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香港还有黑社会吗?如果有,他们目前的社会状况如何?中国政府对他们是什么态度?

香港为什么有那么多黑帮?又是如何销声匿迹的?

出自专栏《灰色地带:黑帮、毒枭和边境风云》

虽说如今还有找不到出路的人,会继续黑帮事业;

但自「O 记」重组以来,香港黑帮就已一步步失去了生存的土壤。

而中国政府的态度,也影响着香港黑社会的没落......

1992 年 5 月 4 日,已经身为香港娱乐圈天后的梅艳芳,和朋友在九龙塘一家酒吧喝酒。

同在酒吧的,还有黑道大哥黄朗维

黄朗维邀请梅艳芳一同喝酒,梅艳芳拒绝了。

黄朗维作为黑道上有头有脸的大哥,在众小弟面前被拒之后,觉得丢了面子。

自己堂堂一个黑帮老大,怎么能被「戏子」戏弄?

于是掏出支票本,开出一百万元的支票,丢了出去,让梅艳芳唱歌助兴。

黄朗维这一举动明显是在羞辱梅艳芳,但梅艳芳依然是婉言谢绝了。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拒绝。

黄朗维恼羞成怒,上去就给了梅艳芳一巴掌。

霎时间,整个包厢里空气都凝固住了。

这一巴掌让梅艳芳酒醒了半分,也觉得害怕了。

她哭着想要离开,可是被黄朗维的小弟们拦住了,软禁在房间里。

没有办法,梅艳芳只得给向太陈岚打电话。

向太一听到梅艳芳被打了,还被扣住了,便直接开车冲到现场,单枪匹马救出了梅艳芳。

在黑道,没有不透风的墙。

梅艳芳的好友,「湾仔之虎」陈耀兴也知道了这件事儿。

陈耀兴,香港三大黑帮之一「新义安」的骨干成员,掌管新义安在湾仔一带的事物。

他听说梅艳芳被黄朗维打了一巴掌,还被困在酒吧里,怒不可遏。

毕竟在江湖中,最重要的就是义气。

他受好兄弟黄俊的托付,要好好照顾梅艳芳。

如今梅姑陷入这样的窘境,自己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陈耀兴火速召集手下,赶到酒吧,要找黄朗维算账,只可惜黄朗维早就走了。

但此事并未就此平息,第二天黄朗维便在街头遭人持刀砍伤,一次就被砍成重伤。

还算他跑得快,捡回一条命,直接住进医院。

谁知 5 月 7 日 凌晨,两名杀手潜入医院,对正在休养的黄朗维进行枪击。

4 天后黄朗维不治身亡。

此事嫌疑最大的便是陈耀兴

黄朗维死后,陈耀兴被警察拘捕,当晚有 200 多名黑社会成员包围警局要求放人。

虽然各方面都断定此事是陈耀兴指使,但由于指控他的证据不足,很快他便被保释。

黄朗维的死在江湖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在黄朗维的哥哥黄郎辉看来,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

一时之间,江湖风声空前紧张。

一个巴掌,点燃了两个帮派。

梅艳芳也急忙跑去泰国,避避风头,甚至 1992 年都没有在香港开演唱会。

若不是香港警察的高度戒备,势必造成黑帮火拼的惨重局面。

1993 年 11 月 21 日,事情过去了一年多,大家都以为结束了。

陈耀兴被邀请去澳门参加格兰披治赛车大赛。

在这场比赛上,陈耀兴拿了第二名。

即便被查出来车子有被改造而取消了成绩,他也依然很开心。

毕竟他很中意赛车。

深夜他正驾驶汽车回到酒店门口,几名杀手突然靠近陈耀兴的汽车,朝驾驶室开枪射击,陈耀兴当场死亡。

他的生命被定格在 32 岁。

香港夜场的龙头老大邓崇骥说:「当年,我劝耀兴收敛锋芒,当大哥要用脑,将军难免阵中亡,还让他别去澳门赛车,都不听,最终到了这个下场。」

陈耀兴死后的第二天,黄郎辉出来放言:下一个要杀的就是梅艳芳。

那时,黑社会就像密布的乌云一样,笼罩在香港人的头顶。

不仅是梅艳芳、更不仅是娱乐圈,黑社会早已渗透进香港社会的方方面面。

而黄朗维、黄郎辉两兄弟之所以如此有恃无恐,是因为黄朗维本来就是香港另一大黑社会的堂主。

也就是臭名昭著的 14K

而新义安和 14K 的梁子,也不是现在才结下的。

早在香港黑帮云涌之时,就埋下种子了。

14K

14K 从来都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

原因有二。

1、14K 最初的成员都是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和军事素养的残军;

2、有国民党的支持。

1949 年春,国民党败局已定,内部高层一方面在准备撤退一事,另一方面也在各地安插撤退以后的「暗桩」。

保密局负责人毛人凤授意下属秘密联络两广一带的洪门组织,为国民党撤退铺路。

而葛肇煌,洪发山忠义会的掌舵人,就是负责这项任务的最佳人选。

葛肇煌生于 1894 年,是国民革命军第 93 师的连长。

1944 年成功暗杀汪伪政府广东省长、汪精卫的小舅子,陈耀祖。

1945 年又带队捣毁日本支持的「五洲华侨洪门西南本部」的洪门组织。

这是一个汉奸组织,葛肇煌接手后又易名为洪门忠义会,受军统指挥。

随后他将一些小的帮会改组合并为「洪发山忠义会」。

总部设在广州市宝华路 14 号,所以对外也称「14 号」。

在国民党兵败之后,葛肇煌作为败军之将,只能带着自己手下几个兄弟偷渡到香港。

而此时的香港,可谓鱼龙混杂。

港英政府、本地帮派、国民党败兵、大陆涌入的难民、各种势力的特务等,都想要在「香港」这块弹丸之地立足。

这也是香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难民潮。

港英政府把这些败兵难民,安置在摩星岭公民村。

在当时的香港,拥有不少偏激的也很有势力的左派力量。

他们想把这些已经缴械的蒋军残部,撵出香港。

因此经常会去摩星岭难民区,挑起事端。

而这些手无寸铁,但经历了无数血战的亡命之徒,也并不好惹。

终于在 1950 年,这些亡命之徒和香港左派学生之间,暴发了一场大规模的流血冲突。

这场冲突,让港英当局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把十多万蒋军残部和他们的家眷,迁往调景岭,集中安置。

调景岭难民营的条件十分艰苦。

这些难民中不乏有曾经的达官贵人或叱咤风云的将军。

但不管曾经怎么样,现在大家都同在社会的最底层。

这里没人管没人问,新的秩序只能靠拳头建立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住在这里的败军难民当中,有个叫马鹤凌的人。

他的妻子产下一子,成了难民营里最小的难民。

他们给这个小婴儿取名叫马英九,日后成为了台湾地区的领导人。

为了生存,这些国军败兵开始抱团结社,抵御「外人」的欺负。

此时的葛肇煌看准了时机,他将其原部「洪发山忠义会」改名为 14K。

取广州市宝华路 14 号和国民党的英文 KuoMinTang 首字母 K 之意。

葛肇煌成为 14K 首任领导人。

他笼络逃亡至香港的国民党残军,从最初的抱团抵抗本地势力,到后来发展成为具有破坏和侵略性的黑社会组织,很快便在香港打下了地盘。

14K 的迅速壮大,引起了身在台湾的毛人凤的注意。

毛人凤决定再次利用葛肇煌及 14K,在香港继续从事「党国」事业,对葛肇煌提供了丰厚的资金支持。

葛肇煌利用这些资源将 14K 进一步做大,发展出来多个下级堂口,以「堆」为单位。

但就在他叱咤风云的时候,却突发脑溢血暴毙,年仅 59 岁。

葛肇煌死后,他的儿子葛志雄接任 14K 领导人。

其影响力远不如葛肇煌。

14K 也逐渐开始分裂。

1956 年 10 月 10 日,香港发生了著名的「双十暴动」。

就是由 14K 作为主要领导者和参与者。

这也是香港历史上,死亡人数最高的骚乱暴动事件。

最初 14K 等黑社会赖以生存的方式,无非是通过黄、赌、毒及收保护费等渠道。

这类渠道风险巨大,可以讲都是刀口上舔血的生意。

但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黑社会也开始介入一些高利润低风险的行业。

从剥削者转为服务提供者,渗透到一些与大众生活密切相关的行业,其内部分工也呈现专业化的趋向。

包括装修、地产、电影、盗版、娱乐等各个领域。

看似进入正规行业的背后,其实还是靠着暴力和威胁,来维持其生意的顺畅和利润的保障。

而这一生意模式下,最具代表性的帮会便是在 14K 之后崛起的「新义安」。

新义安

新义安的创始人向前,是向华强的老爹。

1907 年,他出生在广东陆丰,原本是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的心腹之一。

在抗战胜利之后,向前便遵照戴笠的指示,潜伏进香港从事间谍活动。

向前潜伏到香港后,由于有军统背景,便成了有潮州帮背景的「义安工商总会」的龙头老大,听命于军统,从事间谍活动。

1947 年,「义安工商总会」因涉及三合会活动而被港英政府取消了社团注册。

于是向前便将该组织改名为「新安公司「及其分支「永安公司」,俗称的「新义安」。

「新义安」虽有台湾方面的支持,但在本地帮派和兵强马壮的 14K 的阴云之下,也只能是在夹缝中求生。

由于当时的新义安主要在九龙城寨雄踞,所以向前被叫做「九龙皇帝」。

1953 年,向前还没来得及将「新义安」发展壮大,便因政治问题被港英政府递解出境去了台湾,后来病死在台湾。

离港后向前便把新义安的事务交给他大儿子向华炎打理。

向华炎才是那个把新义安发展壮大的人。

在他手上,新义安迎来了巅峰时期,成员最多的时候达到 20 万人。

他跟一般我们印象中刀口舔血的黑帮大佬不同,向华炎看起来非常斯文,他对于新义安的发展有其自己独特的策略。

他认为,在香港这片土地上,新义安资历、根基比不上「和字号」,勇猛、善战比不上 14K。

但这两个帮派有两个共同的致命弱点:

1、不够团结;和字号只是一个帮会体系,形同散沙。

2、收益风险高;这两个帮会的生意都是走的黄赌毒等老路子,风险非常大。

所以向华炎带领新义安另辟蹊径。

首先从帮会的组织形式上严密完善。

确定了「世袭制」。

即新义安只奉向家为龙头,下设「五虎」、「十杰」,各分区均设一名「话事人」,形成森严的等级制度。

其次在经济收入上开辟新的渠道。

在财务公司、娱乐、房地产、电影等各方面发展,形成商养黑、以黑护商的格局。

到了 20 世纪 80 年代,香港娱乐圈与其说是追逐名利的战场,更像是黑社会「洗钱」的乐园。

其中永盛电影公司最为抢眼,它是由向华炎的两个弟弟向华强和向华胜创办。

拍摄了我们熟知的《赌神》系列、《鹿鼎记》、《逃学威龙》等叫座电影。

通过电影宣传,极力美化帮派。

这时,新义安俨然成为了香港经济实力最强、组织形式最严密的黑帮,和 14K、和胜和鼎足而立。

另一方面,向华炎在 60 年代成为一名法律顾问。

同时他又和香港警察方面有颇深的渊源,形成了黑白通吃的局面。

向华炎虽有精明的头脑,但更懂得什么叫做「顺势而为」。

1974 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警方内部的黑社会保护伞遭到打击,这致使香港黑帮组织不得不大范围地开始转型。

但此时香港经济也开始进入腾飞阶段,这为黑社会带来了新的契机。

新义安开始了企业化的转型。

把以往明目张胆的黑社会活动,放在了看似合法的公司经营之下,以此掩盖黑社会的违法事实。

可以说,当时香港电影,每拍一部都得向黑帮交税。

几乎所有的建筑工地,都要被收保护费。

甚至在政治领域,黑社会也开始渗透。

一些黑社会大哥利用其「企业家」身份,操纵或干涉基层议会选举。

1988 年的一次议会议员竞选中,候选人中有 13% 是黑帮成员,还有 30 人当选区议员。

在整个 80 年代和 90 年代初期,新义安在向华炎的领导下进入了鼎盛时期,一度成为香港最大的黑帮。

1992 年,一个笔名叫「牛佬」的人开始连载一部叫《古惑仔》的漫画,后来被拍成电影,影响力非常之大。

这部漫画,便是以香港黑社会为背景创作的故事。

而其中男主角所在的帮会「洪兴」,原型便是「新义安」,而男主角「陈浩南」的原型就是「陈耀兴」。

黑社会干的事情大部分都是违法的、或是处在法律灰色地带,本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可是他们却在那时如此猖狂,究竟是为什么呢?

答案就是:

港英政府,对华人社会的漠视政策。

而在这种漠视的政策之下,自然酝酿出畸形的政治系统。

那时的腐败问题横行香港官场,警察系统最为严重。

因为警察充当了香港黑社会的保护伞。

最大的黑社会就是香港警察

1992 年,向华强与张国荣出演以四大探长为题材的电影《蓝江传之反飞组风云》,饰演主角蓝江,又一次把黑帮与警察系统的纠葛带上大荧幕。

蓝江的原型叫「蓝刚」,他和吕乐、韩森、颜雄当年并称为「四大华人探长」,其中以吕乐为首。

吕乐也正是新义安能崛起的关键性人物。

他的叔公吕六的女儿是向华炎的妻子,而且他和新义安超级元老林景是关系要好的朋友。

吕乐在 1920 年的春夏交替时,出生在广东海丰的一个渔民家里。

小时候他的生活过得非常艰苦,十几岁时在香港他只能以擦皮鞋、卖报纸、拉人力车等作为谋生手段。

那时的香港警察并不吃香。

英国人把持着香港所有政治和司法系统,中国人压根沾不上边。

英国那些高级警司只需要维护在香港生活的上层欧洲人和精英工商阶层即可,华人社会怎么乱他们根本不关心。

当时香港警察的基层都是华人,收入、地位都不高,几乎没什么人愿意做警察。

所以就发生很多「抓壮丁」的事情,强迫码头工人、人力车夫这些苦力去当警察。

吕乐就是这么被强征进警察队伍的,那是 1940 年,他 20 岁。

没有警察训练学校,就在警署内部简单培训了三个月,吕乐成了一名军装巡警。

不久之后香港沦陷,日本人代替英国人成了警察系统的顶头上司,但吕乐他们日常的主要工作仍然是和黑社会打交道。

当时的香港黑社会主要有两种性质的起源:

一种是以工会、码头工人为聚集的黑社会,比如「和字号」系统中的和合图,最初就是码头工人的聚会;

另一种是以老乡会为聚集的黑社会,多是之前内地前往香港干苦力的人,包括「新义安」的前身「万安邦」等。

香港的帮会在 1907 年由黑骨仁统一了,在帮会名前加「和」字命名,取「以和为贵」之寓意。

由于黑骨仁是正统洪门成员,所以他又将洪门传统的仪式及等级引入,奠定了现代香港黑社会的基础。

这也是为什么香港黑社会被称作香港三合会的原因。

但当时的各帮会已经不受传统洪门的精神节制,也并未体现「以和为贵」的思想。

反而是到处为非作歹,特别是日占香港时期,香港本地帮派做了不少卖国求荣的事情。

吕乐作为一名普通的香港警察,周旋于下层黑社会和上层统治者之间。

他在做警员时非常卖力,人也机灵,不仅敢打敢拼,和黑社会的关系也混得十分融洽,渐渐地进入了老探长陈立的眼中。

1951 年,吕乐被升为探目(介于高级警员和高级警目之间的职级),两年后调往九龙城。

这时的吕乐屡破奇功,最为称道的便是 1955 年的大破钻石山 14K 群英大会。

当时吕乐带队将百余名 14K 成员一网打尽,一时吕乐成为闻名于香港的扫黑英雄。

这时吕乐 35 岁,穷苦出生的他,终于有了人生的成就感。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很快他就要迎来人生的巅峰。

1956 年 10 月 10 日,香港施政卫生局的两名徙置事务处职员把深水埗一座楼上贴的标语和青天白日旗撕去。

这一天正好是「中华民国国庆日」,港英政府这这一举动激怒了很多国民党在香港的人员。

特别是 14K 这种以国民党残兵为基底的黑社会,和港英政府发生对峙,引发骚乱和暴力冲突,这次事件便是前面提到的「双十暴动」。

最后暴乱在 11 月 14 日平息,总共最少造成 60 人死亡,300 人受伤,超过 1000 人被捕,当中部分人被逮捕释出境后选择前往台湾。

在这场暴动中,吕乐利用自己和黑社会的密切关系,游走于黑白两道,为警方稳定时局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可谓功绩卓绝。

因此被升为新界区总探长,两年之后又接替刘福成为香港区总探长。

权力进一步扩大之后,吕乐的敛财可以更加放肆。

不论什么帮会头目,都得向吕乐进贡。

吕乐独创了「一体贪污」机制,将警黑勾结的潜规则摆在明面上。

他把黑帮的地盘进行了划分,大家只在自己的地盘做生意。

做生意还不能抢,比如 14K 在这里有了赌场,那么新义安就不能开了。

只要不闹事,警察不仅不会过问,还会帮忙把风,而作为回报,警察就要从黑帮利润中分得一笔。

如果有不从的,3 天扫一次,或者直接让本帮派老大清理门户。

这使得收黑钱和黄赌毒变得秩序化。

吕乐这套组合拳下来,让黑社会变得更加体系化。

但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在吕乐建立的这一套制度中,反而约束了很多以往的黑白纷争,大家在统一的制度下运作,各方都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吕乐用制度平衡了黑社会的纷争,用黑社会上交的钱塞满了上面英国警长的嘴。

也用钱带着下面警察兄弟们「发家致富」。

风头达到了鼎盛。

1962 年,香港警队重置总探长一职,其实就是专门为吕乐和蓝刚所设置。

这种制度使所有帮派都置于吕乐一人垄断之下,不但黑社会得以壮大,警察内部也开始帮派化。

据统计,当时香港警察内部有 35% 的成员都是帮派分子。

70 年代的香港警司韩德回忆:「在当时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贪污是生活方式,不仅我们警察贪污,医生、公务员、消防员都贪污。」

所以香港流传这样一句话:「警察管黑社会,黑社会管治安。」

吕乐此时已是如日中天,他后来回忆说自己连警务处长(香港警队一把手,只能由英国人担任)都不放在眼里。

他的个人财产据说达到了五亿,号称「五亿探长」,这笔钱当时足够买下大半个九龙。

吕乐有个心腹下属名叫曾启荣,他主要的工作便是收「黑钱」。

曾启荣不仅曾担任香港军装警署署长,还是著名足球队员,香港警察足球队教练,香港华人足球联谊会执行委员。

后来他生了一个和他同样有踢球天赋也喜爱踢球的儿子,取名叫曾志伟

吕乐的总探长职务其实并不高,相当于警署警长,在香港警察内部,高层全是由英国人担任,但总探长的实际权力却在吕乐手上达到顶峰。

港英政府时期香港警队等级
港英政府时期香港警队等级

吕乐相当于掌握了整个香港华人警察系统和黑社会组织,按他自己的话来说,需要破案时,他只需要向黑社会大佬要人就可以。

那时整个香港,充斥着大量的烟档、赌档、浴池等犯罪场合。

可以说那时的香港,最大的黑社会团体,就是香港警察。

1963 年,在民众强烈不满之下,港英政府迫于压力,在警察内部成立反贪污部。

虽然对一般的小警察有些威慑,但对吕乐、蓝刚这些集团式的贪污却起不到多少作用。

1967 年,警队对调了吕乐和蓝刚的管辖区,以便压制他们相互之间的地盘和势力,这是一个比较明显的信号,但吕乐仍不愿轻易放弃既得利益。

直到反贪部总警司罗彼得找他当面洽谈,罗彼得告诉吕乐他已掌握了大量关于吕乐贪污的证据,但吕乐不愿放手。

罗彼得无奈之下,只得告诉吕乐:「既然你那么想当警察,不如就调回做军装吧。」

这时吕乐才明白,高层是动真格了。

所以他在第二年便主动辞职,以便全身而退,其他各个探长也纷纷跟着吕乐退出警队。

1971 年时麦理浩出任新一任的香港总督,他上任后打出了一套组合拳,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警察内部反贪,首先便拿英国总警司葛柏开刀。

这时吕乐总算嗅到了杀机,在 1973 年带着老婆和 8 个子女移民加拿大。

同年香港警队进行了重大的架构重整和制度改革,第二年「廉政公署」成立。

由于警方内部的黑社会保护伞遭到打击,香港黑帮组织开始企业化转型。

1988 年 10 月,警务处长就表示,香港黑帮近年有明显趋势参与合法性的生意,通过暴力手段垄断而从中牟利。

香港警方于 1993 年 11 月成立特别小组,打击黑社会在电影娱乐业的据点,直至 1996 年才把黑帮在过去多年建立的影响力消减。

同时,于 1991 年 7 月 6 日重组「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俗称「O 记」。

O 记汇集各方面的资源和专业知识,打击极为复杂的犯罪集团罪案。

包括洗黑钱等等,追踪、冻结及充公其非法资产,定期与中国大陆和海外的执法机构联络,交换情报,消除和防止非法活动。

在警方的严厉打击之下,黑社会的势力开始减弱。

特别是在 1997 年前后,成为香港黑帮势力的一个分水岭。

诸如「卧底行动」等的展开,有力打击了新义安、和胜和、14K 等黑社会的势力。

至此,香港黑帮逐渐失去了生存的土壤,走向衰亡。

香港黑社会的土壤

中国历史上东北的胡子、西北的马贼、湘西的土匪、云南的毒贩,战斗力都远胜香港黑帮,早就被灭得连灰都不剩了。

为什么香港黑帮的历史很长呢?

这是因为香港黑帮,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

其一、香港以前是英国在远东的殖民地。

英国作为宗主国,殖民地在其眼中就是一个向国内输送财富和资源的「工厂」。

所以英国政府对香港的发展并不会如国内一般重视,更看重的是香港为国内输送的经济利益。

这是英国政府的政策根本。

只要黑社会不影响到自己国内的经济利益,那英国政府是不太理会殖民地人民的生活的,黑社会也就可有可无,所以「反黑」的力度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执法并不彻底。

其二、香港的经济是「二战」之后,以中国大陆为腹地,作为一个重要的通商贸易港口,而建立起来。

这里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有贸易就有结算,又成为一个重要的结算金融中心。

中国历代帮会,比如青帮、红帮、袍哥会等,最初都是由码头、港口等劳工组成。

这些人处于社会最底层,时常受到上流社会的压迫,为了抵抗压迫,他们团结在一起来保护自己,逐渐演变成现代的黑帮。

其三、香港人口的基石是来自于内地。

1949 年逃过去的、50-70 年代逃过去的,再加上本土、境外等人口,鱼龙混杂,各自以「地域」为圈层抱团,相互间难免发生冲突。

且香港社会贫富悬殊巨大,各阶层之间矛盾丛生。

这时候黑社会的形成是从根本上是为了保护自身、争取权益。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香港黑社会逐渐国际化,在欧美国家也生根发芽,可以说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三合会。

三合会,也成为华人黑帮的代名词。

1957 年,香港警务处刑事及保安处刑事部,将从前的有组织及严重罪案调查科及反三合会行动组合并为 「O 记」,主要负责打击香港的黑社会犯罪。

但黑社会仍屡禁不止,甚至更加壮大。

随着中国内地改革开放的开始,及《中英联合声明》确定香港回归的时间。

80 年代开始,香港社会、经济、政治都在发生巨大变化。

香港黑社会也在组织上,从传统的组织结构、森严的等级制度向帮中有派、各自为政、简化等级转化。

在管理方式上,从严格的帮规帮法向公司企业的管理模式转化。

这是香港黑社会没落的开始。

回归之后,慑于中国政府对黑社会的一贯政策,以及在此之前的统战工作。

香港黑社会部分领头人物移民海外,部分中高层转型经商。

当然还有部分寻找不到「出路」的人继续黑社会「事业」。

没落

在陈耀兴死后,他的女友陈妙瑛出演了一部电影名叫《醉生梦死之湾仔之虎》。

这部电影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陈耀兴的传记,在电影中陈妙瑛饰演了陈耀兴的女友。

接着陈妙瑛签约「无线」,拍了很多耳熟能详的影视作品,2005 年她淡出娱乐圈,成功转型成一名商人。

多年以后,据说她曾矢口否认她曾经认识陈耀兴。

向前于 1975 年病死于台湾,葛肇煌 1953 年病死于香港,吕乐后来一直被香港警方通缉,2010 年死于加拿大,向华炎早已淡出江湖,新义安交由其次子向展伟打理,葛志雄后来过着低调的生活,于 2010 年病逝,享年 83 岁。

世间事,如白云苍狗、东海扬尘,曾经对也好、错也罢,都随着时间一起老去,最终化为尘土。

在昔日的大时代变迁中,在过往的旧时繁华里,香港黑帮带着浓墨重彩般的港式风味,深印在香港这篇波澜壮阔的时代篇章里。

我们在香港黑帮电影中看到了小马哥、陈浩南等有情有义的英雄,或多或少在自己的身体里留下了种种烙印,而又有许多人在这些「英雄」的影响下迷失了自我。

在曾经黑帮横行的时代,香港也未曾放弃过自己,如今百年沧桑下的香港依旧美丽动人,令人心向神往。

作为中国大地上一颗璀璨耀眼的明星,香港应当搭上祖国这辆高速发展的列车,再造奇迹,这才是香港该有的精神,不逐潮落、不惧浮沉。

----------

部分参考文献:

陈启文《调景岭:十万国军残部的难民营》

武云溥《香港黑社会发展秘史》

彭帮富《香港黑社会组织的现状与趋向》

赵国玲、李强《香港有组织犯罪现状分析》

博汉仕、李劲华《执法、社会经济与政治变迁中的香港三合会之演变》

《黑社会组织与香港治安》

备案号:YXA1jobnQoyUL321JoS3