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宾人质事件中香港人为什么不反抗?

菲律宾欠华人的血债:惹怒匪徒,16名华人伤亡

出自专栏《绑架疑云:生死对决,邪不压正》

很简单,绑匪有枪。

整整 12 个小时,真正把一车游客推向死亡的,反而是菲律宾方面的「营救过程」。

2010 年 8 月,一辆旅行大巴停在菲律宾的黎刹公园。

谢廷俊拉开车窗帘,无助地望着窗外。

他是康泰旅行社的领队,车上还有 20 多个旅行团员。

按计划,这是一次美好的夏季旅途。

(康泰旅行社的领队谢廷俊)
(康泰旅行社的领队谢廷俊)

但现在,他们却突然莫名其妙被绑架。

理由是,要帮助一个菲律宾当地人,解决他的「工作问题」。

更令他想不到的事情是,这位当地人还打算大开杀戒。

菲律宾政府用蠢出天际的手段,在 12 个小时内,一步步把绑匪惹怒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最让人气愤的是,菲律宾最后对罪犯的处置。

对全球华人又进行了「二次伤害」

01 第一枪

这可能是史上第一个被警察逼着开枪的劫匪。

2010 年 8 月 23 日,菲律宾的首都马尼拉。

上午 9 点,一名劫匪,劫持了一辆满载香港人的大巴。

大巴停在黎刹公园的基尼诺大看台前,跟警方对峙了一整天。

傍晚,一声枪响,打破了僵局。

经过 9 个小时的无效谈判,劫匪最终,还是选择了开枪。

一个一个香港游客倒在枪下,很快整个车厢都被鲜血染红。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他开枪,完全是被警察逼的。

原本,劫匪没打算伤害人质。

在一天的对峙当中,他甚至还充分展现了谈判的诚意。

释放了 9 名人质,还给车上的人质供吃供喝开空调。

甚至,积极配合了警方一大堆离谱到家的繁琐流程。

可以说,菲律宾政府有无数种办法,避免悲剧。

然而,在这 9 个多小时的谈判中,警方却绕开了所有正确答案。

他们仿佛在故意把这车人,送进地狱。

02 劫匪简单的诉求

这名劫匪,名叫罗兰多·门多萨。

一年多以前,他还是个警察。

而且,是非常有牌面的那种。

门多萨当警察当了快 30 年了,曾经入选过「菲律宾十大杰出警察」,获得过 17 个荣誉勋章。

几年前,还升职成了高级督察。

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可就在他即将光荣退休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2008 年,他突然被指控勒索。

上级在没有证据,未经审讯的情况下,直接将他革职。

不仅之后的退休福利全部没了,一辈子的名声也毁于一旦。

之后,他自己走流程,申诉,希望能够复职。

可结果呢,处处碰壁。

甚至,被人索要了大量好处,事情却没办成。

门多萨彻底绝望了。

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想了个离谱他妈的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姥姥家的主意:

绑架。

但绑架不能随便绑,他不想让自己名誉扫地。

于是,门多萨决定:绑架中国人。

这样,既能达到目的,又不会被菲律宾当地人骂,一举两得。

说干就干。

这天一大早,他就揣着枪,来到了圣地亚哥古堡门口。

兜了一大圈之后,终于找到了一辆写着中国字的大巴。

也就是开头被劫持的那辆,来自香港康泰旅行社的旅游大巴车。

车上一共 25 人,除了 1 个导游,1 个司机,2 个随团摄影师外,剩下 21 个,全是香港来的游客。

门多萨命令司机,把车开到了 1.5 公里外的黎刹公园。

然后,横停在了基尼诺大看台前,阻断了交通。

奇怪的是,他特意强调:

我允许车上的所有人打电话,不管是报警,还是打给家人。

基尼诺大看台,以菲律宾第六任总统基尼诺命名,历任总统就职都在此宣誓,菲律宾的重大庆典都在此举行,被称为菲律宾的心脏。

基尼诺大看台的特殊地位,再加上,车上的打电话报警,门多萨劫持大巴的事情,迅速引爆了热搜。

这时,他拿出准备好的陈情书,贴在了大巴的挡风玻璃上。

大意就是:

我是被冤枉的,我是个好警察。

你们平白无故给我开除了,我经过正当程序没法讨回公道,现在我要发飙了。

我要通过绑架,来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复职。

门多萨觉得,这么多条人命,我这么简单的要求,政府肯定秒回。

到时候,他把人一放。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事情这不就解决了吗。

门多萨甚至还夹带私货,在谈判一开始,就把车上的菲律宾导游以及 2 个摄影师都放了。

因为在他看来,必胜的局,没必要得罪菲律宾同胞。

可谁也没想到,警方到来后,开始疯狂作死。

他们非但不解决问题,还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事情渐渐朝着不可控的方向恶化。

直到,场面彻底失控。

明明,只要给门多萨发个复职令,就能解决的事情。

明明,是菲律宾人自己惹出来的麻烦。

但菲律宾政府,愣是搭上了一整车中国人的性命。

展开了一场,足以永久钉在耻辱柱上的,「蠢猪式」救援行动。

03 警方的作死之路

第一批办蠢事儿的,是 2 个谈判专家。

他们在案发后十几分钟,就赶到了现场。

当然,也迅速了解到了门多萨的诉求。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这 2 个所谓「砖家」,有自己的小九九。

由于马尼拉富人多,治安差,发生绑架案是常有的事。

谈判专家们,早就对此见怪不怪。

根据以往经验,上来就先拉扯,「砍价」。

甭管对方提啥要求,先砍一刀再说。

为啥呢?

很简单,为了在领导面前,体现自己的价值啊。

如果劫匪提啥要求都满口答应,要谈判专家干啥?

那不得失业了。

所以,哪怕门多萨提的要求无比简单,他们也按流程走,先「砍价」。

可问题是,门多萨提的要求,太低了。

压根没有「砍价」的空间。

所以整整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谈判专家都在说废话,耗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门多萨第一次释放了 2 个人质,包括 1 名菲律宾导游。

并且还非常诚恳地表示,只要自己能复职,他愿意当场戴上手铐自首。

可一直到 11 点多,谈判才进入正题。

这时,谈判专家的骚操作开始了。

他们给了门多萨一个哭笑不得的回复:

复职可以,得走流程。

先把贴车窗上的陈情书抄一遍,申请表填一下。

一套骚操作,让门多萨当场破防。

直接给我人都看麻了。

我做梦都想不到,绑匪拿着枪,指着 23 个人质,向警方提要求。

警方居然,还在让人填表走流程!!!

这可是绑架,是真枪实弹,随时会发生人命的,不是过家家!

但这么愚蠢的行为,菲律宾警方硬是做了。

门多萨,一手扛着步枪,一手艰难填表。

高考学子见了都流泪啊。

而这一切,还只是个开始。

警方接下来的操作,没有最魔幻,只有更魔幻。

用飞哥的话来说:

这是纯纯的狠活儿啊,没带一点科技。

为啥,因为科技要动脑啊。

门多萨乖乖手抄了陈情书,填了申请表。

然后,交到谈判专家手里。

谈判专家交给了副市长,副市长建议送到申诉专员公署。

于是几个警员,吭哧吭哧往申诉专员公署跑去。

这时,第二批魔幻的废物,上线了。

你猜怎么着?

接下来的操作,简直是青龙偃月刀捅屁股——让人开了个大眼。

中午,申诉专员公署休息了!

对,你没看错。

劫匪拿着枪顶着人质,生死一线。

「有关部门」,却直接下班休息去了!

毕竟,也就是二十多条人命,哪里有老爷们的午休重要啊。

简直离了个大谱。

一开始,门多萨还算有耐心。

等了三四个小时后,终于蚌埠住了。

我拿着真枪,你搁这跟我演呢?

他决定,来点狠的。

下午三点,他发出了最后通牒。

04 不解决,只忽悠

门多萨的配合度,远超出大家的想象。

甚至,已经到了窝囊的地步。

是的,我们很难用「窝囊」来形容一个劫匪。

但请相信我,门多萨配得上这个词。

很多普通人都要气得骂娘的事情,他居然照着做了。

前面的填表抄陈情书啥的,还是小意思。

在等待公署回复的这段时间,他又在警方的忽悠下,释放了 6 名人质。

门多萨不仅同意让车上所有人吃午饭,正常喝水。

还全程开着空调,避免大家中暑。

由于开空调费油,他甚至还用一名人质,换取一次加油的机会。

要不是他手里拿着枪,你甚至都可能会以为他是个「五好小市民」。

至此,这场绑架荒诞到什么程度?

2 个在现场拍照的菲律宾吃瓜群众,自告奋勇,去换取了一名患有糖尿病的人质。

大伙都把这当成剧本了,旁观不过瘾,要亲自参与演一把。

你说,就这配合度的劫匪,对付起来,能有什么难度?

夸张点说,扔根骨头,狗都能把这事给办了。

反观菲政府,现场疯狂忽悠也就算了,远程的公署,也一直拖着不处理门多萨的复职申请。

门多萨急眼了。

于是,开启了暴走模式。

他命令人在车窗上,贴了以下三张字条:

「BIG MISTAKE TO CORRECT A BIG WRONG DECISION(用大错,来纠正一个错误决定)」

「BIG DEAL WILL START AFTER 3:00PM TODAY(下午 3 点,将有大事发生!)」

「3:00PM TODAY DEAD LOCK(下午 3 点是最后期限!)」

潜台词是:下午 3 点不给解决,别怪我心狠手辣。

门多萨的意思很明确,他不想再继续看警方跟他兜圈子了。

这是最后通牒。

要么,赶紧解决问题。

要么,鱼死网破。

这三张字条,果然起到了效果。

现场的谈判专家,顿时紧张了起来。

他们一面安抚门多萨,一面加紧催促解决他复职的事情。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在下午三点的时候,接通了申诉专员公署的电话。

门多萨怀着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接通了电话。

结果,刚听到对面女人的声音,门多萨就崩溃了。

因为接电话的,是女申诉专员古铁雷斯。

这个女人,把他伤得太深。

门多萨捂着胸口,痛,太痛了!

门多萨做出今天这一切,她就是导火索!

也就是前面提到的,之前门多萨走正常复职流程时,跟他索要好处,却没办事的那名官员。

一听到她的声音,门多萨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场破口大骂:

「你这个混蛋,你特么坑了劳资 15 万比索(约等于 2 万元人民币)的贿赂,这里有人死的话都是你的错!」

好家伙,一个绑架案还没解决呢,又牵扯出另一个贿赂案。

现场的媒体,顿时跟疯了一样,当场沸腾了。

坐镇现场的副市长,赶紧掐断了电话线路。

并且,跟门多萨表示,会好好查一查贿赂的事情。

同时,会让申诉专员公署另外派人,对他的申请进行书面回复。

2 名谈判专家,又苦口婆心劝了他半天。

这才勉强把门多萨暂时安抚住。

可屁股还没坐热呢,市长林雯洛上线了。

一上来,就放了个大。

直接让原本缓和了的局势,坐上了跳楼机。

05 火上浇油,持续作死

门多萨有个弟弟,叫格雷戈里奥·门多萨。

为了避免混淆,我们就称弟弟为格雷吧。

和门多萨一样,格雷也是个警察。

对于哥哥突然当了绑匪,格雷不是很理解。

但作为警察,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劝一下,搞不好能起到作用。

于是,他赶到了现场。

结果,他刚靠近大巴车,就被谈判专家缴了配枪。

因为他们怀疑,格雷是同伙。

这个举动,不仅惹怒了格雷,也把门多萨引爆了。

「这是我弟弟,他是个好警察,你们凭什么没收他的枪!」

从门多萨这个激动劲就能看出来,他跟弟弟的感情不错。

正常来说,在这种情况,当然得顺着劫匪的意思。

确实,谈判专家也答应了给格雷交还配枪。

但,仅限于口头上答应。

因为之后被申诉专员公署的电话打断,配枪的事情暂时丢到了一边。

这两个大聪明,就喜滋滋地认为,这件事情,可以蒙混过关。

直到晚上 6 点左右。

前面我们说过,门多萨得到了许诺,复职的事情会有书面回复。

结果呢,一等又是 3 个小时。

门多萨再也忍受不了了。

于是,他提着枪,把旅游团的领队,拷到了车门上。

(铐在车门上的领队)
(铐在车门上的领队)

「如果再不给我答复,我就先杀了他!」

现场的警方和政府官员,全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门多萨急了,他们才慢悠悠地把复职申请回复送了过去。

结果却发现,申诉专员给了个巨 TMD 魔幻的回复:

我们会重新审视你的复职申请。

对,你没看错,是「重新审视」。

到了这份上,这群官僚们,还在玩文字游戏!

我就想问一句:

你食不食油饼?

你以为,这就是作死的极限了吗?

不!

更骚的操作,还在后头!

即使又被申诉专员涮了一次,这时的门多萨还是愿意继续谈判。

谈判专家提出,可以向市长申请一份临时复职令。

我只想对这俩专家说:

你们是懂谈判的。

门多萨虽然很生气,但还是勉强同意了这个妥协方案。

就在这时,弟弟跳出来,说了句:「枪还没还我呢?」

好家伙!

门多萨这才发现,谈判专家答应归还的配枪,至今没还!

既然答应的枪可以不给,答应的条件,怎么可能实现?

那还谈个屁啊!

这下,门多萨彻底火了。

门多萨当即怒骂谈判专家是骗子,让他滚。

同时,朝着他们滚的方向,开了几枪。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一天了,门多萨还没开过枪。

哪怕他左手拿着把 M16 步枪,右手举着把手枪。

但一整天下来,他一次都没开过枪。

这次开枪,虽然没有真的伤人。

但也足以说明,他是真的火了。

当务之急,肯定是给他降火对不对?

可我万万没想到,市长非但不给他降火,反而来了个巨骚无比的火上浇油。

他直接下令,以同党的罪名,把格雷扣押了。

这特么是嫌门多萨火不够大吗?

这直接捅了马蜂窝了啊!

但这位市长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捅了多大的篓子。

反而,做了件更加让人无语的事情。

06 傲慢的市长

按理说,作为绑架案,开了枪,性质就不一样了。

你警方再怎么儿戏,也不敢拿人质的生命开玩笑吧?

你还别说,他们还真敢。

你知道,门多萨开枪后,警方和政府官员,都是怎么做的吗?

早在 5 点多的时候,马尼拉市长林雯洛,就赶到了现场。

看起来,好像很重视的样子。

但实际上,更像是作秀给媒体看的。

因为他从来不觉得,门多萨真的会杀人。

哪怕,他已经开了枪。

把格雷扣押,已经够愚蠢了。

但他觉得,这还不够。

之后,又拉着马尼拉警方高层,就要不要给门多萨签发临时复职令的问题,讨论了半个小时。

最终……没有任何结果。

反倒是市长自己,说饿了。

于是,就在枪响半小时后,市长和警长,大摇大摆地,去了附近一家中餐馆,慢悠悠地吃完了晚饭。

吃饭时,还大放厥词:

「这根本是场等待的游戏,等一下吧,可能他(门多萨)疲倦了,困了,就会弃械投降的。」

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菲律宾当局,压根就没有把车上那么多中国人的生命,放在眼里。

门多萨只是耐心好,不是脑子不好。

他们根本不知道,车上等了一天的门多萨,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

而格雷的被捕,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原本,一直在大巴上的门多萨,并不知道弟弟被捕了。

可是,警方把格雷押送回警局途中,刚好被媒体拍到。

刚好,进行了电视直播。

又刚好,被门多萨在车里的车载电视中看到了。

这种抓捕的画面,当然是要多粗暴有多粗暴。

看到这个画面,门多萨彻底破防了。

「释放我的弟弟,他是无辜的!如果不释放他,我会杀害所有人!」

事到如今,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警方和政府官员一而再再而三的愚蠢行为,终于把他彻底激怒。

门多萨手机的那头,连着采访的媒体。

他知道,警方,也在全程关注他的动向。

他对着手机,发出了最后的警告。

「LAST 15 MINUTES!(最后 15 分钟)」

「LAST 5 MINUTES!(最后 5 分钟)」

这是死亡的倒计时。

可遗憾的是,警方似乎根本没有当回事。

这群废物,就这样任由门多萨的倒计时,从 15 分钟,数到了 0。

随着一声枪响,之前被铐在门口的领队被爆头,倒在了血泊当中。

之后,门多萨开始了他疯狂的屠杀。

07 疯狂的屠杀

这时还在车上的,一共有 18 个人质。

之前门多萨开枪警告时,大家已经感觉到了不安。

但直到领队倒在枪声之下,大家才意识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实打实的恶魔。

但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

18 个手无寸铁的普通民众,面对拿着步枪+手枪,又曾经当过警察的门多萨,毫无抵抗能力。

杀死领队后,门多萨凭着武器优势,又朝着前排一名女乘客开了枪。

女乘客的男友,见女友倒地,赶紧示意另外 2 名团友,企图制服门多萨。

但赤手空拳,哪里快得过子弹?

2 名团友,当场就被门多萨一枪毙命。

剩下的一个,也被逼得只能退回到座位。

但杀疯了的门多萨,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接下来,他做了件禽兽不如的事情。

你能想象出来,他有多可怕吗?

整个杀人过程,简直令人发指。

他拿着两把枪,从车头走向车尾。

一左一右,瞄准头部,向车上的人质开枪。

就像是在玩射击游戏一样!

仿佛眼前的不是人!

从车头走到车尾半分钟的时间里,接连倒下了 6 个人。

其中,年纪最小的一名女孩,只有 14 岁!

而她那个被打成重伤的哥哥,也只有 18 岁。

门多萨的行为,简直畜生不如!

但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并没有!

门多萨的疯狂,远远没有结束。

他再次威胁警方:

「放了我弟弟,否则我会杀掉更多的人!」

说完,他掐断了媒体的电话。

同时,命令司机将大巴继续往前开。

谈判彻底破裂,对于复职,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从开枪杀人的那刻起,他就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这时的门多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可随着「砰」的一声,车胎被警方打爆。

大巴车滑了一段距离后,再次停了下来。

门多萨最后的退路,也被堵死了。

前方等待他的,将会是注定灭亡的命运。

之后,愤怒的他,又开枪对着车窗外扫射。

一个记者和一个围观的小孩,被流弹击中。

可是,车上剩余的人质怎么办?

这时,还没倒下的人质还有 9 个。

难道,这 9 个人,也要陪着门多萨陪葬吗?

这个问题,只有警方能回答。

现场,有特种部队,有狙击手,有专门擅长救援的特别行动队。

但这些人,和乌合之众没什么区别。

接下来,他们将用实力,真正展现菲律宾政府的无能。

同时,顺带刷新大家的认知。

08 无能的菲律宾警方

门多萨拿着枪在里面一阵乱杀时,菲律宾警方在干吗?

你做梦都想不到,这些人,有多低能。

对于门多萨的威胁,警方的态度是:无视。

他威胁他的,我们干我们的。

早在下午五点半的时候,狙击手就到位了。

可直到门多萨杀完人,他们屁都没放一个。

特种部队,也在 6 点多赶到了现场,接手了这次营救行动。

然而!!!

接下来的发展,真的能把人活活气死!

门多萨在晚上 7:20 左右,就在车里开枪放倒了 9 个人。

特种部队在 7:35,包围了车子。

你没有看错,这是现场图。

特种部队把车子包围了。

但,仅仅是包围。

包围了 40 多分钟,没有一点进展。

直到晚上 8:16,才勉强打开了大巴车中部的太平门。

一开门,就迎来了门多萨的子弹问候。

冲在前面的队员,挨了 4 枪。

不知道是劫匪太专业,还是警察运气太好。

四枪,全打在了防弹衣上。

然后,特种部队就……不敢上了。

于是,特种部队就这么撤了……

撤了!!!

这特么是主力团吗?

发面团还差不多吧!

光是回顾这个过程,都能把人气到吐血。

特种部队撤下以后,马尼拉警长马格提贝被撤销现场指挥官权限。

之后,特别行动队全盘接手了行动。

这个特别行动队,是专职擅长营救和近距离攻坚的。

在此之前,由于没有命令,被放在了一边。

这是什么魔幻操作!!!

特别行动队介入以后,这次营救,才勉强有了点样子。

他们在破开的门里,丢进去三颗催泪瓦斯。

门多萨被迫,只能转移到车厢前部。

透过玻璃的缝隙,狙击手一枪命中。

(被击毙的门多萨)
(被击毙的门多萨)

至此,门多萨终于结束了这罪恶的一天。

看着,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但却怎么都让人高兴不起来。

因为,击毙门多萨,是一件早就可以做,早就有机会做的事情。

而警方,却足足拖了一整天!

到这时,这起案件,包括被流弹击中的 2 名伤者,已经造成了 8 死 9 伤的严重后果。

尽管,有消息表明,菲律宾当局 7 点多就给门多萨签署了复职令。

最后居然离谱到,因为堵车耽误了时间!

赶到现场时,门多萨已经开始失控杀人。

可即便如此,现场的警方和政府官员,也有无数种方式,可以阻止门多萨开枪。

这些伤亡,本来是能够避免的!

门多萨被击毙,营救行动,彻底宣告失败。

原本,到这就结束了,毕竟劫匪已经死了。

但菲律宾政府还在继续作死。

这场「蠢猪式」的失败救援,只是开了个头。

接下来,他们的行为,直接侮辱了全体华人。

09 把「不要脸」发挥到极致的菲律宾

这场悲剧,一共造成 8 死 9 伤。

其中 16 个,都是中国人。

从头到尾,都是菲律宾人,以及他们的政务系统,自己作死。

可最后埋单的,却是我国的同胞!

而且,从劫匪到警方,似乎都在有意针对中国人。

门多萨释放人质的过程中,一直夹带私货。

车上总共就 4 个菲律宾人,他先后放走了 3 个。

更尼玛离谱的,是第 4 个,也就是司机卢邦。

在车胎被打爆以后,司机求门多萨放了他。

这个时候,门多萨已经大开杀戒。

可即便这样,门多萨居然还是——同意了!

最终,司机用指甲钳打开手铐,成功逃脱。

最后的结果就是,死伤的 17 个人当中,除了被流弹误伤的小孩是菲律宾人,其他的,全是香港游客。

(惨烈的大巴车)
(惨烈的大巴车)

虽然,我也不希望任何一个人质受到伤害。

但这样的区别对待,作为中国人,我没有办法不愤怒!

而后续的发展,更是魔幻中的魔幻。

你知道这个事件,对受害者的伤害有多大吗?

罗列一下,你就懂了:

吴幼媛女士,丈夫和 2 个女儿死亡,自己和儿子受伤;

年仅 15 岁的汪绰瑶,父母、小姨死亡,自己和 12 岁的弟弟,瞬间成了孤儿;

易小玲男友双手受伤,自己装死逃过一劫,但下颚中枪碎裂变形,治疗了足足 2 年多,痛苦不堪;

……

因为门多萨的自私,多少中国家庭阴阳两隔,支离破碎!

你肯定觉得,杀了这么多人,门多萨肯定得全民唾弃,死无葬身之地。

可你猜怎么着?

他居然可以,堂而皇之地,穿着警服躺进棺材。

最尼玛离谱的是!

他居然,是裹着国旗下葬!!!

(菲律宾电视新闻截图显示,门多萨的棺木上覆盖着菲国旗)
(菲律宾电视新闻截图显示,门多萨的棺木上覆盖着菲国旗)
(这是菲律宾国旗的样子)
(这是菲律宾国旗的样子)

对,不用怀疑!

你没有看错!

门多萨的葬礼上,堂而皇之地,摆着菲律宾的国旗。

尽管菲律宾官方回应媒体,说是家属自己的意愿。

但,您搁这骗鬼呢?

你不允许,给他家人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裹啊。

尤其是,之后菲律宾官方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马尼拉人质事件以后,菲律宾政府对死伤者,没有任何赔偿。

甚至,连一句道歉都没有。

2012 年 8 月,事情已经过去了 2 年,但菲律宾政府仍然拒绝道歉。

2013 年 10 月 23 日,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再度表示,菲律宾政府不会就马尼拉人质事件道歉。

2014 年 4 月 23 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及菲律宾政府就马尼拉人质事件发表联合公告。

马尼拉新市长埃斯特拉达承诺会道歉,但仅仅是承诺。

而且,他不代表菲律宾总统,更不代表菲律宾政府。

众多中国同胞和遇难者家属,等到这一句道歉时,已经是 8 年以后了。

2018 年 4 月 12 日,菲律宾总统在香港会见菲律宾劳工的时候,终于正式发表了致歉声明。

而这时,马尼拉市长,早就从当时的林雯洛,换成了埃斯特拉达。

总统,也从当时的阿基诺三世,换成了杜特尔特。

世界早已变了样。

当年留下的孤儿已经长大了,可幸福生活再也回不来。

而深埋地下的遇难者们,尸骨早已凉透。

而我们,作为一个中国人,要做到的,是不能遗忘!

参考资料

马尼拉人质事件,维基百科

罗兰多·门多萨,维基百科

8·23 菲律宾劫持香港游客事件,百度百科

菲律宾马尼拉香港旅行团死伤团员名单. 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处新闻公报. [2010-08-24]

警方向死因裁判官呈交菲律宾人质事件调查报告. 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公报. 2010 年 11 月 5 日

无线新闻 - 快讯 - 菲律宾总统就 2010 年马尼拉人质事件正式向港人道歉. [2018-04-12].

Joint statement concerning the Quirino Grandstand Incident (with photos),HKSARG Press Releases, April 23, 2014

the Philippines police end Manila bus hijack. BBC. 2010-08-23 16:56(UTC) [2010-08-23].

备案号:YXA1YEmQorlhLXMbeLPuDbj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