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可以干出最残忍的刑事案件都有哪些?

梨园淫魔:普通村民建起地宫,为的就是囚禁女人

出自专栏《教化与敬畏:那些恶魔何以成「魔」?》

5 个女孩,4 具尸体。

满桌子陈列的作案工具、沾血衣物和身体器官。

这是一个堪比地狱的地窖。

这些受害者当中,居然还有凶手自己的外甥女。

但最令人发指的,还是凶手的作案手法。

其变态程度,简直超越人性底线!

1 恐怖梨园

临猗县百里店村,原本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地方。

然而,在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之间,却发生了一系列诡异的事。

很多女孩,莫名其妙失踪了。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流言四起,大家都说,她们是被人贩子拐卖。

甚至有传言,说临猗县内,有买卖活人器官的组织,专挑女人下手。

恐惧迅速蔓延,下到五六岁女童,上到七八十岁的老妇,纷纷不敢出门。

然而,在 2003 年 5 月 19 日,一切,真相大白了。

这天,百里店村上百个村民集结在一起,气势汹汹冲进一个梨园。

这些人抡着各种农具,愤慨异常。

大家还异口同声地喊着:「打死他!」

梨园的主人党成喜,躲在一棵树上,瑟瑟发抖。

在一个 14 岁女孩的指引下,大家进入了梨园的地窖。

地窖的场景,成了很多人一辈子的阴影。

里面臭气熏天,遍地血腥。

地上,摆着各种作案工具:铁钩、注射器、针、皮带、蜡烛、木棍、胶带、绳子、刀子……

墙上,挂着发霉的、沾着血的女性内裤、肚兜、胸罩等。

这样的场面,已经足够变态。

光是看着,就让人汗毛直竖。

然而,另一侧木桌上的恐怖景象,更让人胆寒!

上面摆着几个大号玻璃瓶,泡着的,居然是被割下来的女性私密身体器官!

见此情景,不少人当场就吐了出来。

此时,外面的人发现了树上的党成喜,把他拽了下来。

见过地窖恐怖场景的村民,再也忍不住,纷纷出手,挥舞着农具,朝党成喜身上砸去。

警方赶到时,党成喜已经被打了个半死,两条腿都被打断了。

没有人同情他,大家一致认定,他是罪有应得!

比起他的那些残忍犯罪,这样简直太便宜他了!

领着大家进来的 14 岁女孩,浑身是伤,嘴角还在流血。

她,是党成喜的亲外甥女!

她叫张红,她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更恨党成喜。

昨天,她经历了这辈子最可怕的事情。

而施暴者,正是她的表姨父党成喜!

在地窖里经历的一切,成了张红一辈子的噩梦……

2 兽性大发

临猗县归属于山西省运城市,在山西很有名,是「全国水果十强县」。

这里盛产苹果、梨、枣、江石榴等水果,乡下到处都是果园。

百里店村临着一条高速,一条国道,又靠近镇政府,位置很好。

而党成喜,是百里店村最早靠种水果发家的人之一。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就承包了一大片梨园,每年光是卖梨的收入,就很可观。

这要放村里,就是妥妥的 GDP 大户,小土豪一个。

你要愿意,村长都可以给你当。

但党成喜对当村长没啥兴趣,他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实际上,他种果树,是被逼的。

原本,他是县城化肥厂的工人,因为小偷小摸、猥亵妇女,被开了。

走投无路,才在村里种起了果树。

没想到,干了几年,还真发达了。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

日子好起来的党成喜,又开始动起了歪心思。

这一动,就干了件禽兽不如的事情!

1998 年 3 月 23 日。

这天,党成喜骑车回家,路过打麦场,看到陈晓燕在一旁写作业。

陈晓燕,是邻居陈家的女儿,今年只有 9 岁。

她长得很水灵,大大的眼睛、雪白的皮肤、绸缎般黑色的头发,虽然还小,却是村里有名的小美女。

看到这样可爱的孩子,正常人,都会生出怜惜之情。

陈晓燕活泼可爱的样子,也让党成喜看得入了迷。

不过,他生出的,却是邪恶的念头。

他想要把这个 9 岁的女孩,占为己有!

见周围没人,党成喜悄无声息地走了过去。

「晓燕,我家梨园的梨花开了,有很多漂亮的小蝴蝶,想不想过去看看啊?」

天真烂漫的孩子,哪里会对这个熟人有什么防范之心。

很快,就放下作业本,跟着党成喜去了梨园。

到了梨园后,陈晓燕还在满心欢喜地等着抓蝴蝶。

没想到,党成喜突然一秒变脸,堵上她的嘴,伸手抱住了她。

陈晓燕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外表和善的爷爷,原来是个恶魔!

这么小的孩子,在成年人面前,毫无反抗之力。

眼看着,党成喜就要得手。

可就在这时,梨园外面,突然有人喊他。

3 鲜花陨落

党成喜的梨园,并不偏僻。

这个时候,还没到农忙,有人路过也很正常。

他虽然性格孤僻,但卖梨毕竟要跟人打交道,因此经常有人来找他。

听到声音,党成喜吓了一大跳,赶紧把陈晓燕藏起来。

被人打断之后,党成喜再也没胆量,在光天化日之下作恶。

于是,他将陈晓燕捆绑起来,丢在梨园深处,又用胶带封住了嘴。

他准备,等晚上四下无人时,再动手。

很快,天就黑了。

这时,陈家终于发现了陈晓燕的失踪,开始到处找她。

村里的高音喇叭,不停地喊着陈晓燕的名字。

但被封住嘴的陈晓燕,根本没法回应。

党成喜却趁此机会,浑水摸鱼。

他积极加入到找人的队列,比所有人都热心。

这样的伪装下,没人会怀疑到他。

找了一会儿后,他以「找累了」为名,说要回家。

实际上,却趁着没人,悄悄溜回了梨园。

再度来到陈晓燕面前,他又露出了狰狞面目。

被解开绳子的时候,陈晓燕一度以为,党成喜会放了她。

没想到,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一朵还未绽放的鲜花,就这样,被无情摧残。

简直人神共愤!

但这还不算完。

发泄完后,党成喜犯了难。

陈晓燕是认识他的,如果放她走,陈家一定会报案。

为今之计,只能找个地方,先把她藏起来。

带她回家?家里有老婆有儿子,肯定藏不住人。

党成喜的梨园,离他家有一段距离,晚上也不会有什么人过来。

思前想后,他还是觉得,这个地方最安全。

于是,他在梨园深处,挖了个坑,把陈晓燕五花大绑后,放了进去。

为了防止陈晓燕叫喊,他还是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

盖上盖板掩护后,他心满意足地回了家。

原本,他打算,留着陈晓燕,慢慢折磨。

没想到,第二天,等他再回到梨园时,却发现,陈晓燕死了!

4 梨园地宫

早春的夜晚,温度很低。

陈晓燕刚经历过摧残,又被埋进坑里,封住了嘴。

在低温加缺氧的极端环境中,陈晓燕早就没了呼吸。

党成喜慌忙把尸体装入麻袋拖走,埋在了村西北的棉花地里。

这时的他,虽然丧心病狂,但还比较小心。

他还不敢把尸体藏在自家梨园里。

在这之后,他就彻底放飞自我,为所欲为了。

杀死陈晓燕后,他对作案手法,进行了复盘。

梨园经常有人来往,作案很不方便。

必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把人藏起来,慢慢「享用」。

可想来想去,发现哪里都不合适。

藏家里吧,肯定逃不过老婆和儿子的眼睛。

藏外面吧,要是被人发现,搞不好就得蹲监狱。

你永远无法想象,一个罪犯有多勤奋。

因为这事,党成喜夙兴夜寐。

为了琢磨怎么害人,可谓是煞费苦心。

梨园的梨花,都快被他熬秃噜头了。

琢磨了一段时间后,党成喜终于有了答案。

「既然没有,我自己造一个不就好了!」

准备了一段时间后,党成喜开始正式付诸实践。

他弄来材料,亲自动手,开始在梨园大兴土木。

由于不敢让人知道,党成喜干得很慢很谨慎。

三年后,党成喜在梨园,悄然建好了一个「秘密基地」。

从外部结构看,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房子,完全不惹人注意。

起初,就连党成喜的老婆,都以为这只是为了看守梨园,临时搭的护林房。

但实际上,这里面,别有洞天。

它的内部结构,其实分为上下两层。

在小屋的墙角,有块特质的木板。

木板打开后,会出现地下室的洞口,沿洞口往下,里面还有个地窖。

地窖大约 6 米见方、1.5 米高,逼仄狭窄。

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里边有床、生活用品,以及铁钩、刀、绳、口夹、布条、胶带等工具。

这些东西,是党成喜准备的作案工具。

一切就绪,这个丧心病狂的变态,即将在这里,开始自己疯狂的犯罪生涯!

很快,一个叫做李小莲的女人,进入了他的视野。

党成喜谋害陈晓燕的行为,已经足够令人发指。

但党成喜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却更加残忍,更加变态!

5 再次犯罪

2001 年,党成喜的地宫,已经完全建好。

这时,距离陈晓燕的死,已经过去了 3 年多。

陈家人一直以为,陈晓燕是被人贩子拐走了。

没有人知道,这个花一般的孩子,已经在棉花地下,慢慢枯萎腐烂。

而犯罪成功的党成喜,更加大胆。

他开始到处溜达,寻找作案目标。

这天,他骑着三轮车,从县城返回。

途中,遇见了一个青年妇女,独自行走在路上。

这样的独身女子,是最好的下手目标。

党成喜的心中,兴奋异常。

他当即决定,要对这个女人动手。

党成喜骑着三轮车,追了上去。

他装作是人力车,热心提出,可以免费拉她一把。

女子没有防范,欣然上了车。

她告诉党成喜,自己叫李小莲,29 岁,家住在镇上。

今天,刚和丈夫吵了一架,一气之下跑了出来,此时无处可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这番话,更加让党成喜确定,这个李小莲,孤立无援。

他热心提出,自己梨园需要招女工,李小莲可以去他那里上班。

李小莲正在气头上,最不想做的,就是回家。

路上随便溜达了一下,就有了工作,还不用回家。

对于李小莲来说,这个消息简直不要太好。

想都不想,就点头同意了。

看见党成喜的车子包了顶,加了帘子,还直夸他细致。

但她不知道,党成喜这么做,其实别有用心。

党成喜这辆,是索命的车。

很快,三轮车就开到了党成喜的梨园。

这时,李小莲才突然察觉到不对劲。

党成喜的梨园,一个工人都没有,透着诡异。

可她还没来得及后悔,就被党成喜当头一棒,打晕在地。

随后,党成喜把她拖进地宫,扒光衣服。

之后,把她所有衣服收走,让她赤身裸体生活在地宫里。

他打算,一直将李小莲关押在这里,随时「享用」。

晚上,党成喜再次来到地宫,想要侵犯李小莲。

这时的李小莲,已经不是昏迷状态。

她原本就是个暴脾气,发觉自己被侮辱后,对着党成喜破口大骂。

没想到,这个行为,让党成喜恼羞成怒。

他当即拿出绳子,捆住了李小莲的手脚。

又找来缝化肥袋的工具,把李小莲的上下嘴唇,缝合了起来!

李小莲血流如注,好好的一张脸,顿时不成人样。

饶是如此,党成喜还是没有放过她。

在一片鲜血淋漓中,他再次对李小莲实施了侵犯。

丧失了反抗能力的李小莲,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受尽屈辱。

经过这样的折磨后,她已经奄奄一息。

最后百般乞求,才让党成喜去镇上买了药,勉强保住了性命。

但党成喜的折磨,却远远没有结束。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李小莲的生活如同炼狱:一遍又一遍地扎针、殴打、侵犯……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疯狂折磨后,李小莲逐渐精神失常。

某天,党成喜再次来到地宫时,竟看到,李小莲把自己的粪便往脸上抹!

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彻底疯了。

看着疯掉的李小莲,一个更加变态、没有人性的想法,在党成喜脑中冒了出来。

6 泯灭人性

疯掉的李小莲,让党成喜再也提不起兴趣。

或许你能想到的,就是党成喜会杀了她。

但你太低估这个恶魔的变态程度了。

这个世界上,多的是比死亡更残忍的事情。

9 月份的一天,党成喜最后一次奸污李小莲。

之后,他将李小莲的手脚捆死,开始他惨无人道的虐待。

他竟然活生生割下了李小莲的部分器官,一直到李小莲断气!

之后,他用玻璃罐,将这些私密器官保存在地宫。

再把李小莲的尸体拖出去,埋在了梨园的一棵梨树下。

胆大包天的党成喜,已经无所畏惧。

他居然敢把自己害死的受害人,就埋在每天去的梨园之中!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不,对于恶魔党成喜来说,他的作恶生涯,还远没有结束。

李小莲失踪后,丈夫和家人一直都在找她,还报了警。

党成喜担惊受怕了好一阵,生怕查到自己头上。

但他准备准备周全,三轮车包裹严实,没有人看到李小莲上了他的车。

一段时间后,找人的事情,没了下文。

和陈晓燕一样,李小莲成了众多失踪人口当中的普通一员。

尽管如此,党成喜还是对这次作案再次复盘。

他觉得,李小莲这样的女人,家人会纠缠不休,增加自己的作案风险。

不如找长得漂亮的离婚女人,最好不是本地人。

离异的妇女没有丈夫,又往往不住在娘家,这些女人失踪了,会找她们的人不多。

李小莲死后,他按照自己的「圣经」,开始了下一次犯罪。

在县城酒店吃饭的时候,他认识了 26 岁的杨丽丽。

杨丽丽是饭店的服务员,虽然长得一般,但是身材很好。

而且,她有一副好嗓子,有时会在饭店唱歌。

最重要的是,她离过婚,又是外地人。

所有的条件,都符合党成喜的狩猎标准,他开始行动。

他先是故意接近杨丽丽,跟她混了个脸熟。

之后,谎称自己有个做生意的表弟,以相亲的名义,把她骗了回去。

杨丽丽信以为真,跟着党成喜去了梨园。

和李小莲一样,一到梨园,就被党成喜打晕强奸。

杨丽丽身材曼妙,又会唱歌,这让党成喜生出了别的想法。

等她醒来以后,党成喜竟然逼着她脱掉衣服,给自己唱歌,跳裸体舞!

他甚至认为,自己在地宫美女相伴,为所欲为,跟皇帝差不多。

21 世纪了,他居然还做起了皇帝梦!

但杨丽丽不敢违逆,只能照做。

此外,他还在杨丽丽脸上划了道口子,说是给她做标记。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老老实实待着这,别想跑,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在这个黑暗的地宫里,杨丽丽受尽折磨。

每天,都要面对党成喜的殴打和侮辱。

据说,党成喜经常用皮鞭毒打她,还故意在伤口上撒盐。

又用烧红的铁,去烫她的身体。

饶是写过这么多变态罪犯的我,看了都不免脊背发凉。

而杨丽丽本人经历的绝望,可能十倍都不止。

她不敢反抗,只能任由党成喜践踏。

每天,承受着屈辱和折磨,度日如年。

她曾经尝试逃跑,但是被党成喜抓了回来,打得皮开肉绽。

不能硬来,只能智取。

杨丽丽开始尝试其他办法。

一天,在党成喜发泄完兽欲之后,她试探着求他:

「我儿子才 7 岁,父母又有病,求你把我放出去,我把家里安排好,以后天天来地宫伺候你行吗?」

这个提议,她自己都没抱什么希望。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党成喜居然点了点头。

杨丽丽欣喜万分,以为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

但她不知道,党成喜的心中,已经产生了一个极度歹毒的念头。

7 地宫淫魔

这时的杨丽丽,已经被党成喜关了很长一段时间。

党成喜对她,早已没有了一开始的新鲜感。

他想给自己的地宫,换一个女人。

可按照他暴虐的性格,肯定不会放杨丽丽离开的。

口头上的答应,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

过了一会儿,杨丽丽小心翼翼地问自己什么时候回去。

党成喜立马翻脸:「哼!凡走进我地宫的女人,没有一个活着出走的!」

说完,他指了指装了器官的玻璃瓶。

杨丽丽这才醒悟,原来还是自己太天真了!

她彻底绝望了,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同时,对着党成喜咒骂起来。

为了阻止她的咒骂和哭泣,党成喜故技重施,用针线缝住了她的嘴。

又像对付李小莲一样,割去了她的器官。

之后,将她折磨至死。

杨丽丽比李小莲更惨,她是被刀割无数,活活流血流死的!

这样的场景,想想就瘆人!

杀死杨丽丽后,党成喜将尸体埋在了另一棵梨树下。

这个梨园,已经彻底沦为了他的杀人埋尸现场。

但梨树下的杨丽丽,不是最后一个冤魂。

这时候的党成喜,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作案流程:

盯准目标——设法骗回——地宫作乐——剖腹灭绝——梨园葬尸——再寻目标。

对于怎么折磨人,也是经验满满。

总之,人干的事,一件不干。

人干不出来的事,样样不落。

怎么变态怎么来,怎么不是人怎么来。

杨丽丽和李小莲带给党成喜的刺激和新鲜感,已经褪去。

他已经不满足于这种普通的奸杀虐待,想找点更刺激的。

于是,这一次,他一下子盯上了两个女人。

王雪梅和王艳艳来自隔壁的芮城县。

两人都离过婚,同是天涯沦落人,于是相约一起去临猗县,想做点小生意。

2002 年 9 月,两个人来到临猗县城,在街头找铺子。

正在伺机寻找猎物的党成喜,已经盯上了她们。

党成喜自称是全县有名的水果种植大户,有几百亩的果园和加工厂。

现在,自己的工厂缺人,想邀请两个女人去上班,可以给高薪让她们做管理。

做小生意不好挣钱,而且有风险。

相比之下,高薪的管理岗位,能挣钱,还更稳妥。

两个女人听闻后,一阵心动,跟着党成喜走了。

党成喜比她们俩更激动。

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他产生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

这一次,他要将两个女人都关进地宫,一次折磨两个!

可没想到,刚把两人带到家里,意外就发生了!

8 皑皑白骨

党成喜跟两人说的话,有很大的吹牛成分。

自己家里,只有十几亩的梨园,哪有什么上百亩的果园?

一不小心,牛皮吹大了。

这事儿,肯定是瞒不住的。

王艳艳很较真,刚到现场,就发现了不对劲,想要离开。

党成喜好说歹说,终于把她劝住。

不同于往常,这次是两个人,没那么好对付。

必须找个合适的时机,把两个人一起撂倒。

党成喜决定,先安抚住两人,再找机会下手。

但拖了好几天,试探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反倒是王艳艳再度起疑,直接逃走了!

伴随着王艳艳逃走,党成喜的计划,瞬间落了空。

该不该继续对付剩下的王雪梅?

党成喜有些犹豫。

动手吧,逃跑的王艳艳很容易举报自己。

不动手吧,到嘴边的肉就这么飞了,很不甘心。

最终,党成喜还是决定,冒一次险。

而且,必须立马行动,再晚,王雪梅可能会跑掉。

不能再拖下去了!

党成喜当机立断,将王雪梅关进了地宫。

这次行动,果然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发现王雪梅失踪后,王雪梅的家人,很快报警。

警方果然根据王艳艳给的线索,找到了党成喜。

但党成喜一口咬定,王雪梅干了几天活,就嫌累跑了。

警方找遍了梨园,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党成喜和王雪梅的失踪有关。

这件失踪案,再次不了了之。

党成喜再次躲过一劫。

地宫下面的王雪梅,听到动静大声求救。

然而,地宫时党成喜精心设计过得,上面根本听不到下方的任何动静。

随着民警的离去,王雪梅再次陷入了绝望。

王雪梅再次陷入和李小莲、杨丽丽一样的命运。

想活命,就必须顺从党成喜。

她知道党成喜不会放她走,连「出去」两个字都没提过。

地宫阴暗潮湿,长期的畸形生活环境,让王雪梅苍老得很快。

没过多久,她的头发就白了大半。

苍白的脸上,眼窝深陷。

骨瘦如柴的躯体,到处都是被党成喜折磨的痕迹,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她听党成喜说过,从前被关在这里的女人,是怎样的下场。

她不敢贸然逃跑,只能静静等待着机会。

没想到,还真的被她等到了唯一的一次生机。

9 救命稻草

2003 年年初,党成喜的梨树,遭到病虫害。

为了救这些梨树,他需要一笔钱买药。

恰好这时,资金周转出了些问题。

党成喜看着地宫里的王雪梅,突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突然想到,邻村曹光棍,早已过了结婚年纪,却一直没娶上老婆。

不如把王雪梅卖给她,换一笔钱应急?

正好,他对王雪梅已经有一些厌倦了。

这样一来,既有了钱,又处理了这个累赘,一举两得。

这个想法,疯狂而又荒唐。

然而,党成喜还真就这么干了。

某天晚上,他神秘兮兮地把五花大绑的王雪梅,送到了曹光棍家里。

这时的党成喜,已经把王雪梅当成是一件自己的私人物品,可以随意买卖。

对他来说,这就是一场交易。

但对王雪梅来说,这是一次逃出生天的机会。

她必须抓住这唯一的机会。

趁党成喜离开的间隙,她赶紧说出了自己的遭遇,并向曹光棍求救。

然而,曹光棍这人,胆小怕事。

面对王雪梅的苦苦哀求,他不敢有任何回应。

最终,他选择将曹雪梅送了回去。

并且,由于怕党成喜报复,他没有选择报警。

就这样,王雪梅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这一次,王雪梅彻底绝望了。

她决定,冒死一搏。

这天,趁着党成喜喝多了,王雪梅拿出一根准备好的木棍,偷袭了他。

差一点,她就成功了。

可惜的是,由于太过紧张,手抖得厉害,角度没有调整好。

这一棍子,打在了党成喜的肚子上,没击中要害。

这一次失手,直接宣告了王雪梅生命的终结。

惊醒后的党成喜,怒上心头。

对着王雪梅发泄完最后一次兽欲后,将她虐待至死。

有用同样的方式,割器官后埋在梨树下。

至此,这个小小的梨园里,已经埋藏了 3 条鲜活的生命。

但,在刷新人性底线这件事情上,党成喜总有新的创意。

这几次作案,虽然满足了他的兽欲,却还是让他觉得不够刺激。

他还想做一些更疯狂、更刺激的事情。

正当得意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次,他将彻底翻车。

10 翻车之路

外面的女人,已经让党成喜觉得索然无味。

这一次,他将目标锁定在了自己的亲外甥女身上。

党成喜的老婆,和同村张家的媳妇,是表姐妹。

张家有个女儿叫张红,今年 14 岁,按辈分,她应该叫党成喜表姨父。

张红个子高高,长相水灵,特别惹人喜欢。

禽兽不如的党成喜,犯下这么多奸杀案以后,早就泯灭了人性。

对于这个自己亲外甥女,他早就垂涎三尺。

两家相隔不远,又是亲戚关系,经常来往。

2003 年 5 月 18 日,张红的父母,外出干活,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党成喜以吃饭的名义,把张红骗上了三轮车。

以两家人的关系,这样的事情稀松平常。

张红对党成喜,没有丝毫起疑。

没想到,刚到梨园,就被党成喜绑了起来,关进了地宫。

在这里,这个毫无人性的恶魔,不顾张红的剧烈反抗,对她实施了强奸。

之后,更是进行了长达好几个小时的折磨。

他又将一个铁制的夹子,塞进张红嘴里,将嘴巴撑开。

这样一来,张红再也没法呼救。

天黑后,张家喊上村里的青壮年,开始找孩子。

党成喜故技重施,也加入到找人的队伍当中。

并且,还故意散播谣言,企图混淆视听。

他说,张红多半被人绑架了,为了孩子安全,千万不要报警。

大家听完后,纷纷觉得有道理,于是继续分头找张红。

半夜,找人队伍散了之后,党成喜返回地宫,再次侵犯了张红。

完事后,大摇大摆地回家睡觉了。

一路上,他都洋洋得意,以为自己的伪装天衣无缝。

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

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离开地宫时,张红的逃跑计划,已经开始了。

确定党成喜不会返回之后,张红开始了行动。

她用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成功磨断了手上的绳索。

之后,取下嘴上的夹子,喊了几声救命。

然而,地宫隔音,梨园又没人,根本无人回应。

没办法,她只能自救。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才勉强将地宫的木门,砸出一个口子。

之后,手脚并用,加上地宫里的各种工具,整整刨了 5 个小时,才终于挖出一个能爬出去的口子。

这时的她,十个手指全磨破了皮,指甲全裂,鲜血直流。

加上衣服被党成喜收走,她全身上下,不着寸缕。

但她顾不得这些,爬出去后,随便找了个麻袋遮羞。

之后,用尽所有力气,疯了一样地朝家里跑去。

张家人看到失踪了一夜的张红,涕泪横流。

听完张红的哭诉后,大家才知道,这个人面兽心的党成喜,居然干了这么多坏事!

听到真相的每一个人,眼睛里都冒着火。

张家人立马报了警,然后喊上一大帮街坊邻居,浩浩荡荡朝党成喜的梨园赶去。

此时,大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弄死党成喜!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公安机关赶到后,赶紧控制了现场,并将党成喜逮捕,连夜审讯。

之后,从梨园和棉花地里,先后挖出了其他四个被害人的尸骨。

地宫和梨园下的尸骨,一度震惊了所有人。

2003 年 12 月 19 日,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判处党成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4 年 4 月 23 日,党成喜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行刑现场人山人海,所有人都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党成喜的老婆,也因为涉嫌包庇罪被捕了。

他的两个儿子,倒是不知情。

只不过,得知老爸干了这样的丑事后,大儿子一怒之下,把党成喜的房子烧了个精光。

至此,这起耸人听闻的案件,终于落下帷幕。

11 罪有应得

党成喜是建国以来,最为凶残狠毒的变态之一。

考虑到大家的接受程度,我已经尽量将作案过程模糊化。

但他的那些手段,依旧令人发指。

这些文字,光是看着,就让人有心理阴影。

当地的村民提起这个名字,总会想起梨树下那一个个冤魂。

像这样十恶不赦的魔头,即使死一万次,也是死有余辜。

而且,这个案子,细思起来,难免令人脊背发凉。

最让人气愤的,还是曹光棍和党成喜的老婆。

根据当时的报道,党成喜的老婆,很可能是一定程度上知情的。

但她还是选择了包庇隐瞒。

而同村的曹某,甚至直接见到了被迫害的王雪梅本人。

但他们两个人,都选择了漠视。

最终,才导致了悲剧越演越烈。

老婆的包庇,使得党成喜更加肆无忌惮。

曹某的纵容,则直接葬送了王雪梅的生命。

这两个人,虽然没有亲自动手,却是实打实的帮凶。

试想一下,如果张红没逃出来,还会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在这个恶魔手里?

好在,这个坚强的女孩,终于逃出生天。

党成喜这个道德沦丧、人性泯灭的恶魔,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恶魔已经伏法,但失去的生命,再也回不来了。

备案号:YXA1y59yyalTyMA4omH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