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男神的面怼了他桃花之后

出自专栏《最深念想:恋她的难哄和不乖》

高铁上,男神的追求者到我边上问我:

「能换个位置吗?我想挨着哥哥坐。」

我朝她温婉一笑:

「不好意思啊,我也想挨着你哥哥坐呢。」

1.

今天的高铁,死一般地寂静。

走我前边的阿姨乐着说:

「这年头的人是越来越有素质了,挺安静撒。」

我苦笑了一下。

返校日,忍住不哭是大学生最后的倔强。

拉着行李箱找到 13D,我一低头,和 13F 的乘客对视上:

剑眉星眸,面如冠玉。

这张脸见过一次就不会忘记。

医学院的季凉川。

我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上方的位置标示,确定自己没走错。

靠!

坐高铁这么多次,旁边不是抖腿大叔就是带娃阿姨,要是能遇上一个小姐姐我就谢天谢地了。

终于……让我碰见一回帅哥了!!

2.

「需要我帮你吗?」

帅哥说话了,他漂亮的眼睛看了看我的行李箱,又看了看我。

长得帅就算了,还这么热心呢~

就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我朝他甜甜一笑:「谢谢啊,那就麻烦你了。」

「不客气。」

我稍微往后退了一点,给季凉川空出位置。

他站了起来,我的视线顺着他的动作慢慢地往上看去,惊觉这个男人居然这么高!这腿长,这比例……

吸溜。

我下意识抹了一把口水。

季凉川双手拎起我超大号的行李箱,原本在我手中拖两步就累得我直喘气的大家伙,在他的操作下,稳稳当当地被放进了上方的行李架。

出于瑟瑟本能,我的目光先是落在他缓缓暴起的手臂肌肉上,又没忍住瞥了一眼因为他高举手的动作而露出的那一小片腹肌……

怪不得他这么出名……

脸长得好就算了,身材也……

「好了,请进吧。」

我悄咪咪咽了下口水,朝他露出感激的笑容:「谢谢你啊。」

他也回我一笑:「不客气。」

救……

笑得这么好看就不要乱笑了!

3.

我承认,我是个瑟女。

虽然每一次坐高铁,我都希望邻座是个大帅哥,好让我来一次梦寐以求的 crush,然而事到如今,我却格外怀念之前的抖腿大叔和带娃阿姨。

毕竟这种紧张的感觉实在让人太难受了!

我连跷个二郎腿都要忍着。

维持淑女形象,居然是件这么难的事。

就在我坐立难安、只敢低头玩手机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烫着蛋卷,妆容精致的漂亮小姐姐,她手上没有行李,应该是从自己位置过来的。

我看了一眼便低下了头,毕竟不认识。

但小姐姐却停在了我的面前:「你好?」

我蒙了一下:「你好?」

小姐姐转头又朝季凉川眨了下眼睛:「好巧啊季哥哥,我们是同一班车诶。」

季凉川轻轻颔首:「你好。」

小姐姐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她动作优雅地把耳边的碎发撩在耳后,语气甜美中带着理所当然:

「能和你换个位置吗?我想挨着我哥哥坐。」

我用余光瞥了眼季凉川,发现他神色淡淡,透着一点疏离。

呦呵,我怎么瞧着你哥哥和你不太熟呢?

思及此,我朝着她温婉一笑:

「不好意思啊,我也想挨着你哥哥坐呢。」

话音刚落,两道视线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4.

小姐姐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又看向季凉川:

「你、你们认识?」

我笑眯眯道:「不认识呀。」

她肉眼可见地松了一口气,再看我时,就像在看一个死搅蛮缠的坏女人:「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能成人之美呢?」

成你个头啊,别跟姐扯这些有的没的。

「这是我的位置,我有理由拒绝你吧?」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事到如今,我尖酸刻薄的本质也没必要掩饰了,什么好印象,姐才不稀罕。

爽到就是赚到:

「不如这样,你转我 500 块钱,这位置我就跟你换了。」

小姐姐满头问号:「五、五百块钱?你抢劫呢??」

我耸了下肩:「爱要不要。」

「扑哧」一声,我隐约听见边上的季凉川笑了。大概他也没想到,自己身边的位置还能卖钱呢。

小姐姐的脸色又红又紫,她咬着牙,像是下定什么决心般:

「好……我转,但你要说到做到。」

呦吼~还真成一笔生意了?

我乐滋滋地掏出收款码:「自然。」

小姐姐抖着手在手机上操作一番,很快,悦耳的播报声就响了起来:

「支付宝到账 1000 元。」

我瞪大眼睛,心想,这妹子可以处啊!

「哎呦,这么客气呢?来来来,给你坐给你坐~」

不用照镜子我都知道,我脸上肯定笑开了花,刚想站起来让位置,那妹子却茫然地看向我:

「我、我还没转……」

嗯???

那是谁???

「是我。」

悦耳的男声在我身侧响起,一扭头,就见季凉川朝我展示着「付款成功」的页面,然后扬起一个温和的笑容:

「一千,别换位置了。」

5.

在小姐姐茫然而震惊的注视下,季凉川轻轻按着我的肩膀,把屁屁刚离开位置的我又按回了座位上。

他还朝小姐姐礼貌地笑了下:「价高者得。」

虽然我还有些懵逼,但下意识接了一句:「五百一次。」

旁边的人好像又笑了。

这时候,有乘务员过来了,问小姐姐站在这做什么。

小姐姐欲言又止地看了季凉川一眼,又恶狠狠地瞪了我一下,咬了咬唇,心有不甘地离开了。

走之前还不忘和她的好哥哥道别:

「季哥哥,那我们学校见~」

季哥哥没回话,倒是我朝她招招手:

「走好啊您。」

本性暴露后,我在季凉川面前也没了刚开始的拘谨:

「那个,我把钱转给你吧,其实我刚刚开玩笑来着。」

才不是开玩笑,如果她转给我五百,我真的就头也不回走人了。

季凉川漂亮的眼睛还维持着月牙儿弯的模样,看得出来他对刚刚的那场戏码很满意:

「没事,不用还给我。」

我虚伪地说:「这怎么好意思?」

季凉川:「就当交个朋友。」

太上道了!

我立马哥俩好地开始得寸进尺:「行,那咱们加个微信,以后有事儿你找我。」

季凉川一边调出微信二维码,一边好奇地问:「有什么事可以找你呢?」

我想了想,坦诚道:

「我这人没素质,要是有人骂你,我可以帮你骂回去。」

季凉川笑眼盈盈地点头称好。

我瞧着他这副模样,想到学校里关于他的那些赞美: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别说,还挺恰当。

6.

交上新朋友了。

还是个大帅哥。

我本来应该趁着坐高铁的这三个小时和他打好关系,恨只恨昨晚上我熬夜玩手机,这会儿困得不行。

和季凉川随便聊了两句,我靠在位置上,不知何时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一只手正轻轻地搭在我的下巴上,而我的头……正靠在一个宽厚的肩膀上。

抬眼,那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正带着笑意垂眸注视着我。

淦……

我猛然后退立直了身子,连连朝季凉川道歉:

「不好意思!!」

季凉川轻轻摇头:「没事,你睡得挺香的。」

我的脚指头已经在开工抠魔仙城堡了:「其实你可以叫醒我的……不过,你手怎么了?」

季凉川捏了捏右手,声音温和:「刚刚你流口水了,我把你嘴巴合上,你又张开,所以我干脆把手垫在你下巴那。」

我:……

下意识一抹嘴角,还真有一点残留的不明液体。

歪?沙特阿拉伯是吗?你们那个一线城市的工程还缺脚指头不?

7.

除了道歉,我想不出什么还能说的话。

幸好高铁马上就要到站,让我不至于在尴尬的氛围内窒息太久。

季凉川邀请我一起打车回学校,还贴心地要帮我提行李,如果不是发生了流口水事件,我果断答应。

但此刻……

「不用不用了,我已经和我朋友约好啦。」

我从他手上抢过行李箱,朝他招招手:「那……我们学校里再见?」

季凉川依旧是那副温和的礼貌微笑:「好,再见。」

出了车站,我给诺美打电话,这家伙家就在本市,这会儿肯定还躺在床上优哉游哉呢:「啊……我快出门了。」

我危险地眯起了眼:「我先回学校了,限你半小时到宿舍。」

诺美开始撒娇:「别嘛别嘛~~~人家还没起床呢。」

我:「我加到季凉川微信了。」

「谁??」

「季凉川。」

「卧槽!!姐妹你牛啊,怎么加上的,你快说……」

我果断挂断了电话,然后屏蔽了她的微信消息。

正好打的车也到了,坐上车,我点开手机,看到那个陌生的微信头像,点进去改了备注:季凉川。

接着,我给他转了一千块:「我真的开玩笑的,还当我是朋友的话就收下吧。」

季凉川很快就回复我了:「还当我是朋友的话,就别还我。」

……靠。

这家伙还真会以毒攻毒啊:)

8.

我前脚到宿舍,诺美后脚就风风火火地把门推开。

「姐妹!!我好想你!!」

正在收拾东西的我展开双手打算迎接她的拥抱,然后她就扑了上来——

一把抄起我桌上的手机:

「哪呢哪呢!我的季神是哪个!!」

「什么你的季神。」我翻了个白眼,指了指手机屏幕上的那个头像,「就是这个,我看过了,朋友圈三天可见,啥都没。」

诺美点开我们的聊天记录,目瞪口呆:

「卧槽,你们都已经有 PY 交易了??」

我惊得捂住她的嘴:「找死呢你……」

待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后,诺美朝我比了个大拇指:「不愧是你。不过……你说的那个小姐姐,不会是童可可吧?」

「谁?」

诺美凑到我耳边:「就是和张梦妮关系很好的那个啊……我靠,你已经得罪张梦妮了,现在又得罪童可可,你不会被她们的小团体针对吧??」

张梦妮之前是我的室友,我和她闹矛盾吵了一架后,她就搬出去住了。

我撇了撇嘴,不以为然道:

「虽然我这人是没素质,嘴上又不饶人,但姐从来不做亏心事,也不怕被人针对。」

诺美贴贴我:「姐妹,我就佩服你这胆大妄为的样子!」

……美啊,胆大妄为不是夸人的。

9.

说实话,大一大二两年,我就没见过季凉川几次。

偶尔的碰见也是惊鸿一瞥,我在茫茫人群中,和众人一起远远望着自带光芒的他。

但和他加上好友后,不知为何,我和季凉川见面的次数增多了不少。

在第 N 次和季凉川在外边的水煮鱼店碰见后,我已经稳如老狗了。

「呦,哥俩好出来吃饭呢。」

我朝季凉川和他的朋友莫文锋打了声招呼,和诺美一起坐在他们边上的那桌。

季凉川朝我点点头,笑容依旧完美:「好巧,小雪。」

莫文锋贼兮兮的眼神在我和季凉川身上扫了个来回,意味深长道:「可不是嘛,也太巧了~光是这周,我就吃了五次水煮鱼呢呵呵呵~」

诺美一惊:「你们这么爱吃这家水煮鱼啊。」

莫文锋的笑莫名阴阳怪气:「对啊呵呵呵,其实啊,凉川根本不会吃……」

「文峰,」季凉川夹了一个辣椒放在他的碗里,语气轻轻,「今早上老师布置的那个作业,你完成得怎么样了?」

莫文锋瞪眼,话锋猛然一转:「哎呀,要不是这家店好吃,我也不会硬拉着我们季神过来吃呀呵呵呵……」

我嫌弃地看了莫文锋一眼,觉得这家伙从长相到脑子看起来都不太好使。

饭吃好后,我们四人一起走回宿舍。

莫文锋问:「快要抢选修课了,你们俩有没有比较水的老师推荐一下?」

我想了想,报了两个名字。

莫文锋又问:「所以你、你俩都选他们的课是吗?」

「如果选得上自然选喽。」我耸耸肩,「这俩老师的课可难选了。」

「哦~~」

季凉川的话很少,一路上都是我们三人在讲话,我偶尔转过头看他,每每都能瞧见他笑眼盈盈地看着我。

我又转头看向前边打闹的莫文锋和诺美。

……莫名觉得他的笑容好和蔼。

就像是家长在看调皮娃子在玩耍……

咦~~~

女寝快到了,我和诺美正要和他们道别,突然边上的小树林里冲出来一个女生,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红玫瑰。

我扯了下嘴角,余光瞥向季凉川,却见他脸色一变。

10.

莫文锋的声音在我耳边一晃而过:

「淦,怎么又是她……」

那女生有些奇怪,明明捧着玫瑰像是来告白的,但是她头发凌乱,衣着随便,面如菜色的脸上居然连口红都没涂。

「季凉川,我喜欢你!」女生直冲季凉川而来,却被莫文锋挡在了身前。

她似乎没看到莫文锋似的,一股脑地冲着后面的季凉川喊话:

「季凉川!!这是我精心挑选的 99 朵玫瑰,收下吧!!」

诺美有些害怕地缩到我身边,小声道:

「天,她怎么看起来……有点疯疯癫癫的?」

我捏了捏拳头。

季凉川不忍心朋友受苦,走上前把莫文锋推到一边,然后神色严肃地和女生宣告:

「方程丽同学,我已经明确拒绝过你三次,今天是第四次。我不喜欢你,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

我看着他的侧脸,第一次见到他不笑的样子。

好高冷。

季凉川:「如果你不停止这种行为,我会考虑报警,你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想必知道学校对这种事情的处理手段。请你及时止损。」

他的拒绝正式而真挚,给双方留下了体面。

但方程丽明显有些神经失常了:「不要……我不会放弃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不会放弃的……」

……

靠,还会成语呢。

季凉川的眉头缓缓皱了起来,他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我知道,就以他这种不温不火的拒绝,只会让这些不识好歹的女生永不死心。

呵呵,该到姐出场了。

11.

「不好意思啊我打断一下,」我乐呵呵地走到季凉川边上,声音甜美,「刚刚我听到,你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是吧?」

方程丽一愣,盯着我瞧了会,语气不善:「是又怎么样?」

我笑眯眯:「哎呀,原来还真是呀,我瞧你这听不懂人话的样子,以为你小学都没毕业呢。」

方程丽:……

她怒气腾升:「你骂我?」

我眨眨眼:「没呀,我骂你什么了?」

「……你说我听不懂人话。」

「哦~~」我恍然大悟,「那人家都拒绝了四次了,你还不肯放弃,这不是听不懂人话是什么?难不成你真觉得,季凉川是在欲擒故纵、口是心非?」

方程丽看了看季凉川,咬了下唇:「不是……我只是不想放弃。都说女追男隔层……」

「行了行了,」我摆摆手打断她,「道理还一套一套的。」

我朝她一笑:「这么说吧,你觉得自己坚持不懈就能追到男神,那我打个比方,如果 zh 坚持不懈地追求你呢,你会答应吗?」

方程丽一愣,猛然抬头瞪着我,目露不可思议:「什、你说什么……」

我上前揽住她的肩膀:「zh 也不错呀,起码人家有钱嘛。你考虑考虑?」

方程丽:……

她此时的脸色,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变幻莫测」。

良久,方程丽咬着唇点了点头,朝着我边上的季凉川就是一个九十度鞠躬:「对不起!!之前的行为给你困扰了!!」

她抬起眼,原本执拗的眼神变成了愧疚:「我、我知道自己多烦人了。」

季凉川明显还没反应过来,他有些僵硬地摆了摆手:「额,你,嗯。知道了就好。」

我善解人意地把她扶了起来,又把她掉落在地上的玫瑰花塞到她手里: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们要学会换位思考,才能处好和谐的人际关系,构造社会……」

「行了行了,」诺美在我身边拉我了一把,「少说两句。」

方程丽把花塞到我手里,一脸诚恳:「谢谢你!这花送你了!」

……

我要这花干什么?

做鲜花饼?

12.

方程丽走后,莫文锋朝我竖起大拇指:「靠,你这么牛的?这妹子缠了凉川好几天了,一个新生,开学第一天一见钟情,每次告白越来越疯……」

季凉川打断他:「好了,到此为止吧。」

他朝我真诚地道谢:「小雪,谢谢你,如果这次不是你,很可能我会选择报警,这样对那个女生也不好。」

这烂好人,这时候还担心别人呢。

我摆摆手,不甚在意道:「其实你也很明确地拒绝了,但是世界上就是有人不讲道理,这时候嘛,就需要动点歪脑筋。」

我拍拍胸膛,朝他得意一笑:「我说了,以后有事找我就成。我可是你花一千块才交上的朋友,你得人尽其用啊!」

我寻思我也没说什么很好笑的话吧,怎么他一听就弯着眼睛笑个没停了?

但是别说,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好好看……

不知不觉中,我就看入了迷。

诺美㨃了㨃我:「姐妹,别看了,擦擦口水。」

我擦了擦口水,低头一瞧:啥也没啊?

再一回神,就连莫文锋和诺美都笑开了。

莫文锋拍着季凉川的肩膀,乐得不行:「季神啊季神,怎么人小雪看你还会流口水呢?快说,你是不是唐僧转世?」

……

淦,丢死人了!!

我觉得自己热得不行,实在没脸待下去了,拉着诺美转身就走。

自然也错过了季凉川红得滴血的耳根子。

13.

我把诺美从床上拉起来,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给她套衣服:

「好不容易抢到了齐老师的选修课,再不起来,我们只能站在后边上课了!」

诺美眼睛都睁不开,迷迷糊糊地说:

「唔……你别急嘛,有位子坐的……」

「坐什么坐?做梦呢你!快起来刷牙。」

「哦……」

我拉着诺美紧赶慢赶去教室,连早餐都没吃,但到那边的时候,教室里已经人满为患。

我叹了口气,认命地打算去隔壁教室搬小板凳,好让我们能坐在教室最后边和垃圾桶一起听课。

但诺美却拉着我往前走:「哎呀你别急嘛,我都说有位置坐的……」

她拉着我走向前排,我这才注意到,前边还坐着季凉川和莫文锋呢,最左侧的一排有四个位置,他们坐在外边的两个位置,里边两个空位子放着书。

我讶然:「他俩怎么在这?」

诺美笑嘻嘻的:「怎么不会呢?」

「……你再这样说话信不信我扇你?」

「呜呜呜呜。」

但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这口气还没松完,两个女生却早我们几步站在了莫文锋的边上。

诺美愣愣地停住了脚步:「这、这是……」

我自然也认出来了:张梦妮和童可可。

她俩妆容美腻,穿着俏丽,从头到尾每一处不是精心打扮过的。

只涂了个素颜口红的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普普通通的体恤和短裤,又看了看背对着我,就连头发丝都在发着光的季凉川。

莫名有些退缩……

才怪:)

14.

咱就是一个自信放光芒。

我拉着犹犹豫豫的诺美就往前走去,正好听到童可可捏着嗓子和季凉川说:

「季哥哥,我能坐你边上吗?」

季凉川抬头,还没说话,一道更加做作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季哥哥~人家也想坐你边上呢~~」

这一声,让周围人的目光都齐齐落在了我的身上。

诺美捏着我手臂的手已经开始抖了:「姐……我唯一的姐,你是不是被人下蛊了??」

我笑眯眯的,朝目露惊讶的季凉川眨了眨眼。

季凉川原本讶然的神色慢慢地恢复了正常,然后浮上了一些笑意,他似乎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被童可可抢先一步:

「怎么又是你!」

童可可戴着美瞳的眼睛瞪着我,气得圆鼓鼓的:「为什么你总是要抢我的位置?上次在高铁上就算了,这次又要??」

张梦妮适当地在一边添油加醋:「哦~原来可可你上次说的人是她呀?也难怪,楚光雪这个人就是自私自利又不要脸,你少和她作对,我们这些普通女生可惹不起~」

我翻了个白眼:「呵,你……」

「请你和她道歉。」

万万没想到,我说话还有被打断的一天。

我把翻到一半的白眼转回来,惊讶地看着他。

季凉川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他优越的身高已经高出周围的人一大截,莫名给他增添了庞大的气场。

他一改温和的模样,神色严肃地对着张梦妮道:「请你和楚光雪道歉。」

张梦妮一脸懵逼,她睁着大眼睛,磕磕巴巴:「为、为什么……」

季凉川语气认真:「你造谣她自私自利不要脸,阴阳怪气她不是普通女生,请你和她道歉。」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侧脸。

淦,除了我爸,第一次有男人为我讲话……

帅呆了!

15.

但是论嘴炮我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我胸脯一挺,神情倨傲道:「没错,快麻溜地给姐道歉。」

张梦妮不敢和季凉川对峙,但面对我,她倒是战意满满:「和你?凭什么?你自己做的事心里没点数?」

我笑了:「我做什么事了?你倒是说呀。」

「扰乱课堂纪律,延误教学进度。」

「呵,扰……」

戛然而止。

冷汗竖起。

我慢慢地转过了头,看到一个面容老成的大叔,从他头上的地中海,以及手中的书籍判断:

他,应该就是齐老师把……

绿茶面前姐重拳出击;

老师面前我唯唯诺诺:「老师好……」

齐老师冷哼一声,他用他有些苍老的手指点了点我和张梦妮:「你、你,还有……」

他的手指绕过了站得笔直,但成绩优异的季凉川。

「就你俩,写个一万字的报告,下节课交上来。」

我苦笑:「好的。」

我嘞个去了:)

齐老师:「你们几个还站着做什么?还不找个位置坐下来。」

这时候,诺美和童可可齐齐说道:「莫文锋,让一下。」

两人又对视一眼,空中火花四溅。

莫文锋站了起来,露出一个殷勤的微笑:「唉唉,小雪姐,小美姐,请进请进,这可是前三排的宝座,咋们齐老师的课讲得特好呢!」

齐老师笑了一下,倒没批评他:「千穿万穿。」

马屁不穿。

我和诺美对视了一眼,毫不客气地落座了。

诺美扫了四周一圈,发现没啥位置了,很「好心」地提醒还站在那的张梦妮和童可可:「你俩可以去隔壁教室搬两个小板凳,和后边的垃圾桶坐一起。」

教室里传来隐约的笑声。

我看见张梦妮的脸都青了,她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拉着童可可离开。

我在季凉川身边落座,他神色还是不大好,不知为何,居然和我道歉:

「对不起,又给你添麻烦了。」

我懵逼道:「啊?啥麻烦?」

季凉川抿了下唇,有些迟疑:「就是那些女生……」

他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道:「对了,还没问过你,我这样帮你挡着桃花,会不会不太好?」

季凉川:「不……」

莫文锋突然插嘴:「不会不会!你不知道这小子的桃花有多烂!就说刚刚那个童可可,他已经明里暗里拒绝过好几次了,但是她占着她妈和凉川他妈认识,天天缠着凉川哥哥这哥哥那的,要是凉川不理她,她还去告状呢!」

诺美捂着嘴,目露同情:「啊……原来长得好看也有烦恼。」

莫文锋颇为赞同:「可不是嘛,我本来还羡慕他长得帅,但是这两年接触下来,我真心感谢我爸妈给了我一张这么普通的脸!」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我看向季凉川,却见他朝我安抚一笑,小声说道:「别担心,没他说得那么夸张。」

我笑了笑,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16.

说起我和张梦妮的孽缘,那就要回溯到大一。

开学第一天,张梦妮华丽登场,先全方面给我们展示了她一身的名牌,当时从小城市来没见过大世面的我,根本分不清真货和假货。

她那一身华丽的装扮,大概在我脑海中留下了「有钱」的印象。

所以她找室友借东西的时候,也没人会往她想占小便宜这方面想。

而且我这人吧,从小就是个硬茬子,嘴上功夫不饶人,所以张梦妮很少管我借东西,一般都是找诺美,或是当时还在寝室的林玲借。

反正不关我的事,我也不放在心上。

直到有一天晚上,诺美和林玲不在寝室,张梦妮洗完脸要护肤,她非常自然地走到诺美桌前,伸手就要拿那些瓶瓶罐罐。

我就在边上呢,立马制止道:「你经过诺美同意了?」

张梦妮朝我笑:「嗯嗯。」

「哦,你等会。」

我一个微信电话过去,诺美接通后直白道:「没有呀。」

张梦妮脸色尴尬了起来,她对着我还接通的手机想和诺美说话,但我抢先道:「诺美,你没有答应,那为什么张梦妮说你同意了?」

诺美愣了愣,和我混久了,她也硬气了起来:「梦妮,你怎么这样呢?虽然我天天借给你用,但是你也不能不说一声就借呀。」

张梦妮脸色一变,突然冷哼一声:「呵,就你这几百块的护肤品谁爱用了?要不是我买的神仙水还没到货,谁稀罕用你这些便宜货。」

诺美:???

这妹子嘴上功夫不好,一下子气得说不出话。

还得我出马:「笑死,你买的是什么美国神仙水啊,怎么从开学到现在个把月了都没送到呢?掉太平洋里去啦?」

张梦妮涨红了脸:「你……」

我早看不惯她:「还有你那些纸巾、沐浴露、洗发水……怎么都没送到呢?别以为你趁我不在的时候偷拿我纸巾我没发现,姐的记忆力好得很,从开学到现在,你拿了诺美五包洗脸巾,林玲三包厕纸还有我四包纸巾。」

我面露鄙夷:「要是你穷到没钱买纸我倒是可以救济你,但也没必要一句话不说就拿别人东西吧?」

张梦妮捏着拳头,死不承认:「谁、谁偷拿了!你胡说八道!你们这些穷光蛋连个大牌包包都没有,还说我穷?」

「哈、哈、哈!」我冷笑,「你别逼我把证据甩你脸上,臭 B 子。」

张梦妮怒目圆瞪:「你骂我!?」

我笑眯眯:「骂的就是你:)」

她领教过我骂人的功力,此时想退战,我哪肯放过她,早对她平时的奇葩行为忍不了了:

「还有啊,我早就想说了,能不能别整天光收拾你那张脸?偶尔也搞搞卫生好吧,别人香水轻轻一喷,你呢要喷大半瓶才能掩盖掉自个身上的臭味,和你说了上外边喷也不去,非要把寝室里搞得都是你香水味是吧?我说你有这钱怎么不多充点水卡洗洗澡洗洗头呢?

「你个不要脸的,仗着我不在把臭男人带回寝室里过夜,还威胁诺美和林玲不准和我说,要不是她们拉着我我连夜打车回来给你几个大比兜,自己没钱就算了,起码找个开得起房的男人吧?

「哦对了,上次你偷拍诺美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

……

自此之后,张梦妮就没脸在我们寝室待下去了。

据说她搬到外边和男朋友一起住了,之后还在班里拉拢小团体说我坏话企图孤立我,不过这些我都不在意。

反正姐自个过得开心。

17.

写一万字检讨这事我很不开心。

我这人嘴上功夫强,但脑子里却没多少笔墨,所以一个早上过去了,我的 word 文档还是只有三个字:检讨书。

诺美看不下去了,背着我捣鼓了什么,反正结果是:

季凉川约我下午一起去咖啡店写检讨。

我本来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他,但季凉川非要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说如果不是他我就不会和张梦妮她们吵起来。

虽然我说不关他的事,但也挨不住人家的盛情邀约,扭扭捏捏地化了妆,又挑选了一件新买的小裙子,在诺美意味深长的眼神中去写检讨了。

嗯,我只是去写检讨的。

走进咖啡厅,季凉川一瞧见我这打扮,眼神闪了闪:

「第一次见你穿裙子。」

他飞快地和我对视了一下,又转移了眼神:「你还化妆了……」

我也怪不自在的,坐到他对边把电脑拿出来:「嗯,是啊。」

「挺好看的。」

季凉川头也不抬道。

我愣愣地看向他,却只能瞧见他红红的耳廓。

靠,他不会害羞了吧……

这么纯情的吗……

淦,你这样我会多想的啊!!

我艰难地把视线从他优秀的颜值上挪走,企图用空白的文档冰冷我燥热的瑟心。

嗯,一想到距离一万字检讨还有九千九百九十七个字。

不仅心凉了,突然觉得头顶也凉凉的呢。

18.

不理解,像季凉川这样的好学生,为什么写起检讨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整个下午,这满满当当的一万字,几乎是他报,我打字。

明明功劳都在他,但在一万字写满的时候,他还弯着眼睛表扬我:

「小雪字打得又快又准,真厉害。」

这值得表扬吗!!

我莫名羞愧:「要是没你给我报着,说不定这个月我都写不完。这样吧,我请你吃饭。」

季凉川也没拒绝:「我吃什么都行。」

我想了想:「你和莫文锋不是很喜欢那家水煮鱼店吗?我请你吃那个怎么样?」

我没注意到他一瞬间的呆愣。

季凉川朝我绽放出欣喜的笑容:「自然是好的。」

从咖啡店走到水煮鱼店并不远,路上有不少奶茶店,季凉川说:「你请我吃饭,不如我请你喝奶茶吧?」

我连连摆手:「下午的咖啡就是你请的,这怎么好意思?」

季凉川假装固执地皱了皱眉头:「如果你不喝,那我也不吃了。」

……

这家伙,怎么和小学生似的……

水煮鱼可比奶茶贵多了。

「好吧好吧,那你去买奶茶,我先去水煮鱼店里排队。」

见我如他所愿,他满意地摸了摸我的脑壳,却在下一秒僵硬地收回了手,分外拘谨地问我:「抱歉,刚刚摸了你头……」

靠!

这家伙怎么回事啊!

明明我的心脏还在为他刚刚的行为激烈跳动呢,怎么你反倒是一副纯情的模样??

我撇过脸,企图掩饰自己的脸红,僻重就轻道:「没事,反正我也长不高了。」

季凉川「扑哧」地笑了:「小小的,挺可爱的。」

……

我可谢谢你。

19.

我在水煮鱼店门口排队。

巧得很,童可可挽着张梦妮的手就过来了。

我和她俩对视上,直接翻了个大白眼,扭头无视。

这俩人也是搞笑,那么大马路站哪儿不好,非要站在我旁边聊天。

张梦妮一脸看不上:「啧,这家水煮鱼看起来又廉价又不卫生,真的会有人吃吗?」

店门口的老板尴尬地低下了头。

排在我边上的几个人也面露无语。

他们有槽在心里吐,我有槽必须得骂出来:

「哎呦,这么多人站着你看不见呢?你是眼瞎还是脑抽了?」

张梦妮一点就炸:「你骂谁呢?」

对她我就是笑眯眯:「你呀:)」

她正想凑过来,我连忙尔康手阻止她:「别别别,您那高级香水的味道可太劲了,人水煮鱼都没您味大,可别过来倒咱们胃口好吧?」

「楚光雪,你找……」

童可可连忙拉住她:「算了梦妮姐,我们去别的地儿吃吧。这种辣的食物我可吃不惯。人家和季哥哥一样,舌头敏感得很,一根辣椒都受不了呢!」

我愣住了。

童可可拉着张梦妮走后,没过多久,季凉川就提着两杯奶茶过来了。

「小雪,怎么了?」他朝我眨了眨眼,「到我们的号了吗?」

我收回复杂的心情,对他不好意思道:

「那个,我突然想吃对街的蒸鸡了……」

季凉川一贯那张温和的笑脸:「那我们走吧?」

「……好。」

20.

我有点怀疑季凉川喜欢我。

但我想了想自己平时的形象……

嗯,我一定是自作多情。

这天晚上,我眼睛看着电视剧,脑里想着季凉川,非常不专心。

诺美突然惊叫了一声,惹来我的不满:「干嘛呢?大晚上大惊小怪的。」

诺美抖着手把手机递到我边上:「小雪,你看看这个……你你你先别气啊……不行,他喵的气死我了!!」

我接过她的手机一看,发现是我们学校的告白墙微博,关注的人不少,有本校的,也有外校的。

此时,微博置顶的那条是一长段文字和九张图片。

文字前半部分讲的是我在大一期间如何霸凌室友将其赶出宿舍,后半部分说我不要脸地缠着季凉川,就算对方厌恶至极也不放手。

图片一张是我的证件照,两张是我的生活照,明显的偷拍角度,还有两张我和两张张梦妮的聊天记录,一张两个人说我坏话的记录,最后一张是我拉着季凉川的衣角的照片。

嗯,就是挺像那么回事的。

诺美气得不行:「靠!肯定是张梦妮和童可可干的!这两个人怎么能买通告白墙的组织人!?这是网络霸凌!!」

比起诺美的愤怒,我倒是冷静得很,点开评论区一看,全是骂我的:

「我记得这个女的,上次选修课她硬要坐季神旁边,还被老师骂了呢!」

「长这样还敢不要脸地追季神?笑死。」

「要不大家给她众筹一面镜子吧。」

「只有我关注她霸凌室友吗?好过分哦,这种品行的人……啧啧啧。」

「呵呵,她霸凌室友,那我们霸凌她呗!」

……

诺美拿过手机开始打字:「小雪你别怕,张梦妮那事你一点错都没有!我来帮你澄清!!」

她连着发了好几条的评论,都石沉大海。

我不在意地摆摆手:「多大点事,算了算了。」

诺美红了眼:「你怎么这都不在意呢?他们说得好过分!」

「随便啦,这些人也就嘴上说两句,给我造不成什么伤害。」我给她擦去眼泪,「姐才不怕这些键盘侠呢,更何况那些人也与我无关,惹不到我。」

这么说的第二天,我就被砸鸡蛋了。

21.

随着诺美的一声惊叫,那颗鸡蛋在我头上开了花。

我一抹脑袋,一股黏腻的恶心。

想找罪魁祸首,但此时正值上课高峰期,女寝门口的人太多了,我居然找不到扔鸡蛋的人。

我朝诺美耸了耸肩:「帮我请个假,我回去洗个头。」

诺美气得发抖,朝着那些人大喊:「你们是不是有病啊!?偷偷摸摸算什么事!」

我拦下她:「你先上课去。」

诺美不肯。

就在这时,不知哪个角落又传来一声怒吼:

「不要脸的臭女人,不准缠着季凉川!!」

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看到那颗鸡蛋迎面而来,眼看就要砸到旁边的诺美,我连忙把她推开,正打算闭眼承受。

就在这时,我的两臂被人轻轻抓住。

「啪叽」的一声,是鸡蛋碎了。

但没碎在我身上。

我睁开眼,遮掩着我眼前光亮的是季凉川。

鸡蛋的蛋清顺着他脸颊滑落,他也不在意,帮我拿下头顶的蛋壳,朝我轻柔问道:「你没事吧?」

其实我这人真的挺强心脏的。

就算被砸了鸡蛋,我刚刚也没多生气,只是在心里吐槽:

这群人是不是台湾偶像剧看多了?

但此刻,看着季凉川那温柔又心疼的笑容,我居然有点想哭。

抹了抹酸涩的鼻尖,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带上哭腔:

「姐能有什么事?你让开,我要骂回去。」

季凉川:……

他苦笑道:「小雪姐,给个面子,跟我去个地方。」

「……看在你叫我姐的分上。」

22.

季凉川带着我和诺美去了学校附近的宾馆,莫文锋已经在里边了。

他拿纸巾随便擦了擦自己的头发,让我先去卫生间洗漱。

我便进去了。

出来的时候看见这三个人凑在一起不知道在捣鼓什么,诺美手上还拿着我的手机。

我问起来,诺美却命令我:「你一边待着去。」

我只好边上看电视去了。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季凉川带着手机出去了一趟,然后十分钟后又回来了,朝我们仨露出一个微笑:「完事了。」

我这才问:「你们仨到底搞什么呢?」

诺美朝我眨眨眼:「哼,你看看季神的微博就知道了。」

季凉川的微博我确实有关注,不过他平时没发什么东西,所以我一般也不看看,这会儿点进去,却发现他的粉丝量远远高出我们学校的校友圈微博。

我感叹:牛啊。

再往下看,原本空荡荡的微博,多出了一条置顶。

洋洋洒洒一片小作文,再配上九张图。

我先看了那几张图,是我和张梦妮的聊天记录,以及诺美找林玲给我的做证,几乎可以洗清我的霸凌谣言。

再看小作文,文笔很好,肯定是季凉川写的,他条理清晰地把我和张梦妮的事情经过叙述完后,公平公正地附上了自己的看法,并且关于我纠缠他一事,他是这么说的:

「楚光雪是我很好的朋友,她帮了我很多忙。在这里我想澄清一个谣言,并不是她喜欢我纠缠着我不放。

「是我单方面在追求她。」

23.

诺美和莫文锋凑在我边上和我一起看的,并且我是一边看一边读。

所以当我流畅地读完那句「是我单方面在追求她」的时候,我们仨的反应非常一致:

呆住,懵逼,抬头望向当事人。

此时,我的心犹如有上百只麋鹿飞奔而过,它们在我的胸腔里肆意踩踏。

我不自觉按住了心脏,朝季凉川艰难地扯起一个笑容:

「那个,我很谢谢你们帮我澄清谣言,但是这个,额,季神,你没必要把自己也搭上的……」

季凉川走到我面前,因为我是坐在床上的,所以他居然单膝跪了下来,吓得我直接站了起来。

靠!站起来更像那么回事了!!

于是我又坐了下来。

季凉川瞧见我的反应,没忍住又笑了起来,看见他的笑容,我心神荡漾。

他慢慢止住了笑意,抬起头仰视着我,目光是我从未见过的柔和:

「抱歉,以这种方式和你告白,但是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

季凉川的声音依旧那么好听:

「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小雪。

「也许你不记得了,但我第一次见你不是在动车上,是在去年冬天。你站在路边,怀里抱着一只小猫,对着一个小男孩骂得起劲。你把小男孩骂哭了,又给他买了一袋糖果,送他回了家。

「我知道那个男孩有喜欢欺负小猫咪的毛病,我碰到过几次,也和他说过,但他不放在心上。但那天他被你骂哭之后,好像真的懂了。」

淦,第一次见面我就在骂人啊:)

还是在骂一小屁孩,可恶。

季凉川看着我奇怪的脸色,没忍住又笑了:

「我对你印象很深,所以在动车上一见到你我就认出来了。之后……你的表现也没让我失望。」

我:……

笑一下蒜了。

「我不太喜欢自己的性格,温吞而慢热,又常常计较那些礼数规矩,表面上绅士体贴,但我时常觉得自己拘束又无力。

「遇见你之后,我才明白,我真正渴望的是什么。

「小雪,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他看向我,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映上了我的身影。

剧烈的心脏早已给了我回答。

我朝着旁边一直喊着「答应他」的俩笨蛋怒吼一声:

「吵死了闭嘴!」

然后转过头来,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摸了摸他还沾着鸡蛋清的脑袋:

「嗯,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分上。」

END

备案号:YXX19XBZ0onTxd3QNxjHPD1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