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爽到爆的爽文?

同时谈八个男友

出自专栏《江湖庙堂与市井,都是不省油的灯》

我同时谈了 8 个男友。

他们都把我当替身。

但我不在乎。

只要钱能够到位,全是我的小宝贝。

后来,他们发现了彼此的存在。

气疯了。

1

我是个时间管理大师。

跟八个男友同时谈了三个月。

他们都没有发现彼此的存在,甚至都以为自己是我最爱的人。

还时常因为我对他们的爱感到困扰和厌烦。

并且屡次警告我,让我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对他们抱有非分之想。

笑死,我只对他们的钱有非分之想。

一号男友徐墨然。

是个有钱的霸总,可事儿比较多。

他喜欢玩办公室 play。

每次约会都要求我穿白裙子给他当秘书。

午休时候,还要给他弹钢琴。

非常地装×。

但他人傻钱多到令人无法抗拒。

中午约会。

我按照他的要求,穿着白裙子,化着清淡妆容,披着黑长直,在他办公室等他。

他开会回来后,眉头一皱。

立马对我这个替身嫌恶道:「东施效颦,就算装扮得像又怎么样,你仍旧比不上她一根汗毛。」

我礼貌一笑:「你喜欢就好。」

瓜娃子破事儿真多,这不是你要求的吗?

他闻言目光更加冰冷。

也不知道脑补了什么。

对我说:「我警告过你,不要对我动心,我这辈子只会爱她一个人。」

好的好的,知道你有白月光了。

我掐了自己一把,红着眼走到钢琴前,为他弹了一曲忐忑。

他听到一半,愤怒起身。

一脸失望:「简直不堪入耳,果然,假货就算是再像也是假的。」

约会到中途,他转身就走。

与此同时,20 万到账。

我朝着他的背影抹了抹眼泪,说着昧良心的话:「徐墨然,我才不要你的破钱!」

果然,他又露出厌恶神情。

语气冰冷地对我说:

「记住,我们之间,永远只有金钱关系。」

然后,又给我怒转 50 万。

哦豁!

真叛逆。

我喜欢!

2

辞别徐墨然,我又连忙赶场见下一个。

八个男人,就算我是时间管理大师,也挺忙的。

二号男友江唯川,是个大学教授。

今天约我出来逛街。

到了商场,他挑了几十件衣服,让我依次去试。

我试了一整个下午,筋疲力尽。

但还是忍着想骂人的冲动,笑得一脸甜蜜地对他说:「阿川,这些衣服都是送给我的吗?你真好,每件我都很喜欢。」

说完,我开心去挽他的手臂。

结果他直接站起身,脸色难看地躲开了我的手。

他皱了皱眉,厌恶道:「我说过,我讨厌除了她以外的人碰我!」

然后,他看了看手表,让服务员把这些衣服都装起来。

对我说:「我还有事,先走了,我给你转了钱,你有喜欢的衣服就自己去买,记住不要买跟她一样的,我讨厌别人跟她穿一样的衣服。还有,没事不要给我发消息打电话,我很忙。」

说完,转身就走。

与此同时,我的账户到账二十万。

是的,我的八个男友都一个样。

虽然花钱雇我谈恋爱,但不过是一起吃吃饭聊聊天逛逛街。

他们誓死要把清白留给他们的白月光。

连手都不让我碰一下。

这简直……

太让我喜欢了!

3

江唯川离开后,我看了眼排班表。

下一个要见的人约在晚上七点钟。

是三号男友韩子琪。

一个戴大金链子穿着貂皮大衣的暴发户。

一张脸长得倒是不错,但品味实在是土。

韩子琪受够了当备胎的日子了。

今天出一百万天价,约我跟他女神一起见面吃晚饭。

我到了以后,他问我:

「你知道待会儿该怎么办吧?」

我看在一百万的面子上,乖巧点头。

再干完这一票,我就能赚够养老钱跑路了!

我压下激动心情,小声道:「韩哥,我知道的。一会儿我会好好表现,争取让你女神吃醋,你们在一起以后,我会识相离开,不会给你们碍眼的。」

结果韩子琪闻言,顿时虎着脸瞪了我一眼,表情看起来很不痛快。

「怎么?你很不想跟我在一块儿?」

哦豁。

一时得意忘形了!

当了三个月替身,我已经熟知这些狗男人是什么尿性!

我赶紧掐了自己一把,垂下头,红着眼睛道:「怎么会……我舍不得离开你,韩哥,如果你对我还有一点感情,能不能别让我走,我不会打扰你们的,我只想静静地陪在你身边。」

这次对味了。

韩子琪脸色没那么冷了。

但还是语气厌烦地对我说:「不可能,我的心永远忠于她!我今天会给你二百万,识相点,事成以后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依依不舍地点头:「我知道了……」

傻×男人,真难伺候!

4

韩子琪揽着我来到跟她女神约好的包厢门口。

推开门后,空气有一瞬间的静默。

我俩跟里面的八个人面面相觑。

没想到这里面,不光有韩子琪的女神,还有我的另外七个男友!

我傻了。

更没想到我八个男友的白月光居然是一个人!

这个女孩儿跟我长得有八九分相似。

就像是我平时装扮的那样,她喜欢穿白裙子,留着一头披肩长发,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来柔柔弱弱的。

难怪……他们经常看着我的脸恍惚。

我正在发愣的时候,七个男友的目光全都齐刷刷地落在我身上。

不,准确来说,是落在韩子琪搂着我腰的手上。

他们一个个面色阴沉,目光不悦。

盯着我的眼神像是要砍人。

女孩子看着韩子琪放在我腰上的手,神情微微一愣。

接着红了眼圈,面上露出悲伤神情,小心翼翼地问:

「子琪,这是你新交的女朋友吗?」

她这话说完,七个男友看我们的目光更愤怒了。

韩子琪不愧是备胎之一,见到女神梨花带雨的样子,也不记得刚刚周密的计划了,直接心软了。

一个用力把我推开,立马撇清关系:「不是,我不认识!」

我狼狈地摔在地上,无人在意。

女孩儿也破涕为笑。

抱住她左右两人的手,歪着脑袋单纯无害地说:「你们不要总是为了我争风吃醋啦,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我这辈子都不会找男朋友,这样我们九个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当一辈子的好朋友了!」

我狼狈地爬起来。

看到八个男友互相瞪对方不爽的眼神,跟看向女孩时宠溺的神情。

就,还挺和谐的。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一幕。

这也行?

我忽然觉得,以前的我好像并没有学到精髓。

5

女孩子叫林雨诗。

跟他们八个是青梅竹马。

虽然跟我同岁,可她跟我这个从小无父无母,从孤儿院长大的孤儿不一样。

她是林氏集团的千金,是从小被千娇万宠着长大的小公主。

晚上,韩子琪给我打了五百万,作为我被他推倒的报酬。

打完钱,他命令我说:「周末陪我一起跟雨诗吃饭,这次失策了。」

甚至还开始怪我:「我推开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抱住我?下次表现好一点,记住了吗?」

我收了钱后,一声没吭,直接把他拉黑了。

跟他一起被拉黑的,还有其他七个男友。

不好意思。

钱赚够了,姑奶奶不伺候了。

6

第三天。

我租的小破屋门口停了八辆豪车。

当时我正在菜市场买鸡肉。

结果刚称完,房东林大婶匆匆忙忙地跑过来。

一脸惊慌地对我说:「橙橙不好了,门口来了八个男人找你,他们全自称是你男朋友,现在打起来了!你快去瞧瞧吧!打得可厉害了,都见血了!」

7

我带着鸡回去后,果然看到了我的八个前男友。

他们一个个面容狼狈,身上挂彩,还在打着。

我看得目瞪口呆。

这些人不在他们女神面前随时待命,来我这里干什么?

太晦气了!

我捂着脸,准备偷偷溜回家。

结果被徐墨然发现。

他冷冷地开口:「许橙橙,解释一下,他们七个是怎么回事?」

徐墨然话音刚落。

其他人也齐刷刷停下动作,愤怒地朝着我看了过来。

他们甚至还维持着,你揪我领带,我拽你胳膊的姿势。

拎着鸡的我略微有些尴尬。

然后掐了自己一把,红着眼柔柔弱弱地开口:「住手啊,你们不要再为了我打架了!」

很好,这次学到了林雨诗的精髓。

谁知道居然不管用。

他们仍旧对我怒目而视。

看我的目光,甚至比那天韩子琪搂着我的时候还凶狠。

都是一副遭到了背叛的模样。

韩子琪身上的金链子都被拽掉了,用力松开对面的江唯川,怒气冲冲道:「许橙橙,你敢绿我?!」

江唯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

面色沉沉:「背着我找了七个男人,挺有本事。」

男友四号擦了擦嘴角的血,咬牙切齿:「我这辈子还没被人这么耍过,行啊许橙橙,一边口口声声说爱我,一边背地里脚踏八条船,你当我是傻子?」

男友五号被打得最惨,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朝着我歇斯底里地发疯:「许橙橙,告诉我,我们八个,你到底爱谁?」

8

不是,你们在林雨诗面前不是挺和谐的吗!

怎么为了我这个替身还闹起来了呢!

这不合理啊!

于是我学着林雨诗的样子。

梨花带雨、声情并茂地试探道:

「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也都和我有着最亲密的关系,从今往后,不要再说谁才是我最爱的人这样的话了!在我眼中,你们对我都是一样地重要,就算我有了孩子,你们也全都是孩子的干爸!把你们的明抢,化作暗中的照顾,照顾我,照顾我们的孩子。让他集八爹宠爱于一身,做世界上最快乐的小孩,这样不好吗?」

我这句话说完,泪眼蒙眬地看向他们。

9

然后,就看到八个前男友全都一副吃了屎的表情。

好的,这次对味了。

江唯川脸色厌恶,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想让我给你做备胎,你也配?」

徐墨然语气冰冷:「替身当久了,还真把自己当成正主了。我警告你,别在我面前耍花招。」

本来一切发展都挺好。

谁知道他们中间出现了个叛徒。

韩子琪下巴微抬,施舍一般道:「你之前求我,想永远留在我身边。好,我现在答应你,只要你以后跟他们断了,我可以既往不咎。」

他话音一落,所有人全都冷冷地看向韩子琪。

似乎想群殴他。

最疯的男友五号跟别人脑回路不一样。

抓重点的方式也非常新奇。

他一脸如遭雷劈的表情。

「你怀孕了,是哪个混蛋的?」

说完,他红着眼看向四周。

那个捉奸的表情,看谁都像是孩子他爹。

最后,他像是意识到什么。

指着韩子琪怒目切齿道:「是他的?」

韩子琪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看我,傻了。

下一刻,所有人都咬牙切齿,虎视眈眈地盯着韩子琪。

战争一触即发。

男友五号第一个冲上去给了他一拳。

韩子琪吃痛:「你发什么疯?」

话刚说完,徐墨然也给了他一拳。

再后来,韩子琪就真的被群殴了。

10

我趁着他挨揍,赶紧溜了。

那天后,八个前男友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最后还是忍不住给我打来电话,愤怒地质问我孩子到底是谁的。

我无语,有病吧,哪有什么孩子!

于是骂骂咧咧地统一回复:「你爹的。」

然后干脆利索地换了手机卡。

11

这天出门。

我意外碰到了林雨诗。

她看见我以后,一改之前的单纯无害,甚至面露厌恶,不屑地嗤笑了一声:「是你?」

我眨了眨双眼:「啊,是我。」

这人怎么还有两副面孔呢?

她见我不吭声,皱了皱眉,不悦道:「你还回来干什么,像个小丑一样自取其辱吗?呵,就算跟我长得有几分相似又怎么样?不过是个赝品罢了,他们肯给你一丁点的目光,都是因为我!你以为用诡计,就能抢走我身边的男人?别做梦了,他们爱的人永远只会是我一个!」

啊对对对。

我对她的嘲讽毫不在意,甚至还用力点了点头。

八个油饼的男人,谁稀罕啊!

也就她能吃得消了。

我真诚地恳求:「你管好他们,让他们以后别来找我了好不好?」

结果林雨诗以为我在挑衅。

她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样,翻了个白眼,嘲讽道:「你是在做梦吗?他们的眼里只有我,会主动找你?别发神经了!」

结果她前脚刚说完,后脚韩子琪就来找我了。

嗯,还是当着她的面找的。

他两天两夜没睡,眼中带着浓浓的红血丝。

而且他被打得有点惨,脸都肿成猪头了,手臂上还缠着绷带。

模样属实有点儿好笑。

他看到我以后,咬了咬牙根。

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甚至都没注意到旁边的林雨诗。

用力抓住了我的手臂。

他双眼猩红,满脸凶狠又痛楚。

十分受伤地看着我,发疯道:「你到底有没有心!有我们八个还不够,竟然还盯上了我爸!告诉我,你跟他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11

我沉默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认真思考为什么林雨诗的八个舔狗似乎跟她一样,都不太正常的样子。

我不过是随口一说,怎么真的会有人相信啊!

而韩子琪一脸痛苦地盯着我看了半晌,终于妥协道:「把我弟生下来吧,我养。只要你日后乖乖的,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不懂,但大为震惊。

这事儿你爸知道吗?

而站在我旁边的林雨诗,也直接变了脸色。

接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笑容,温柔地道:

「子琪,我在这里,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韩子琪一愣,诧异道:「雨诗,你怎么在这里?」

这话明晃晃地告诉她,没认错人。

林雨诗脸上的笑容,瞬间又僵住了。

因为有林雨诗在,韩子琪这天并没有纠缠我。

就这样消停了两天。

我以为是那天跟林雨诗的对话生效了。

林雨诗真的把他们拦住了。

谁知道,第三天,他们八个又怒气冲冲地来到了我家门口。

徐墨然冷声道:「你对雨诗说了什么?她为什么回去后哭了半夜?」

江唯川面无表情道:「我警告你,你不要把那些阴谋诡计用在雨诗的身上,她跟你这种生活在市井、眼里头只有钱、阴险狡诈的穷人不一样!她从小锦衣玉食,单纯善良,小时候为了救我们,甚至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我们八个都欠她一条命,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我最在意的人。我这辈子,都不能允许有人伤害她。」

韩子琪则是咬牙切齿:「亏我觉得你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还想日后就算娶妻生子,也把你留在身边,没想到你心思居然这么恶毒,你如果敢对雨诗做什么,我绝对让你后悔终生!」

前男友四号冷笑出声:「别以为,我们八个对你另眼相看,你就能在雨诗面前作威作福。我已经查清楚了,你根本没怀孕,呵,欲擒故纵的小把戏罢了。」

我真想给他鼓鼓掌。

智商真高呢,这个还需要查。

前男友五号发疯文学:「你不仅脚踏八条船,还心思这么恶毒,根本不配和单纯的雨诗相提并论!你凭什么敢在她面前作威作福?是不是别人不发火,你就把别人当傻子啊!」

六七八号也挨个贬低怒骂了我一通。

我叹了口气,无语了。

知道了,你们的最爱是林雨诗,我连她一根头发丝都不如。

但是,我真的没想介入你们的感情啊!

我真心觉得,你们九个天生一队,适合一辈子在一起的。

于是,我想了想,认真地建议道:「要不?你们以后别再来找我了,这样你们的雨诗就不会伤心了。」

结果,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瓦特了。

不仅没听进去我的认真建议,居然还误会我是在说气话。

在跟林雨诗争风吃醋。

韩子琪直接冷笑一声,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不屑道:「怎么,你这是在吃雨诗的醋?没想到我警告你这么多次,你还是对我有了非分之想。虽然你在我心里比不上雨诗一根汗毛,但看在你这份心意上,只要你乖乖去给雨诗认错,并且发誓不再出现在她面前,我可以同意你留在我身边做个见不得光的情人。」

徐墨然脸色沉下来:「韩子琪,你是还没被打够吗?」

说完,他扭过头看向我,还是那副一脸自信的表情,迷惑不解道:「你跟我谈恋爱三个月,爱我爱得要死要活,宁愿不要钱也要跟我在一起,为什么后来又找了他们七个人,是他们威胁你吗?虽然我的心忠于雨诗,但看在这三个月的分上,只要你求我,并且以后都乖乖地跟在我身边,我可以帮你摆脱他们。」

前男友五号发疯道:「放屁,许橙橙最爱的人是我!她经常为我做饭洗衣服。」

前男友四号冷笑道:「做饭洗衣服算什么?她根本不爱你,她会因为我喝酒胃疼,照顾我一整夜,尽管她知道我心有所属,还是会经常心疼地嘱咐我不要喝酒。」

前男友七号不甘示弱:「呵,这又算什么,她知道我心中有喜欢的人,心甘情愿做她的替身,还总是按照她的习性装扮来讨好我,还清楚地记得我们相遇那天的日子,跟我的生日,以及各种爱好,如果这都不算爱,那什么才算?」

很快,他们就因为我最爱的人是谁,并且都为他们做了什么这个话题,再次吵了起来。

并且坚定地认为,自己才是我最爱的男人。

我默默地堵住耳朵想:

我实在不理解男人这该死的胜负欲。

虽然他们口口声声说着最爱林雨诗,却还能因为我到底爱谁这个事情差点打起来。

我忍了两分钟后,实在被吵得不行,忍不住幽幽开口道:

「我真没对你们有非分之想。」

「我不过是严格遵守替身行业的服务理念,看在钱的分上对你们百依百顺,别当真啊。」

「还有,你们把我当替身,我把你们当老板。」

「咱们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儿。」

「道德绑架可不行。」

「我们做替身的,职业要求第一条就是千万不能爱上老板。」

「你们放心,我发誓,以后我绝对躲得远远的,绝对不会出现在你们跟林雨诗的面前。」

「祝你们九个人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多子多福!」

结果,我说完。

八个还在争我到底最爱的人是谁的前男友全都傻了。

他们一个个脸色黢黑,扭过头不可置信地看向我。

「你说爱我们全都是装出来的?」

12

八个前男友大受打击。

我也一脸惊恐地道:「你们不会爱上我了吧?」

救命!

不要啊!

他们还是跟林雨诗更般配一点。

八个男人听了我的话以后,齐齐脸色难看地冷笑一声。

异口同声地说:「爱上你,你配吗?我这辈子永远只会爱雨诗一个人!」

说完,他们例行警告我一番以后别去打扰他们跟林雨诗。

最后纷纷转身离去。

我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拍着胸口想:

不是就好。

真是吓死我了。

13

他们不来的这些天,我简直太快乐了。

我回了老家的孤儿院一趟。

老院长拉着我的手热泪盈眶。

「孩子,你不要总是拿钱回来,多给自己留些花。」

一堆小萝卜头黏人地跟在我身后,在喊我姐姐。

我挨个摸了摸脑袋,笑着开口:「院长奶奶,我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这里就是我的家,您不用跟我客气的。」

从八个前男友那里赚来的钱,一大半我都给了老院长。

老院长终身未婚,半辈子的青春跟积蓄,全都搭了进去。

我是被人遗弃在孤儿院前,被老院长捡回来的。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老院长一直把我们这些孤儿院的孩子,都当作自己的孩子在养育,所有从这里走出去的孩子,都记得她的好。

在孤儿院住了一个星期,院长奶奶给了我一个玉镯子。

她叹了口气说:「你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善良,还记得你七岁那年,偷偷跑出去遇到绑匪,还救了不少小孩,当时差点就没命了,都快要吓死我了。没想到一晃眼,你都这么大了,这个玉镯子你拿着,这是你小时候被我抱回来时候,你戴在手上的,你当时年纪小,我怕你丢了,就帮你收起来了。这玉镯子质地很好,不像是穷人家庭会有的。你在孤儿院的事情,或许另有隐情,如果有缘,兴许日后能够找到你的亲人。」

我心情复杂地看着那个玉镯子:「既然他们遗弃了我,那日后也没有去找的必要了,院长奶奶,这玉镯子你卖了吧,给孩子们当伙食费好了。」

院长奶奶笑着瞪了我一眼,还是把镯子强硬地塞在了我的手里。

14

我正准备走的时候,迎面碰上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院长奶奶笑着跟男人打了个招呼。

我这才知道,这男人也是听说了孤儿院的困境,来给院长奶奶送钱的。

院长奶奶问我:「橙橙,你还记得他吗?」

我蒙了一下。

院长奶奶笑呵呵地开口:「这是虎蛋啊,当初你不是救下一群被绑匪绑了的小萝卜头,他那个时候失忆了,在我们孤儿院住了大半年,才被家里人接回去,那会儿,虎蛋虽然比你年纪大,长得也比你高半个脑袋,可天天跟在你屁股后头,姐姐长姐姐短地叫,你还烦他,总是想甩开他结果甩也甩不开。虎蛋这个名字还是你给他起的呢,你跟我说他这么虎,就叫虎蛋好了。」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确实有这么个人。

男人似乎也想起来了,先是诧异地看向我,随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是橙橙姐姐吗?」

看着他一个比我年纪大,而且长得还挺帅气的男的叫我姐姐,我也不好意思了。

「你还是叫我橙橙吧。」

15

虎蛋叫李程也,正巧跟我在一个城市打工。

他提出开车带我一起回来。

一路上,我俩聊着小时候的糗事,倒也没那么拘谨了。

他送我到家门口,我俩留了个联系方式。

李程也笑着说:「这些年去孤儿院一直想见见你,但是一直没能碰到,明天有空吗?给个机会,让我请你吃顿饭,报答一下当年的救命之恩。」

我笑着点了下头。

他忽然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真好,橙橙姐姐还没忘记我。」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黑暗中从不同方向蹿出八个男人来。

他们看到彼此以后,先是面面相觑了一下。

大概也没有想到对方会在。

随后都齐刷刷朝着李程也怒目而视。

徐墨然率先开口:「呵,倒是我小瞧你了,几天不见,竟然又找了个男人。」

李程也跟他们对视一眼,帅脸懵逼地看向我。

我尴尬一笑:「让你见笑了,这是我八个前男友。」

八个男人似乎认识李程也,见到是他以后,脸色愈发地难看。

韩子琪更是怒气冲冲道:「李程也,又是你!你一天到晚吊着雨诗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盯上了许橙橙,我警告你,我的忍耐度有限,别以为雨诗喜欢你,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江唯川也冷冷地盯着李程也:「你跟许橙橙什么关系?」

我蒙了,没想到虎蛋这么牛啊。

居然是这八个前男友白月光的白月光!

李程也微微蹙眉,没理他们,而是低声问我:「他们在缠着你?」

我愣愣地点了点头。

李程也闻言,牵住我的手。

然后冷声跟对面八个男人说:「我跟林雨诗没关系,也不熟,但橙橙是我的女朋友,请你们自重,我不希望你们以后有人再缠着我的女朋友。」

李程也这番话说完,对面八个男人顿时间全都红了眼。

一个个死死地盯着他,目光愤怒至极。

我顿时警惕起来。

这场面我熟啊!

那天韩子琪被群殴之前,他们就是这个表情!

李程也是想帮我摆脱这八个神经病。

可不能遭受无妄之灾!

我赶紧站在李程也面前,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你们想打我男朋友,就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话音刚落,对面八个男人,气得眼珠子都红了。

我十分怀疑他们是不是一起得了红眼病。

其中,韩子琪愤怒更甚。

他上次被群殴还没利索,手上还绑着绷带。

现在他死死地盯着我跟李程也,心态直接崩了。

他后退两步,一脸不可置信地吼道:「为什么上次我被打的时候,你没有护着我!许橙橙,原来你真的不爱我……」

16

李程也笑着把我拉到身后,轻声说:

「我从孤儿院回去后,我爸就把我扔进部队了,被训练了十几年,不用担心,他们不是我的对手。」

我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没想到,不过两刻钟,这八个男人就被李程也打趴下了。

你们这么嚣张,原来都是纸老虎啊!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李程也活动了一下手腕,毫发无伤地扫了他们一眼,然后拉着我的手上了楼。

把我送到了屋里,他红着脸松开了我的手:「抱歉,刚刚得罪了。」

我十分大气地挥了挥手:「刚刚多亏了你。」

他顿了顿,欲言又止地:「这八个神经病不是非林雨诗不娶吗?怎么突然找上了你?」

听到他这么说,我顿时觉得找到了同道中人。

于是问他:「你怎么也认识这八个神经病?」

17

我跟李程也十分有共同话题。

就聊起了我的前男友团跟林雨诗来。

从他的口中得知,原来李程也跟我的前男友团还有林雨诗都是住一个大院的,而且他们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在一个学校。

不过李程也觉得他们有病,不怎么跟他们来往。

主要是因为,我的前男友团对林雨诗情根深种,但林雨诗不喜欢他们,反而喜欢李程也。

因为这个,从小到大,我的前男友团没少跟李程也找茬。

还经常骂李程也不识好歹,林雨诗对他这么好,他居然对她不理不睬的,简直就是眼瞎。

甚至屡次威逼利诱他,让他跟林雨诗在一起。

简直就一个大爱无私。

李程也一开始烦了就揍他们,后来觉得他们都脑子有病,怕被传染,就对他们敬而远之了。

我听完李程也的话以后,表情复杂到久久不能言语。

确实挺油饼啊!

他们跟林雨诗真的是绝配顶配天仙配!

我也跟李程也说了我为什么认识他们。

那段时间,孤儿院缺钱,快要经营不下去了,我想帮院长奶奶,就同意了做徐墨然的替身女友。

后来,其他七个男人也找到了我,我心想,一个人的替身也是替,八个人也是替。

还能多拿点钱,干脆就一起当了。

李程也闻言,有些抱歉地道:「抱歉,这几年在部队,没能及时回去,让你受委屈了。」

我笑了:「这有什么委屈的,说起来,还得谢谢他们九个人,给我就业机会呢,我出去打工可赚不到这么多钱。」

我顿了顿,随口说:「没想到,我居然跟林雨诗长得真的那么像,如果我不是个孤儿,都以为她是我亲姐妹了。」

李程也微微蹙眉,看着我端详道:「不太像,她没你好看。」

说完,他后知后觉地红了脸。

18

李程也挺够意思,怕我还被他们纠缠,所以经常来找我吃饭。

就是送我回家的时候,经常会碰到那八个男人。

他们虽然怕被揍不过来,但总是在路边咬牙切齿地盯着我们。

就……怪瘆人的。

19

就这样,过了没多久。

林雨诗居然找到了我。

她不屑地看了我一眼,直接甩给我两千万,让我离开李程也。

然后讥讽道:「许橙橙,你怎么这么贱呢,专门盯着我的男人不放,不管是他们八个,还是李程也,你接近他们不就是为了钱吗?你这种穷人我见多了,他们八个是爱我,不会娶你,所以你盯上了李程也?呵,别做梦了,李家不会让你这种没有家世背景的孤儿进门的,这卡里是两千万,识相点,拿着钱滚出这座城市。以后别再出现在李程也跟他们八个面前。」

我看了眼地上的卡,又看了看林雨诗。

心中忍不住感慨,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林雨诗这两副面孔,那八个舔狗从小到大居然都没发现过。

我没理她,抬腿就走。

谁知道刚路过她身边,她就跌倒在了地上。

然后,路边就突然蹿出来八个男人!

他们先是小心翼翼地将林雨诗扶起来,然后对我怒目而视。

林雨诗擦了擦眼泪,梨花带雨地说:「对不起姐姐,我知道你因为他们八个讨厌我,但我今天来找你真的没有恶意的。我只是听说你所在的孤儿院缺钱,所以想给你送点钱解燃眉之急……」

徐墨然看了看地上的卡,又看了一眼一脸委屈的林雨诗,当即怒道:「你把雨诗的一片好心丢在地上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推倒雨诗!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心思恶毒的女人!」

韩子琪也厌恶地看着我:「你不是很穷吗?为了钱都能当替身,现在雨诗给你钱,倒是想起来你那可怜的自尊心了。」

江唯川冷声开口:「所以,你是因为嫉妒雨诗,才把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吧?你嫉妒她出身豪门,天真活泼,从小被宠着长大,而你生活在孤儿院,心思阴暗,每天过着穷困潦倒的日子,所以你想要从她身边抢走我们,抢走李程也,毁了她的天真活泼吗?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

我无语凝噎半晌:「你们高兴就好……」

没想到这哥几个还挺会脑补。

不愧是跟林雨诗最般配的八个男人。

我想离开,但是他们八个把我围在了中间,一个个脸色难看、兴师问罪的样子。

江唯川冷声说:「你想这么容易就走?」

徐墨然皱眉道:「我不打女人,你自己扇自己一巴掌,给雨诗道歉,我就放你离开。」

韩子琪道:「别挑战我的耐性,没有人可以欺负雨诗!」

舔狗四号:「推倒了雨诗,想毫发无伤地离开?做梦!」

舔狗五号:「我本来对你还有几分好感,没想到你竟然把主意打到了雨诗的身上。你竟敢伤她,我会后悔让你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

甚至,我看到了站在他们身后的林雨诗。

她捂着自己擦伤的手臂,睫毛上还带着泪珠,表情还是一副单纯无辜、楚楚可怜的样子。

可是看向我的目光,却带了浓浓的高高在上和嘲讽不屑。

是的,她看不起我。

看不起我这种穷人。

他们也都在直勾勾地盯着我,等着我用力给自己一巴掌。

等着看我狼狈出丑的模样。

20

后来,李程也来了。

他用力一脚踹开外边围着的韩子琪。

韩子琪摔了个狗吃屎,惨叫一声,还没好利索的手臂又压了一下,伤上加伤。

李程也走到了我的身边,牵住了我的手。

他目光冷冷地盯着他们。

沉声道:「趁我不在,欺负我女朋友?看来是那天打得轻了。」

林雨诗看到李程也护着我,眼中闪过嫉妒。

然后眼泪掉得更凶了,她捂着手臂,可怜兮兮地走到我们面前,低声说:「程也哥哥,对不起,我只是想帮姐姐而已,让大家误会了……」

李程也眉头紧皱,冷声道:「行了,省省吧,你这招对我没用,眼泪还是留着对他们八个哭吧,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自己心知肚明。」

林雨诗小脸一白,咬着唇看着李程也,表情更加委屈了。

她的八个舔狗顿时更加愤怒了,一个个对着李程也怒目而视。

徐墨然愤怒道:「李程也,你到底长没长眼,错把珍珠当鱼目,亏得雨诗这么喜欢你,对你这么好,你反而看上这么一个心思恶毒的替身!」

江唯川咬牙切齿地瞪着李程也:「我警告你,现在给雨诗道歉,不然我饶不了你!雨诗这么好,你不懂得珍惜,反而非要跟这个许橙橙谈恋爱!雨诗单纯善良,她阴险恶毒,她就是个高仿货你懂不懂!李程也,你现在这么对雨诗,你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我心中无语,这些人戏怎么这么多呢?

下意识看向李程也。

李程也眉头紧皱,安抚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警告地看向他们:「你们对我的女朋友放尊重点。她真的有你们说的这么不堪吗?如果真的是,你们为什么那天要对我大打出手,为什么对她屡次穷追不舍?为什么因为她跟我在一起,这么不甘心?将来会后悔的不是我,是你们。」

他们身后的林雨诗微微白了脸。

而他们八个则是眉头紧皱,下意识齐齐反驳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怎么会在乎这么一个赝品!」

李程也嗤笑一声,不再回应他们,而是道:「你们总是来橙橙家门口骚扰她,我担心她的安全,前几天在这里装了摄像头,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自己去看吧。」

我错愕地看向李程也。

而林雨诗则是彻底白了脸,着急道:「程也哥哥!」

其他八个人则是将信将疑地看向李程也。

21

李程也给他们八个看了摄像头里面的画面。

他们看完后,都是一副如遭雷劈的样子,表情复杂地看向林雨诗。

他们眼神陌生,好像从没有真正认识过她一样。

而林雨诗,则是一直在哭,哭得小脸惨白,楚楚可怜。

临走前,李程也为了给我出气,还是把他们八个给揍了一顿。

他们走的时候,全都鼻青脸肿的。

但是这些对他们的打击都不算大。

对他们打击最大的还是看到林雨诗嚣张跋扈的一面。

从小到大的美好滤镜全都碎了。

一个个全都是一副大受打击怀疑人生的样子。

他们刚走出几米远。

舔狗五号突然扭过头,咬牙切齿地发疯道:

「我不相信雨诗会这么做,这一定是你剪辑合成的视频,全都是假的!她从小就那么单纯善良,李程也,你到底有没有心!你失忆过,雨诗善解人意,嘱咐我们不要在你面前提起小时候那件事情,我本来不想说的,但没想到你这么狼心狗肺,忘恩负义,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十几年前我们几个被绑匪绑架,当初多亏了她拼命救我们才侥幸活下来,她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你怎么能为了别的女人这么对她?她当时才七岁,那个时候就敢对我们舍命相救,现在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我看着歇斯底里的舔狗五号。

条件反射地想,他说的这个情节,怎么听起来好像还挺耳熟的。

而人群的中间,林雨诗瞬间变了脸色。

李程也眉头紧皱,半晌后才表情复杂地看向他们:「你们对林雨诗这么好,是因为觉得她小时候救了我们?」

徐墨然满脸讥讽道:「不然呢?你失忆了,忘记了这份恩情,将雨诗的好踩在脚底下,但我们没有。」

李程也忍不住嗤笑出声,看他们八个的目光,像是看八个傻子。

他无语地开口:「当初救我们的人,不是林雨诗,是许橙橙。当初那件事情,你们应该印象深刻,如果不信的话,你们可以问问林雨诗,到底记不记得当初的具体细节。」

他们八个全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异口同声道:「这不可能!」

而林雨诗彻底白了脸。

他们不信邪地询问林雨诗,当初跟绑匪对峙的细节。

林雨诗红着眼,白着脸,结结巴巴答不上来。

后来,我把那件事完完整整地叙述了出来。

没想到当初我救的十个人,除了李程也之外,剩下的就是林雨诗跟他们八个。

想到他们八个刚刚发疯的模样。

我摆烂地想:

要知道他们长大以后是这么一副丧眼模样,还不如不救。

听完后,他们八个人全都傻在了原地。

表情甚至跟林雨诗如出一辙。

一个个红着眼,白着脸。

看向我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后悔跟痛楚。

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对我说。

特别像电视剧里面的苦情男二。

就,有点好笑。

我没理他们,转身跟李程也离开。

22

但接下来的日子,简直让我觉得,这真相不说也罢!

这八个人知道真相以后,全都悔得肠子都青了。

一天到晚跑到我面前来饰演苦情男二。

就差跪在地上哭着求我原谅了。

他们甚至还说,就算我不喜欢他们也没关系。

他们八个人愿意永远当我的备胎。

跟我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好家伙,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呢?

哦对了,是林雨诗当初跟他们说过的话。

林雨诗喜欢九个人红尘做伴活得潇潇洒洒。

可我没这么油饼啊!

我认真地对他们说:「我有男朋友了,我跟他很相爱,你们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他们八个人闻言,表情愈发痛苦不甘。

最后留下一句,我不会放弃的。

然后齐刷刷地离开。

我还在纳闷,怎么这次走得这么利索的时候,一扭头,就看到李程也皱着眉来了。

23

李程也说,这八个人这么穷追不舍,恐怕以后还会来烦我。

建议要不我先去他家住一段时间,他平时也不忙,可以接送我上下班。

有他在,他们来一次打一次,久而久之,估计就不会来烦我了。

李程也到底是什么人间小天使。

我十分感动地答应了。

我住到了李程也家里以后。

他们八个也来过几次,不过全都被李程也给揍了。

后来总算是消停了不少。

为了感谢李程也,我准备亲自下厨给他做一顿大餐吃。

我俩去了就近的超市。

结果遇到两个长得跟我很像的女人。

一个是保养不错,穿着得体的贵妇人。

一个是眉心纹很重,看起来不是善茬的中年女人。

两个人眉眼五官都非常相似,只不过中年女人看起来要比贵妇人沧桑老气不少。

我听到中年女人叫贵妇人姐姐,哭着求她,说自己知道错了,让她帮帮自己。

两个人争吵间,也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我,都露出了几分错愕的表情。

李程也看了那边一眼,蹙了蹙眉,就拉着我走了。

回去后,我才得知——

那个贵妇人是林雨诗的母亲林夫人。

另外一个中年女人,是林夫人的双胞胎妹妹。

林夫人出身寒门,但自身非常优秀,跟林先生是大学同学,两个人毕业后就结婚了。

林夫人妹妹则是小小年纪就辍学,经常跟一个小混混搞在一起,习性不好。

二十多年前,林夫人妹妹意外怀了孕,肚子里头的孩子不知道是谁的。

走投无路,借住在了林夫人家中,两个孩子差不多时间出生。

结果第二年,林夫人的妹妹竟然盯上了她的姐夫,趁着林夫人不在家,半夜跑进了姐夫屋里头。

幸好林先生夫妻感情好。

怒斥她一通,将她赶出了卧室。

再后来,林夫人的妹妹就被赶出了林家。

这些年来,一直下落不明。

我听完心中唏嘘,林夫人跟林先生听起来,挺正派的两个人。

没想到生出来的女儿林雨诗,居然是个神经病。

估计是被从小宠坏了。

24

没过两天,是李程也母亲的生日。

李程也母亲听他提起过我,邀请我一起过去吃个饭。

我一开始不想去。

但李程也说,他母亲最近一直催他找女朋友,就拜托我帮他应付一下家人。

他帮我这么多次,这么一件小事我也不好拒绝,于是满口答应。

去了以后,我才知道并不是普普通通的家宴。

而且请了上百号人,来参加寿宴。

个个穿得光鲜亮丽,非富即贵。

我蒙了,虽然以前林雨诗说过,李程也的父母不会看得上我。

但是他平时不管是开的车还是穿着跟住处,都非常地朴素。

没想到家里居然比那八个男人还有钱!

宴会中,我看到了八个油饼的前男友。

还有林雨诗跟她的小姐妹团。

这些人的家里,都没有林家有钱。

平时都跟在林雨诗身后巴结她,做她的小跟班。

李程也找他父母的时候,林雨诗的小姐妹团把我团团围住。

你一嘴我一嘴地开始对我冷嘲热讽:

「这就是那个抢了雨诗男人的穷鬼?」

「全身上下穿的加起来,都不超过一万吧?不过是个高仿货,没想到那几个瞎了眼的男人,竟然真的瞧上她了!呸!亏得我们雨诗当初舍命救他们,就是一群没良心的负心汉!」

「你一个没钱没势的孤儿,怎么敢来这种地方?你不会真的以为,他们九个喜欢你,他们家里就能答应他们娶你进家门吧,别做梦了!我们雨诗可是林家的千金,是我们圈子里叔叔阿姨们都想要的儿媳妇,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嗤,识相的话,我劝你赶紧滚出去,他们现在对你另眼相待,不过就是图一时新鲜罢了,就凭你这种穷酸样,怎么比得上我们雨诗?他们迟早会回到雨诗身边。你看看你都来了这么久了,李夫人连看都不看你一眼,压根儿瞧不上你这种东西。」

林雨诗则是柔柔弱弱地开口,但是眸子中,却带着得意和不屑:

「你们不要这么说,她虽然家世不好,出生在孤儿院,心地不好,但这么欺负一个女孩子,总归是不好的……」

小跟班朝着林雨诗讨好地笑:「雨诗,你就是太善良了。家世这么好,还这么温柔体贴,这种穷酸东西才敢欺负到你的头上来,我今天就替你好好教训教训她!」

我无语,只要摊上林雨诗,就没好事。

不过这场闹剧没有持续多久,很快李程也就回来了,她们全都退到旁边,不敢再吭声。

李程也面无表情地扫了她们一眼,说他妈妈想见见我,让他带我过去。

林雨诗等人听到李程也这么说,脸色都微微变了。

大概是没想到,李夫人竟然主动提出见我这种穷人。

来到李夫人面前。

我看到了站在她身边的林夫人。

李夫人亲热地拉住我的手:「你就是当初救了程也的那孩子吧?没想到长得这么水灵,我早就想见见你了,可程也护得紧,说什么都不让我见,真小气。」说着话,还瞪了李程也一眼,「先说好,我只认这一个儿媳妇,以后要是换了人,我可不同意。」

谁知道李夫人这话刚说完。

我旁边又围上来八个贵妇人,全都亲热地把我围在了中间。

其中一个拉着我的另一只手说:「李太太,这话就不对了,这分明是我们家唯川看上的姑娘,你可不能跟我们抢人,孩子,我知道,唯川让你受委屈了,我已经打过他了,当初你救了他,以后他就应该对你以身相许。」

穿金戴银土大款一样的贵妇人抢过了我的另一只手:「胡说八道什么,这是我们家子琪的女朋友,虽然前段时间闹别扭了,以后肯定会和好的。孩子,多亏了你当初救了子琪,只要你嫁给我们子琪,我现在就给你们买婚房!」

其他几个贵太太不甘示弱,都开始抢我的手拉着我要跟她们家儿子定亲。

李太太急了,赶紧喊亲戚让人把她们拉开。

然后把我护在身后大喊:「保安呢,把她们轰出去,怎么跑别人家里来抢儿媳妇了!」

我傻了。

这怎么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

我茫然地环顾四周。

看到了一边给自己母亲加油打气的八个神经病。

还看到了黑着脸的李程也领着保镖撵人。

最后,我的目光落在了林雨诗的脸上。

她脸上温柔善良的笑容已经维持不下去了,她咬牙切齿,脸色扭曲。

恨恨地盯着我看。

她恨我抢走了她的男人们。

抢走了这一切该属于她的东西。

她身边的小跟班们也懵逼了,其中一个震惊道:「当初救了他们九个人的不是雨诗吗?怎么突然成了这个穷酸的乡下人……」

话没说完,林雨诗愤怒地看过去。

小跟班脸色一僵,忙堆起笑容道:「雨诗,别跟她一般见识,你可是林家千金,这些夫人不过是说场面话罢了,谁家会真的娶一个没钱没势的乡下丫头!」

林雨诗咬了咬牙,脸色终于好看了几分。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推搡间,我手臂上露出了当初父母留给我的玉手镯。

旁边的林夫人忽然白了脸,猛地走上前,拉住了我的手。

李夫人惊慌道:「我说林夫人,你家又没有儿子,你来凑什么热闹!」

林夫人微微红了眼眶,热泪盈眶地抱住了我。

她激动地开口:「孩子,我找了五年,终于找到你了!你就是我失踪二十多年的亲生女儿啊!」

刹那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林雨诗脸色难看至极,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她的小跟班捂着嘴,看了看林雨诗,又看了看我,彻底傻了眼。

25

李夫人的寿宴结束后。

林夫人就带着我去做了亲子鉴定。

很快,鉴定结果出来。

我是林夫人的亲生女儿。

林夫人抱着我哭得肝肠寸断。

林先生擦了擦眼角的泪,把我们两个轻轻揽入了怀中。

我被两人套娃一样抱在最里头。

看了一眼走廊尽头,脸色惨白,看向我眼神狠毒、摇摇欲坠的林雨诗。

再看看抱着我的林夫人,还是有些蒙。

「你们别哭了,能不能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林夫人擦了擦眼泪,破涕而笑。

终于缓缓跟我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我妈林夫人与她妹妹赵盼芳是双胞胎姐妹,长得相差无几。

所以我跟林雨诗刚出生时候,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赵盼芳勾引我爹未遂,被赶出了林家。

当时她被赶走怀恨在心,直接把两个孩子偷偷调换,抱着我走了。

走了以后,她不想养育我,干脆把我丢在了孤儿院门口。

当时,我妈发现了孩子手上没有玉镯子,只以为她是偷走了镯子去换钱了,并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坏,偷走了孩子。

直到五年前做体检,因为血型原因,我爸妈才意外发现,林雨诗不是他们亲生的。

当时,他们就在暗地里开始找我了。

他们得知,林雨诗经常背地里跟赵盼芳联系,怕打草惊蛇,并没有表露出来,还是像是往常那样对待林雨诗。

终于,他们把赵盼芳给引回来了,正准备探寻我的下落的时候。

我妈就在超市里看到了我,当时她就怀疑了。

后来,到了今天宴会上,看到了我手上的镯子,我妈终于确定,我就是她的亲生女儿。

我妈心疼地摸着我的脸。

「孩子,从小到大,你一定受了不少的委屈吧。」

我心中释然了,忍不住也红了眼圈。

原来我爸妈不是抛弃了我,而是另有隐情。

我摇了摇头,说:「爸妈,你们别难过,我这些年过得真的挺好的,虽然在孤儿院里,但是院长奶奶对我们每一个人都当自己孩子一样疼爱,院里的孩子们也都很和谐,我考上了高中以后,半工半读上了大学,跟寻常小孩没什么两样。」

我妈红着眼道:「明天,带我们去看看你说的那位院长奶奶吧,我要去好好感谢一下她。」

我笑着点头。

26

林雨诗被我爸妈赶了出去。

她跪在地上,哭着求我妈,说她舍不得他们,不想走。

我妈叹了口气,说:「你对橙橙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雨诗,没想到我从小教你做人的道理,你都没有听进去,还是遗传了你妈,今日,你跟我们家的缘分就尽了,你走吧,我不想我的孩子以后再因为你受到伤害。」

林雨诗走的时候,脸色惨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但是看我的眼神,却像是淬了毒一样。

我妈把我认回来以后,特地宴请了不少人,跟他们隆重介绍我这个女儿。

宴会上,我看到了林雨诗的小姐妹团。

她们一个个如丧考妣,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那八个神经病的父母,全都亲热地凑到我爸妈的面前,吵得不可开交,全都想要替她们家儿子跟我定亲。

李夫人有些急了,连忙拉着我妈的手说:「妹子,我们家程也跟橙橙那可是情投意合,你可不能棒打鸳鸯。这些人一天到晚,总想撬墙脚,让我说,先给俩孩子定个亲吧,不然我这心里头,一天都不踏实啊。」

我妈没答应,而是扭头问我:

「橙橙,你觉得呢?」

我犹豫了一下,其实想说还不想订婚。

结果,旁边李程也着急地捏了一下我的手,可怜巴巴地盯着我看。

我轻咳一声,说:「那、那就跟李程也订婚吧。」

是的,我跟李程也假戏真做了。

李程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李夫人顿时满脸笑容。

其他八个贵妇人,全都一脸失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自己儿子一眼。

她们儿子则是失魂落魄地看着我。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我身上,好像我就是块唐僧肉一样。

我下意识打了个激灵。

突然觉得,现在订婚结婚也挺好的!

27

我去试婚纱照的时候,林雨诗开车撞我。

企图跟我同归于尽。

结果我妈给我买了安全性能最好的汽车。

防撞性能一级棒。

我的车没事儿。

她把自己的车头给撞扁了。

人也受了重伤,差点没命。

我爸妈心有余悸,等她出院以后,就把她跟她妈一起告了。

母女两个没法再作妖,全都被抓了进去。

28

我跟李程也结婚这天。

不光我们双方父母到场。

那八个母子团也不请自来了。

在我爸把我的手放在李程也的手上前,他们八个全都跳了上来,一个个红着眼,咬牙切齿地盯着李程也。

「你要是对她不好,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八个人齐刷刷恶狠狠地开口。

来的宾客大气都不敢出。

我无语,心说你们谁啊,我结婚跟你们有一毛钱关系啊!

没看到我爸在后面黑着脸瞪你们吗!

你们把我爸的风头都抢光了!

让一让啊,下一个该我爸发言了!

李程也也黑了脸,把他们一脚一个,全都踹了下去。

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乖巧地对着我爸说:「爸,我们继续吧。」

我爸露出一个欣慰且满意的目光。

把我的手郑重地放在李程也的手上。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以后,你要好好对他,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差点破防。

爸,你就不能换一句台词吗!!!

我爸察觉到了我幽怨的目光,表情讪讪地摸了摸鼻子。

李程也郑重道:「爸,您放心,往后余生,我会对橙橙珍之爱之,绝对不会给其他疯子有可乘之机。」

八个疯子爬起来,红着眼道:「李程也,你最好记住今天的话。」

我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走开啊,你们今天戏太多了。

韩子琪激动道:「橙橙在看我,她是不是心里还有我!」

其他七个人:「你放屁,她明明看的是我。」

然后几个人激动地看向我,异口同声道:「橙橙,你现在想悔婚也没关系的,我今天就娶你!」

李程也臭着脸,拳头又硬了。

我赶紧挽住李程也的手臂,劝道:「婚礼结束后再打吧。」

李程也温柔一笑:「好。」

 

备案号:YXX1PZeN8ztJNAKEe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