈疯狂咒骂,各种撒泼。

为了不影响正常工作,我对着他妈怒吼道:「你到底想怎样?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不是你撒泼的舞台。」

他妈勾着嘴,笑得得意地望着我:「想我走呀?

「也行,把这份东西签了,我们就两清。」

我从她手里接过一份文件,仔细扫了一眼。

还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她居然要我声明我出的买房款是自愿赠予,同时还要求我赔偿林煜青春损失费十万。

今天他妈这波操作算是让我开眼了。

我说:「如果我不答应呢?」

「哼!」他妈冷哼一声,「你敢不答应,我就不走了。以后每天照三餐的来,我看你怎么工作。」

真是不要脸得堪比铜墙铁壁。

跟我耍无赖,真当我好欺负?

我最后再一次警告他妈:「你确定你不走?」

他妈一屁股坐下,傲气地说:「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走。」

我不用去请天王老子,我有的是办法让她哭着求着要走。

等着瞧吧!

6

林煜他妈嚣张地坐在沙发上,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

十来分钟后,他妈的手机突然响了。

接完电话,他妈脸色立刻大变,直接朝我扑上来。

我早有准备,第一时间躲开。

由于惯性,她直接朝前栽去,若不是有墙挡住,现在已经摔个狗吃屎了。

她艰难地站起身,扶着腰还气势汹汹地冲上来骂我:

「贱丫头,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你怎么敢?」

我冷眼瞥着她:「你都敢对我这么做,我凭什么不能对你下手?

「你不是说要照三餐来我公司闹吗?那行,我也让我家里人照三餐去你儿子公司闹。我奶奶年纪大了,正愁着没事干呢!」

面对这种耍无赖的人,讲道理是下策。

只有戳中她的痛处,才能制服她。

刚才我给家里人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情况。

我爸妈这些天正为我跟林煜的事情发愁,若不是我爸拦着,我妈早就上门去讨个公道了。

现在听到林煜他妈又来公司破坏我名声,搅乱我工作。

我妈听完就火冒三丈,要赶来公司撕了他妈。

不过被我拦住了,我让我妈带着她那群一起跳广场舞的小姐妹,还有我八十多岁的老奶奶和奶奶的麻友们一起去了林煜的公司。

现在林煜的公司已经鸡飞狗跳,比我这惨烈多了。

他妈气得火冒三丈,咬牙切齿地上来打我。

我淡定地说:「你打呀,你扇我一个巴掌,我妈就打林煜十个。你踹我一下,我奶奶就让林煜下半身永远支棱不起来。

「我奶奶可是 80 好几的人了,她能多活一天都是赚,她怕吗?」

我的话吓得他妈顿住了手,手掌停在半空之中,不敢落下来。

他妈气得后牙槽都要咬碎了,偏偏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妈那边积极地给我发来现场战况。

「闺女,你看……」

视频里,林煜直接跪在我奶奶面前,求着几位老人家高抬贵手。

脸上还带着明显的伤口,看得他妈一阵心疼,对我急得大吼:

「你赶紧让那群无赖走。」

我悠闲地坐着,就是不给反应。

现在轮到她求我,我急什么?

要收拾无赖,就得比无赖更无赖才行。

他们不是一直以林煜进的是世界五百强单位为傲,瞧不上我?

那正好,大家一起没工作,看谁更心疼。

7

见我不为所动,他妈急了:

「贱……」

她话还没出口,我扫了一眼过去,她立刻改了口:

「你让她们走,我就撤。」

这口气,跟我求着她一样,我自然不会惯着。

以前是把她当长辈,所以事事尊重听她意见。

以后就是路人甲了,我何必在意她的感受?

林煜那边电话一个接着一个跟催命一样地打来,他妈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他妈只能乖乖地来求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

「好姑娘,今天是我不对,我求你高抬贵手吧。」

若不是经理求情,让我不要影响大家办公,我根本不可能如此轻易放过这老太婆。

「要撤人也可以,你给大家说说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妈还没说什么呢,一直默不作声的林杰就先急了,破口大骂道:

「周悦熙,你别太过分。」

我懒得浪费口舌,将林煜求饶的视频又放了一遍。

他妈急了:「我说,我说,求你别折腾我儿子了。」

林杰要拦着,直接被他妈给甩开。

他妈不傻,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儿子面子重要,还是一个大儿子的前途重要她分得清。

为了林煜,他妈彻底豁出去。

当着众人的面,将我之所以退婚的原因给说了出来。

刚才还不明所以看热闹的围观群众,纷纷对着他妈和林杰发出指责。

林杰爱面子,灰溜溜地跑了。

他妈赔着笑求着我:「闺女,你吩咐的我都做了,你跟林煜好歹也恩爱一场,你就高抬贵手放过他吧。」

我当着他妈的面联系了我妈,让她撤场。

挂完电话,我看着林煜他妈问:「我妈她们撤了,你走不走?」

她根本不敢再闹,连忙回应我:「走走走,我这就走。」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我默默地收拾残局。

人善被人欺。

他们要是再敢来,我就算丢了这工作,也不能轻饶了他们。

8

经过这么一闹,林家也消停了一些。

原本林煜还叫嚣着要上门来找我麻烦,可是在见识到我妈和她那群广场舞小姐妹的威力后,他瞬间就怂了。

可是我没想到他认怂之后,开始跟我耍无赖。

人不要脸则无敌。

「林煜,今天第三天了。若是你不把首付款还给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电话那头传来林煜不耐烦的声音:「我们家情况你不是不知道,一下子根本拿不出这些钱,你是打算逼死我吗?」

还真是欠债成大爷的年代,我要回我理所应当的钱,怎么到他口里就成了要逼他上绝路?

「林煜,你家没钱就赶紧把房子卖了,我的钱你抵赖不掉。」

他敷衍地说了两句之后,挂了我电话。

看在交往多年的分上,我就再宽限他两天。

可是没想到,等我再找林煜要钱的时候,我才真正见识到什么叫无赖他妈给无赖开门,无赖到家了。

9

我再次联系林煜的时候,发现他居然拉黑了我。

我直接找到林煜单位去。

林煜的同事告诉我,他外派出差了,至少要三个月才能回来,还是他自愿申请这个任务。

找不到林煜,我就直接上他妈家去。

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来开,最后把隔壁邻居给敲出来了:

「别敲了,他们一家子有事回乡下老家去了,说是要几个月才能回来呢。」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渣男是联合一家子人躲着我呢。

以为这样就能赖掉我的 40 万首付款吗?

实在太天真。

从林煜家出来后,我就去银行打了流水记录。

当初买房的时候,林煜让我把钱打到他账户上。

可我们两张卡属于不同的银行,转账需要手续费。

再加上我的卡又有限额,没办法当天转出那么多钱,需要去柜台办理才行。

我便直接将银行卡和密码给了他,没想到现在倒是成了我最有利的证据。

将所有资料收集好,我托朋友帮我联系了律师。

既然他们跟我玩失踪,那我就让警察来找他们。

我们法庭见!

10

见到好闺蜜给我安排的律师,我眼前瞬间一亮。

闺蜜介绍的时候说这位律师非常厉害,都已经是律所合伙人了。

我原本以为会见到一个雷厉风行的中年男子,却没想到眼前的男人如此年轻帅气,浑身上下还透着一股儒雅的气质。

再次确认了包厢号,我并没有走错。

或许是看出我的疑惑,对方主动开口道:「周小姐吗?我是顾城。」

包厢名字都对上了,自然不可能找错人,我尴尬地笑了笑,歉意道:「周律师,不好意思。我就是没想到您如此年轻有为,还以为我找错了,所以再三确认了一下。」

他淡淡一笑:「看来长得太年轻,也不算什么好事。」

他很风趣没有想象中的职业古板,两句简单的介绍过后,我们便正式进入交谈环节。

我将所有的资料公开放到他的面前。

顾城很认真地看了一遍,随后给出了专业的建议。

「你准备的资料很充分,靠着这些拿回你付的购房款完全没问题,剩下的赔偿你有什么要求?」

「赔偿?」我有些诧异地看着顾城。

顾城说:「介于对方欺骗的行为给你造成的经济损失,你可以提出合理的经济赔偿。只要在合理范围内,我都可以帮你争取到。」

从他从容的言语之中,我可以感觉得出他对这场官司的信心。

「不用了!」我明确地拒绝了赔偿。

我只要求拿回属于我的那部分。

顾城有些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像是没想到我这个傻瓜有钱都不要。

是我的我分毫不让,不是我的我也不想争。

相谈完毕,剩下的流程我全权交给顾城负责。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顾城却给我一种十分可靠的信赖感。

或许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也是他年纪轻轻能当上律所合伙人的原因。

11

顾城的动作非常快,一周时间所有材料都已经提交完毕,连庭审时间都下来了。

知道庭审时间当天,我接到了林煜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头便传来他气急败坏的声音:

「周悦熙,你居然敢告我。」

我说:「这不是你自找的嘛?你要是乖乖还我钱,我才没这个闲工夫去告你。」

「你做梦,我们等着瞧。」

林煜放完狠话,便直接挂了电话。

闺蜜赵媛坐在一旁,听见了电话的内容,有些担忧地看着我:

「悦熙,狗急跳墙。林煜现在急了,我怕他会对你不利,你还是得提前做好准备才行。要不联系顾城,把这情况告诉他。」

我淡淡一笑道:「人家顾城是律师,又不是保镖,这事我自己多注意。」

其实我不太相信,林煜有这个胆子敢下手。

我跟林煜交往这么久,对他的性格还算了解。

表面看着老实,实际上有些懦弱胆小。

他只敢嘴上说大话,真行动他并不敢。

我之前并不知道林煜的妈妈是这样的人,在交往的时候,我们极少见面。

每次他妈见到我都还算客客气气,也没有太过分的要求。

若不是以为我们已经领证结婚,他妈也不会这么快暴露丑陋的嘴脸。

我猜到了林煜不敢对我下手,却忘了他家不争气的弟弟林杰。

那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二十好几的人了,还一天到晚跟家里拿钱的窝里横。

12

晚上加完班,我从公司回到小区。

老旧的楼梯房,视线很昏暗。

我熟练地摸出钥匙,准备打开门。

突然从后方蹿出来一个人,将我往一旁的花圃拽去。

我反应过来后,奋力地挣扎。

对方死死地捂住我嘴巴,伸手猛砸我的脑袋,嘴里还在不断地放着狠话:

「臭婊子,让你做人这么嚣张。今天必须给你一个教训。」

雨点大的拳头不断地落在我的脑袋上。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毫无招架之力,只能被迫承受剧痛。

我想呼救,可是嘴巴被人死死地捂住。

对方还在不断地殴打我,发泄着他内心的愤怒。

动静引来路边流浪狗的关注,开始疯狂吼叫。

狗叫声似乎吓到了歹徒,他手顿了一下。

我趁着这个机会,摸到一旁草堆里的石头,朝着歹徒戴着口罩的脑袋砸去。

他一阵吃痛后放开了我,我连忙挣扎地站起来跑走。

他反应过来,从腰间抽出刀,朝着我追来。

这个动作恰好让我看到他手腕上的纹身,我一下子认出他来:

「林杰,小区的保安马上就来,你跑不掉的。」

林杰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他包裹得这么严实,还会被我认出来。

他还想冲上来,我已经扯开嗓子大声呼救。

听到有动静,他吓得立刻就跑。

见林杰走远,我一刻不敢停留,朝着反方向的保安亭跑去。

躲进保安室的时候,我才稍稍松了口气,掏出手机报了警。

13

报警后,我被警察送到了医院。

我脸上的伤看起来有些吓人,我不敢联系父母,怕他们担心。

我只通知了闺蜜赵媛,让她来医院帮我一下。

令我意外的是,来的不仅有赵媛,连顾城也一同出现了。

赵媛看到我满脸是伤,吓得哭出声来:

「天呐,到底是谁这么丧心病狂,对你下这么狠的手?

「是林煜吗?我现在就去宰了这个王八羔子。」

她性子冲动,我连忙让顾城拦住了她。

「不是林煜,你别冲动,警察已经在查歹徒了。

「我身上的伤就是看起来可怕,没伤筋动骨。」

为了不让赵媛因为冲动惹了事,我连忙给她安排了任务,让她帮我跑医院的手续,分散一下她的怒火。

她一走,病房里只剩下我跟顾城。

我尴尬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不好意思顾律师,还让你跟着跑一趟。」

顾城缓缓开口,声音带着特有的低沉磁性:

「没事,现在赵媛不在,说说对你下手的是谁。」

我有些吃惊,没想到我连赵媛都瞒住了,居然没瞒住他。

看来做律师的,不仅口才好,眼力还极佳。

我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顾城沉稳地说道:「你放心,警察那边我帮你处理,动你的人跑不掉。」

想到顾城在法律方面的专业,我便没有拒绝他的提议,等事后再把这笔律师费也给他就好。

「谢谢。」

顾城笑道:「别那么客气,就算没有赵媛这层关系,你也算是我的当事人。

「保护我方当事人,是我身为律师的职责。」

他说话的时候仿佛整个人在发光,真的好有魅力。

14

次日中午,顾城便给我带来最新消息,警察已经抓到林杰。

林杰想跑回老家,在坐大巴的时候被逮捕。

他刚说完林杰的情况,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林煜他妈急匆匆地闯了进来,直扑我的病床:

「好闺女,你可真是受苦了。都怪我那挨千刀不争气的儿子,他怎么下得去手呀?」

我伸手推开她,老太婆还真是会找地方,压的都是我伤口,疼得我眼泪都飙出来了。

顾城察觉到我的异样,立刻上前将人拉开。

他妈奋力一甩,甩开顾城的手瞪过去:

「你是谁?动我干嘛?」

顾城说:「我是周小姐的律师。」

他妈伸手指着顾城:「原来你就是那个助纣为虐的狗屁律师。」

顾城身为律师早就见惯了难缠的当事人,表现得极为淡定。

我却不能接受保护我的人受伤害,我冲着他妈吼道:「阿姨,你今天到底来干嘛?若是你再闹,我就报警了。」

听到我说要报警,他妈才收敛,转过身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早就受够了她这副表面笑嘻嘻,背地里还不知道想怎么坑你的模样,根本就不上她的当。

「阿姨,你有事就说。没事请你离开,影响了我身上的伤,受损失的是你们家。」

林杰把我打成这样,自然得负责我住院期间所有的费用。

提到这个,他妈又扑上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好闺女,都怪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这回我一定好好说他,咱们到底也算是一家人,没必要闹到公安局,你去撤诉好不好?」

我就说他妈没安好心吧。

我说:「阿姨,你儿子把我打成这样,差点要了我的命,你说一两句不好意思就打算过去了?」

他妈不客气地冲着我翻了个白眼:「呸呸呸,就是孩子之间不懂事打打架,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再说了我这把年纪都这样低三下四地求你了,你还想怎样?」

小孩子打架、低三下四求我?

她可真有脸说。

我说:「你这些话还是留着跟警察说吧,现在请你出去!」

他妈见我不吃她那套,怒气地对着我说道:「你别逼我,到时候后悔的是你。」

她有什么招数放马过来,我才不怕。

我坚持道:「请你离开。」

15

他妈大腿一拍,朝着我的床头冲过来。

我原本以为她要对我下手,没想到她一头撞在墙上。

「砰!」一声巨响,把我吓了一跳。

随后他妈扭过头,鲜血顺着脑袋流下来,鲜红的血液铺满脸颊,看着好是吓人。

我伸手要去按呼叫铃,却被他妈一把给摁住。

她双眸直勾勾地盯着我:「你撤不撤诉?不撤,我今天就死给你看。」

我愣神的片刻,她又拿脑袋撞了一下墙。

一副我不答应,她就死给我看的决绝态度。

说实话我被吓到了,我不敢低估一个母亲为了救儿子的决心。

我扯着她,不让她再自残:

「阿姨,我们有话好说。先找医生,帮你看看伤吧。」

「我不!」她很坚定地说完,满脸是血地盯着我,「你今天必须答应我撤诉,不仅不能跟我儿子计较,房子那边你也得放弃,否者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虽然我对她这种道德绑架的行为非常愤怒,但是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因为我去死,我真的做不到。

正当我准备妥协,暂时先哄住她的时候,身侧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演够了嘛?不够我再给你加两袋血浆,你头上的包装袋都露出来了。」

他妈突然松开我的手,紧张地去摸脑袋。

随后发现被骗,她愤怒地朝着顾城看去:

「臭小子,你诈我?」

「哼。」顾城不屑地冷哼一声。

下一秒,他妈便扑了上去,张牙舞爪地要撕了顾城。

顾城朝着门外躲去,再次进门的时候,身后已经多了两个警察。

他们要将林煜妈带走,他妈还想撒泼,甚至动手打警察。

最后换来一副银手铐,彻底老实了。

16

喧闹的病房彻底安静下来。

我好奇地问顾城:「你怎么知道她是装的?」

他妈当时表演得那么真,我就在她身边都没看出破绽。

顾城却能第一时间发现,还通知了警察真的好厉害。

顾城随意地说:「这种招数我见多了。不过就是在假发下面藏了几个血包,看着严重,其实连点皮都不掉。」

我真是佩服他妈的脑洞,没想到老太婆为了能够给儿子脱罪,居然连这种损招都能想得出来。

可惜呀,她还是胆小。

若是她真的以命相搏,看在她做母亲做到这个份上,说不定我就算了。

想到这里,我就生气,咬牙切齿地对着顾城说:

「顾律师,这次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顾城挑眉看了我一眼说了两个字:

「安心!」

他做事靠谱,他说让我安心。

我就真的安心了下来,将事情全部交给他处理。

17

在医院住了几天,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后,医生便建议我出院回去休养。

没想到我回到家的当晚,林煜便找上门来。

开门看到是林煜的时候,我的脸便沉了下来:

「你来做什么?想学你弟,再对我来几拳?」

林煜一脸心痛地望着我:「熙熙,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呢,难道我对你的感情你都忘了吗?」

感情?

我跟他之间还有什么感情可言。

「咱俩已经分手了,你有什么话还是留到法庭跟法官说吧。」

林煜突然扑上前,一把抱住了我:

「熙熙,你不要再说气话了。我去把房子从我弟的名下转回我的名下,然后我们就立刻安排结婚好嘛?」

他还把我当傻子哄呢?

把房子转到他名下,就成了他的婚前财产。

我跟他结婚了,是不是就成了林杰的大嫂,他们家就有理由名正言顺地让我放过林杰?

我没想到曾经看似老实可靠的林煜,现在会变成这样?

还是说,我一开始就眼瞎,没看清这渣男的真面目。

「林煜,你不用再演了。我们不可能复合,我更不可能撤诉放了林杰,你死了这条心吧。」

见我不答应,林煜的眼神之中透出一丝凶光。

他伸手紧紧地抱着我,开始扯我的衣服,嘴里还不断叫嚷着各种混账话。

「熙熙,咱们别闹了。好好恩爱一下,我会让你舒服的,你相信我。」

我刚刚出院,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根本不是林煜的对手。

眼看着悲剧就要再次上演,突然……

是顾城。

他及时赶到,将林煜一把拽开。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林煜已经被顾城摁在地上一通暴打。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顾城如此凶残的一面,没想到那么儒雅的人,揍起人来会如此地疯狂。

「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

我上前拉开顾城,我不担心林煜受伤。

这种人渣就算死了,我也不会给他掉眼泪。

我只是不想顾城出事,不想因为这种破事影响了他的名誉。

林煜被人暴揍了一顿后,居然靠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他对着顾城愤怒地控诉道:

「你谁呀你?拦着我干嘛?

「我妈说了,女人床上收拾服帖就听话,现在全都给你破坏了。」

听到这妈宝说的话,我只觉得一阵恶心,恨不得冲上去踹他两脚。

我还没行动,顾城已经实施了。

他猛地踹了两脚,林煜哭得更凶残。

这画面让我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当初我到底是多眼瞎,怎么就看上了林煜这么一个破烂玩意儿!

18

顾城要报警,被我拦住了。

他诧异地看着我,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愤怒:

「你还想原谅他?」

我抿着唇,低着头轻轻摇了摇,声音极小:

「我是怕影响了你。」

毕竟刚才顾城动手揍人了,他职业又是律师,我是怕影响了他。

头顶传来一阵轻笑,我抬眸便对上顾城那双清澈的双眸,如皎洁月光一样美好。

「傻瓜,我是律师,动手之前我就知道自己有事没事。

「冲动是冲动了点,但是我不会有事。」

听到他不会被牵连,我稍稍安心了一些。

他说:「这事交给我,我帮你处理?」

我没有犹豫地说:「好!」

顾城得到我的授命后,毫不犹豫地报警,以强奸未遂的名义将林煜带走。

19

在经历了林杰的意外后,赵媛不放心我的安全,特地在我家门口给我装了监控。

视频监控成了最有利的证据,林煜绝对跑不掉。

林家三口,现在除了林煜他妈,剩下两兄弟都在牢里,等着被审判。

林煜他妈直接气进了医院,听说还中风了,连走路都有障碍,根本不可能来找我麻烦。

法院的判决也下来了。

我资料充足,证据充分,再加上有两起刑事案件,这场官司毫无意外地胜诉了。

法官将房子冻结,若是林家三个月内不能还钱。

那法院就会将房子法拍,优先偿还我首付款。

剩下的钱也会用来支付林杰对我伤害造成的赔偿金,等这些全部支付完成之后,才会将剩余的退给林家。

虽然过程曲折了一些,但是好在事情的结果还算令我满意。

收到判决书后,我联系了顾城:

「顾律师,今晚有空吗?想请你吃个饭。」

20

我换好了衣服,带上给顾城准备的礼物,提前十分钟到达约定的地点。

顾城帮我做的,已经超过我给他支付的律师费用,我准备一点小礼物给他也算是礼尚往来吧。

到了约定的地方,我原本以为还要等顾城一会,却没想到他人已经在那了。

「顾律师,你来这么早?」

顾城淡淡一笑,幽默道:「绅士习惯了。」

我们浅浅交谈了一番后,我将礼物从包包里拿出来,放到了顾城的面前:

「小小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我选的是一个大牌子的领带夹,顾城经常穿正装,他刚好用得上。

顾城突然抬头看着我说道:「听说你在相亲?」

我愣了一下,在心里将好闺蜜赵媛骂了千百遍。

因为林煜的事情,我妈很担心我的婚姻状况,病急乱投医就不断地给我安排相亲,深怕我嫁不出去。

我一脸苦恼地看着顾城:「顾律师,你不会也想笑话我吧。我的情况你也懂,恐怕没人愿意摊上我这个麻烦。」

我跟林煜的事情,虽然我胜诉了,但是我的口碑也深受影响。

谁愿意找一个将未来丈夫告上法庭,还将他们一家两个儿子都送进监狱的女人。

我低着头,深深地叹气。

突然头顶传来顾城低沉的声音:

「你看我合适吗?」

呆愣了一秒,我怀疑我自己出现了幻听。

我缓缓抬头看向顾城:「顾律师,你刚才有跟我说话吗?」

21

我没想到顾城居然会主动跟我提出相亲的请求。

顾城给我的感觉很好,只是我从未往这方面想过。

我刚经历过林煜的事情,本身也十分平凡,这样的我怎么配得上顾城?

在试着交往两个月后,一天傍晚,顾城正式跟我提出求婚。

我犹豫了几秒,便答应了下来。

在我答应的那一刻开始,剩下的事情顾城都没让我操心。

顾城着手开始安排双方家长见面。

见顾城父母那天,我心里特别地忐忑。

我担心顾城的母亲会嫌弃我,更纠结要不要将上一段感情的经历说出来。

可是顾城再一次让我感到惊喜。

他的父母都是非常开明的人,他的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中学老师,一家子都是书香门第。

双方见面非常地愉快,席间他父母主动提起婚礼的一些细节,询问我们家想要多少彩礼。

经过上一次的事情,我爸妈已经不敢再提什么要求,只说一切从简,让顾家看着办。

一直笑容满面的顾爸爸突然严肃了起来,认真且真诚地对着我父母说道:「别的事情可以随便,这事情我们可不能随便失了礼数。该给悦熙的,我们绝对不能亏待。」

最后顾家主动提出在当地水平线的基础上再高出一些。

我父母自然是没意见,连我妈都悄悄将我拉到一旁对着我说道:

「你这次开眼了,顾城这孩子好,他父母也是开明的人,你要好好珍惜。」

我点了点头,心里应了下来。

临分别前,顾城的母亲将我叫到一旁。

我心情无比地忐忑,该来的总归是要来了。

可令我意外的是,顾妈妈早就知道我跟林煜的事情。

她说:「你上一段感情小城都跟我们说过了,你是好女孩,不要有心理负担。小城这孩子性子冷了些,但是实心眼,会对你好的。

「若是他欺负你,你就告诉我。」

悬在我心头的大石头彻底落下,顾家的开明和顾城的偏爱,帮我排除了眼前所有的困难。

我红着眼望着顾妈妈真诚地说道:「阿姨,谢谢您!」

「聊什么?还不让我听见。」

顾城的突然出现,打断了我跟顾妈妈的谈话。

顾妈妈佯装严肃地看着他:「我在教小熙制服你的方法,以后你要是对小熙不好,她就有办法收拾你。」

顾城问我:「我妈教的学会了吗?」

我主动牵起他的手,牢牢握在掌心望着他说道:「放心吧,记得很牢,你以后可得小心哦。」

……

几个月后,我们的婚礼在顾爸爸亲手挑选的良辰吉日下完成。

我接受了所有亲朋好友最美丽的祝福,我相信我的未来一定会很幸福。

听说我结婚那天恰好是林煜被放出来的日子。

不过这些都跟我无关,现在我有我的家庭,有爱我的丈夫,有宠我的家人。

我有这些足够了,我会一直幸福下去。

(全文完)

备案号:YXX1PZeNpRGsJNAKEe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