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晴,宜相亲

出自专栏《今日宜甜:我的少年回来了》

国庆第一天,我去探望教授。

教授关心我的人生大事,我苦兮兮地说单身求介绍。

教授点头:「袁北泽,下来!你女朋友到家了!」

1

我,任玥,自认是个半成功的女人!

事业成功、学业成功。

但爱情不成功!

奔三的年纪居然还是一朵牡丹花。

我妈都已经被我逼疯了。

「妈,你给我约相亲的速度能不能快一点?

「这个不行,明天上午一个下午一个,发动你的人脉行不行!」

我妈在家仰天长啸,高喊自己上辈子做了孽:

「闺女,不结婚挺好的,你看你爸,脚臭屁臭,男人没有一个地方是香……」

我抬手直接打断了老妈的话:

「我刘姨张姨李姨家的儿子呢?」

我妈气得牙齿咬得吱吱作响:「人家都才上大一。」

大一?

我眼睛明显一亮。

但我妈誓死不从。

哎。

找对象真难,比我研究生毕业还难。

2

几个月连续加班,好不容易在国庆调休了几天。

爸妈却嫌我在家窝着碍眼。

把我赶了出去。

思来想去一番,我决定拜访研究生时期的导师。

提着大包小包直接登门:

「我导!好久不见啦!」

导师是个将近六十岁的教授。

虽然平时有点较真,但对我特别关心:

「任玥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来就来嘛,还拿什么东西。」

几轮客套话后,我导忽然抬了抬已经滑到鼻翼上的眼镜。

「任玥啊。」

这笑眯眯打量我的神色……

大龄单身女青年的我可太熟悉了。

「工作上挺顺利的,生活方面怎么样?找到男朋友没有?」

要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我决定打蛇上棍:

「导,我连对象都没有,你有没有合适的小学弟给我介绍介绍吧呜呜呜。」

毕竟咱马上就到了三十如狼,啊不是。

马上就脱离花季少女的年龄了。

该不要脸,还是不能要脸。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导居然眼睛一亮。

他扯着嗓子大喊:「袁北泽!下来,你女朋友到了!」

3

我蒙了。

都六十了,我导怎么开始幽默了?

却没想到话音落,居然真有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大腿修长,搭在楼梯上的手骨骼分明。

我咕噜一声咽了咽口水,差点站起来迎过去了。

男人啊啊啊啊。

男人嗓音清澈好听:「爸,你说什么呢?」

总算看清了庐山真面目了!

我导的儿子,袁北泽!

身高目测至少一米八四,芝兰玉树般的身材欣长,小麦色的皮肤,一头短发干净爽利。

这一瞬间,我连我们俩的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

「过来过来。」

导师直接让我们两个面对面坐着。

「任玥,单身,你也单身,你们俩凑凑行不行?」

我差点就不矜持地连连点头了。

行行行,这么个大帅哥我可太行了。

只不过……

我看了看身上的黑棉袄和纯素颜的脸蛋。

没有半点优势。

只要眼不瞎,这种大帅哥估计看不上我。

怕被拒绝太尴尬,我只好昧着良心打哈哈:

「导,你以为这是菜市场买菜啊。」

我导两手一拍:「可不就是王八看绿豆吗,你们俩半斤八两,还挑啥?」

我:……

袁北泽挑了挑单侧的眉毛:「我行。」

呃……

结果突变,我一时语塞。

我导可能怕我不同意,赶紧介绍:

「他是国际救援组织的,除了东奔西走些,没啥大毛病,你要不……」

「他、他行那我也行!」

人家是国际救援队的诶!

都是我们医生心中的神,带天然滤镜的那种。

……

临走前,我导往我手里塞了一个厚厚的红包。

「导,我都奔三了不要零花钱。」

导师眉头一横:「儿媳妇第一次登门,哪有空手回去的,拿着!」

「你!」导师指了指袁北泽,「送人家回家!」

不等我俩说话,双双被推出了门外。

4

我有点不知所措。

但袁北泽倒是挺自然:「我开车送你回去?」

「好、好。」

坐在副驾驶上时我还有些蒙。

就、就这么脱单了?

可是我偷偷瞟着袁北泽的侧脸,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厚厚的红包有些烫手。

袁北泽像是看出来了我的无措,只摇头轻笑了一声:

「我爸就是那样的急性子,你别介意。」

「嗯……」

我默默地应了一声,有点小失落。

这是啥意思,刚才只是配合我导的演出,其实说的不算数了?

既然如此……

「那这钱还是给你吧。」

我双手把红包奉上。

但袁北泽侧目看了我一眼,纤长睫毛下的眸子透露出了一些迷惑:

「给未来儿媳妇的,我拿着干嘛?」

我:「!!!」

直到下车,我整个人都还沉浸在脱单的惊喜中。

我佯装淡定地和袁北泽加了微信,然后挥手告别。

走出去几步后,就开始控制不住地放飞自我了:

「老娘有对象了!

「老娘不是牡丹花了!!!

「老娘要大告天下,我男朋友是个大帅比!!!」

然而没走几步路,口袋里的手机就忽然一响。

低头一看,是袁北泽的信息:

「回头,我在你后面。」

……

丢人丢到家了!!!

我身子一僵,整个人还保持着夸张迈大步的姿势。

袁北泽不是走了吗……

啥时候在我身后的?那刚才他都看到听到了?

「我爸给的红包你忘在车上了。」

好听的声音从头顶上飘了下来。

丢死人了呜呜呜。

「谢、谢谢啊。」我连身子都没转,只用手摸索着拿回来了红包,「你什么时候跟在后面的?」

袁北泽轻笑了一声,竟微微俯身凑到了我耳边。

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一直都在。

「我叫你好几声都没有听到。」

啊啊啊!!!

我老脸腾的一下红了,心里比地上的雪花还凉。

5

这次我直接目送着袁北泽开车离开了才敢回家。

路上的石子都被我懊恼地踢了个遍。

丢死人了!

我这爱情花才长出来一个小花苞,可千万不能直接被折断啊呜呜。

一进家门,老妈就给我递过来两张男人的照片:

「这可是我费老大劲儿给你搞来的,赶紧收拾收拾晚上去相亲!

「你这孩子脸怎么这么红,不会生病了吧?」

我讪讪地躲开了老妈的手。

酝酿片刻后才开口:「妈,我有对象了。」

我妈先是一愣,随即就不屑地摆摆手:

「相亲了八百个都没成功,出去一趟脱单了?谁信?」

嗯……确实有点离谱。

要不是亲身经历,我也不敢相信啊。

我没解释直接回去了卧室。

打开红包一看,好家伙,一万零一啊。

我忍不住自恋地想……

万里挑一?

老天爷待我不薄!

我直接抽出来几张票子,又叫上了两个好姐妹。

晚上走起啊!

抓住夏天的小尾巴,去吃小龙虾!

至于我妈给我安排的相亲……

什么鬼,早忘了!

6

大排档门口,我和两个小姐妹举杯同庆:

「姐妹们,我这次真的脱单了。」

那两人对视一眼,只摇摇头:「她又做梦了,哎,该治治了。」

我:???

我拍桌子强调:「真的!」

「我男朋友帅得一批,绝对不比你们老公差!」

我眉眼间带着几分骄傲,自信地看着对面闺蜜微微隆起的肚子。

男朋友都有了,娃还会远吗?

一兴奋,我们就聊嗨了。

等再次反应过来,周围几桌客人走光了,只剩下不远处的四五个醉汉。

毕竟姐妹怀孕,我多少有些不放心。

「咱们也走吧。」

她们点点头。

刚起身,突然一酒瓶子重重地拍在我们桌子上:

「美女,急什么啊?陪我们哥几个喝点儿?」

他们几个笑得嚣张,身上还有粗糙的纹身。

我们不敢乱来。

只好使眼色求救,老板却装作看不懂的样子。

没办法,我站前一步讪笑:

「大哥,太晚了,下次吧,下次咱们一块吃个饭!」

怀孕的姐妹紧紧地用手护着肚子。

「下次什么下次?」

其中一花臂大哥,直接用腿挡住了我的去路:

「跟你喝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

「对!今天不喝就别想走!」

街头上的人纷纷侧目,却没有一个上前帮忙的。

我护着姐妹往后退了两步,但他们越发得寸进尺。

甚至有个男人狞笑地朝我扑来,高高地举起拳头。

浓郁的酒精味和醉汉的叫嚣……

完了……

我吓得把眼睛闭起,等着疼痛的到来时……

一道身影直接挡到我面前。

「啊!!!」

7

这声音……

不是我的,好像是刚刚那个醉汉的?

我蒙蒙地睁眼,面前的人背影有些熟悉。

路灯的光在他身上化开,像是给他添加了一层的光晕。

而地上,躺着刚刚朝我扑过来的醉汉。

「袁、袁北泽?」

不等袁北泽说话,其他几个醉汉就冷哼了一声:

「小子,想搞英雄救美?你配吗!」

另外一个醉汉,抬手指着袁北泽的鼻子,放着狠话:

「敢打我哥们,看我不揍死你!」

下一秒……

「疼疼疼!!」

袁北泽拧着那醉汉的手指头,以一种奇怪的角度扳到了背后。

另一同伴见状,举着酒瓶子就冲袁北泽的脑袋而去。

我惊呼:「袁北泽小心!」

袁北泽只微微侧目看了一眼,就一个侧踢,踹到了那男人的胸口上。

「是不是一点都不疼,嗯?」

袁北泽手下的力度加大了些,那醉汉疼得脸色都一下子变得惨白。

我松了一口气:「袁北泽,谢谢你……」

话音未落,我就被一股大力道扯了住了头发。

这下轮到我喊疼了。

「哈哈哈,赶紧放开我大哥!要不老子把……」

袁北泽的脸色倏地变冷,冷得能滴出水来。

不等那男人说完,便听见「嘎巴」一声。

清脆的动静在这喧嚣的大排档门口格外明显。

「放开她。」

「嘿!我凭什么……」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袁北泽迅速地冲过来,先对着这人的手腕一掰……

「咔嚓」一声,脱臼了。

我的头发也被解救了。

袁北泽三下五除二,这个人就成为了地上所有醉汉,下场最凄凉的一个。

我们几个都看呆了。

寂静的晚上,除了醉汉们的哀嚎,还有我痴痴的一句话在回荡:

「我老公好帅……」

8

孕妇姐妹有些被吓到了,索性去医院检查。

好在没什么大碍。

送走大家后,我这才看向了袁北泽:

「还、还好你在,否则今天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刚刚我脱口而出的话,实在是太丢人了。

搞得我面向他还有几分尴尬。

他拧眉,没理会我的纠结,揉了揉我的脑袋:

「你确定没事?都来了医院了,要不就去看一下?

「刚才那混蛋指不定多用力呢。」

我赶紧摇头:

「你忘了我是学医的了?这点小事我自己心里有谱!不过……」

我偷瞄了他一眼:

「你刚刚掰人手指头也挺干脆利落的,专门研究过?」

袁北泽轻笑一声,用拳头掩了掩唇:

「我在救援队 5 年积累了些实战经验,至于掰手指……

「你忘了我爸是研究什么的了?」

我拍了下脑门。

对哦。

我导是远近闻名的骨科专家。

他会这些不稀奇。

他:「走吧,送你回家。」

我有些不好意思:「没事,我下楼打个车就行,不麻烦你了……」

他打断:「你都喊老公了,我还怕麻烦?」

我:!!!

啊啊啊啊啊啊,太社死了!

路灯将袁北泽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恍了恍神后,我向袁北泽走去。

到他身边后,他自然而然地便挽上了我的手又插到兜里。

直到了单元楼门口,我的小心脏还在剧烈跳动。

原来……

被泡在蜜罐子里是这种感觉啊!

9

我美滋滋地开灯换鞋,然而看到沙发上坐着的老妈,我吓得心脏病差点没出来。

「妈!你干什么啊!」

老妈兴奋地小跑到我面前:

「今天怎么样?回来得这么晚,是不是特别顺利?

「妈给你找的男人好不好?」

我:……

哦对,还有个相亲来着。

我给忘了。

看着老妈的嘴角,快要咧到耳朵根去了。

我不忍心给她泼冷水,干脆借坡下驴。

反正以前这种事也没少干。

「挺好的挺好的,不然能这时候回来吗?」

老妈的眼睛都亮了,还想继续追问时,被我直接找个理由搪塞了回去。

躺进被窝,看到群里的小姐妹兴奋八卦。

「任玥,你的男朋友在哪找的!!男友力爆棚啊!」

「就是就是!尤其是说放开她的时候,我人都要没了。」

我佯装淡定:

「没办法,我魅力足,他自己送上来的。」

实际上……

我摇头叉腰大笑。

哈哈哈!老娘时来运转,有人要了!

10

第二天还没睡醒呢,老妈就进门端了我的窝。

「有对象就赶紧出去谈,赶紧把自己嫁出去!」

我:……

勉强爬起来,准备吃早饭时。

我妈:「单身狗没资格在家吃饭!」

我:……

深秋啊,我裹着一件风衣在楼下瑟瑟发抖。

想了半天,决定去救援队给袁北泽探班。

刚到门口,我被拦了下来:

「您好,这里不允许随便进出。您有什么事吗?」

我抱着水果零食,好说歹说,门卫都不让我进去。

无奈之下,我只好给袁北泽发信息。

很快,他就出来了。

「郑叔,她是我家属。」

门卫郑叔了然,一副吃瓜的表情:「来看小袁啊……早说早说,小姑娘真不错!」

而我……上扬的嘴角怎么都压不下去。

家属。

他说我是家属!

我「嘿嘿」傻笑一声,跟着他走了进去。

然后我惊了。

好家伙,罗汉组织啊!

全都是一米八,长得帅气的肌肉小哥。

这谁能忍得了!

我的眼睛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到处乱看了。

走了没几步后,我迎面撞上了一堵肉墙。

捂着酸痛的鼻子抬头一看,竟是脸色微微有些黑的袁北泽。

他霸道地拉上我的手:

「好好走路,别乱看。」

「乱看」两个字,他咬得很重。

我心虚极了。

11

我们并肩而行,吸引了不少人侧目。

我有些不自在:

「会不会太招摇了?」

我试图把手抽出来,但袁北泽又把手紧了紧:

「没事,他们嫉妒。」

等到了他队伍那边,好些人就开始起哄:

「哇,这是嫂子吧!」

「泽哥什么时候交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了!行啊袁哥!」

「欢迎嫂子!!」

一声声「嫂子」,叫得我阵阵脸红。

袁北泽笑着给我介绍人后,就拉着我跟大家一起聊天。

不知是谁突然提起了一句:「嫂子长着一张国泰民安脸,我猜不是医生就是老师!」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我佩服他们的好眼力:「对,我是医生。」

大家都「哇哦」对阵阵欢呼。

我有些不明所以。

「嫂子,你和泽哥一个救人一个医人,简直绝配!」

救人救人……

我脸红地看了袁北泽一眼,余光无意间扫到他手上的老茧上。

心里莫名地漏跳一拍。

大家吃完喝完后继续开始训练,我不好耽误袁北泽太久就回去了。

「训练注意安全,晚上聊。」

「好。」

话音落,袁北泽突然挺直了脊背,视线落到我身后。

「领导好!」

12

领导?

我吓蒙了,脑子一短路,也跟着有样学样。

挺直脊背,气沉丹田:「领导好!」

一阵寂静。

下一瞬,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

我尴尬得头皮发麻。

呜呜呜……

不会给袁北泽丢人了吧……

领导笑着:「这是谁的小女朋友?」

袁北泽出列:「报告领导,我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冲那领导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

领导看了我一眼,欣慰:

「不错,郎才女貌,合适得很!」

「谢谢领导!」我和袁北泽异口同声。

周围的人又笑了出来。

领导:「什么时候结婚?」

袁北泽一时没说话,我稍微瞄了他一眼,底气有些不足。

「正在努力争取当中……」

这下子,整个操场都是哄然大笑。

就连袁北泽,也直接笑出了声。

他接话:「报告,我们尽快!」

一瞬间。

我的心在疯狂地跳,怎么也止不住了。

13

等袁北泽下班后,我们决定去吃火锅。

牵手时,无意间摸到他手心上的老茧。

我没忍住抠了抠:「训练累不累?」

袁北泽把奶茶扎开,递到我面前:

「累,但不流汗,就要流血。」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想起了几年前,我一个人在外地,也遭遇过一场火灾。

那时的大火蔓延了整栋商场。

我秉承着医生的责任,在现场帮助不少老人和小孩逃跑。

可等我要走的时候,商场的大门忽然倒下,拦住了我的去路。

浓烟很呛,火很滚热,我几乎坚持不住了。

最后意识迷离之际,朦胧地看到国际救援队的人,把我抱离了火场。

所以我深知他们的伟大。

他们是在灾难中逆行的人。

……

「想什么呢?」

袁北泽的话,忽然将我的思绪拉回。

抬头对上他的眸子,我握紧了他的大手:

「想你以后出任务,要注意安全。」

手被反握,他揉了揉我的脑袋:「我会的。」

酒足饭饱后,袁北泽开车送我回家。

我开车门想走时,他忽然拉着我:「等一下。」

我微怔回头。

他整个人凑了过来。

星眉剑目霎时间在我眼前放大了好多倍。

我紧张地抓着门把手屏住了呼吸。

车内灯光不知怎的,突然闪烁了起来。

忽明忽暗下,袁北泽一点一点地靠近,近得鼻息都喷洒在了我的锁骨间。

我咬咬唇后紧张地闭上了眼。

然而,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温热触感。

只听见腰间「咔吧」一声。

我脑袋轰的一下,霎时间睁开了眼。

啊啊啊啊!

我误会了!

竟然是要给我解安全吗?

太丢人了,我转身就想落荒而逃。

14

一只脚踏下去的瞬间,我又被一股力道扯了回来。

没等我红着脸质问,袁北泽就贴了上来。

他离我近得很,鼻尖贴着鼻尖:

「任玥。」

「嗯……」

……

袁北泽的唇瓣,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柔软。

他细细地辗转,直到我回了家,瘫在床上,我都还没从这吻中逃脱出来。

这、真的很突然!

就在我喜滋滋,准备加深感情的时候。

袁北泽接到一个任务。

我们要开始异地了。

「队里下了任务,明天出发。」

15

我的心,霎时间提到了嗓子眼。

「那这次任务……具体是?」

虽然我很崇拜救援队,但不可否认的是。

成为家属后,真的忍不住担心。

袁北泽看了我一会,笑了:「去邻市运送物资而已,不用担心。」

「那里最近多雨,有洪灾的危险,但救援的人手已经够了,这次没轮上我。」

我暗暗松了口气:

「那……你注意安全,随时保持联系!」

袁北泽揉了揉我的脑袋,薄唇轻启:「好。」

他看着我的眸光忽而深邃了几分。

想起昨晚的极致暧昧,我忽而红了脸。

袁北泽最后在我脸颊上落下了轻轻一吻:

「等我回来。」

虽然袁北泽不让我送,但我还是偷偷从导师那里要了他出发时间。

我到的时候,救援队队员陆陆续续地上车,准备出发了。

周围有不少年纪相仿的小情侣,在挥泪告别。

我忙不迭地跑过去,一眼就在人群中捕捉到袁北泽的身影。

「袁北泽!」

我大力挥着手,生怕他回头看不到我。

袁北泽的背影怔了怔,回头一看便和我对视上了。

隔着攒动的人头,我们俩两两相望。

「任玥?」

袁北泽大步逆行,向我走了过来后,直接在人群中将我压进怀里:

「你怎么找来了?」

袁北泽的下巴搁置在我头顶上。

他身上特有的淡淡香味,让我心跳有些快。

「导师跟我说的。你一定要平安归来,一定要及时回我消息!」

他毫不犹豫地点头。

汽车在鸣笛催促,他拍了拍我的脑袋,就转身快步走了。

但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不是说的送物资吗?

为什么周围的女孩子,都哭成泪人了?

16

袁北泽不在,我在轮休后,又回医院上班了。

上班前,我在日历上画了两个圈。

这是袁北泽走的第二天。

他那边信号好像不是很好,回我的短信都是断断续续的。

我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相思入骨」。

今天医院里人多得很,忙了半天都没顾上看手机。

中午刚想喘口气的时候,又通知紧急开会。

落座后,每个人的面前都放着一份意向书。

「大家都知道了吧?我们医院要派 5 名医生去支援邻市,谁愿意去?当然了,咱们……」

我心下一慌,没忍住问出声:

「领导,邻市大水还没控制住吗?」

领导叹气:「控制不住,救援的人去了一波又一波,不少人都受伤了,任医生,你是不是这几天都没上网?你……」

我身形一晃,后面的话根本没听清。

小心脏像是被人紧紧攥住了似的。

我慌张地掏出手机,点开跟袁北泽的对话框。

从昨天开始,他就没回过我的消息了。

我咬牙:「我去。」

袁北泽,等我。

你千万不能有事!

17

要去支援的事,我没告诉我爸妈。

医生的危险系数不大,说了也是平白让人担心。

去邻市的路上,我一直不安地刷着手机。

被大水冲走的,被水中电路电死的,被淹死的人越来越多。

而袁北泽那边,一直都没有消息传来。

我时不时就要抹一抹眼睛,终究是被人发现了端倪。

「任医生,你是不是害怕?」

积压在心头已久的情绪终于忍不住了。

眼泪夺眶而出,我几乎是哽咽着说出那句话:

「我男朋友去邻市送物资了,去了好几天一直杳无音讯。

「我……」

大家都忙不迭地安慰我。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邻市现在只出不进,物资都是政府派去,你男朋友是……」

他话没说完,我脑袋轰的一下像炸开了花。

怪不得……

怪不得我问他是去干什么,他回答我时犹豫了。

怪不得送他的那个早上,周围人都哭成了核桃眼。

袁北泽在骗我!

我又急又气也是无可奈何,满腔怒火都只能发泄给微信了。

我气得没什么理智,红着眼睛发出了分手的消息:

「骗子!

「找不到你我就跟你分手!回家我就随便找个男人嫁了,让你后悔死!」

眼泪一颗颗地砸到屏幕上溅开了花。

同事们也只能轻轻叹一口气,说些安慰的话。

可我一句也听不进。

好不容易到了,我第一时间就是在人群中观望。

没有袁北泽的影子。

可我不能擅自出去找他,医院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救治完手边的患者后,我查了一下住院人员名单。

目前所有在大水中遇难的人,都送到了这里。

我紧张地提着一口气,翻页时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好在这里没有袁北泽的名字。

我把脸埋在双手间,眼泪却从指缝流了下来。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18

这两天,我还是一直给袁北泽发消息。

我告诉了他我的确切位置。

但每条消息,都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回复。

两天后,我终于等到了去灾难现场的机会!

我毫不犹豫地申请参加。

今天一定要找到袁北泽。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背着医药箱出发,在汽车走不了的路段,跟着大部队下车。

这水已经有一周了,不太深的地方,都已经没了成年人的大腿处。

「大家抓好绳索!这段路最不好走,千万别掉队!」

大水有点湍急。

我下水的第一脚也踉跄了一下,险些顺着水流下去。

水火无情啊。

我有点不敢想,袁北泽在这里的日子有多苦。

大家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足足半个小时,才顺利离开这一百多米的地方。

灾区的情况更严重,到处都有捂着身体喊痛的伤员。

穿着雨衣,无数次往水里下的救援人员,数不胜数。

而我们,就在这给大家就医。

能止血的先止血,能固定的先固定。

起码能为去大医院那边争取点时间出来。

19

每每看到有救援人员,我都要抬头多张望一番。

正给一位胳膊骨折的男人固定时,人群忽然躁动了起来。

「快!有一名救援人员,身体被铁丝扎进去了!」

我手里一紧,立马给手下的纱布打了一个蝴蝶结:

「好了别乱动,我过去看看!」

看到人后,我瞬间松了口气。

不是他。

可仔细一看,我又是一愣。

这不是袁北泽的队友吗?

他们出任务应该是在一起的,他一定知道袁北泽在哪。

我强压着心里的不安开始做急救。

「这伤口太深了,恐怕还得去医院那边。」

话音落,却没人搭理我。

「我只能消毒做一下急救处理,做手术的话,这里环境不……」

抬头的瞬间,我愣住了。

喉咙忽然有些哽咽,我艰难地张了张嘴。

最后还是抹了一把眼泪,继续低头救人。

对面的那道身影站了好久。

最后在其他人的呼喊下,他还是走了。

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才又看到了那抹黄色的救援服。

眼泪啪嗒啪嗒地砸在泡面里。

嘴里的面嚼了许久却迟迟咽不下去。

「玥玥……」

我没忍住,抱着泡面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些天的担惊受怕全在这一瞬间倾泻而出了。

袁北泽半跪在地上,把我抱在怀里: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我气得拍打着袁北泽的胸口,却是一句埋怨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又没有做错,我该骂他什么呢。

20

袁北泽安抚好我后,才低声解释:

「对不起,我的手机被大水冲走了。」

我作势又要哭,可是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时,也开始滴答水了。

「这……」

袁北泽一脸「你看吧」的表情。

我霎时间破涕为笑:「那你也不应该骗我。」

「是是是,我错了,再也不骗你了。别哭了,我错了……」

袁北泽把我抱在怀里,一遍一遍地呢喃着。

大雨终于不下了。

我和袁北泽各自忙着各自的工作。

他找人,我救人。

……

袁北泽的队友们看到我时,都震惊得目瞪口呆。

良久后才缓缓竖起来个大拇指:

「嫂子,你真厉害!」

一周后,我们才总算是回了自己家。

进家门时,我爸妈吓了一大跳:

「哪来的叫花子?!出去出去。」

想想这两天的艰辛,我委屈地撇嘴喊了声「妈」。

我妈蒙了,在客厅里拍腿冲卧室喊话:

「老任!老任你快出来看看,咱闺女这是咋的了?」

我说我去了灾区后,老妈流着眼泪拍我三下:

「你这孩子,胆子真大!」

老爸红着眼睛挠头长叹一口气没说话。

我只庆幸,我和袁北泽都平平安安地回来了。

晚上睡觉前,我撒娇拉着我妈说悄悄话:

「妈,我真的有男朋友了。」

我妈半眯着眼睛打盹,毫不在意:

「明天记得倒一下你脑子的水,别总做梦。」

我:……

21

第二天一早,我起来化了个妆又穿上了漂亮衣服:

「妈,你能不能穿那件红色的?」

「爸,你能换一双不破洞的袜子么……」

一早上家里被我搞得鸡飞狗跳,我爸挨了不少骂。

终于,他们按我要求换好以后,正怒气冲冲想骂我要造反时……

门铃响了。

「去开门。」

「你去。」我坚定地看着我妈。

「懒死了,怪不得没对象,嫁人了也要被人家嫌弃的。」

老妈一边嘟囔一边开门。

门打开的瞬间,我就听到导师笑眯眯地接上一句:

「我们家不嫌弃。」

我妈:???

袁北泽带来的东西堆满了整个门口。

我妈回头愣愣地看我一眼:「什么情况?」

我笑眯眯地指着袁北泽:「我男朋友。」

再指着导师:「我导师兼未来公公。」

我爸妈:???

三分钟后,六个人都坐了下来。

我爸妈还在懵逼中,我导率先开口:

「今天登门有点冒昧,不过是两个孩子的意思,您看我们家儿子还行吗?」

袁北泽上道接茬:「阿姨,我保证会对任玥好的!工资卡银行卡全部上交!还有我爸的所有科研论文,以后都加上任玥的名字!」

我:……

我爸妈没出息地点头:「同意同意!我们太同意了。只要你们别退货就行……」

我:……

最后,我妈还得意地跟我说:

「怎么样,妈给你找的相亲,还挺成功的吧?」

「不过小袁你有点不上相,本人比照片好看……」

我:!!!

在我疯狂使眼色后,我妈也察觉到了不对,讪讪闭嘴。

然而晚了。

吃饭中途我上洗手间,被袁北泽压在了墙上:

「听说你还去相亲了?」

呜呜……

我就知道会遭报应。

袁北泽咬牙盯着我:「明天去领证!合法了再教训你!」

22

领证后,袁北泽坐在车里看着两个红本本发呆。

我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结婚了!你想什么呢!」

「喂!!」

乱晃的手忽然被握住。

他忽而把我抱在了怀里,下巴在我头顶上轻轻蹭了蹭:

「老婆。」

「嗯?」

「那次你为什么要跑到邻市去?很危险的,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就算……」

我伸手捂住了袁北泽的嘴巴:

「咱们俩平安回来了就是最好的。」

袁北泽沉默不语。

我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其实我这条命,也是被救援队的人捡回来的。」

我把当初在外的事情讲了一遍。

说完后,袁北泽竟直接不管不顾地亲了上来。

直到我呼吸不够,拍打他的肩膀才堪堪离开。

「你干嘛?」

袁北泽又红着眼在我唇畔上轻啄了一口:

「当初在百货大楼,最后准备撤离的时候。有一个小孩说,里面还有一个姐姐。

「我把她抱了出来。」

我震惊地张了张嘴,仔细盯着袁北泽看了又看。

这也太巧了吧!!

袁北泽就笑了:「那天在家里,我见到你的时候就认出你了。可惜你不记得我……」

「那你怎么不说?」

「我怕你怀疑我,挟恩图报。」

……

后来。

袁北泽用我们俩的照片,发了个朋友圈:

「我老婆,我亲自捡回来的。」

我也不甘示弱,用同一个照片发了朋友圈:

「我老公,我亲自上门挑走的。」

————完

备案号:YXX1RZ50D3xcOZzy0ONU3BL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